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破解消失之谜
时代不详2018-10-28 02:324,678

  顾虚拼命搓着手,点点温暖从掌心传出,不多时就又熄灭,路边树枝干枯,积雪玲珑如玉,昨夜刚下过雪,今日尤为寒冷,肃杀寒风吹过,顾虚伸手拍向慕空,却被静电电回了手。

  “你说你是不是缺心眼儿,咱们约好的早上八点在第六中学门口集合,你七点半就过来干嘛,还非得拉上我,结果现在咱俩还得在这傻等半个小时,你个缺货。”顾虚牙齿发颤,声音中满是幽怨与气急败坏。

  根据昨天位置定位,唐若涵过来的方向应该刚好跟第六中学校门相反,慕空站在林荫路早已干枯的树下,望眼欲穿,听到顾虚的抱怨后,头也不回的说:“我不会功夫,有危险怎么办。”

  顾虚差点没把鼻子气歪了,意思这是把他当保镖使唤呢?恶狠狠的瞪向慕空,却拿他没办法,只好原地跺着脚取暖,似是想到什么,顾虚回身向校门走去。

  “干嘛去?”慕空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声音淡漠的问道。

  “我先去保安室等你们……”顾虚加紧步伐。

  “站那,如果你不想知道凶手的逃脱手法,你就去吧。”慕空声音瞬间冷下来。

  “凭什么我也要在这等?”顾虚感觉莫名其妙。

  “等小女生还要去屋子里等?一点儿诚意都没有。”

  “你有诚意就行了,还非得拖着我,慕扒皮。”顾虚在慕空身后狂翻白眼,咬牙切齿的说道。

  “要不,我请你吃饭……”慕空转过头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滚!”

  “咦?你们怎么来这么早?抱歉,等很久了吧……”时间刚好七点四十五,唐若涵的身影就远远出现在慕空视野中,小姑娘见到他们等在路边,一路小跑赶过来。

  面色依旧是平静无波,慕空跟唐若涵并排走着,轻轻摇头:“还好,我们也才到,不是很冷。”从昨天相处来看,唐若涵性格温柔,善解人意,经常替别人着想,故而慕空推测,她应该会提前到,所以便拉着顾虚早早在这等候。

  旁边顾虚听到这话,搓着取暖的双手一僵,欲哭无泪。

  三人陷入沉默,各怀心事,慕空面色平静,心中梳理着已知线索,对于凶手的逃脱手法,目前只停留于猜测阶段,不过只要找到关键证据,就能完美印证自己的猜想,真相也会随之浮出水面。

  这次过来,主要是寻找线索,证明自己心中猜想,其次就是过来调查凶手究竟是如何拿到学校总闸钥匙的,这世上不缺少溜门撬锁之人,不过显然凶手并不在这一行列之中。况且校外人员进入学校是需要登记的,如果有可疑人士保安大叔会第一时间发现。

  几人来到学校门口,保安大叔看到几人过来,按动遥控器打开校门,而后热情的迎上来,将几人引致屋中。

  保安室不是很大,但胜在暖和,顾虚进入屋内,温暖瞬间包裹周身,将寒冷驱散,顾虚这才舒展开紧皱的眉头。

  几人坐定,顾虚在旁边享受着久违的温暖,慕空则是率先打开话题,毕竟事态紧急,早点找出凶手消失之谜的真相,对凶手的了解就能多一点,慕空隐隐觉得,凶手消失之谜与林宇案中凶手令受害者消失的手法之间是有所关联的。

  “大叔,昨天发生的事你还记得吗?我们怀疑总闸是被人用复制钥匙打开的,您还记不记得最近几天有谁靠近过总闸钥匙,或者发生过什么可疑的事情吗?”

  大叔接过顾虚递来的烟,两个人开始吞云吐雾,大叔在弥漫的烟雾中眯起双眼,出神的望着地面,似乎在仔细回想着前几天发生的事,烟已经燃到一半,屋内几人沉默不语,目光皆是集中在保安大叔身上,大叔眉头紧锁,面色凝重。

  “唉……年纪大了就是不行,记性不太好,我来来回回努力把这几天的事情回想了好几遍,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事儿啊……”

  几人眼中均是露出失望之色,慕空心中微沉,没有可疑的事?怎么可能,难不成其他人还有钥匙?可昨天夜里向保安大叔确认过,学校总闸钥匙只有这一把,莫非是凶手很久之前就策划过这次作案?早就将钥匙复制过?

  不可能,很快慕空就又否定了自己的假设,凶手是临时起意决定杀陈都的,所以肯定是近几天发生的事!

  “小哥儿……”大叔这时忽然看向慕空,语气有些迟疑。

  “怎么了?”慕空眼中燃起希望。

  “小哥儿,我突然想起前天发生的怪事,那天我在保安室检查钥匙,有名老师路过时跟我打招呼,我就打开门跟她唠了几句,之后忽然听到校长叫我,我就让她稍微等我一会儿,出门时却没看到校长,我以为校长叫完我之后就直接回办公室了,于是一路小跑去校长办公室,校长眉头紧皱,半信半疑的问我什么时间找的他,然后思索好久说好像自己没下过楼啊,我以为校长年龄大健忘,就没在意。回来的时候,那老师已经走了,钥匙还完好无损的放在桌上,前后不过几分钟吧。”

  慕空眼中光芒大放,问题应该就出在这,凶手就是在这段时间内复制钥匙的,之后离开学校,配好钥匙,于昨天完成作案。

  保安大叔是被校长引出来的,难道校长是帮凶?不可能啊,凶手思维如此缜密不可能让他们如此轻易的就找到帮凶,而且保安大叔是一路小跑去的校长办公室,刚听到声音就去寻找校长了,按理说中间两人不可能没遇到。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慕空总觉得这里有什么不和谐的地方,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这时顾虚才暖回身子,搓着因为寒冷而有些僵硬的脸,看顾虚冻成这样,保安大叔关心道:“这几天降温,你们工作辛苦还需要每天跑,我知道你们年轻人火力旺,可身体是第一位,你们可别感冒了,整得跟校长似得,说话瓮声瓮气的。”

  保安大叔误会了,以为他们几人都是警察,顾虚等人也没多加解释,感受到来自长者的关心,众人皆是心头一暖。

  “大叔?校长什么时候感冒的?”慕空突然问道。

  “就是那天找我的时候啊,不过说来奇怪,在办公室看到校长时反而感觉他貌似没感冒,身体挺健康的。”

  说完后,慕空陷入沉思,大叔则问起陈都的情况,唐若涵微笑道:“大叔您放心吧,陈都没有生命危险,昨天他父母过去照顾他的。”

  “那就好,那就好……”

  等等!瓮声瓮气……慕空此时脑中“嗡”的一声,从刚才大叔说完校长这件事后,他就感觉有哪里不对,自己貌似离真相已经很近了,但中间似乎缺了点什么,所有线索都无法连接在一起。

  现在他终于找到关键点,并且破解出陈都受刺案中凶手的作案手法,以及瞒天过海的逃脱方法了。

  如果他没猜错,现在那个决定性证据就在二楼某个教室里。

  “大叔,今天有人来过学校吗?”慕空猛然站起身。

  “没有啊……”大叔被慕空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太好了,慕空目光炯炯,嘴角微扬:“大叔,把二楼所有教室的钥匙给我,若涵、老顾,走,跟我去二楼!我已经破解出凶手的消失之谜了。”

  两人闻言面露喜色,此时慕空已率先冲出保安室,两人紧随其后,独留保安大叔站在原地满脸莫名其妙。

  几人飞快跑到教学楼二楼,慕空告诉两人等会儿进教室后注意观察每个课桌底下有没有粘着什么东西,三人就这样一个个教室检查过去,排查到一半时,顾虚发现有个课桌底下粘着一部老式手机,慕空拿起手机,解开锁翻了几下后,轻轻放下手机,深呼吸道。

  “我知道凶手是如何在我们严密封锁排查下逃脱的了。”慕空眯起双眼,嘴角扬起自信的弧度。

  看着找到老式手机后表现奇怪的慕空,其他两人不明所以。

  “现在,就让我揭开,凶手瞒天过海,金蝉脱壳的完美手段!”慕空目光如炬,眼中如有万千星辰汇聚般明亮。

  唐若涵两人对视一眼,并未说话,静静地等着慕空的推理。

  整理好思绪,慕空继续说:“当时搜寻完整个学校,没有找到凶手时我就很奇怪,教学楼门口有人看守,咱们几个又明明都听到二楼有脚步声,凶手怎么就突然消失不见了呢?难道他会瞬间移动?刚才你们的对话让我明白了之前一直想不通的地方。”

  “对话?”顾虚疑惑不已,他们刚才貌似没说什么跟案件相关的东西啊。

  “对,就是刚才你们的对话!大叔当时说校长找他时说话声瓮声瓮气的,但去办公室看到校长时却发现他并没有感冒,包括从当时校长的反应来看,其实校长根本就没找过大叔,是它,这个手机,去找的大叔!”

  “它?”唐若涵伸手摸向慕空额头,怀疑他是不是发烧了,手机怎么可能去找保安大叔?

  轻轻拨开小姑娘的手,慕空哭笑不得的继续解释:“或者说是凶手让它去找大叔的,当时凶手将这个老式手机放在大叔附近,然后自己躲在保安室附近,提前用自己手机给老式手机打电话,这时两部手机应该处于通话状态,再用提前录好的校长的声音通过话筒传递到老式手机上,这时候开着免提的老式手机就会放出校长叫大叔的声音,在保安室的大叔自然就以为校长在叫他。”

  顾虚恍然大悟,然后一拍手接话道:“所以当时大叔出门时并未看到校长的身影,并且即便小跑也没追上校长的步伐!”

  慕空微笑,双手环抱胸前,缓缓点头:“没错,那时大叔刚好进入教学楼,看不到保安室的情况,凶手趁机进去用橡皮泥印出钥匙形状,然后去复制钥匙。昨天咱们听到的脚步声也是如法炮制。”

  唐若涵在讲台上来回走着,忽然皱眉问道:“凶手用这个方法复制钥匙我可以理解,那昨天为什么要用同样的方法在楼上弄出脚步声呢?”

  嘴角边笑容扩大,慕空坐在课桌上,轻轻拍手道:“这个问题问的好,这就是凶手消失之谜的关键所在,凶手这么做有两点原因,其一是她想用这种方法给咱们造成一种她会魔法的假象,从而忽略问题本身的真相。其实凶手录制的脚步声声音很大,但是因为中间隔着楼层听起来就会很微弱,听到脚步声咱们自然会去楼上找凶手,从头到尾凶手都在一楼,趁咱们上去的空档逃脱,昨夜雪下的很大,只有大叔一个人在保安室看着,大叔年龄大眼神不是很好,凶手应该是穿的白色衣服,选择在某个离保安室较远的屋子里翻窗出去,然后翻墙逃走,至于为什么楼前空地上没有脚印,昨天夜里我是通过听到那两个开自行车人的对话想明白的,因为雪很大,在咱们搜寻这段时间里,雪就已经把脚印覆盖掉了。”

  唐若涵此时眼中已经满是崇拜,随即似是想到什么,反问道:“那凶手是从哪里翻窗出去的,你所说的原因二又是什么?”

  “昨天我陪大叔上厕所时,发现厕所窗户是开着的,凶手应该就是从那逃走的,之所以选择男厕是因为那里更靠近边缘,离保安室较远,设置脚步声的第二个原因是为了将咱们引到楼上去,否则如果这么多人死守保安室,她是没法逃走的。至于她为什么不选择录音,是因为通过打电话她可以随时控制脚步声与校长声音的停止和开始时间。”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慕空感到嗓子有些干,顾虚两人此时眼中已满是崇拜,可只有慕空本人知道,凶手到底有多可怕,这逃脱手法听起来简单,其实却环环相扣,将每个环节和细节利用到极致,并且所有时机把握的刚刚好。

  凶手先是用提前录好的校长声音引开保安大叔,校长最有威严,关系到饭碗,所以大叔不敢怠慢,连钥匙都忘记随身携带,之后偷偷进去复制钥匙。白天在女厕所故意将自己的香水喷到女学生身上,并且偷听引起慕空等人的注意,完成调虎离山,然后摸清陈都生活轨迹,在周六学生放学后,拉下总闸,趁着黑暗谋杀陈都,之后利用陈都引开他们视线,自己则藏匿于男厕所,趁机放出脚步声,引慕空等人上楼,因为教学楼太大,所以凶手认定在下面守着的人会比搜寻的人少,最后在他们搜寻时趁机逃跑,并且利用大雪覆盖脚印,完美逃脱。

  凶手从最开始心中只是有个大致蓝图,诸多巧合最终实施成为这次的完美逃脱,慕空难以想象凶手为了这次作案从多久前就开始策划,也许最开始的目标并不是陈都,无论这个目标是谁,计划都等同适用。

  所有巧合中都透着必然,慕空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极其可怕的想法,又或者说,所有的巧合都不是巧合,所有的细节都在凶手的算计之中,如果真是这样,恐怕这次缉拿凶手的道路真的会凶多吉少。

  也许哪天,这个黑暗中的猎人,就会把鹰一样的目光对准他们,让他们也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迷雾将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赎之雪夜追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