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插翅难逃
时代不详2018-10-23 22:153,102

  手机无声滑落,摔在地上,与地面接触时发出的声响在黑暗中尤为刺耳,仿佛有扩音器连接地面,放大所有声音。云雪紧绷的那根神经终是不堪重负,精神彻底崩溃,用手紧紧捂住嘴,竭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怕引来黑暗中潜藏着的凶手。

  目不转睛的盯着外面,不敢转移视线,云雪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外面风声凄然,大雪肆虐,她的脑海中甚至已经刻绘出唐若涵的可怕死状,接下来死在凶手屠刀下的会不会就是自己。

  保安大叔在黑暗中手忙脚乱的摸索着,直到拿起电棍那刻,悬着的心方才落下,这就是自己的底牌,想当年他就是靠这个,才能轻松抓捕无数翻墙进来偷东西的小偷。

  “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催命符般响起,在狭小的保安室里回响,两人慌忙后退,结实的墙壁给予他们为数不多的安全感。

  大叔双手颤抖着举起电棍,身子筛糠般不停抖动,这敲门声来的如此让人猝不及防,大叔有点尿急,也许是因为受到惊吓,也许是水喝多了,此时他只想赶快逃离此地。惧怕的同时心中考虑着到底要不要辞职,可是应聘的这么多保安岗位里,第六中学工资最高。

  但是这也太,太吓人了,还是命要紧……

  胆子都快吓破的大叔还在逞强,声音颤抖着说:“没事,丫头,叔保护你……想当年……”

  就在此时,门忽然打开一条缝隙,风雪瞬间涌入,寒气袭来,屋内两人皆是一哆嗦,保安大叔吓得发出女人般的尖叫声,双眼紧闭,胡乱挥舞着手中电棍。

  “我的妈呀,这太吓人了,别过来,别过来……”

  那人站在黑暗中并未继续向前逼近,而是反身关上门,随后无奈开口:“大叔,是我……你们怎么不锁门啊,而且你也没打开电棍开关啊。”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云雪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双手颤抖着举起来,发现刚才开门进来的人原来是慕空。

  大叔借着光芒看清来人后,顿时脸颊发烫,若无其事的摆弄着手中电棍,以掩饰尴尬。

  “唐若涵呢?”手机的微弱光芒驱散黑暗,屋内光线黯淡,扫视一圈后发现唐若涵并未在这里,慕空顿时心中一紧。

  “对了,慕空,赶紧去救她,刚才有人在教学楼内惨叫,唐若涵过去探查,之后教学楼内又有尖叫声响起,好像就是她发出来的,她很可能已经遇……”

  慕空眼中瞬间爆发出可怕杀意,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慕空并未回话,跟大叔要过电棍,转头冲入雪中。

  唐若涵,等我,我来了!

  云雪眼睁睁看着慕空被那深渊般的黑暗所吞噬,风雪肆虐,教学楼轮廓模糊,在乌云背景下显得阴森无比,云雪想做点什么,脑子却一片混乱,她痛恨自己的懦弱。像当年那样,懦弱的看着恐怖事实发生在自己在乎的人身上,最后却选择袖手旁观。

  保安大叔现在很难受,他想去厕所,又不敢进教学楼。

  ……

  慕空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发现地面有串脚印延续向右侧走廊,步伐缓慢的向前摸索前进着,来到走廊口后发现脚印延伸到倒数第二间房子中,紧握从大叔那里拿来的电棍,顿时底气足了一些。

  放轻脚步,快要接近屋子时,有人忽然从屋子里闪出,棒球棒带着破风声向慕空头部击来,最终又在慕空面前急急刹住。带起的风将其额前头发吹起。

  “是你?你回来了!”这声音中满含惊喜。

  拿着手机,把光照向面前之人,慕空紧悬的心也随之落下:“还好你没事,吓死我了……”

  刚才要袭击慕空的正是唐若涵,忍住想要冲上去抱住后者的冲动,慕空心中似乎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不过方才发生的一切让慕空有些反应迟钝,云雪刚才不是说听到她的尖叫声了吗?现在她怎么会又完好无损的出现在这里。

  “你……你没事?我去找云雪时,她明明说你遇到危险了……”

  未待慕空说完,温香软玉就扑了个满怀,唐若涵紧紧抱住慕空,有他在,她真的会莫名感觉心安。

  慕空僵在原地,手无处安放,感情史几乎空白的他心中涌起别样情绪,已经冷寂的心似乎温热些许,心底处有温柔蔓延而出,将冰冷融化。

  “哎……这还有……有个病号呢,咳咳……你们能不能先照顾我,等会儿再秀恩爱……”

  血手从旁边颤颤巍巍伸出,慕空刚尴尬松开怀中女孩,就看到那血手颤抖着向他抓来。慕空一激灵,飞速后退,差点一脚踹过去,动作之灵巧连唐若涵都自叹不如。

  见身旁女孩不为所动,慕空似乎明白了什么,拿起手机照向前方,灯光下出现的面孔有些眼熟,直到有酒气铺面而来,慕空才认出眼前人。

  “你是陈都?”这血手主人正是那天在警局审问的第六中学体育老师——陈都。

  此时他正单手捂着肚子,有血迹不断从指缝中渗出,正值寒冬,陈都衣着单薄却满头大汗,痛的直不起腰来,白色衣服已被染红大片。

  电话铃声突兀响起,慕空几人皆是吓的一哆嗦,在这种阴森幽寂环境下,任何声音都足以将人吓出心脏病,更别说是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了。慕空掏出手机,发现是顾虚的电话,来得正好。

  “你在哪呢?你把人家自行车放哪了,你个缺货!”刚接起,几人就听到顾虚气急败坏的狂吼声。

  慕空知道自己理亏,慌忙陪笑着说:“顾虚大哥,对不起,对不起,我这不是迫不得已嘛,晚上我请你吃饭。先别说这些了,有人受伤,快打120。自行车在学校对面文具店门口停着。”

  见慕空认错态度诚恳,又有人受伤,顾虚也就没继续抱怨,刚想跟前者说什么,突然想起自己这一路受得委屈,冷哼一声便挂了电话。

  打完急救电话,顾虚来到学校对面文具店,找到自行车后却发现车子没锁,钥匙还插在钥匙孔里,车主不由怒火中烧,破口大骂。

  “车子没锁就走,丢了怎么办?哼!白痴警察。”车主心疼的检查着车子,顾虚此时已经打好车,付好钱,并且还把自行车帮车主放在后备箱里。

  临上车的那刻车主还在“语重心长”的教育他。顾虚不敢还嘴,脸上堆满谄媚的笑容不停说着“是,您说的对”,心中恨不得把慕空千刀万剐。

  出租车扬长而去,顾虚面色铁青,嘴角抽搐,气得浑身发抖,慕空拿着他的警官证征用完车子后,对车主说自己是警察,旁边的顾虚是协警,车主表示配合,慕空倒是一走了之,车主却把火全部发在他这个“协警”身上。毕竟大冷天的谁也不愿意站在路边傻傻等车。

  第六中学离医院并不远,几分钟后救护车就到学校门口了,保安开门放行,医生护士冒着狂风暴雪,拿着担架行动利落的冲进教学楼,慕空早已在门口等候,打开手电筒为医务人员照明,将陈都抬出后,云雪和保安大叔也从保安室里出来帮忙,最后几人决定由云雪先行跟随救护车去医院,顾虚他们随后赶到。

  目送救护车离开,慕空看向学校旁边的小区,转头对保安大叔说:“大叔你知道学校总闸在哪吗?麻烦你去检查下,可能有人把总闸关了。”

  保安大叔表示根本不可能,钥匙放在他那里,学校总闸平时是锁住的,每天他都会检查钥匙,今天晚上放学前刚检查过,钥匙并未丢失。

  在慕空的极力坚持下,保安大叔将信将疑的拿着手电筒去检查总闸了。不多时学校恢复光明,楼内所有灯重新亮了起来。

  大叔嘀咕着下楼,神色中满是不可思议:“小伙子,你咋知道的,不应该啊,钥匙一直在我这啊,即便是每次出去我也会带在身边,不可能有人偷配钥匙。”

  经过询问,得知总闸确实不知道被谁关闭了,而且总闸门完好无损,是有人用钥匙打开的。

  慕空双眼微眯,仰头看向楼上,凶手此时应该并未从学校离开,也就说明这个双手沾满鲜血的魔鬼现在可能还在教学楼内。

  凶手之所以想杀陈都是因为后者在校外看见过她,她不知道陈都当时喝醉了,以为他会察觉到自己的动向,故而要杀人灭口。

  这次他们几人很可能会直面凶手,真相就在这栋楼内,他们只需分头寻找就定能抓住林宇案的元凶。

  蓦然间,有脚步声从头顶楼层幽幽传来,慕空抬眼望向上方,眼神凌厉,心中冷笑。

  此次凶手怕是插翅也难逃,这教学楼,就是他葬身的坟场!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金蝉脱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赎之雪夜追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