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南宫苏晓
黑大白2018-10-09 12:123,764

  十里长街,灯火通明。

  车水马龙之间,早已不是将军府那般清冷,烟花过处,花坊中莺歌燕舞,坐在阁楼上的女子搔首弄姿,手中丝巾犹如招魂布幡,吸引着来往的男子。

  叶海与雪十三等人乘坐着车马,因为只是吃饭,并未带兵甲跟随,一行人穿过热闹的红尘之地,池东将车子停在了十里街的一座酒楼前。

  这座酒楼,比起天星居可大了许多,已经是夜晚时分,里面却是高朋满座,喧哗之声不绝于耳,更有行酒令者,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叶海看了一眼场景,微微皱眉,百里小歌却哪里还管这么多,笑道:“果然是个好去处,我喜欢,我喜欢。”说完大踏步走进酒楼,雪十三看着酒楼门口的牌匾上‘蝎子楼’三字,神情有些怪异,但也没多想,带着云罗,跟在叶海身后,慢慢进了酒楼大堂。

  先前在门口时,就已经知道里面人多,到了酒楼之中,雪十三才发现,这已经不能人满为患来形容,吃饭喝酒的人比比皆是,穿梭在客人中间的店小二人影匆忙,足有二十几人。

  叶海看着他,道:“十三先生,若是嫌这里太吵,咱们换个地方。”

  雪十三正有此意,他拜见叶海,本就是想了解一下现在天门关的军情,再这样得地方,确实不太合适,正要点头,前方却传来一声吆喝,声音夹带着愤怒,俨然是先进去的百里小歌。

  雪十三眉毛一挑,和叶海对视一眼,快速走向前去,只见前方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几十个汉子光着膀子,将百里小歌围在中间。

  百里小歌手摇折扇,脸色平静的笑道:“我说哥几个,有话好好说,干嘛动不动就抡板凳,砸坏了老板的东西,可是要陪的哦。”

  光着膀子的汉子中,有个络腮胡子,他似乎是这群人的领头,此时眼睛瞪得滚圆,怒喝道:“小子,今儿个你惹着不该惹的人了,老老实实让兄弟们揍一顿,如果运气好,还能留口气儿。”

  百里小歌嘴角微翘,道:“大家来吃饭喝酒本就是图个消遣,你这汉子说这话我可不开心,再说刚才你手下的人对这位姑娘不恭不敬,我可是怜香惜玉之人,看不下去才小惩大诫罢了,你们若是明白事理,应该感谢我才是。”

  雪十三听着他的话,又看见他身后站着一个楚楚可怜的姑娘,这姑娘约莫十七八岁,穿着平凡,但却流露出一股贵气,而在百里小歌脚下,还躺着一个汉子,脸上有一个巴掌印,看样子是被人一巴掌扇晕乎过去了。

  事情的起因他大概明了,一旁的叶海抱着双手,这个在疆场上杀伐果断的边关大将军,也饶有兴致的看起戏来。

  络腮大汉哼了一声,道:“我们都是江湖人,江湖人不拘小节,我这位兄弟只是喝醉,哪里对姑娘不恭不敬了,分明是你小子故意找茬,兄弟们,把他给我看紧咯,今天不把这小子揍成猪头,我们链子帮的名声可就要在这名都掉价了。”

  百里小歌歪着脑袋,吐出一口气,道:“哎呀,链子帮是个什么帮?莫非是专门给狗套链子的?我就奇了怪了,你们这模样,干嘛不自己也套根链子,这样才名副其实嘛。”

  “兔崽子,你找死。”络腮大汉怒喝一声,抡起脚下的板凳,便朝百里小歌横劈而去,这大汉有武力在身,加上人高马大,手中板凳虎虎生风,若真劈在人头上,不得开瓢?

  可百里小歌依旧微笑而立,手中摇着十方山河扇,看着大汉劈来的板凳,他脚步横移,微微侧身,便躲了过去,大汉的板凳砸在地上,支离破碎,散了一地的木屑。

  百里小歌啧啧说道:“哥们,力气有了,差点准头。”

  络腮大汉又是一声虎啸,顺手拿起住桌上的一个酒坛,二话不说就扔了过来,百里小歌双脚在地上一踏,身形犹如飞天大雁,拔地而起,一身白衣飘飘,如梦如幻,轻描淡写间,双脚稳稳夹住飞来的坛子,一直守恒挂在酒楼大厅的横梁上,另一之手将折扇收拢,道:“就是用来喝的,可不是用来打人的,来,还给你。”

  话音刚落,他脚上灵力涌动,交错之间,只见他脚尖一点,那酒坛便反向倒飞回来,竟是比去时快了不止一分。

  络腮大汉还在恍惚之间,那酒坛已经撞击而来,他哪里躲得过,砰地一声,酒坛与他脑袋轰然相撞,酒水崩裂,外加着鲜红的血水,整整一坛子酒,全被砸在大汉头上,陶瓷酒坛四分五裂碎成了残渣。

  大汉一声痛呼,抱头倒地,其余的光膀汉子纷纷叫嚷,有几人将他扶起,只见他鲜血直流,已经晕了过去。

  百里小歌飞身落下,不惹半点尘埃,看了一眼乱哄哄的场面,叹息道:“何必呢,浪费了一坛子好酒。”

  光膀汉子们脸色通红,却没人再上前,络腮大汉是他们的头,都不是人家一合之敌,自己上去,不是找不痛快么。

  但好歹是是混帮派走江湖的,一群汉子将络腮胡背上,叫嚷着‘你跟我等着’的江湖狠话,快速的离开了酒楼。

  百里小歌耸耸肩,摆手道:“对不起了各位,打扰了大家吃饭的雅兴,今儿个这顿饭,我请了,大家吃好喝好,酒肉管够。”

  本来看戏的人们还为他捏了一把汗,没想到看上去穷凶极恶的链子帮,竟然踢到了一块大铁板,现在又有人付账,看客们自然是欢喜的很,一场闹剧也就结束了。

  雪十三看了一眼叶海,缓缓道:“咱这位百里公子,还真是个不消停的主。”

  叶海微微一笑, 不置可否,云罗在一边喃喃道:“我觉得他做得对,那些人对姑娘动手动脚,就该收拾,我刚才还想要是他打不过,我就上去帮忙呢。”

  雪十三回头看着她,道:“你不是和他不待见么,怎么帮他说话了。”

  “百里小歌这人我是不喜欢,但他做的这件事我觉得漂亮,一码归一码。”云罗扬扬脑袋,道:“如果他以后不在那么讨厌,我可以考虑和他做朋友。”

  “朋友?”雪十三笑着说道:“他现在可拿你当小妈呢。”

  云罗脸色一红,拉着他的衣袖,道:“十三哥哥,你就别取笑我了。”

  雪十三嘿笑一声,和叶海这才走了过去。

  百里小歌看见他们,大步走过来,道:“你们也忒慢了些,都么看见好戏,小爷我惩恶扬善,样子可帅了。”

  雪十三嘴角微翘,拍手道:“百里公子行侠仗义,风采迷人,不过好像人家不太乐意接受啊。”

  百里小歌闻言,转过头去,只见身后的姑娘脸色阴寒,一双眼睛透露着冰火,像是一个寒潭。

  百里小歌笑道:“姑娘, 没事了,你放心,有我在,那些家伙不敢轻薄你。”

  可他话音刚落,一道巴掌带着残影就落到了脸上,百里小歌触不及防,被打个正着,火辣的滋味夹带着一些金星,让他彻底蒙了。

  打人的是个女人,准确的说,是百里小歌刚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下的女人。

  可偏偏就是她,给了她的救命恩人一个响亮的巴掌。

  “你,你干嘛打我。”百里小歌回过神来,用手摸着已经微肿的脸颊,道:“我最讨厌人家打我的脸,我还要靠它风魔万千少女呢。”

  打人的姑娘冷哼道:“活该,谁叫你刚才牵了姑奶奶的手。”

  百里小歌一阵恍惚,突然想起,刚才那帮大汉轻薄这姑娘,他看不下去,就一把将她拉在身后,这么说来,自己刚才确实摸过人家的手,可这又如何?

  “你敢摸我,就该打,若不是看在你为我解围的份上,姑奶奶杀了你。”没曾想这姑娘脾气还真大,穿着虽然平庸,可身上流露的气质,完全不是一般人可有。

  雪十三摸着下巴,饶有兴致的看着百里小歌,百里叹息道:“这年头,行侠仗义都是错啊。”

  这时候云罗却看不下去,走上前去,对着那姑娘说道:“你这人毫不讲理,人家好心好意替你解围,你却恩将仇报,真是不知好歹。”

  那姑娘看着云罗,冷笑道:“我要他替我解围?要不是他碍手碍脚,就凭那些家伙,本小姐三拳两脚就能摆平,你是谁,我和他说话,你插什么嘴?”

  云罗听到说的话,立马就火了,双手叉腰,大呼道:“我,我是他小妈。”

  他话音出口,一旁的百里小歌愣住了,雪十三和叶海也愣住了,就连吃饭的食客也都愣住了。

  云罗感觉的气氛不太对,补充道:“今天刚认的。”

  百里小歌看着她,脸上神情十分有趣,他万万没想到,云罗会在这个时候替他出头。

  打人的姑娘哈哈一笑,道:“你是他小妈,看年纪你也就十五六岁,怎么给人家当妈了?还好意思说出来,我都为你燥得慌。”

  “你胡说什么。”云罗脸色一寒,道:“姑奶奶我乐意,你管得着么?你打我儿子,我就打你。”

  说完抡起巴掌,就朝着那姑娘扇了过去,口中还喝道:“我替你家里人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对待恩人该怎么做。”

  那姑娘见云罗打过来,身子突然后移,身子向后倒去,脚尖一点,身体像是一匹弯弓,正好挡住云罗的掌风。

  云罗微微一愣,哼道:“我说这么狂,原来有修为在身。”说完双脚一蹬,像是穿花的蝴蝶一般,手上掌风霍霍,朝着对面的女子连连拍去。

  围观的食客早已停下手中的碗筷酒杯,纷纷站起观看,先前男人相斗他们并未看够,现在两女斗法,才叫一个过瘾。

  百里小歌走到雪十三身边,连连叹息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年年打鹰,这次却看走了眼,没曾想那姑娘竟有如此修为,早知道,我就不做出头鸟了,哎。”

  雪十三看着他,道:“你呀,总是管不住自己的性子,这下好了吧,活该。”

  一边的叶海看着两个对攻的姑娘,缓缓道:“让她们罢手吧,毕竟是吃饭的地方,姑娘家家的打打闹闹终究不太好。”

  雪十三点点头,对着云落喊道:“丫头,回来吧,别打了,都是误会。”

  云罗向来最听他的话,闻言抽身而退,那姑娘也罢下手来,看了一眼百里小歌,冷哼一声,便要离开。

  百里小歌忙叫住她,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子回过头,一头乌黑的头发飘散,眼神中光芒一闪而没,冷冷道:“我叫南宫苏晓。”

继续阅读:第九章:天门关走一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罗雪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