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消失的受害者
时代不详2018-10-10 13:483,854

  现场勘察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顾虚则来到教学楼内,请校长向各位老师确认一下受害者是谁的学生。不多时,校长便带着一名女老师来到顾虚面前。

  “这是顾虚队长,这是云雪老师。”校长介绍道。

  “你好。”两人礼貌性的握了下手。

  “顾虚队长,你先忙,我有些事要处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叫我。”也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几十年的人,校长明白自己在这会影响排查工作,于是便找个借口知趣的离开了。

  目送校长离开,顾虚先简单打量下云雪,云雪看起来很年轻,目测年龄应该在20岁左右,长发披肩,皮肤白皙,水汪汪的大眼睛透着灵动,容貌不是很让人惊艳,但也绝对是个美女。

  将工作安排妥善,顾虚带负责记笔录的警员和云雪来到学校会议室,准备先向云雪询问下受害者的基本信息。

  会议室布置简单,一张实木长桌放置中央,椅子整齐的摆放在四周,墙壁上挂着几副字画,显得简洁典雅。

  三人找位置坐下后,顾虚冲云雪和善一笑:“云老师,你好,找你过来是想简单了解下受害者生前的个人情况与社会关系。”

  云雪脸上的苍白从刚才就未曾褪去,现在听到受害者三字脸色更是变得惨白如纸,想起受害者的奇异死状,云雪心中在想,这杀人狂不知道还在不在学校,自己要不要辞职。

  想到凶手可能就在学校附近,云雪眼中恐惧更甚,双手不自觉的紧拽衣角,沉默许久才勉强整理好情绪:“死者是我班上的学生,名叫林宇,父母在外市做生意,是名复读生,今年已经是他第二年进行复读了,林宇家境殷实,不过学习成绩较差,属于班级倒数,在学校抽烟酗酒逃课打架,经常与社会上的人混在一起,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刺头,如果不是他们家每年交大量的复读费,恐怕早就被学校开除了。昨天林宇作业没写,下晚自习后我就罚他在班级补作业,补到一半,他跟我说想去厕所,结果这一去就再没回来,本以为他偷偷逃跑了,结果没想到今天他,他却……”

  又向云雪询问了一些细节问题后,顾虚便让云雪离开了,旁边警员认真记录着,顾虚皱起眉头,双手环抱胸前,靠在椅背上,低头看向桌面,神情凝重。

  如此看来林宇的社会关系极为复杂,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他自己一个人住,行居不定,经常逃课,这样看来摸排调查工作难度不小啊。

  顾虚双眼微眯,大脑飞快转动,现在最关键的是掌握林宇死前行踪……刚把脑海中的现有线索理清,便被楼下突如其来的吵闹声打断。

  “谁啊?在学校大声喧哗,真没素质。”旁边的警员嘟囔抱怨着。

  顾虚转头看向窗外,推断道:“估计是林宇家长来了,走,下去看看。”

  带着警员快速赶到楼下,顾虚看到警员正满脸无奈的阻挡着一名中年女子闯入案发现场,女子身旁的中年男子正与警员大声理论着什么。

  “阿姨,对不起,我真的不能让您进去。”警员们竭力阻止着两人。

  “那是我儿子,凭什么不让我去看。”

  无奈摇头,顾虚来到警戒线旁,轻拍那名警员肩膀:“没事,让他们进去吧。”

  “队长……如果他们进去,现场被破坏了怎么办。”

  “没事,出什么事我负责!”

  旁边中年女子看向顾虚,声音略带颤抖:“你是队长吧,还是你比较通情达理。”

  说完,中年女子双眼泛红,眼中泪光闪烁,手抓住警戒线,拉着中年男子就要闯进去。

  “如果你想林宇死不瞑目,就可以进去。案发现场有许多重要的证据,这对侦破案件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一旦破坏,后果不堪设想!”顾虚目光紧盯那中年女人,然后说道。

  中年女人手顿在原地,脸色变换不定,眼中出现挣扎神色。她又何尝不想抓住那天杀的凶手,可长年在外做生意的他们本就与儿子聚少离多,如今却听到自己儿子死亡的讯息,这让他们怎么冷静?

  良久一声叹息,中年女人有些不舍的望向警戒线内的林宇,无力的瘫坐在雪地上,放声大哭,冰天雪地里,哭声凄凉。

  “都怪我们,非要出去挣什么钱,如今孩子没了,要再多钱有什么用?”

  林宇父亲见妻子如此无助难过,眼圈一红,用手将眼角泪水拭去,林父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拉起地上的妻子。

  “顾警官,我们就这么一个儿子,请你……一定要将凶手缉拿归案!”

  林父搀扶着妻子,面向顾虚深深的鞠了一躬。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转阴了,乌云浓密,侵蚀着阳光,仿佛要压下来般,冷风呼啸,顾虚感到眼睛有些酸涩,无论林宇多么劣迹斑斑,他始终是家人心中最独一无二的那一部分,人生最无助的事情,恐怕就是奋斗了一辈子到最后却白发人送黑发人。

  林父林母目光紧盯警戒线内的林宇,目光中充满了不舍,最后毅然而然的转身,相互搀扶向校门外走去。

  两人无助落寞的背影令顾虚心中一痛,他从未感觉到肩上的责任竟是如此沉重。

  “我用身上的这身警服,用警察的荣誉向您保证,我们一定会倾尽全力缉拿凶手,还您一个公道!”

  将右手缓缓举起,顾虚坚定而郑重的大声说道:“敬礼!”

  所有警员也放下手头的工作,神情肃穆,对着林父林母的背影敬礼。

  这是他们对失去儿子的父母的承诺,也是他们缉拿凶手的决心。

  直到目送两人离开,众人才将手放下,或许是感到身上的责任又沉重了一分,大家工作都格外卖力。

  直到这刻,顾虚才最直观的体会到这身警服所包含的责任有多沉重。

  现场勘察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顾虚心中五味陈杂,收拾好心情,顾虚找到校长,请求查看一下昨天案发前的学校监控录像。

  得到批准后,顾虚带着刚才的警员来到监控室查看录像。

  根据现场法医鉴定,受害者死于昨天午夜十二点,云雪刚才也说受害者昨天晚自习留校补作业。

  确定大致时间,顾虚他们不一会儿便找到了林宇的行动轨迹,监控显示时间是晚上九点四十分,值日的同学已经回家了,教室里就剩林宇和几个自行留下自习的同学,云雪则坐在讲台上批复作业,林宇在座位上显得有些烦躁,呆了一会儿就走到讲台前对坐云雪说了些什么,于是就离开了。

  “据云雪反映,林宇应该是去厕所了。”负责记笔录的警察说。

  将视线转移到走廊监控上,林宇身穿黑色羽绒服,下身是条深蓝色牛仔裤,刚出教室门他就将羽绒服帽子扣在头上,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林宇的班级在二楼,他来到一楼厕所,在里面呆了大约五分钟就出来了,但是并没有上楼,反而直接左拐出了教学楼。

  果然像云雪说的,林宇想逃走。

  教学楼到校门这片空地是没有监控的,校门监控正对学校前面的街道。顾虚继续观察校门前的监控,却发现从教学楼出来后,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林宇都未在校门监控里出现。学校其他人都走净了也没见林宇的身影。

  “会不会是翻墙走的或者一直处于监控死角。”旁边的警员提醒道。

  “有可能,走,回局里。”

  经过排查,现场基本已经勘察完毕,拍完现场照片,录好摄像,顾虚等人便将林宇的尸体运回局里,走之前顾虚嘱咐校长一定要保护好现场,千万不能被顽皮的学生破坏了。

  顾虚则直接来到受害者学校所属辖区的派出所,查看学校四周街道的监控录像。

  因为数量巨大,单人很难完成排查,所以顾虚请所里工作人员帮忙。

  将林宇从教学楼出来的时间告诉众人,顾虚他们调整时间开始寻找林宇出校门的身影。

  怎么可能?

  凉意袭来,顾虚心跳加速,身体僵硬,恐惧在心中蔓延而出,逐渐将他包裹。

  人呢?

  监控录像显示,从林宇出教学楼到其死亡这段时间内,林宇根本就未曾出过学校,也就说明受害者从教学楼里出来之后就凭空消失了!

  这一荒诞至极的想法在脑中生成时顾虚几乎以为自己疯了,然而摆在眼前的诡异事实令他不得不相信,受害者走出教学楼就莫名消失了,再次出现就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血红色的倒五芒星,奇异的死法,难不成这世上真有什么灵验的诡异仪式?

  ……

  手上突如其来的痛感把顾虚从回忆中拉回来,手一哆嗦,手中烟掉在地上,香烟在顾虚失神时早已燃到尽头。

  刚想重新点上一支,走廊里传来的声音让顾虚放弃了这个想法。

  “老大,局长找你有事,老大……”

  将身上衣服整理平整,从洗手间走出来,顾虚回应道:“好的,我这就去。”

  出门时,顾虚心中萌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案件诡异,或许可以找那个人帮忙,不过局长会同意吗?心中思索着,顾虚来到局长办公室门前,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声音从门内传出,中气十足。

  推门而入,屋内布置简洁,可以看出办公室主人的简朴廉洁,办公桌后坐着一名中年男子,身材魁梧,额上镌刻着皱纹,双鬓斑白,即便年岁已老,但从眉眼间也可以看出他年轻时的英俊,此刻中年男子正烦躁的翻着桌上文件。

  “局长。”顾虚毕恭毕敬的敬礼道。

  这中年男子即是B市公安局局长卫国锋,年轻时破获过不少大案悬案,可以说年少成名,是顾虚的上司,同时也是顾虚的老师。

  “顾虚,案件进展如何?”

  顾虚有些尴尬:“目前还没有任何头绪。”

  “这件案子确实有些不同寻常,凶手作案手法凶残且诡异,在社会上引起不小的恐慌,上面现在给我施压,半个月之内必须抓到凶手。”

  听了卫国锋的话,顾虚眉头紧锁,这案子处处透着诡异,半个月之内破案,即使他这个警校高材生也是有些信心不足,可这是命令。

  “保证完成任务!不过……老师,我想向您借个人。”

  “说吧,想借谁。”局长爽快的答应下来。

  见到卫国锋答应了,顾虚眼中闪过狡黠之色,嘴角有抑制不住的笑容,貌似是坏笑,卫国锋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有些后悔答应的这么干脆了。

  “莫式集团连环杀人案案犯,慕空!”

  “他妈的,你说啥?”卫国锋听到这个名字,嘴角抽搐,忍不住爆了粗口,大吼出声。

继续阅读:第三章:犯罪天才登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赎之雪夜追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