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血色五芒星
时代不详2018-10-15 10:023,444

  顾虚双目紧闭,面色平静,浑身肌肉松弛……

  这是……什么地方

  似乎有东西落在裸露于衣服外的皮肤上,触感冰凉,慢慢融化,似是铁锈般的奇异味道缭绕鼻间,有一些甜,熟悉而又陌生,这是死亡的味道吗?不知为何,伴随这古怪味道,丝丝恐惧在心中升起,恍然惊醒,顾虚猛的睁开双眼……

  猩红色物体在空中徐徐飘落,与雪白色世界格格不入,记忆在逐渐恢复,那股熟悉的味道通过鼻子传入大脑,在这充斥雪白色的空间里,顾虚望着眼前刺眼的红色,陷入沉思。

  “等等……”

  顾虚脑中轰的一声……他想起来了,这是血腥味!令人作呕的浓郁血腥味令得整个空间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这飘落的是雪?还是血!

  顾虚心中惊恐莫名,巨大的恐惧感如藤蔓将他层层缠绕,环顾四周,空间内仅有雪白与猩红两色,形成强烈鲜明的对比,透过这漫天猩红色大雪,顾虚发现有人跪在不远处,那人低着头,像是赎罪一样跪在地上,上身赤裸,下身穿着条牛仔裤,裸露的后背上刻着一枚五芒星,与普通的五芒星不同,这五芒星是倒着的,从伤口看倒五芒星由尖锐锋利的利器刻成,切口处血肉模糊,流下的鲜血早已凝固,鲜红色的五芒星透着诡异……

  脖颈侧面狰狞的伤口说明这人早已死亡,血肉外翻,甚至能隐约看到其中的血管,血腥可怕的场景让顾虚胃里不停翻腾。

  “死者性别为男性,颈部大动脉被割,这人怕是已经死透了。”

  视线缓慢拉进,死者面目逐渐清晰,那是张英俊帅气的面庞,棱角分明,英气逼人,皮肤呈健康的小麦色,眉目间透着冷峻,阳光且神秘。

  随着视野内的面目逐渐清晰,顾虚心跳加速,不祥的预感爬上心头,忽然,像是被一只大手紧紧抓住了心脏,顾虚的呼吸变得困难起来,震惊与恐惧瞬间将其疯狂淹没,那惊恐几乎令他窒息,冷汗顺着额头淌下。

  “这……这是我,我死了??”

  突然,令人惊骇的一幕出现了,跪伏在地上的尸体突然抬起头,双目紧闭,鲜血从眼角流下,脖子上狰狞的伤口悄然裂开,大量鲜血如喷泉般从中喷涌而出,红色的雪在这一瞬转换为雪白色,而这雪白色的空间则逐渐被鲜血所覆盖。

  顾虚惊恐的喊叫起来,可声音却堵在喉咙丝毫发不出来……鲜血就这样缓慢缠绕上了他的身体。

  ……

  “啊……”顾虚大吼一声猛然从桌子上抬起头,双目圆睁,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闭上双眼深呼吸,有些冰凉的空气沁入心脾,属于现实的记忆也一点点恢复。

  “老大,你没事吧。”周围正在忙着手头工作的警员纷纷停下手头工作,转头看向顾虚,目光中透着担心。

  “没事,你们继续忙……”顾虚单手撑头,抓了抓鸟窝一样的头发摇头说道。

  心中恐惧已经褪去,但梦中场景依然历历在目,那不祥的感觉也依旧清晰,顾虚感觉身上衣服有点湿,紧贴皮肤很不舒服,这梦将他惊出一身冷汗,把衬衫最上面扣子解开,顾虚抖着衣服,微凉的风涌入衣内。

  目光转向桌上电脑,几张照片置于电脑桌面,这是前两天发生的一起恶性杀人案,凶手用刀片割破死者颈部大动脉,受害者因失血过多而亡,这照片所照的便是案发现场。

  从照片上可以看出案发现场位于一所学校,受害者跪在主教学楼前,死状与顾虚梦中那人同出一辙,上身赤裸,背上也画着倒着的五芒星,前一天晚上刚刚下过雪,受害者的血染红了前面空地上的雪。

  顾虚摇头苦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翻看其他几张勘察现场时所留存的照片,顾虚还是没有理出头绪,脑中一片浆糊,思维混乱,这起案子虽然杀人手法简单,但所有线索都透着诡异,让人无从下手,念及至此,心中不由烦躁,将头发抓的乱糟糟的,顾虚径直出门,七拐八拐的来到洗手间。打开水龙头,将冰冷刺骨的水扑在脸上,头脑逐渐清醒,转身靠着洗手台,水顺着顾虚的脸颊滴到衣服上。为了这案子,他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

  从口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顾虚点燃手中烟,眉头紧皱,下意识的咬住烟嘴,深吸一口。

  “嘶……”

  烟雾缭绕,尼古丁麻痹着顾虚的神经,令其身心都在这刻放松下来。双眼微眯,目光穿透烟雾,顾虚的记忆回到了案发当天……

  “B市洛城区第六中学发生命案,请辖区内警察马上前往现场调查。”

  一大早就有案子?

  伴随嗡鸣的警笛声,顾虚整理好警服,飞快的奔往楼下,昨晚刚下过大雪,外面很冷,一出门顾虚就打了个寒颤,搓搓手,坐上警车,五分钟内警局就已完成出警。呆呆的看向窗外,顾虚心中思索。

  洛城区好像已经很久没出过杀人案了……毕竟天子脚下。上次出现杀人案还是一年前,当时那起案子轰动全国,甚至惊动了公安部。

  案件的受害者是当时在商界威名赫赫的莫式集团,凶手仅用三个月便将莫氏集团的高层几乎屠戮殆尽。

  莫式集团是全国屈指可数的跨国企业,实力极其雄厚,总部就位于洛城市市中心,就在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内,凶手连续作案八起,作案手法千奇百怪,唯一的共同点便是这八人都是在守卫森严的情况下惨死,案件发生的同时也牵扯出了莫氏集团的性侵丑闻。

  在将莫式集团副总裁杀死后,凶手第二天早上出现在警局门口,主动自首,这个令全国为之震动的案子就以这种戏剧性的方式告破,整个破案过程,警察一直被凶手牵着鼻子走,时至今日,他们依旧无法得知凶手的作案手法是什么,究竟是怎么在守卫森严的情况下完成谋杀。为此警方曾投入很大力度去审讯,然而凶手对作案手法却始终闭口不谈,只交代了作案动机,当问到为这起案子他计划了多长时间时,警察本以为他会回答三年或者几年,毕竟作案手法如此完美且毫无破绽,而他只语气淡漠的回答了两个字:十天!

  被杀的八人中地位最低的都是独立董事,每天保镖随身,私人住宅周围更是被保护的水泄不通。在短短三个月内完成如此高难度的连环谋杀,慕空作案手段不可谓不高明。

  如果说爱因斯坦是科学界百年难遇的天才,那么他就是我国犯罪史上的爱因斯坦!

  警车一路飞驰,警笛声刺耳,极速行驶的车轮激起路上积雪,整个世界银装素裹,看起来纯洁无暇,车内温暖如春,在顾虚回忆时,警车便已经到达案发现场。

  嗡鸣不休的警笛声刺破了这所学校本有的宁静,顾虚和手下警员从警车上走下来,眼前场景令他们震惊,此时学校里的学生和老师聚集在楼下,将整个教学楼围的水泄不通,围观之人交头接耳,皆是神色惊恐,旁边零零散散一些女生正蹲在地上呕吐,低沉压抑的哭泣声使这原本圣洁的校园平添了几分恐怖的色彩。

  顾虚有种不好的预感,这谋杀案怕是没那么简单……

  穿过拥挤的人群,顾虚和警员们来到内围,因为见到是警察,所以这一路并没有太过拥挤,学生们纷纷让路,老师和学校领导都在内围维持秩序保护现场。

  这是……

  眼前的场景让顾虚愣在原地,略有些血腥的场面让一些刚实习的警员有些无法适应,承受能力较差的,面色瞬间便转为苍白,捂着嘴到一旁呕吐起来。

  寒风凛冽,皮肤顷刻间如刀刮般疼痛,寒气侵袭全身,顾虚感到有些冷,不觉拉紧衣领,可还是无法控制的打了个寒颤,这寒气是来源于天气,还是眼前场景,顾虚也无从所知。

  地上的积雪被吹拂而起,拍打在衣服上,空气中夹杂着腥甜的味道,令人作呕。

  强忍心中不适,顾虚指挥道:“学校领导与老师负责疏散学生,各班老师将自己学生带回教室,禁止无关人员进入现场。立即开始勘察工作!”

  “是!”

  在场警员接到命令后迅速开始行动,不多时便拉好警戒线封锁了现场,与此同时学生们也回到教室,皆是神情惊恐,面色苍白,一直身处象牙塔的他们何曾见过如此可怕场景。

  死者是名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跪伏在雪地上,上身赤裸,身上落满雪,脖颈上恐怖狰狞的伤口显示其体内早已失了生机,身前积雪被鲜血染红,颈部大动脉被割裂,狰狞可怖的伤口横贯整个脖子侧面,背部刻着一个倒着的五芒星,伤口处鲜血淋漓。

  顾虚可以想象,漫天大雪中,凶手割破死者大动脉,眼睁睁看着鲜血像喷泉般喷射而出,这时凶手脸上或是带着快感,或是因杀人而泪流满面。

  眉头紧皱,顾虚蹲下身子观察死者,阳光闪烁,将地面上的雪映射的晶莹剔透,那鲜血染的红色透出妖艳诡异的色彩。

  忽然,顾虚发觉死者跪伏的地方有些不同寻常,貌似蓬松的积雪下似乎隐藏着什么。

  隐约能看出,那是血红色的轮廓……

  顾虚马上叫来警员,将死者附近积雪清理干净。

  冬日暖阳,可顾虚却感觉不到一丝温度。

  轮廓逐渐清晰,一个用鲜血染成的巨大五芒星出现在所有人眼前。死者跪伏地方正好是五芒星的中央。

  这场景透着诡异的味道,眼前的一切令人不寒而栗。

  跪伏的死者,血色五芒星,这究竟是仪式,还是赎罪!

继续阅读:第二章:消失的受害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赎之雪夜追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