第一张:从蛮荒走来的少年
黑大白2018-10-09 12:063,387

  他拥着静默的山水成眠。

  深秋的露水沾染蝴蝶的睫毛,雄鹰身穿花衣朝着远方的远扑哧而行。

  他听见远处山脉饕餮临终的呼救打破了夜的深邃。

  他听见脚下蚯蚓蜗牛匍匐的步调震颤了冬季的皮肤。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和沉睡的石像。

  随之而来的,是飘落的红叶,

  穿着一身沾满殷红血脂的衣裳。

  他叫雪十三,也许明年,要改名叫雪十四。

  这是他在蛮荒的第十三年,从五岁到现在,十三载的光阴,他已经学会了麻木,如果明年还继续留在这里,那么,他真的会叫做雪十四。

  只是他已经不再是懵懂的少年。

  不再是那个看着焰火肆掠自己家园的孩子。

  不再是那个看着屠刀收割亲人生命的稚儿。

  所以,他注定只能叫做雪十三。

  一夜虫鸟声歌,绵延八荒四野。

  篝火闪烁,雪十三盘腿而坐,腰间的骨制匕首随着火焰的跳动有节奏的发出晕眼的光,蛮荒深处林木跌宕,一道黑影扑哧而来,带着劲风,转瞬就到了跟前。

  黑衣黑鞋黑汉子,雪十三微微一笑,道:“霍奎,你来了。”

  “少主,咱们该启程了。”黑衣人低头说道。

  “天色微明,便要走了么?”雪十三站起身子,整理了一下束在脑后的头发,有几缕青丝已经泛白,看上去犹如蛮荒风雪的冬季。

  “少主,百里先生已经在幽州等你了,咱们早些动身,自然就能早日与他们碰面。”黑衣人说话透露着兴奋,魁梧的身躯有些颤抖。

  雪十三站起来,青色的衣衫在微风里缓缓飘摇,他深吸一口气,跳动的眉毛有些活泼。

  “霍奎,把火灭了,咱们走吧。”他迈出步子,铿锵有力的走了出去。

  身后的黑衣汉子用脚将篝火踩灭,跟在他身后,一言不发。

  十万大山,兽吼连连,有风徐徐吹动,云层低矮阴沉,伴随着一些闪电,将山那边的山崖照得发白。

  雪十三走向一处石台,侧耳倾听,远处传来雷声,犹如战鼓,一丝光色从远处踏浪而来,天边渐渐露出鱼肚白。

  “多好听的声音,应该是云浪之声吧。”雪十三负手而立,俊朗的神韵下,一双眼睛兀自出神。

  “少主,我怎么听不见?”霍奎站在离他几步远的地方,说道:“除了雷声,还有别的声音吗?”

  雪十三回头看着他,笑了笑,眸子间的星芒一闪而过,他拍拍手,说道:“这蛮荒十三年,雷声已经司空见惯,现如今要走之际,却听到了云海之音,看来有人舍不得我走啊。”

  他话音刚落,远处的云浪就翻滚起来,漆黑无墨的云雾像是一张大网,又像是纠缠叠加的棉絮,一转眼的功夫就涌了过来。

  霍奎瞪大眼睛,沉声道:“妖族这些不安分的家伙,莫非还想强留少主不成?”

  雪十三缓缓摇头,从腰间拔出那把骨质匕首,像对待心爱之人一样抚摸,那份充满怀旧的心绪,让整个天地随之静止。

  良久之后,他才吐出一口气,道:“当年小蝶把这匕首送我之时,我就猜到会有现在,只是我和她终究都逃不过这冥冥注定,罢了,既然如此,那封印,就让他解了去吧。”

  说完他一挥手,阵阵流光散去,匕首化作一道残影,飞向蛮荒深处,不远处的天际之上,雷电大作,一道光华猛地炫亮起来,九天之下,响起无数震颤之声。

  “少,少主,你解开了封印妖族千年的乾坤玲珑阵?”霍奎脸色慌张,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好几步。

  雪十三微微一笑,看着道道流光逝去,十万大山之中随之复苏出无数道强大真意,他转过身,道:“天地不仁,我又何必仁慈?解开妖族封印又如何?我既然要离开蛮荒,他们又何必继续煎熬受苦?”

  “可,可是。”霍奎看着雪十三,结结巴巴地说道:“妖族一旦倾巢而出,这九州天下,怕就永远不得安生了。”

  雪十三停下脚步,冷冷道:“这天下,何曾安生过?”

  霍奎顿时语塞,回身看了看十万大山深处的光幕,他知道,以后的九州,注定风起云涌了。

  天缓缓亮了,起初的黑云压城早已不见踪迹,天空湛蓝如洗,偶尔有些白色流云,看上去如痴如醉。

  雪十三骑着一匹小驴,头上戴着斗笠,这时候正漫步走在一条官道上。

  霍奎跟在他后面,两头驴子慢慢悠悠,像是观光的旅人,随心所欲。

  只是不知何时,就在他们身后,一道白光若隐若现,紧紧跟随着,也不靠近,也不落后,着这么不远不近的追着。

  雪十三眯着眼,也不去管它,霍奎却是满脸焦急的样子,过了好半天,他才催促道:“少主,照怎么这个走法,怕赶到幽州已经是半月之后了,我想百里先生他……”

  雪十三回头看了他一眼,沉声道:“百里小歌也就比我大一点,你怎么开口闭口就叫他先生?再说了,咱们从蛮荒出来,难得看看路上风景,你这么说不是扫兴么?”

  霍奎看着他的身影,嘀咕道:“看风景看风景,这一路都看了十天的风景了。”

  雪十三咳嗽一声,道:“我说你嘀嘀咕咕什么呢,你要是闲得慌,就到前面找点水给我喝,我都渴死了。”

  霍奎哦了一声,用脚一夹驴肚子,便加快步伐朝前找水去了。

  雪十三看他走远,这才缓缓道:“出来吧,跟了一路,也不累么?”

  他声音落下,只见路边一处灌木里,缓缓走出一个人影,婀娜多姿,亭亭玉立,竟是一个美艳不可方物的少女。

  “云罗,你跟着我干什么?”看着眼前的女子,雪十三没好气的叹息一声。

  “小蝶托付我要照顾好你,你现在离开蛮荒,我自然也要跟着你。”叫云罗的少女嘟嘟嘴,一双小手抓着衣角,目光却与雪十三直直对视,丝毫不肯退让。

  雪十三揉揉眼睛,摊手道:“小蝶说要你照顾我是没错,但那限制于蛮荒十万大山,现在我要去办正事,你跟着我很不方便的,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云罗眼睛一红,委屈的说到:“是,我知道自己身份特殊,我知道自己只是一只三尾小妖狐,可是小蝶姐姐的话我不能不听,你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就算哪天被捉妖的仙门弟子擒了去也毫无怨言。”

  雪十三看着这个倔强的丫头,道:“你还晓得这天下有捉妖的仙门弟子?”他顿了顿,接着说道:“这千年来,妖族虽然隐居蛮荒十万大山,但九州人族向来对妖恨之入骨,若非后来魔族来犯,将这恨意第一的名头抢了去,仙门弟子没准都打到妖族老窝了,你修为本就不高,还敢随便跟我出来?若你出点差错,我怎么对得起你小蝶姐姐?”

  云罗眨眨眼睛,走到雪十三面前,撒娇道:“十三哥哥,你就让我跟着吧,我不会轻易暴露的,你离开的时候破了束缚妖界的乾坤玲珑阵,我的法力已经恢复了很多,一般的仙门弟子我也不怕的,再说你要办事,多个帮手也是好的,你就让我跟在身边嘛。”

  看着眼前撒娇使性子的云罗,雪十三闭上眼睛就是天黑,终究抵不过这小妮子的舌头,只好点头默认了。

  不多时,霍奎带着一竹筒水回来了,看着一身白色流裙的云罗,他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少主,她怎么来了?”

  云罗走到霍奎身边,哼道:“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

  霍奎看着她,嘀咕道:“我是陪少主去办正事,你个小妖精瞎折腾什么?”

  哪料到云罗耳朵灵敏,全数听了去,顿时双手叉腰,指着他鼻子就大骂到:“你敢说我是小妖精,有本事咱两现在就比划比划,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霍奎也毫不退让,大声吼道:“来就来,难不成我堂堂大漠风雪关的镖旗校尉,还怕你一只三尾小狐狸?”

  两人说完就要动手,一边的雪十三却喝道:“你两就别吵了,每次见面都这样。”他看着云罗,笑道:“我跟你说云罗,等你修炼到九尾,再好好收拾他不就得了么?以你现在的修为,可能真不是他的对手。”

  云罗嘟嘟嘴,不再搭理霍奎,后者一阵嘿笑,将竹筒递给雪十三,又从怀里拿出一份密函,低声道:“少主,刚接到猎鹰传书。”

  雪十三眉头一皱,喝了几口水,便打开了那封火漆密函。

  只见上面寥寥几字写道:九鼎被盗,下落不明。

  他脸色一沉,周围的空气突然一阵稀薄,温度也随之下降了许多,霍奎一看便知事情非同小可,追问道:“少主,出什么事了?”

  雪十三将密函揉成纸屑滑落空中,冷冷道:“九鼎失踪,下落不明。”

  “什么?”云罗和霍奎同时惊呼起来,要知道九鼎乃是九州人界无上神器,千万年来全靠它镇守天下大局,如今九鼎被盗,这消息可谓是石破天惊。

  云罗看着雪十三,道:“十三哥哥,现在我们怎么办?”

  雪十三看着遥远的天幕,道:“九鼎若是被盗,九州必定动荡,帝国朝野怕早已经部署行动,我们尽快赶往幽州与百里小歌回合,然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霍奎和云罗点头,三人加快步伐,朝着幽州迅速而去。

  几道尘烟滚滚,随着官道蔓延而去,九州天下,从此,烽火无休。

继续阅读:第二章:炼神榜上有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罗雪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