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来自地狱的战书
时代不详2018-10-15 09:274,282

  终于,那名女老师的惊恐到达极致,瞬间爆发出来,尖叫声响彻屋内,她像疯了般不停的喃喃自语着,办公室所有目光此时全部循着声音聚集过来,只见她浑身颤抖缩在角落里,不停的摇着头,头发散乱,嘴里貌似在说着什么。

  “不是我,不是我……”

  雪越下越急,窗外狂风大作,风声凄凉,呜呜作响,放眼望去满目苍白。办公室内气氛压抑,这恐怖的事实让每个人心中都仿佛压着一块大石头,喘不过气来。

  这事确实极为恐怖诡异,但不至于吓成这样吧,那名女老师的剧烈反应让慕空有点诧异。

  一旁顾虚神情失落,事情发生的如此出人意料,本以为终于找到突破口了,没想到再次走进死胡同里,目前唯一有价值的线索就是这些头发,可最终调查的结果却显示头发的主人早在三年前就已经过世。

  “老,老大……你说会不会有鬼啊……”小警员陈景脸色有点苍白。

  “当然有鬼了,而且就在你背后……啊……”就在陈景惊慌失措时,一个阴森的声音从背后徐徐响起,并在他神经紧绷时突然大吼一声。

  “啊……我的妈呀……”陈景抱头狂吼起来。

  “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竟然还怕鬼?”肆无忌惮的笑声响起,慕空笑的肚子疼,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你……你这个不靠谱的家伙。”陈景狠狠的瞪了慕空一眼,有些脸红自己的胆小,不过他总觉得这个身份不干净的人有点不着调,靠他?能破案吗?

  慕空能看出这个小警员眼中隐晦的鄙视和质疑,心中无奈苦笑,在这条追求真相的路上他注定是孤独的,现在只有顾虚认同他,唯有找出真相,才能证明自己。

  顾虚并没有理会嬉闹的两人,而是在心中不停思索着,赵沫既然已经死亡,那这条线索目前也就暂时中断了,如今只能从云雪这里了解一下赵沫的生前信息,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突破口。

  经过这个小插曲,屋内氛围缓和了一些,唯有那名女老师依旧失魂落魄的坐在角落里喃喃自语。

  “云老师,咱们去会议室谈谈吧。”顾虚收起思绪,起身说道。

  “好的……”云雪面色苍白,眼中依然残留着几分惊恐。

  几人来到会议室,关上门,待几人坐下后,顾虚便不再拖沓直奔主题。

  “云老师,麻烦你简单介绍下赵沫生前个人信息,还有为什么办公室内的那名女老师在听到赵沫这个名字后会有如此极端的反应。”

  听到赵沫这两个字,云雪脸色又苍白了几分,主要这事过于恐怖,身为警察,顾虚他们不可能向她撒谎,所以案发现场是真的检测出了赵沫的DNA。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除非不是人杀人,而是鬼杀人。

  “赵沫以前是9班的班主任,为人和善,性格温柔,长相漂亮,是学校公认最漂亮的女老师,对了,死者林宇复读前就在9班就读,刚才那名表现反常的女老师名叫许瑶,是赵沫生前的闺蜜,当时有段时间赵沫像抑郁了一样,总是喜欢坐在那里盯着某一角发呆,不跟任何人交流,偶尔见到许瑶时,目光中竟充斥着厌恶,谁也不知道赵沫为什么变成这样,再之后……”

  说到这,云雪有些犹豫,在三人询问的目光下,云雪鼓足勇气说道。

  “再之后……在一个雪天,赵沫走上教学楼纵身一跃,跳楼自杀,最终不治身亡,死前留下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一句话和两个名字。”

  “什么话?”慕空急切的问道,他隐隐觉得,三年前赵沫留下的死亡信息应该会和三年后的这起案子有着什么微妙的关联。

  “那句话是,也许只有雪才能洗净这世间污浊。那两个名字是,许瑶和……凌天。”

  说到最后一个名字时,赵沫语气有些挣扎,纠结再三才勉强说出。

  “凌天?凌天是谁。”顾虚眉头一皱,这个名字还是头次出现。

  “凌天是学校副校长,赵沫死后,学校曾下令不许再提及赵沫自杀这件事,说是怕引起恐慌,时间总是会让人遗忘一切,如果不是你们今天提及这个名字,恐怕那尘封的记忆永远也不会打开,你是不知道,当时场景有多恐怖,血染红了地上的整片积雪……”云雪显得心有余悸,仿佛当时的场景就在眼前。

  “好的,谢谢配合,情况我们已经基本了解了,云老师你先回办公室吧。”

  云雪向三人道别后便转身离开,会议室内一度陷入沉默,慕空和顾虚都在认真思索着云雪的话,最终陈景先开口了。

  “老大,你说会不会真的是赵沫的鬼魂回来杀人了,而且赵沫自杀和林宇被害都是在雪天发生的,最关键咱们还在死者身上发现了……赵沫的头发。”陈景吓得都快哭了。

  “是不是还想让我吓你一回?这世上怎么可能有鬼,如果真的有鬼,那些冤死之人又怎么会放过那些依旧在人间作恶的魔鬼?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都是在雪天作案,或许凶手是想误导我们。”慕空冷哼,从椅子上猛的站起身走向阳台,眯起双眼望着窗外,面色冷漠。

  顾虚还是头次看见慕空有如此明显的情绪波动,似乎这个因正义而剑走偏锋的人身上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慕空伫立窗前,背影落寞。

  看着窗外的雪白,慕空思绪翻腾,如果真的有鬼,也就不需要他动手了,世间有这么多污浊,单靠雪又怎么能洗净。

  “唉……”一声叹息,包含了多少复杂的情感。

  “老顾,我们走,找那个许瑶谈谈。”慕空低着头,看不出表情,开门便先行走了出去。

  “切,你嚣张什么,别忘了你现在还是罪……”顾虚眼神尖锐的瞪了陈景一眼,后者这才意识到自己差点说了禁语。

  “慕空既然同意跟我们一起破案,就说明他心中还是存有正义的,那就是我们的兄弟,以后不许再拿他的身份说事。”顾虚眼睛一横,面色严肃的警告陈景。

  说罢,顾虚两人紧随慕空再次来到教师办公室,许瑶依旧在角落里发着呆,面色惨白,似乎还未从刚才的惊吓中缓过神来。

  “许老师,你好,我们想问你有关赵沫的……”顾虚示意许瑶不要紧张。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别问我……”许瑶声音尖锐的打断他,身体拼命向后缩着,明显是惊吓过度。

  顾虚还想说什么,却被慕空伸手拦住,慕空冲他摇摇头,示意不要再问了,许瑶此时平静下来,眼睛呆愣愣的看向某处。顾虚紧握拳头,还是有些不甘心,可他明白慕空是对的,许瑶现在这个状态,怕是都无法正常思考。

  “走,先回警局……”

  三人匆忙收拾一下便出了学校,整个上午校长都没回学校,本想去学校监控室再调查一遍,但没有校长批准,即便是警察也不能随意进入。

  刚到校门,就听有个声音大着舌头说:“哎呀,你别不信啊,真的,我亲眼看见案发当晚,大概是午夜三点左右吧,我看见有个女人从校门口爬出来……”

  “你是不是又喝多了,你就胡说八道吧,哪有那么邪乎,难道还真是闹鬼不成?”另一个声音嘲笑着。

  三人来到门口,发现对话是在校门口旁边的商店传出的。三人走进去,看到一个醉汉正拿着瓶啤酒边说边喝。

  “队长,咱们走吧,这人估计是喝糊涂了。”陈景哭笑不得的看着醉汉。

  “酒后吐真言,咱们没查过受害者死亡以后的录像,你去问问他具体情况。”

  在顾虚授意下,陈景走过去准备搭讪,没想到醉汉看了一眼门口的顾虚和慕空便晃晃悠悠的来到门口,丝毫不理会跟他说话的陈景,然后待三人还没反应过来时躲门而逃。

  “他跑啥?”慕空瞪大双眼,满脸震惊,一时间有些没回过神。

  “肯定有问题,快追!”顾虚很快反应过来,马上冲了出去。

  陈景紧随其后。

  “哎,你们等等我。”慕空也跟着两人的脚步跑了出去,然而没跑几步就已经累的气喘吁吁,眼看顾虚和陈景追着醉汉越跑越远。慕空头一次痛恨自己运动神经竟然这么弱。

  这要是凶手就在附近,没这俩警察保护,我不得交代到这里?慕空心里想。

  顾虚追着醉汉,一路狂奔,不知道这醉汉是什么来头,他追了半天竟还与醉汉有一段距离。情急之下,顾虚只能放声大喊。

  “抓小偷!”

  陈景在后面听到以后一个踉跄,差点笑岔气了,他们本来就是警察,抓小偷还需要别人?老大应该是希望能有人帮忙拦截一下,真会忽悠。

  听到顾虚的大吼声,在林荫道上抱着书漫步的一名女生回过头,扔下手中书,将披肩发挽起,以笔为簪穿过发丝,左脚蹬墙借力,身体凌空右脚一个飞踢准确击中醉汉面部,醉汉来不及躲闪被踢晕过去,女生轻盈落地,落脚处白雪飞溅,披肩发在这刻散落下来,笔滑落到地上。

  阳光下,女生气质温柔似水,肤若凝脂,瀑布般的三千青丝随风飘拂,一双眸子如星辰明月,鼻子秀挺小巧,身材曼妙,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当真是貌若天仙。

  醉汉躺在女生脚边,温柔的气质和干净利落的身手形成巨大反差。

  陈景上前给醉汉拷上手铐,嗯?手铐,女生歪着头,脸上带有些许疑惑。

  “你们是警察?”

  “对,谢谢你帮我们把他抓到。”顾虚冲女生微笑点头表示感谢,心中不由惊叹这女生身手真厉害。

  “呼……呼……累死我了,你……你们俩跑这么快干嘛?”慕空此时才迟迟赶来,抓着顾虚肩膀气喘吁吁。

  女生“噗嗤”一笑,大眼睛弯成漂亮的月牙:“你也是警察?”

  “必须。”慕空回答的理所当然。

  “什么时候警察体质这么弱了,哈哈。”女生掩嘴轻笑。

  “我哪知道……”顾虚看着累的要死要活的慕空,嘴角抽搐,这才跑了几步,这家伙就撑不住了,真丢脸……

  女生又奇怪的看了慕空两眼便离开了,临走时的笑容让顾虚闹了个大红脸,都怪慕空,体质这么弱竟然还敢说自己是警察,这要传出去,那得有多少人笑话。

  “陈景,你把醉汉带回局里,慕空,走,咱们去区派出所一趟,醉汉说在凌晨三点左右看到有女子从学校中出来,那会儿排查录像并没有看到这么晚,咱们再去排查一下。”

  安排好陈景和醉汉,顾虚与慕空便驱车赶往派出所,到达目的地后和所里警察说明来意,经所长同意两人来到监控室排查录像。

  监控录像上的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无聊的画面令两人昏昏欲睡。

  直到凌晨三点十分时,一名女人从学校方向走出,两人顿时打起精神,观察着女人在录像中的一举一动,奇怪的是,女人目的性明确的走到监控摄像头下,然后停住,女人低着头,看不见容貌。

  “奇怪,她在干嘛?”

  “不会睡着了吧……”顾虚开着玩笑。

  就在此时,监控录像中的女人蓦然间抬起头,将两人吓了一跳。

  刚停住不下的雪,此时又稀疏的下了起来。雪,无声飘落,女人一身白色风衣,背景是昏黄的路灯与无边际的黑暗。

  女人面无表情,画过妆的脸在黑夜中透着惨白,红唇似血。

  监控室内死一般的寂静,慕空两人的呼吸仿佛也在这刻停止。

  摄像头中,女人笑容森然,嘴唇一张一合。

  经过仔细辨认,顾虚读懂了那个唇语。

  “我是赵沫,来抓我吧,我在地狱等着你!”

  女子的眼神摄人心魄,穿透屏幕,仿佛能跨越时空间看到现在的慕空和顾虚,画面定格在这里,一股寒意自灵魂深处涌起。

  这是来自地狱的战书!

继续阅读:第七章:未注销的户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赎之雪夜追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