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消失之谜
时代不详2018-10-25 22:513,176

  妇人带着小孩和慕空他们一同出了电梯,看着小孩离去的背影,慕空陷入沉思,凶手先是想办法弄到总闸钥匙,之后摸清陈都行踪,并且通过调虎离山将慕空和顾虚两人支走,然后拉下总闸,趁着黑暗完成行凶。不过陈都毕竟是体育老师,凶手是女人,力量远不如前者,所以最终这一刀并没有形成致命伤。

  凶手心思之缜密,手段之高超,着实让人不由背脊生寒,完美的逃脱手法甚至将他这个犯罪天才都耍的团团转,不过说来,凶手在林宇案中让林宇消失的手法才是最为令人惊奇的。

  唐若涵看向慕空,发现后者眉头紧皱,神色凝重,明白他肯定又是在思考凶手的逃脱手法,也不打扰他,安静乖巧的在慕空身边走着。

  “咱们是不是忘了点儿什么?”顾虚习惯性的摸向裤兜,忽然想起自己现在身处医院,悻悻的收回手,而后似是想起什么,转头看向二人。

  唐若涵满脸疑惑,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慕空头也不抬的回道:“没事,就说咱们是来了解情况的,下次再说是看望病人。而且,云雪不也没买东西嘛。”

  小姑娘这才恍然,“噗嗤”笑出声来,几人竟两手空空的就过来了,虽说主要目的是过来了解当时情况,但对于受害者陈都来说,被这么对待也太过可怜了。况且,云雪是跟随救护车过来的,哪有时间去买东西。

  唐若涵扶着慕空肩膀笑的花枝乱颤,后者心中吐槽这小姑娘笑点真低,不过也忍不住嘴角微弯。

  有个异性跟着还是好,省的每天面对的都是顾虚那张脸,慕空心中腹诽不已,此时走在最右边的顾虚打了个喷嚏,莫名其妙的揉揉鼻子,目光若有若无的投向慕空。

  肯定是这小子在心里偷骂我……

  几人快步前行,抬眼望去,正好看到在走廊尽头病房前等候他们的云雪。

  “云老师,陈都情况如何,伤势没有危及到生命吧。”顾虚加快步伐走上前,语气焦急。

  看到几人到来,云雪面露欣喜之色,迎上前说:“医生才给陈都检查完,伤口并不深,没有伤及内脏,就是失血过多,现在正在打点滴,修养几日就能恢复,刚才我已经用陈都手机给他父母打过电话,他们一会儿就赶来,医药费我先行垫付了,陈都就在这间病房里,目前精神状态还好,稍微有点虚弱。”

  说着云雪将几人领进病房,一进去,消毒水的味道就顽皮钻进鼻中,房间主色调是白色,陈都躺在病床上,精神萎靡不振,脸色苍白,看到几人进来,虚弱的打过招呼后,撑着身子想坐起来。

  顾虚赶忙过去扶住他,微笑着说:“我们就是过来了解下情况,不用这么客气,你躺着说就好。”

  陈都虚弱的点点头,顾虚和慕空两人托着他缓缓躺下,房间内并没有其他病人,较为宽敞,几人找地方坐下,询问几句陈都目前情况后,慕空便直奔主题,开始向陈都了解当时总闸拉下之后发生的事情。

  陈都平躺在病床上,眼睛看向天花板,目光深远,陷入回忆当中。

  “周六学校只有高三学生上课,所以今天我放假,毕竟高三没有体育课。学校老师每周一都要上交报告,报告里面写着上周的工作总结和这周的工作计划,今天中午我和几个朋友去喝酒,一直喝到下午,回来的时候路过学校忽然想起报告还没写,就来到学校,去自己办公室写报告,学生放学的时候还差点儿,我就想着写完再走。还剩几句话就完事的时候学校突然停电了,外面阴天下雪,屋内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再加上还没完全醒酒,就找了半天手机,想打开手电筒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这时走廊里传来脚步声,我以为是检查停电情况的保安大叔,也就没在意。叫了几声对方却没回应,我有夜盲症,只能听到脚步声越来越接近,最后那人在我身前站定,这时我也找到手电筒了,照向前方出现在眼前的却是张惨白的脸,而后突然寒光闪过,下意识向后躲却没躲开,以前我也练过几手,虽然只是花拳绣腿,不过对付个女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呃……她除外……”说到这陈都指向唐若涵,显然对那天被抓还心有余悸,几人闻言大笑,只有云雪在旁边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众人。

  唐若涵的身手简直可以用妖孽来形容,身材娇小力量却不弱于普通男人,兼之女生的身形灵活,从那天抓捕陈都时那记飞踢来看,力量惊人,动作连贯一气呵成,并且能在紧急情况下做出最好的应对选择,一看就是长期实战磨炼出的反应能力,顾虚心中对比,震惊的发现自己如果对上唐若涵貌似也吃不到什么好处,他们身边这个可爱漂亮的女孩才是身手最恐怖的那个。

  女孩坐在那里笑容娇憨,尽显小女生的腼腆可爱,慕空微愣,呆呆的看向女生,他和唐若涵不过仅仅相处了一天,后者的影子就已经深深印在他心中。

  说起来自己好像根本就不了解这个小女生,无论身世还是喜好。唐若涵举止优雅,性格温柔,看似不谙世事其实却通晓人情世故,身手恐怖,似乎曾经接受过系统训练。慕空眼中唐若涵的身影逐渐变得深不可测起来。

  我对她的感情究竟是什么,是欣赏,还是……爱情?她出身神秘,我这个犯下滔天大罪之人能否配得上她。就在慕空胡思乱想时,陈都继续说。

  “最开始的那刀我只是稍微偏过身子,并未完全躲开,之后反应过来踢了她一脚,那人见打不过我就跑了,楼内一片漆黑,并不清楚外面情况的我不敢乱动,只能找到根球棒防身,防止那女人再过来偷袭,之后这位姑娘进教学楼探查,再之后的事你们就知道了。”

  云雪恍然大悟,一拍手说道:“所以当时的惨叫声是你遭到偷袭时发出来的。”

  陈都苍白的脸上出现一抹红晕,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支支吾吾的说:“我不是因为偷袭惨叫的……是因为……呃……被吓的,那个女人长的和那天视频里的一模一样,而且太像鬼了。”

  云雪闻言脸色苍白,显然明白他话里所说的那个女人,就是已经跳楼自杀的赵沫,虽说凶手只是化妆扮成赵沫的模样,不过对于当年经历过那件事的云雪来说,这个名字还是如梦魇般深刻于心。

  心中苦笑,看两人如此反应,慕空决定还是先别让他们知道凶手诡异消失的事情了。

  “话说,你们抓到凶手了吗?”陈都扭头看向各怀心事的顾虚三人。

  “呃……”顾虚面露尴尬之色,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慕空顺势接过话题,坦然笑道:“被她逃掉了,不过对于林宇案我已经有些眉目了,不日将能抓到凶手,而且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们,凶手不是鬼是人,大家不用害怕。”

  两个第六中学的老师听到这个消息后如释负重的松了口气,脸色缓和,毕竟他们在这里上班,凶手一天未归案他们就会多一分危险,怎么能不提心吊胆,如今听到凶手即将缉拿归案,顿时心情轻松许多。

  手机铃声在这时突兀响起,陈都摆手示意几人不用回避,因为躺在病床上不方便接电话,所以陈都将免提打开放在旁边。

  来电话的是陈都母亲,询问陈都在哪个病房,声音急切,满是担心。

  不一会儿陈都父母便风尘仆仆的冲进病房,看见躺在病床上的儿子两位老人眼神中满是心疼,向两位老人打过招呼后,四人便知趣的离开了。

  将云雪送走后,顾虚抓过慕空,满脸欣喜的问道:“老慕,你知道凶手是谁了?”

  慕空还在苦思冥想凶手究竟是用各种手法瞒天过海,完美逃脱的,于是头也不抬的说:“怎么可能?骗他们的……”

  顾虚欣喜的表情瞬间垮下来,然后在慕空耳边大吼道:“你这混蛋,就是个骗子,咱俩的帐还没算呢,说好的你请吃饭……”

  这时医院门口有两人打开自行车正准备回家,其中一人抱怨道:“气死我了,来的时候才擦干净的车座,不到半个小时就又落满雪了。”

  旁边那人笑容无奈,安慰道:“没办法,今天雪下的太大了嘛”。

  此时顾虚话才说到一半,慕空突然抬起头,蛮横打断前者,语气凝重:“别说话!”

  顾虚愣在那里,发现慕空眼睛如凝聚万千星辰般明亮,目光灼灼的盯着开自行车的两人。

  从傍晚开始下了几个小时的雪不知何时已经停了,月光清冷从缝隙中挤出,顺着乌云边际渲染开来。

  雪洁白无瑕,慕空嘴角微扬,笑容自信……

  原来如此,我终于得以破解凶手瞒天过海的消失之谜了,不得不说,这手法的确精妙。

  不过,无论凶手的手段多么惊人,在我慕空的眼中都将无所遁形!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长夜无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赎之雪夜追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