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灰皮鼠2018-10-12 16:402,132

  王景捏了捏自己腰上的肥肉,努力吸了吸气扣上校服的扣子,收着肚子走了两步,发现自己又长胖了。他歪着头看了看窗子上映出的生物糟糕的样子,僵硬地扯了扯嘴角。连男生都不愿意近前,更不用说看了一年背影,唯一一次在班里被放学回家的人流挤到一起,不小心触碰到的那个人了。啊,她真好看……从傻笑中回过神,时针已经过了数字7。王景大叫一声,抓起书包连忙往出跑。沉重的铁门打在凹凸不平的墙上,发出砰的一声。

  错过了车,他一路狂奔,等到从后门溜进教室时已是满身大汗。旁边的人厌恶地皱了皱鼻子,往边上挪了挪椅子。班主任正在黑板上龙飞凤舞,照例是难懂的函数方程式。粉笔落下的灰在透进教室的光束里不停跳动,视力不好的王景在最后一排的角落眯起眼睛,才看清楚今天是在讲月考题。翻了翻书包,发现卷子忘记带了。他呆坐一会儿,慢慢抬起头,视线越过前面几排,落在一截白皙颀长的脖子上。

  下课的铃声响起,王景惊醒,眨了眨疲累的双眼。倩影已不见,走廊里的同学或走或站,有几个调皮的男生故意从背后抓住女生的辫子然后跑开,惹来一声娇嗔;还有瘦弱的男生被按在柱子上,不知在做些什么,只能听见男生们兴奋的叫喊声。王景从座位上站起,往厕所走去,因为教室在楼梯口,离厕所颇有一段距离,走了半天才到。他走进一个隔间,刚蹲下,就听到外面一阵吵闹,几个人前后进来,空气中陡然飘来烟草的味道。一阵解皮带放水后的动静后,王景听到其中一个男生说话了:“喂,你们知道那个在最后一排叫王景的家伙吧,真是恶心,刚才上课的时候一直盯着叶雯看呢。”“真的假的,太变态了吧。”“哇,叶雯也是他能想的,也不照照镜子。”“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声逐渐远去,在门关上后消失不见。

  王景的腿已经蹲麻了,可他好像感受不到,久久维持着一个动作。上课的铃声过了很长时间,他才扶着隔板,不自然地站起身,颤抖着双腿离开。

  第四节课是体育课,王景在此类课上一贯是被取笑的对象。他从来不缺席每一项练习,即使跑一千米要接近10分钟,跳远的最高记录是1.2米,数次从引体向上的单杠上落下,仿佛别人异样的目光是在赞赏一般。体育老师几次欲言又止,终是站在了一边。一节课下来,他瘫倒在地上,大口喘着气。微咸的汗水流过额头,流过下巴,滴进泛着水光的脖颈里。眼前的一切模糊不清,闪着刺目的白色光芒。他睁着眼睛,天上的几只飞鸟依次飞过,向目光所及以外的地方飞去。

  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天早已黑透。黑板上写满了今天晚上的作业,讲台前挤满了拍照的同学。王景看看周围,默默地收拾好东西,拿起扫把。他打扫的很仔细,把纸屑一点点地从缝隙里扫出,再把地拖干净。教室里逐渐只剩了几个人,最后只剩他一个。他在座位上坐下,摊开桌子上的习题册,开始写。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走出教室,脚步声在空无一人的楼梯上格外清晰。保安大概是没有见过几个在这个点还没回家的学生,惊讶地盯着看了他好几眼。大路两旁的树光秃秃的,路灯在漆黑的夜幕下亮着暗黄的光,王景一步一步走着,他走路的时候身上肥肉会上下晃动,从背影看,像只不怎么可爱的企鹅。

  到家后王景倒在床上,失神地看着天花板。自己对叶雯的好感从来都是小心翼翼地隐藏着,没想到今天会被发现。这样一来在班里,他的日子更难过了。脑海中不断回想着那几个人的话语,王景的意识逐渐模糊,最终沉入一片黑暗。

  尽管逃学的想法一直在出现,王景第二天还是去了学校。 班里的气氛没什么改变,叶雯换了新的蝴蝶发卡,衬得她愈发清丽。王景在座位上低着头,拼命控制自己不往叶雯的方向看,他两只手绞在一起,把自己蜷缩成一团。上课的时候老师点名提问问到他,紧张之下他居然从座位摔到了地上。全班的焦点顿时聚集在了他的身上,叶雯也转过身,一双好看的眼睛不解地望了王景几眼。

  感觉到全班尤其是叶雯的视线,王景全身都感到无所适从,只能努力维持表面上的平静结巴着回答了问题。坐下后他不安地扭动着身体,心里泛起绝望,这下全班都会觉得自己是个奇怪的人了。他盯着桌面,眼底逐渐染上一层灰败的颜色。

  一下课王景就跑了出去,他什么都不想去想,只想把自己隐藏起来。一口气跑到对面的顶楼,天台上了锁。王景扶住楼梯的扶手,身体无力地沿着墙壁滑下。他感觉自己好像从身体里分离出来,冷冷地看着地上这个球一样的东西神经质地又哭又笑。由他的视线

  看去,看见了……王景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撑起身子向下望去,一个女生靠在一个男生怀里,旁边的女生是叶雯,正在谈笑些什么。而他们的目光,频频射向自己的位置。他们,看到了自己?王景愣了几秒,终于露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

  破天荒,王景在顶楼立了两节课。被班主任发现逃课后教育了一通并做了保证后,王景浑浑噩噩地走进教室,在位置上坐下。没有人来问他为什么消失了两节课,只有刻意压低的低沉笑声传来。王景闭着眼睛自嘲地想,能让别人发笑,好像也不坏。

  王景的前排是一对暧昧中的男女。此时眉来眼去,不亦乐乎。他摇了摇头,将手伸进桌子里准备拿书包。摸索了下,王景抽出手,却看到了一个未署名的粉色的信封。

  王景拿着信封的手在空中停顿了几秒,又垂了下去。他的眉毛动了动。这封情书——他抬起头,在班里扫视几秒,最终定格在一张没有瑕疵的脸上。

  是给他的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香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