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唐若涵
时代不详2018-10-16 23:593,554

  “小空,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还有父母……对不起……”

  声音由远及近,幽远绵长,裹着万般凄凉,回旋在空中,天空乌云密布,慕空身处楼房天台,整栋楼房都笼罩在浓郁的雾气之中,孤零零的立在这天地之间,水滴倏然落在脸上,触感冰凉湿润。

  抬头望向灰白的天空,大雨须臾而至,倾盆不绝,那声音依旧婉转不绝,余音绕梁,在这雨天,更显凄然。

  耳边蓦然传来脚踩积水的清脆声响,慕空转头看见有名女子走向天台边缘。

  红衣似火,青丝及腰,慕空看着那道倩影心中升起熟悉之感,可怎么也回想不起究竟在哪里见过她。

  女子纵身一跃,芳华转瞬即逝,心脏在这刻停止跳动,头又开始疼了,慕空冲过去,向下望,看到的却是万丈深渊!

  破碎的记忆在这刻涌入脑中……

  “姐,不要跳!”

  “姐!”声音刺破乌云,穿透黑暗。

  椅子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在黑暗中格外清晰,慕空倏然起身,呼吸急促,冷汗浸透了身上衣衫,单手扶额,疼痛从头部深处向外渗出。又回想起那件事了……

  “姐……对不起,我没照顾好父母……”慕空张开手,出神的望着,随后轻轻握拳。

  打开手机发现时间不过才凌晨五点,窗外天空漆黑,貌似是阴天,没有半点星光,路面积雪已经化得差不多了,天气也逐渐转暖。

  躺在拼凑在一起的椅子上,慕空却怎么都睡不着,今天他和顾虚是在警局睡的,不过现在他反正也是无家可归之人,在哪睡都一样,说起来,现在在这个社会上他貌似连“身份”都没有,是个名副其实的黑户,想到这,慕空摇头自嘲,也是自作自受,不过他从未因自己的选择后悔过。

  至少他并未亏欠父母和姐姐……

  轻手轻脚的来到办公桌前,顾虚此时睡得正酣,躺在凳子拼凑成的“床”上,仰头大睡,脑袋悬在椅子外面,一条腿耷拉在地上,呼噜打得震天响。

  这姿势挺别致啊,慕空被顾虚怪异的睡姿逗笑了。

  打开手电筒,慕空伏在桌上仔细查看林宇案的相关报告。其中检验科的一份报告引起了慕空的注意。

  上面写着:在被害人林宇身上发现的香水味道经证实是伊丽莎白雅顿绿茶香水。

  慕空心中思忖,每个女孩喜爱的香水味道都不同,明天可以先去化妆品店买一瓶带上,这瓶小小的香水或许能为寻找罪犯带来帮助。毕竟习惯这种东西,是无法改变的,就算刻意隐藏也会露出破绽。

  随后慕空继续翻看案发现场照片和录像,那天晚上刚下过大雪,凶手留下的痕迹大多都被积雪掩盖,再加上当时学校并未停课,学生们上学时把地面踩得泥泞不堪,连凶手的完整脚印都无法提取。

  教学楼坐北朝南,因为是在北方,所以窗户上都结了冰花,晶莹剔透煞是好看,窗户边框洁白干净,纤尘不染,第六中学教学楼曾经被翻新过,所以即便历经风雨,看起来也漂亮如初。

  照片中血已在低温中凝结成冰,林宇身上落满积雪,那天夜晚大雪从晚上九点一直下到第二天凌晨两点半左右。林宇死亡时间恰好是雪下的最凶的时候。

  ……

  清晨第一缕阳光破开阴云,照射而出,云被光渲染,显得金碧辉煌,慕空闭目养神,这时手机闹铃响起,该起床了……

  可是……铃声震天响,却对熟睡的顾虚起不了丝毫作用,就算这几天睡眠严重不足,也不用睡得这么死吧,一会儿警员们都该上班了……

  慕空走过去轻推顾虚,发现后者还是没有反应,甚至呼噜打的更响了,眉头微皱,淡定举起手,慕空狠狠地扇了梦中人一记耳光。

  顾虚一下子跌倒在地,睡眼惺忪的爬起,像是受到惊吓般从腰间拔出枪,向四周乱指,嘴里还模糊不清的喊着:“凶手来了,他要谋杀我……咦?我脸咋这么疼。”

  说着还被披在身上的衣服绊倒摔在地上,这时恰好警员们陆陆续续赶来上班,看到他们队长的狼狈模样,目瞪口呆的问:“这,老大这是咋了……”

  慕空面无表情,心里却憋笑快憋出内伤了:“没什么,你们老大做噩梦了。”

  视线逐渐恢复清晰,顾虚看清四周景物后,发现自己依然身在警局,而且还被一堆人围观,顿时哭笑不得,睡个觉睡出笑话了。

  “咳咳,看什么看,都赶紧滚去干活儿。”顾虚伸手擦了一下嘴角并不存在的口水,红着脸笑骂道。

  低头整理衣服时余光看到幸灾乐祸的慕空,顾虚咬牙切齿的冲过去:“你怎么没叫我!”

  “我怎么敢影响你顾大队长跟罪犯搏斗。”慕空忍笑忍得很痛苦。

  周围警员终于忍不住爆笑出声,顾虚涨红着脸大吼道:“你!”

  看到顾虚的窘迫模样周围笑声越发欢快,还是头次看到有人敢这么调侃队长,警察这一职业本就承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民众只看到案子进展,却想像不到其中每名警察所付出的心血与承担的重大责任。队长更是严肃的代名词,每天都绷着脸,局里每天充斥着压抑,很少能有这种欢乐的氛围。

  屋内场景欢乐而温馨,顾虚无奈摇头,直到最后自己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众人嬉闹一阵,便开始紧张的调查工作,安排好去旧小区里调查凶手踪迹的人员后,顾虚两人也开车出发,准备去赵沫家里走访,资料上显示赵沫生前一直是和双亲居住在一起的,地址在洛城区洛北小区。到达小区门口时,在慕空的示意下,顾虚将车停在一家化妆品专卖店前。

  “你要干嘛?买东西送喜欢的女孩?咱俩天天都待在一起啊,也没看你跟哪个姑娘接触过。”顾虚饶有兴致的看向慕空,貌似对后者的感情生活颇为关心。

  “还记得检验科关于林宇身上香水味道的报告吗?我是想去买瓶报告上的香水,有备无患,说不定有奇效。”慕空无奈,他刚从酆都监狱出来,上哪找对象去。

  顾虚恍然,说话间,两人已经停好车来到化妆品店内,这家店铺店面装修豪华,各式高档化妆品琳琅满目,货架上高额的数字让两人瞠目结舌。此时正有不少女子在店内选择心仪的化妆品,慕空他们两个单身狗何时来过这种地方,两人尴尬的待在原地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好巧啊,又碰见你们两个了。”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回过头去,发现是昨天帮忙抓捕醉汉的姑娘,顾虚两人回以礼貌微笑。目光打量过去,女生今天身穿淡蓝色长款风衣,配以黑色打底裤,肌肤胜雪,三千青丝随意束在身后,纤细蛮腰不盈一握,笑容明媚,充斥着青春活力。

  对啊,可以找她帮忙。看着眼前俏立的佳人,慕空嘴角上扬,计上心头。

  “小姑娘,帮警察叔叔个忙怎么样?”慕空坏笑着向女生步步紧逼,前者年龄不比这女生大多少,却非要装出一副猥琐怪大叔的模样。

  其实慕空是想报复女生那天嘲笑他体质弱。

  女生双手护在胸前,逐步后退,模样可怜。

  顾虚看到这场景总觉得哪里不对,思虑半天却还是没想起,正当他沉思时,身后传来男人的凄惨叫声。

  “我想起来了……”可是为时已晚。

  ……

  三人一同走出化妆店,慕空满头大汗,艰难的活动着剧痛难忍的左臂,刚才如果不是顾虚阻止的快,他这条胳膊怕就被那个狠毒的女人卸下来了,即便如此,现在他左臂还是有些活动不畅。

  顾虚看到他的痛苦模样,忍俊不禁道:“忘了告诉你,昨天就是这位姑娘帮咱们抓住醉汉的。”

  慕空眼神幽怨的看向顾虚,意思很明显,为什不早点告诉他,如果早知道这姑娘身手如此可怕,他就不乱开玩笑了。

  女生俏脸微红,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实在抱歉,我不知道你是想让我帮忙买香水……主要你刚才太像……色狼了”

  说到最后女生的声音变得细不可闻,为了补偿慕空,弥补自己的错误,女生最终决定帮慕空他们破案,说凭自己的身手应该能帮上些忙。

  顾虚本来不想答应,怕节外生枝,泄露机密,但最后想到慕空身体孱弱,破案时可能会有危险,有这女生保护应该会好一些,只要不暴露慕空真实身份就行。

  经过介绍,两人了解到女生名叫唐若涵,燕京大学高材生,精通各种格斗技巧,是学校格斗社社长,打遍B市高校无敌手。是去年全国大学生格斗比赛女子组冠军。

  听到这里,慕空心中庆幸,幸亏自己没干出更出格的事,否则今天就不是胳膊差点脱臼这么简单了。真可怕,没想到看起来如此娇小温柔的女生身手这么恐怖。

  顾虚一行人来到小区外,发现有名蓬头垢面的大龄流浪汉守在小区口转悠,这流浪汉似乎精神有些问题,目光痴呆。几人并未理会,直接进了小区。

  在谁都没注意的角落里,流浪汉痴呆的目光里闪过一丝清明,双眼紧盯慕空,然后在慕空等人走后也离开了小区门口。

  “应该就是这里了。”

  顾虚几人来到一栋旧楼下,这楼极为破旧,单元门上零星的贴着小广告,楼道玻璃不知被谁打的早已残破不全,向里望去,楼内光线昏暗,墙角布满蜘蛛网。

  就在三人认真打量这旧楼时,嘶哑难听的吼叫声突然在背后爆发开来。

  “你这畜生,还我女儿!”

  一道黑影从旁边停放的车辆空隙中闪出,向慕空直扑而来,手中拿着的是尖锐的玻璃碎片。

  “慕空,危险!”

  顾虚所在的位置根本来不及阻拦那黑影,只能绝望的眼睁睁看着慕空被袭击,此时他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慕空鲜血喷溅的恐怖场景!

继续阅读:第九章:不为人知的罪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赎之雪夜追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