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长夜无眠
时代不详2018-10-27 00:182,908

  慕空站在那里,目光深邃,整个人如绝世宝剑出鞘般锋芒毕露,气势冲天,眼眸似冬夜寒星,冰冷清澈,一扫平时的散漫懒惰,浑身透露出冷峻的气息。

  貌似这个男人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唐若涵眼中带着莫名意味,若有所思,而后甩头,笑容恢复平时的温柔。而后深呼吸,冰凉空气沁入心肺。管那么多干嘛,我只知道他永远不会害我就对了,那会儿他眼中的关切可不是装出来的。

  看着慕空神采飞扬的样子,顾虚咧嘴一笑,掏出烟叼在嘴里,刚才在医院可把他憋坏了。这小子虽然破解凶手诡异逃脱之谜有功,但欠自己的这顿饭他也别想逃。那个自行车车主太能磨叽了,给他唠叨的头疼。

  “我还有点疑惑没解开,凶手是怎么拿到学校总闸钥匙的,保安大叔钥匙从不离身。还有……那脚步声是怎么回事?”低下头,黑色眸子闪过疑惑,慕空眉头紧锁。

  冬夜凉风吹过,积雪飘零,如同撒盐空中,晶莹剔透,几人均是感觉凉意袭身,顾虚将胳膊搭在慕空肩膀上,而后哆嗦着说:“老慕别想了,明天上午咱们去趟学校问问保安大爷,看最近是否有怪事发生,也许能找到什么遗漏的线索,咱们先吃饭去吧,饿死我了,就算咱俩不吃,总不能饿着小姑娘吧。”

  慕空眼神投向唐若涵,发现小姑娘并未注意到他们这边的谈话,正自顾自的双手揣兜踢着雪玩,微微颤抖的身体显示她也有些冷了。

  看唐若涵如此懂事,即便再冷也会在旁边静静等他想完线索,慕空眼底有温柔晕染开来。

  “好,咱们先去吃饭,然后送她回去。”

  见慕空眼神一直在唐若涵身上,却理都不理自己,顾虚狂翻白眼,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不过反正是他请客,嘿嘿。

  夜色已深,时间接近十一点,怕唐若涵回家太晚不安全,几人就随便在医院附近找个饭馆吃了点东西。进饭店时慕空拍着胸脯保证,这顿饭他请。直到吃完饭后,说好请客的人才满脸无辜的看向他,顾虚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被他忽悠了,慕空刚从监狱出来,身上哪会有钱,说请客完全就是开空头支票,肉疼的把钱付好,顾虚扼腕长叹,平时天天教别人不要占小便宜防止被骗的人民警察,却因为占便宜被耍得团团转。

  看着瘪下去的钱包,顾虚欲哭无泪,当初满脑子想着破案,却忘记经济负担了,改天去警局忽悠忽悠师傅,让他批点破案经费给我,实在不行让慕空这个狗头军师给我出个主意,顾虚在后面小算盘打的啪啪响。

  “我送你回去吧,你家在哪?”慕空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

  “不用啦,你放心吧,刚刚我给父亲发消息,正好他一个朋友办事回来路过这里,顺带把我接回去。”唐若涵哪能听不出他话里的关心之意,却也不说破,掩嘴轻笑。

  看到小姑娘乐不可支的样子,慕空脸色微红,轻咳几声掩饰尴尬,对于他这个丝毫感情经历都没有的人来说,也只能用这种蹩脚的方式表达关心了。

  这时远处一辆红旗轿车驶来,停在唐若涵等人面前。小姑娘依依不舍的向两人道别,临上车前唐若涵回头看向慕空,目光复杂,其中还夹杂些许羞涩。

  “谢谢你们能让我协助破案,我很开心。”

  说着便直接上了车,不知为何,当车门关上的那一刹,慕空心中顿时变得空落落的,脸色黯然,有些失落的望着汽车远去,今天是自那件事发生后他最开心的一天,比当时顾虚去酆都监狱找他,帮他恢复自由还要开心。慕空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跟唐若涵待在一起。

  自己这是怎么了,慕空被心中莫名的情绪弄得有些心烦意乱,连顾虚在后面叫他都没听见。

  顾虚无奈摇头,也不再打扰他,心中嘀咕,这小子怕是吃了迷魂药吧,随后看向地面积雪上的车辙,若有所思。

  另一边汽车上,唐若涵坐在后面回头望着冰天雪地中的那道身影。看着慕空在视野中无限缩小,直至消失不见。而后恋恋不舍的移开视线,似是想起什么,红晕爬上脸庞,女生痴痴的笑了。

  位于驾驶座上的老者透过后视镜看向唐若涵,笑容温和:“小涵长大了。”

  “汤叔~”唐若涵不依不饶的撒着娇,汽车飞驰而过,带起地上积雪,留下一串银铃般的清脆笑声。

  ……

  寒风刺骨,穿透身上衣物,仿佛要将全身血液冰冻,慕空却恍若感觉不到这寒冷,失去所有知觉般的伫立原地,望着唐若涵离去的方向,目光中满是不舍。

  良久,一声长叹。

  “走吧,今天住哪?”

  “去我家……”

  说着,慕空收拾好心情,饶有兴致的看向身边顾虚,貌似后者也是单身,不知道他的屋子会不会脏乱如狗窝。

  不过无论如何也比自己这个无家可归之人好,想到这,慕空摇头自嘲,自己前途未卜,连身份都没有,恐怕就算有天自己消失在这世界上都没人知道,这样的我……配去喜欢她吗?

  那抹倾城笑容浮现眼前,慕空头一次为自己所做过的事感到后悔。

  ……

  一路无话,驱车来到顾虚家小区,在楼下停好车,两人托着疲惫的身子上楼,打开门,屋内出乎意料的干净,房子装修简单却极为温馨,大约有八、九十平,茶几上散落的放着几个空啤酒罐。

  “别客气,当自己家就行,喝点什么,啤酒?”顾虚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不要酒,其他什么都行。”慕空打量着屋子里的布置,很惊讶一个单身男人的家竟然收拾的如此干净。

  丢给慕空一瓶可乐,顾虚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解释道:“我母亲是医生,有洁癖,我没遗传,但是也习惯每天收拾了,不过话说如果让她看到我的茶几乱成这样,恐怕会被臭骂。”

  慕空闻言大笑,打开瓶盖,塑料瓶内气流上升,白炽灯光透过黑色液体,将可乐照的略微透明,看着不断向上涌起的气泡,慕空心事重重。

  “在想唐若涵?”口中啤酒冰凉,顾虚放松的躺坐在沙发上,体内的疲惫得以缓解。

  慕空摇摇头,不置可否,仰躺在沙发上,面无表情,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喝着手中的饮品。

  顾虚家中有两间卧室,腾出空房,看着整洁的屋子,慕空知道,这将是接下来几日他暂住的地方。

  来到书桌前,慕空发现上面放着一个相框,照片上是一男一女两个小孩的合影,男孩眉目间有几分顾虚的影子,女孩长相可爱,长大后想必也是个倾国倾城的美女。

  “老顾的青梅竹马?还是娃娃亲,也说不定是是童养媳。”慕空心中恶趣味的想到。

  放下相框,慕空两臂张开,瘫在床上,手机这时传来震动,看着亮起来的屏幕,心中有些疑惑,自己这个号码还是出狱时顾虚帮他办的,应该没几个人知道。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短信,慕空眼神瞬间变得无限温柔。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五个字:已到家,勿念。

  慕空这才想起,自己跟唐若涵在吃饭时互换了手机号,紧盯那五个字,男生躺在床上,笑容痴傻,仿佛又回想起少年时对于爱情的美好幻想。

  男人啊,至死都是少年……

  ……

  夜已深,医院门口再度恢复平静,此时已雪过天晴,明月当空,银辉瀑布般倾洒而下,这个时间大部分人都已进入梦乡。

  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医院前方,此时慕空他们刚走不久,年轻男子身着黑色中山装,身材健壮,眉眼间有掩盖不住的杀气,一道刀疤横贯左手手背,玩味的看着慕空离去的方向,从慕空他们来医院后,这辆车就一直停在这。

  男子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手中的对讲机,一阵电流声过后,冷峻威严的男声从中传出。

  “任务完成。”

  “是!”男子坐直身体,语气恭敬。

  随后驱车离开,发动机轰鸣的声音在黑夜中格外响亮,待男子走后一切又都归于平静……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破解消失之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赎之雪夜追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