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时光转动2018-10-09 11:082,566

  天下战乱四起,已知道天下分为3洲,珠子百国 ,天下英雄出恭鸿。一国为一境。

  晴空境之内战火连天,江湖势力分分围绕霸权灭绝人寰 ,正当人人难以自保之时,那个神秘刀客挺膺而出,不论多么厉害的人在他面前都会黯然失色,一场场好戏正在上演。

  功也轻,名也薄。只求问心无愧,天涯海角是我家,我家是天涯海角。

  听风的声音,听海的声音,看那浩瀚星河,明镜之中心在闪耀,有心才不会迷茫,轻松一点你会走的更远,没有被束缚住其实已经赢啦,力量的起点源于内心的感受。孤独有的时候是一种力量。

  蓝衣短发刀客走进一家饭店坐在最偏僻的桌子旁脱口道:

  对歌酒月洒年华,逍遥在我酒醉梦中。

  洒脱自在梦幻中,不染俗尘只落今朝。

  四季无常心久长,方能久安不落长空。

  诗文提笔长无心,一字一句故事道理。

  一个伙计道:好洒脱的诗文,为什么每天都坐在同一张桌子上?这个桌子还如此偏僻?有什么意义吗?”

  蓝衣刀客道:“因为这是我的专属,黑暗随我相伴,而我却把光明让给别人。”

  伙计不答,摇头而走。

  伙计再次回来端着一壶青梅酒,一盘菜叶和半斤羊排。

  “您慢用。”

  刀客吃完饭悠闲而去。

  路过街头他都要给吃不上饭的小乞儿塞上几个铜版,但他也不是什么人都可怜,至于那些有手有脚却还在乞讨的人他连看一眼都不看一眼。

  在百里之外,荒山野林,一场大战正在进行,千人混战,杀的惊天动地。白衣和黑衣的较量。

  白衣老者一把石墨大剑如风似雷,又快又厉,如同影子一般一剑穿过一群人,几十人倒地不起。剑指身披盔甲的彪行大汗。

  白衣老者道:“神鹰王你一统武林的野心早在三年前拜剑大会就以暴露,老夫早有准备你想功我剑影山庄恐怕是偷鸡不成丢把米!”

  神鹰王道:“杨天清今天本座要将你剑影山庄连根拔除,今天你死定啦!而你的手中石墨剑只有像我这样的霸主才配拥有!”

  杨天清闭上双眼,石墨重剑双手紧握,猛然睁开眼睛,瞪的如同虎眼一般威不可赦,飞身如仙,出剑如墨,而这墨确实死亡的墨。

  神鹰王一双铁爪咄咄逼人,天寒地冷般的利刃。

  杨天清一招一式心忧影剑山庄,剑勇无谓。

  神鹰王双爪如鹰捕羔羊,嗜血贪婪。

  一阵兵刃交锋过后……

  神鹰王杀死杨天清,夺走石墨重剑,杨天清的剑影山庄三十年神话就此烟消云散。

  随后神鹰王的势力杀变武林……

  武林十之八九竟归神鹰帮。

  一个被蓝衣刀客救助过多次的乞儿道:叔叔何许人也?姓甚名谁?

  蓝衣刀客道:“身在何方不重要,名也轻功也薄,天涯海角是我家,我家既是天涯海角。如果真想知要道我是谁,不如就叫我不想说的太多!”

  刀客散漫而走,心不在焉,不知是心丢无魂,还是江湖看的太明,没有表情不喜笑容但也不厌恶笑容。

  一群人在街道上疯狂抢夺,无尽贪婪的猎夺着民脂民膏。一个独眼龙一脚踢飞一个年过花甲的老大妈,挥刀要砍。

  一道掌风扫过,独眼龙和他的手下后推几十米,脚尖点地重重的摔在地上,独眼龙和他的手下起身逃之夭夭。

  不想说的太多连看都不看一眼,悠闲悠哉的离开,街边路人无不赞叹,无不敬佩。

  而不想说的太多始终觉得没什么了不起,也不算什么,毕竟都是举手之劳。

  不想说的太多扶起一个常常受到欺负,吃不饱穿不暖的小女孩亲自塞给她十两银子。

  之所以给别的乞儿都是几个铜版,给她却是十两银子,只是这个小姑娘很是特别,她从不主动乞讨也不拿碗,虽然人有些脏,身体有些瘦弱,但人还是蛮好看的,只是孤独的一人静坐,极致怯懦的不敢看人,她常常一个人坐在冷冷的街头或者是酷暑的,日渐消瘦,但她对死亡并不畏惧,她极致比那些真正的强者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

  不想说的太多并不是同情弱者只是因为他不喜欢看到有人受到非人的待遇,可怜之人不一定就是可恨之人,人生谁无过,天下之大君子多多,却有几人算君子?英雄浩瀚如星,又有几人是真英雄?千年上下始终那么虚伪,你吃不饱就滴饿死,你仁慈就滴被杀,你善良就容易被利用。看的太透彻反而是烦恼,不如试着放轻松。

  放下一切自由自在……

  不想说的太多一人独自来到河边,薰衣草那刺鼻的香气仿佛让人醉酒。不像说的太多闭上眼睛,这一刻他与眼前景色融为一体,清风荡漾,鸳鸯欢唱。

  不想说的太多他只想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走,或者安静的坐一会。孤独始终陪伴着他,但奇怪的是不像说的太多从来不感觉孤单。

  独眼龙领着一帮更凶恶的人回到镇子上,为首大汉的骑着一头硕大的水牛。

  对着饭店老板野蛮粗鲁道:“打伤我弟兄的人是不是每天都来这家店?

  老板不情愿的颤巍道:“是。”

  大汉道:“我们就在这里等他,看他还敢不敢那么嚣张!”

  不想说的太多走在街上,赶往饭店,每个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却谁也不敢说话。

  不想说的太多轻松一笑。

  来到饭店。

  大汉道:“你就是打伤我弟兄的人?”

  不想说太多看都不看他一眼,打算走进饭店,大汉平生也许是头一次被人这么侮辱,眼睛瞪大,跳起大斧开山碎石劈来。

  不想说的太多还是看都不看他一眼,这一斧子劈空,不知是真没劈中,还是被劈被躲过啦。大汉心里不解。

  大汉严肃道:“小子有些能耐,不过你知道老子是谁吗?老子的名号你知道吗?”

  冷夜雨不答:“坐在那个专属角落里,还是他每天吃的那几样。

  伙计小心翼翼的端来。

  大汉一脸愤怒道:“老子乃乌鸡山旋风寨寨主,黑道人称六板斧。

  六板斧神气道:你知道老子在这一地方杀人只用六板斧吗?”

  他本想不想说的太多会害怕,可是仍然被不像说的太多无视,六板斧举起大斧劈来,不想说的太多还是看都不看一眼,从这张椅子做到另一张椅子上,直到六斧劈完。

  一道冷冷的寒光。

  刀出窍。

  一把锈迹斑斑的刀不知道什么时候架在六板斧的脖子上。

  六板斧道:“好汉有话好好说。”

  不想说的太多表情轻松和蔼,六板斧的脖子早已渗出血来。

  六板斧慌忙高声道:“你不能杀我,我的结拜兄弟是铁矿山的三当家!杀啦我你会。”没等话说完刘板斧倒地不起,没有疼痛的死去,如此高明的手法,天下少有。

  刀轻轻的收鞘。

  不想说的太多刀法早已出神入化,分寸得当。可是他只是一个没什么名气也没什么身份地位的普通人。

  随后吃完,不想说的太多扬长而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英雄迟暮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