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临危受命
时代不详2018-10-12 16:173,415

  男子身形隐没在黑暗中,由于众囚犯对其相当惧怕,所以没有几人敢接近男子的监室,知道男子真面目的人也就少之又少,哪怕曾经见过男子的人也对此三缄其口,慢慢的,男子真实相貌成了谜。

  “轰……”尘封已久的铁门缓慢升起,阳光顷刻间布满了整个监狱。

  十几个人背着光,全副武装,囚犯们迎着久违的阳光欢呼着。口哨声,起哄声此起彼伏。

  “哈哈,又有新人进来了,兄弟们福利来了,哈哈哈。”笑声尖利刺耳,声音中透着变态的渴望。

  一共十八名武警,皆是装备精良全副武装,有秩序的冲进监狱内,面无表情的站立在各监室门口,端起机关枪指着监室内的囚犯。零号带顾虚进入监狱,铁门将阳光封锁轰然落下。

  “哎呦……是个警察,兄弟们有的爽了,制服诱惑,还细皮嫩肉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希望他第二天还能上厕所……哈哈哈”

  污言秽语充斥监狱,零号把头套从顾虚头上摘下。长时间处于黑暗,一时间有些适应不了光,将手放在额前,阻挡刺眼的白炽灯光,顾虚双眼微眯,视线有些模糊。

  在他模糊的视野里,是一张张兴奋到扭曲的面孔。

  顾虚心中不寒而栗,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那些重刑犯眼中透着变态的渴望,如果没有这些全副武装的武警,恐怕下一刻他就已经被这些穷凶极恶的囚犯撕碎了,顾虚抓过不少罪犯,但如此变态恐怖的还是头一回见。

  “你放心,不用怕,这些囚犯不敢出来。有想往出跑的直接开枪打死”零号发觉顾虚神态有些不自然,拍拍他肩膀示意不用紧张。

  “他们都是重刑犯,还怕死吗?”

  “所谓重刑犯不过作案手段残忍变态一些,如果不怕死就不会被抓住了。”零号看向监室,目光嘲讽。

  顾虚若有所思,目光仔细扫过眼前的监室,却没发现慕空。

  “这所监狱共有十八间监室,126名罪犯,其中所犯罪名最轻的是连环杀人奸尸犯,一共作案三起,导致三人死亡。”

  顾虚觉得也还好,这种程度的犯罪不至于让他感到恐惧。

  “对了,奸杀的都是男性。”

  顾虚闻言心中一阵恶寒,下意识的往中间靠,想要离两边的监室远一点。两边囚犯依然直勾勾的看着他,目光里满是饥渴,向他吹着口哨,顾虚感到有些恶心,他才发现这些目光中的渴望里还夹杂着赤裸裸的情欲。

  十八间监室,十八层地狱,这些囚犯在人间消失,在地狱里重生,铁笼关住的不是人,而是扭曲到极致的黑暗。

  “你要找的那位在最里面,这里再穷凶极恶的罪犯都不敢轻易招惹里面的那位。”

  零号用手中枪指向深处黑暗中的一点光。

  看向里面一间又一间空荡荡的监室,顾虚眉头一挑,他对慕空这个人更加好奇了,究竟怎样的手段,才能让这些穷凶极恶的囚犯像躲避瘟疫一样对其敬而远之。

  不会也是个变态基佬吧,顾虚心中恶趣味的想。顾虚与零号向黑暗深处走去,胡思乱想时,有名犯人突然向他大喊。

  “喂,小警察,我劝你别去里面,你落到我们手里顶多是让哥几个蹂躏,如果惹到他,嘿嘿,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顾虚回头看向那名囚犯,囚犯目光凶残,死死的盯着他,用力握着铁栏的手微微颤抖,声音森然,声音中隐晦的夹杂着无边的恐惧。

  淡然回头,顾虚面无表情,并不理会嘶吼的囚犯,为了破案,前面就算是真阎王,他也敢去会一会。

  黑暗最深处的监室中,男子神情专注,放在书上的目光不曾离开半点,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未曾影响他,仿佛世界崩塌也能够淡然处之,处变不惊。

  “跟我走吧,慕空。”从黑暗中走出,顾虚眼睛扫过监室,最后将目光放在男子身上。

  男子身形依然隐在黑暗中,声音淡漠:“去做什么。”

  “结局未知,你不害怕我带你去真正的黄泉地狱?”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在我做那件事之前就已经做好下地狱的准备了。”

  顾虚明白,慕空口中的那件事是指莫式集团案。沉默良久,隐在黑暗中的慕空没再说什么,轻合上书,迈向光明。

  “我跟你走……”

  出现在顾虚眼前的男子身材匀称,容貌清秀,皮肤白皙,一双眸子深邃冷峻,脸庞线条柔和,气质神秘,身着囚服,陷于监牢却气宇轩昂。整个人看起来很温和却又不会让人觉得过于女性化,俨然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

  这样一张人畜无害的面孔究竟是怎么成为众多死囚心中梦魇的?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

  “虽然眼中神采奕奕,但你的眉宇间透着疲惫,眉头时而紧锁,说明在费神思考某件事,让一名警察费时费心的事一定是案子,而你精神状态极差,警服比较整齐但依旧有褶皱,显示你几天内一直在警局呆着,并且休息时间很少,说明是极难侦破的案子,来此找我,我刑期未满,不到执行死刑的时间,所以只能是让我协助你破案,和罪犯携手破案,不得不说,你还真是个胆大的警察。”慕空嘴角微扬,笑容自信,语速缓慢娓娓道来。

  顾虚终是露出笑容,心中忧虑也卸去一半,眼神紧锁慕空,伸出手说:“果然没有看错人,我相信你心中依旧向往光明,心存正义。”

  “相比这些,我对真相更感兴趣。”慕空装作无所谓的耸耸肩,眼神深处却有着灼热,伸出手和顾虚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意气风发的警察,身陷囹圄的囚犯,这之间的屏障究竟有多厚无人可知,慕空曾经想做一名记者,像新文化运动里的先驱那样用笔荡净世间污浊,可世间浩荡,魔鬼在人间,他拿起了屠刀,让自己和那些魔鬼一起下地狱。

  顾虚撞破光与暗的屏障,拼的头破血流,穿过汹涌烈焰,将手伸向背影孤独,面相地狱一往无前的慕空,告诉他世间仍有正义存在。

  这一刻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两张同样年轻的面孔,纵然身份天差地别,心中热血,对于真相的执着却是同样的。

  正义不会迟到,只会在刚刚好的时间等待需要他的人!

  如果你要下地狱,我会追随你的背影将你拖回来!

  两人皆是才华横溢,风华正茂,零号有些恍惚,看向两人紧握的手,有光芒从那里弥漫,覆盖了黑暗,或许他们真能完成许多我们不能完成的事,曾经他也有一腔热血,他没做到,但他相信他们能做到。

  “老了啊……”零号摇头自嘲,眼中燃起已经沉寂十几年的灼热。

  没有记者发布会,没有耀眼的闪光灯,在无边际的黑暗中,临危受命!

  “合作愉快……”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

  “你俩别基情满满了,空虚组合……”零号似是想起什么,冲两人猥琐一笑。

  空虚组合,还真是破坏气氛啊……慕空嘴角抽搐,恨不得掐死满脸坏笑的零号,有他在的组合怎么能叫这么难听的名。

  三人不再拖沓,毕竟案情紧急,换上顾虚带来的黑色羽绒服和黑色裤子,慕空整个人显得精神许多,由零号带领,三人向监狱外走去。

  “呦呦呦,你瞅瞅,又多个细皮嫩肉的小哥,小宝贝儿,快过来让我仔细看看。”囚犯身材高大壮硕,满脸横肉,一只眼睛是瞎的。此刻正垂涎的看着慕空,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慕空目光直视,心中恶心不已,这些囚犯不能真的拿他怎么办,但也足以让他难受一阵了,顾虚幸灾乐祸的看着前者,满脸坏笑,故意提醒了慕空一下。

  “慕空,人家叫你呢!小宝贝儿,哈哈。”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本来想忍一忍就过去了,结果顾虚非要搅和一下,慕空咬牙切齿的瞪着顾虚。

  “慕空?老大,那个小警察说他叫慕空!”大汉一副见鬼的表情,手脚麻利的躲到人群后面,声音到最后甚至变得有些尖锐。

  整个监狱静了一瞬,那个被称作老大的囚犯神色故作淡定:“慕空咋了,慌个屁啊……咳咳,大家都别闹了,安静点。”

  说完自己向监室后面退了两步。

  慕空看见囚犯们的反应还是很满意的,顾虚瞪大双眼,眼中满是难以置信,这些连机关枪都能淡定对待的人,竟然会怕这么一个文弱书生,没亲眼看到,谁都不能相信这诡异的一幕。

  “问你个问题,你是咋把他们吓成这样的。”顾虚好奇的看向监室。

  慕空眯起眼睛,嘴角扬起一个危险的弧度,伸出手指,指向监室:“警察撤走,你进去逛一圈,我就告诉你。”

  顾虚一激灵,转头看向监室,发现听到慕空的话后,所有犯人的眼睛都冒着绿光,直勾勾的看着他,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好了,别闹了,咱们该出发了。”零号哭笑不得。

  像来之前一样,给两人带上手铐和头套。铁门缓缓打开,万丈光芒瞬间席卷进来,布满监狱的每个角落。

  阳光穿透头套,慕空眼前是迷蒙的光芒,与冰冷的白炽灯光不同,这光是暖的,他体内沉寂已久的热血似乎也在这刻点燃,十年饮冰,难凉热血,慕空背着光,挺直脊背,迎向光明。

  犯人们欢呼嘶吼着,门外是人间,门内是地狱,当铁门落下的那刻,这些重型犯依旧会在无边际的黑暗中迈向腐烂……

继续阅读:第五章:死亡三年的嫌疑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赎之雪夜追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