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未注销的户口
时代不详2018-10-16 02:023,521

  洛城区第六中学位于一条巷子里,此时夜深人静,街上偶尔有车辆来往,众多监控画面中,女子笑容刺眼,昏暗的路灯竭力挤开黑暗,这点光明在黑夜中尤为可贵,灯光令整条街道看起来不会太过压抑,风吹起积雪,似乎最近几天附近哪家有人去世,零星的几张纸钱在空中飞舞,巷子深处是无边际的黑暗,女子微笑诡异,转身离开,身形隐没在黑暗中。

  女子白衣胜雪,背影一点点被黑暗吞噬,慕空两人僵在原地,回头对视,皆是看出对方眼中残留的惊恐,刚才那段恐怖片般的录像片段将昏昏欲睡的两人惊醒。

  “这……这也太吓人了……”顾虚心有余悸,双手轻握,发现自己手心全是汗。

  案件走向越发扑朔迷离,受害者死亡前离奇消失,第二天早上已经被害并出现在古怪的法阵中,现场所采集到的线索全部指向一个三年前就已死亡的女人身上,难不成这赵沫真是摄人魂魄的鬼魅?

  难道那夜林宇遇见的不是人,而是鬼?

  案子透露出的诡异让顾虚心中越来越没底,难道真像陈景所说是灵异案件,厉鬼杀人?

  “不,不可能!这世界上不可能有鬼,……我定会揪出凶手,还原真相。”慕空喃喃自语,打断了顾虚的胡思乱想,前者这话像是在对惴惴不安的顾虚说,也似是在给自己打气。

  死人怎么可能杀人?肯定是凶手为了迷惑警察故布疑阵。林宇消失也仅仅是利用了精妙的作案手法而已,鬼只存在于人的心中,不可能真正存于世间!

  目光锁定录像中女子转身离去的背影,慕空嘴角刻画出嚣张的弧度:“即使她真是鬼,我也会跟到地狱把她揪出来!”

  听到慕空魄力惊人的话语,顾虚忽然发觉自己貌似根本就未曾了解过慕空,他对他的了解仅限于档案,这个运动能力几乎为零的人体内似乎拥有着比任何人都巨大的能量,这能量足以带他穿过刀山火海,找寻到真相。

  慕空将女子离开方向的监控录像全部调了出来,发现那名自称赵沫的女人钻进一个没有路灯的旧小区后就再未出现。

  拿出在陈景那里要来的U盘,慕空将带有女子行动轨迹的监控录像尽数保存,这时顾虚也回过神来,是自己胆小了,是人是鬼还暂未确定,更何况如果真的是鬼,他们两人怎么会完好无损的坐在这里,摇头失笑,顾虚深感与慕空联手破案是最正确的选择,因为后者对于真相的执着渴望,要超越任何人!

  “走吧,慕空,我们回局里,去会一会那个醉汉。”

  “好!”

  开车回去的路上,监控录像中的女人在脑海中不断闪现。不多时两人就回到局里,向陈景问清醉汉关押的位置,顾虚两人连忙赶往审讯室。

  “呼……呼……”醉汉靠在椅子上,睡得正香。

  刚才抓捕时并未注意,现在仔细观察才发现醉汉身体精壮却不显臃肿,一看就是长年锻炼之人,不过在警局还能睡得如此酣甜,这人如果不是几进宫的小混混,就定是心比天大之人。

  “哎……赶紧起来!”顾虚嘴角抽搐,看着呼噜打的震天响的醉汉,眼中满是无力。

  这货睡得比猪还死……

  慕空沉默良久,猛拍桌子吼到:“着火了!”

  突兀的吼叫声让身旁的顾虚都吓了一跳,莫名其妙看向慕空,转头却发现两人面前的醉汉一激灵,蓦的坐直身子,然后在顾虚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带着手铐抓起屁股下的椅子转身就跑,最后果不其然撞在审讯室的门上,头跟金属碰撞的轰然巨响声让顾虚头皮发麻,然后醉汉便直挺挺的捂着头倒在地上。

  那速度比被顾虚抓捕时还快,果然,求生欲才能激发出人类的全部潜能。

  这哥们儿真极品……顾虚满脸黑线的冲慕空伸出大拇指,后者心领神会。

  还是你厉害……

  醉汉抱头痛呼半晌,发现屋子并未着火,随后冷静下来,双眼迷茫的看向四周,傻愣愣的问:“这是哪?”

  顾虚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警察局……”

  醉汉此时方才清醒过来,看到冷着脸的顾虚,赔笑着回来乖乖坐好,因为对方并没犯什么事,只是觉得形迹可疑抓回来问询,所以陈景仅将其双手拷上,并未限制行动,所坐椅子也是普通类型的,并不是审讯专用椅。

  “姓名,年龄,职业……”顾虚面色冰冷,慕空则坐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前者审问醉汉。

  “陈都,27岁,职业是……”说到这陈都顿住,然后不好意思的回答:“第六中学老师……”

  慕空两人同时呆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他那副烂醉如泥的样子活脱脱就是个混吃等死的醉汉形象,没想到竟然是名光荣的人民教师?他是不是酒还没醒,还在说醉话?

  对方回答的如此理所当然,让顾虚一时语塞。

  “这……你喝成这样怎么上课,你讲课学生能听懂吗?”

  “没事……我是体育老师……”陈都表现得若无其事。

  “这不是体育老师的问题……”顾虚扶额,是说他勇气可嘉好呢?还是说他厚颜无耻。

  “我们刚才想问你些跟案件有关的事情,为何什么都不说就跑了?”顾虚被陈都的厚脸皮打败了,只好扯回正题。

  “因为害怕……那天我看到你们来学校查案,知道你们是警察,刚才在商店说的话我自己也不确定,那天晚上我喝醉了,所以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幻觉还是真实情景……最近学校传闻闹鬼,那么晚怎么可能有人还在学校,除非是鬼……只是为了爆个大新闻,我知道造谣是犯法的,怕你们抓我……”

  顾虚闻言森然一笑,洁白的牙齿在白炽灯光下寒光闪烁,接下来他所说的话,如冷水从头浇到尾,让陈都汗毛直立,毛骨悚然,这辈子都无法忘却。

  “你看到的不是幻觉,而是真实出现的,你看见的就是凶手!”

  话音未落,慕空拿出随身带来的笔记本电脑,将监控录像播放给陈都看,陈都面如土色,身体颤抖,声音带着哭腔问:“凶手不会杀我灭口吧……”

  “亏你还是个体育老师呢,对方是个女人你还打不过?”慕空嗤之以鼻。

  顾虚瞥向慕空,还有脸说别人,忘了自己被小女生嘲笑体质弱的时候了?慕空狠瞪顾虚,目光中充满威胁意味。。

  “谁知道到底是人还是鬼?毕竟,毕竟林宇死的那么……。”陈都头皮发麻,感觉浑身不自在。

  顾虚两人闻言沉默下来,林宇案引起的恐慌唯有侦破案件方能消除,任重而道远啊,合上电脑,慕空心中感叹,凶手手段非比寻常,怕是有场硬战要打。问完全部问题,做完笔录,顾虚两人便带陈都离开了警察局。

  临走之前,慕空似是想起什么,转而问道:“录像中的女人是赵沫吗?”

  天色已暗,陈都听到闻言打了个寒颤,不知是吓的还是天气太冷。

  “赵沫?倒是听说过这个老师,不过我近两年才来学校就职,在我来之前她就已经自杀了,所以并未见过她的真实相貌。凶手……不会真是她的鬼魂吧……”陈都快吓哭了,说完后暗下决心,以后绝对不深夜酗酒了。

  看来只能明天问云雪了,两人将陈都送走,回到办公室后,陈景递过来一份林宇案详细的尸检报告。林宇身高173,体重56公斤,身材标准,报告上还显示林宇口鼻中含有大量乙醚,说明林宇曾经被迷晕过,不过死者出教学楼时学校人还很多,凶手是怎么让这么一个大活人消失不见的?

  这等手法,实在匪夷所思……

  两人看过尸检报告,随后调出赵沫档案,赵沫三年前就已死亡,可她的家人并未注销其户口,也就是从某种意义上说,赵沫现在还“活着”。

  “会不会是假死?”慕空左手撑着下巴,双眉紧锁,望向电脑的眼神深沉悠远。

  顾虚缓缓摇头,熟练的点上烟,叼在嘴里:“不会,我让陈景去调查过当年接治赵沫的医院,当时主治医师表示确认死亡,很多护士都能证明。”

  赵沫家人为什么不销户?这样一来,案件难度就又增加了,明天先去学校向云雪确认下那女人到底是不是赵沫。

  “老顾,明天安排点人手去录像中女人最终进入的旧小区里排查下,看看是否人见过她,咱俩去趟案发现场,检查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线索,还需要去趟赵沫他们家,问一下他们当时为什么没给赵沫销户。”慕空揉着因长时间盯着电脑而有些酸涩的眼睛。

  没想到这诡异杀人案和三年前的自杀事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当年赵沫为何自杀?她的家人又为什么没销户。听到赵沫的名字后许瑶反应为何如此之大,莫非当年的自杀事件和她有关?

  案件疑点无数,线索却少的可怜,慕空大脑像是运载过度的电脑,不可抑制的疼痛起来,自从当年那件事发生后,只要思考过度,慕空就会头疼。

  “慕空,你看……”旁边顾虚翻了半天手机,突然坐直身子,把他拉过来,随后将手机放在其面前。

  手机屏幕上是未来几天的天气预报,慕空刚想吐槽顾虚找这种无聊的东西干嘛,却在画面中无意间发现了一个下雪的天气符号。

  后天有中雪……慕空挑眉,目光骤然变得凌厉起来,因为他忽然想到,林宇案就发生在下雪天,赵沫自杀时也正好是大雪纷飞。

  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凶手故意而为?如今迷雾重重,何时才能水落石出,这于深夜杀戮作祟的,是人是鬼?窗外一片漆黑,慕空目光深远。

  我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不过就算有鬼,哪怕前方是碧落黄泉,我也定会把你缉拿归案!

继续阅读:第八章:唐若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赎之雪夜追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