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不为人知的罪恶
时代不详2018-10-18 00:263,221

  顾虚几人这时才看清,突然暴起袭击慕空的正是刚才在小区门口见到的流浪汉,被袭击当事人正错愕愣在原地,谁也想不到痴傻的流浪汉会目标明确的攻击他人,慕空与流浪汉面对面,蓦然发现,后者目光中的痴傻已然尽数化为清明,眼中是无边的恨意。

  奇怪?自己入狱前并未接触过女子,也未曾负过任何人,这流浪汉为何这么说?慕空心念急转间,脚步慌乱,踉踉跄跄的向后退着。

  “大叔,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身旁倩影掠出,带起香风阵阵,唐若涵一记腿鞭正好踢在流浪汉拿玻璃的手腕处,后者吃痛松开手,玻璃掉在地上,摔成碎片,但流浪汉依然攻势不减,伸出双手向慕空脖子掐来,唐若涵在慕空面前站定,摆出攻击架势。

  顾虚松了口气,他们这次属于秘密来访,如果拿出枪等同于暴露身份,况且这流浪汉貌似有些神志不清,就算被威胁了也未必会停手,他刚离开慕空身旁正四处观察这小区的环境,没想到就突遭如此变故,幸好有唐若涵在身边,否则慕空此次至少得挂道彩。如果是划在脖子等关键部位,后果不堪设想。

  再有,顾虚可不相信,身体协调性那么差的慕空能躲开这次突袭。现在看来,有唐若涵跟着貌似还是挺不错的,自己省心多了。回去之后也让她签个保密协议,顺便调查下她的个人履历。

  流浪汉看见挡在慕空身前的唐若涵,像是中了定身术般,呆愣在原地,身体僵硬,鼻翼耸动,伸出的双手微微颤抖,原本充满憎恶的双眸变得柔和起来。声音哽咽,透着无尽悲伤。

  “女儿,是你回来了吗?是爸爸没用,爸爸对不起你……”

  说着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谁能想到,刚才还凶神恶煞想致慕空于死地的流浪汉,现在却突然无助的狼狈哭泣。

  “唉……走吧,咱们上去。”慕空有些于心不忍,虽说刚才是这流浪汉致自己于危险境地,但看他的样子怕也是被生活的痛苦折磨至此,自己何必跟一个神志不清的人计较。

  那会儿如果不是还有复仇的信念支撑着,自己怕也早就变成这样了……

  某些痛苦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从来就没有什么真正的感同身受……

  又是这种感觉,现在顾虚眼中的慕空仿佛笼罩在混沌中,身形被无尽的悲伤层层包裹,眼角那抹伤感浓郁到化不开,唐若涵快步跟上,歪头看着身旁的慕空。

  这是个有故事的人,小姑娘心中想,靠近后却发现慕空似乎在喃喃自语着什么,唐若涵小心翼翼的凑过去,想八卦一下,却发现后者在说。

  “没吃早饭,好饿……”

  “……”唐若涵扶额,满脸黑线,似乎她想多了……

  赵沫家住顶层六楼,楼里的楼梯高矮不齐,粗制滥造,有些台阶的高度甚至是普通楼梯的两倍,上面斑驳破旧,这旧楼在初建时,也是珍贵无比,现今却早已被社会淘汰,淹没在时间的洪流中。

  走在充满古老气息的楼梯间,楼道墙面早已发黄,上面贴满了海报和小广告,还有一些孩子恶作剧留下的痕迹,顾虚和唐若涵速度很快,不多时就来到赵沫家门前,都已经开始敲门了,慕空才姗姗来迟,气喘吁吁的抱怨两人不等他。反观顾虚两人气息不变,神色如常。

  三人敲了半天门却也不见有人回应,赵沫家门上满布灰尘,敲门时簌簌落下,上面糊满小广告,从缝隙中隐约能看见红色的对联,慕空趴在门上的猫眼向里望去,除了模糊的家具外什么也看不清。

  几人只好继续敲门:“你好,请问有人在家吗?”

  伴随着门锁打开的清脆声响,苍老而年迈的问话声在背后响起:“你们是找老赵吗?”

  顾虚他们回过头发现身后屋子的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位慈祥和蔼的老太太。

  这种时候就需要小姑娘出马了,唐若涵上前甜甜一笑:“老奶奶你好,我们是赵老先生的远方亲戚,请问您知道他去哪了吗?”

  老太太摇头叹气,背影沧桑:“你们进来吧……”

  顾虚三人面面相觑,难道档案上地址有误,还是这其中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此次到这本就是想了解情况,所以三人并未迟疑,直接跟着老太太进入屋内。

  屋内布置洁净简朴,淡淡的茉莉花香缭绕鼻间,屋子虽有些狭小,但胜在温馨。老人邀请几人来到客厅,泡上茶水,众人围坐在茶几前。

  顾虚欲言又止,不知道怎么扯开话题,老人倒是先开了口:“你们几个小家伙找老赵有什么事啊……”

  慕空有些拘谨的坐在那里,像个邻家大男孩,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非常抱歉打扰到您,我们是赵老的远方亲戚,已经好多年没来拜访过了,最近正好来B市办事,想起许久未见,所以想过来拜访一下,不知赵老是出去办事了,还是已经搬走了。”

  旁边顾虚两人心中暗暗鄙视慕空,睁着眼睛说瞎话,这演技堪比奥斯卡影帝,欺骗眼前这么和蔼的老奶奶,难道他的内心就不会有几分愧疚?

  老人闻言摇头轻叹,叹息声中满是悲怆,为几人杯中倒上已经泡好的茶水,在氤氲的水雾中,声音轻缓的向顾虚等人讲述赵老的事情。

  “说起来,我跟老赵已经是二十多年的邻居了,当年我们在同一个单位工作,老赵为人老实,做事勤勤恳恳,是个好同志,平日跟谁都是和和气气的,脾气极好,与邻里相处也特别和睦。老来得子,将近四十才生个女儿,取名赵沫。我是看着赵沫这小姑娘长大的,这孩子从小就聪明,是个美人胚子,长大也出落得亭亭玉立,唉……如果三年前那件事没发生,赵沫现在也该结婚生子了,小丫头命苦啊……”

  老人说到这连连叹气,神情惋惜,老人所说的那件事是什么,顾虚心知肚明,但还是装作好奇的追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唉……三年前老赵家姑娘毕业,这孩子争气,没用他爸妈花钱找人,自己找到份教书的工作,刚开始还都挺好,赵沫说领导挺照顾她的,跟同事相处也特别和睦。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赵沫那姑娘突然就变得心事重重,回家不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谁都不见,就是不停的洗澡。最后在她父母的逼问下才知道。这姑娘啊,被领导给……给糟蹋了!真是造孽啊,这孩子性子烈,又得了抑郁症,三年前的一个雪天,赵沫想不开直接在单位跳楼自杀了,再过一年,赵沫的母亲也接受不了打击重病去世,只留老赵一个人每天疯疯癫癫,到最后查出患上了精神分裂。老赵平时待亲戚不薄,可到关键时刻,却是没有一个愿意帮忙的,唉……造孽啊。”

  顾虚三人闻言皆是面带悲伤,摇头叹惋,唐若涵更是眼中泪光闪烁,本是老来得子,两人含辛茹苦,将孩子养大,这当中包含多少辛酸与不易,晚年本可安度,一家人其乐融融,没想到却遭遇如此变故,好好的一个家庭瞬间四分五裂,赵老爷子晚年又何止凄凉两个字所能形容。

  慕空的头又开始痛了,赵老的事情让他回想起了某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有多少人能对世间的诸多悲惨感同身受,压下心中的悲伤情绪,慕空问道:“那凶手叫什么名字,最后被缉拿归案了吗?”

  老人闻言冷笑几声,面带怒容:“得知事情原委后老赵怒不可遏,找学校去理论,要将学校领导告上法庭,结果被保安撵了出来,后来学校来人谈判,说老赵这是诬陷,老赵老实了一辈子,被他们唬住,手上又没有什么实质性证据,再加上怕毁了自己女儿的名声,只能不了了之,再之后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至于那畜生的名字,好像叫,叫什么天,年龄大了,记性不太好……不过身材跟身高比例倒是跟那小伙子有些相像。”

  说着,老太太手指慕空,似是想起当年来此威胁赵老爷子的坏人,眼神中充满着鄙夷与厌恶,后者只能报以无奈苦笑。

  顾虚心情沉重,法律就如摄像头,总会有看不到的死角,在那无人的黑暗角落,又有多少罪恶无声发芽。

  屋内一度陷入沉默,往事令人唏嘘,即便赵老身体尚好,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又怎能让人轻易承受。

  “赵沫跳楼的第二天,再见到老赵时,我差点没认出来,那会儿他已经憔悴的不成人形,一夜白发……仿佛苍老了二十岁……”

  “那……那赵老爷子现在怎么样了?”唐若涵话语中满含同情。

  一旁慕空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吹散热气,轻抿一口,是茉莉花茶,清香瞬间漫入口鼻,却无法掩盖悲伤,茶的温热上涌,慕空眼中漫上酸涩,不知是热气,还是悲伤,泪水差点从眼角溢出。

  不待老人回答,慕空便声音嘶哑的答到:“应该是流浪人间,被淹没在这混混红尘中。”

  言罢,头痛欲裂……

继续阅读:第十章:扑朔迷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赎之雪夜追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