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金蝉脱壳
时代不详2018-10-25 00:072,919

  现在他们这边除去云雪总共还剩四个人,慕空让大叔回到保安室继续紧盯教学楼门口,防止偷听者藏在某处趁机逃走,剩下三人则分成两组,分别检查楼的两侧,最后三人决定毫无武力值的慕空跟唐若涵一组,顾虚则自己单人一组。

  为了安抚顾虚,慕空两人把手电筒让给他,可现在教学楼电力恢复,哪里还需要这种东西,顾虚对着离去的两人狂翻白眼。

  什么怕那小子出危险,现在教学楼里这么亮能出什么危险,况且走廊左右两侧是相通的,检查时也能互相看到对方情况,分组检查只是为了严谨和效率。

  这两人绝对有奸情,好好的姑娘早晚得被那小子带坏,慕空这奸贼,坑我又虐我,顾虚心中腹诽不已。

  从兜中掏出红色纸盒,熟练的抽出烟,手指按动打火机,火焰飘动,空气被烧灼到扭曲,点燃手中香烟,在缭绕的烟雾中,那双有着黑色瞳孔的眼睛透露出笑意。看到慕空他们,顾虚想起了某些往事。咬住烟嘴,深吸一口,烟雾从口中漫入心肺,沁人心脾。

  “若是让她看到我抽烟,怕是又得发火,我的克星啊……”顾虚收起心事,向前走去,烟雾不愿散去,在原地飘浮。

  ……

  慕空两人仔细检查着每个教室,默契的都没有说话,从刚才那刻开始,他们之间似乎多了些什么不同的情感,或者是变得更加在乎彼此,又或者是对方在自己心中的分量更加重了,谁也说不清,但两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从慕空他们上楼后脚步声就再未出现,仿佛只是短暂幻听,几人认真排查,毫无遗漏,凶手这次绝对插翅难逃,两组最终在顶层会合,因为顾虚是单人一组,所以速度较慢,还差几个屋子没排查。

  等顾虚检查完最后一个屋子后,几人仍旧没有找到凶手,慕空以为真是自己幻听,于是向其他两人确认,结果顾虚他们也肯定脚步声确实曾经在楼上出现过。

  学校停电前亮着灯的屋子里经检查都没人,只是有人忘记关灯,让慕空他们误以为那些教室中还有人逗留,今天是大雪天,没人在学校加班或学习,回去的都很早。

  保安大叔他们一直在保安室盯梢,并未发现有衣着如凶手的人出现在学校门口,当然也不能排除凶手换装混在人群中逃跑,不过根据陈都被刺时间推测,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在凶手拉下总闸的那刻,整个学校里只剩下她和陈都两人,这说明凶手能够精确掌握陈都动向,应该是跟他关系极好的同事,这也就排除学生作案的可能,凶手应该就是第六中学老师中的一员。

  在陈都出事后,云雪他们紧盯教学楼门口,如果有人从楼里出来,第一时间就会被发现,所以如果想躲过追查凶手只能从后门出去,或者向楼上走,刚才楼上的脚步声说明凶手逃脱方向应该就是后者,然而当慕空他们排查完整栋教学楼之后却并未发现凶手的踪影。

  那这脚步声从何而来?凶手又是怎样在如此严密封锁下逃脱的,难不成凶手现在藏于操场某处?有可能,心中打定主意,慕空带着两人回到教学楼一层,从后门出去,到操场寻找凶手踪迹。

  操场那边是综合楼和实验楼,三人分三个方向寻找过去,除教学楼外,其他楼在不使用的时候都是在外严密封锁起来的,楼门并未被破坏,锁也完好无损,凶手不可能藏匿在这里,寻找无果后,几人回到教学楼集合。

  凶手和当时的受害者林宇一样神秘消失,慕空独自来到教学楼前门,发现楼前空地积雪平整无比。

  “连脚印都没有?”慕空眉头紧皱,伸出手接着落下的雪,入手冰凉,这凉意顺着手,凉到心底。眼前诡异事实所带来的震撼让慕空心中莫名压抑,

  这时保安大叔从保安室内跑出来,看到几人“嘿嘿”一笑,拉过慕空,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小哥儿,那个,你们抓到凶手了吗?”

  “还没呢,大叔,有什么事你说就行。”慕空笑容温和,看着大叔扭扭捏捏的样子似乎明白了什么,顿时感到有些好笑。

  “也没啥事,我就是害怕凶手再行凶伤害学校里的人……”大叔显得心事重重,看着慕空欲言又止。

  未待大叔说完,慕空就打断他说:“大叔,我有点儿内急,要不咱们边走边说?”

  大叔闻言面现喜色,感激的看向慕空,两人就这样向厕所走去,路上大叔递过来一支烟,慕空表示自己不会。

  “不抽烟挺好的,小哥儿长得帅,人又好,肯定不少人追吧。”来到厕所后,大叔跟慕空闲聊着。

  不知为何,在听到大叔说这个话题时他第一个想到的是唐若涵。

  慕空不置可否,脸上出现黯淡之色,自己当年只顾学习,之后又因犯下莫式集团连环杀人案锒铛入狱,哪有时间谈恋爱,说起来自己还是初恋呢。不过哪个少年不多情,想当年慕空对于自己未来的爱情也曾有过诸多美好向往,然而残酷的现实让他明白自己没资格拥有这种美好的东西。

  在那件事之后,自己的命运注定是和那些魔鬼同归于尽,共下地狱。

  见慕空脸色有些难看,大叔以为前者曾经为情所伤,摆摆手安慰道:“小哥儿,你条件这么好,天涯何处无芳草……他妈的,我说咋这么冷呢,谁开的窗户……估计又是老陈那家伙打扫完卫生忘关了,幸亏副校没看见,否则又得臭骂她一顿。”

  冷风吹拂,慕空两人皆是感觉寒气袭身,不自觉的打个寒颤,大叔转过头发现是窗户没关,骂骂咧咧的走过去关好,这时两人才稍微感到暖和些。

  “大叔,这个老陈是谁啊……”慕空面带疑惑。

  “你说老陈啊,她本名陈兰,是学校清洁工,平时也负责打扫厕所,厕所如果不通风,味道会比较大,所以每次打扫时,老陈都会把窗户打开,她跟我一样,年龄都不小了,记性有时候不太好,就会忘记把窗户关上,为此凌副校还骂过她不少回呢。要说这凌副校,官不大脾气倒不小,每次校长看见都只是帮忙关上,他却拿个鸡毛当令箭。”

  慕空若有所思,看来这凌天经常在学校作威作福,名声不怎么样啊。

  回去路上保安大叔还在不停控诉凌天的“罪行”,慕空心不在焉,一句都没听进去,脑中思考着凶手究竟是用什么手法完美逃离学校的。

  跟顾虚两人会合后,三人把大叔送回保安室便离开了,本来顾虚和慕空商量把他们三人中唯一的女生送回家,然后他们再去医院看望陈都,毕竟一个小女生如果回家太晚父母会担心,可这个决定却遭到唐若涵的坚决反对。

  唐若涵认为自己是破案三人组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无奈两人拧不过她,只好带她过去。

  飘落而下的雪逐渐稀疏,有月光从云缝透露而出,在层层乌云中晕染开来,夜色朦胧,车内陷入寂静,这次慕空跟唐若涵坐在后面,两人扭头看向车窗外,脸上划过斑驳光影,看不出表情,各怀心事。顾虚透过后视镜看向两人,嘴角勾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路上车辆稀少,这种雪天,很少人会选择加班,基本下班就会赶忙回到家中,从学校到医院,不过几分钟车程,临走前顾虚留了云雪电话,赶到医院将车停好后,几人便直接进门上了电梯。

  电梯里有个小孩玩着嚼过的泡泡糖,旁边妇人看向小孩,眼中满是宠溺之意,谁料小孩这时忽然拿起泡泡糖粘在电梯上,然后向妇人撒娇道:“妈妈,你看我手黏住了。”

  妇人不好意思的看向顾虚几人,之后轻声呵斥顽皮的小孩,小孩嘟起嘴,满脸不情愿。

  看到小孩的可爱模样,三人不约而同露出温暖笑容。

  可凶手诡异的逃脱手法依然像块巨石般压在慕空心头,又是莫名其妙的消失,难道凶手真的拥有某种不为人知的魔力?慕空似乎能隐约摸到些真相,却又不甚清楚。

  凶手究竟是用何种手法瞒天过海,金蝉脱壳的?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消失之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赎之雪夜追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