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摸杠
Hunter62018-10-17 11:581,812

  终于,票唱完了,张老师:

  “好了安静,啊,我们看一下啊,今天这个委员基本就定下来了,黑板上票多的很明显,各自认领一下,大家鼓掌,好停,然后所有委员就都担好自己的责任啊,大家推选你们出来,是让你们承担应有的责任,不要辜负大家的支持,期末如果谁当的不好,咱们会换的,啊,好了下课”

  伴随着响铃,大家背起书包兴冲冲的回了家,我看着黑板上的政治委员是我,心里莫名高兴,虽然不知道接下来要处理什么,也还是高兴,怎么说都是个班委了。

  之前虽然珠珠没弹成,但至少也算和老好人马俊熟悉了,弹珠珠、打卡,啥都玩,有一天我俩想起了之前看到别人摸杠的事儿,当然前文有提到,这里的摸杠说的不是打麻将的事儿,是双杠的一种儿童娱乐玩儿法,有地域性,小孩儿们自己发明的,又称逮杠。我俩商量,不知道自己上不上的去,我说我上不去,他说你比我都高肯定能,我说不敢,他说不行下午一定要试一下。

  不抽烟不喝酒,架不住人家拖着你走,下午大课间活动我和马俊两人推推嚷嚷跑到了双杠下,正好有个双杠空着没人玩,我俩都比双杠低,一个站在双杠左做开口端,一个站在右开口端,双手扶杠撑着,猛蹬一下地跳上去,偏坐在各自右手侧的横杠上;

  逮杠游戏总共分为两部分:猜拳和追人;

  猜拳环节:游戏开始先上杠,在杠上猜拳,赢者追输者,追上了算胜利;

  追人环节:每个人都可用自己的方式上杠下杠,猜拳结束后一起跳下杠,开始围绕双杠逆时针跑,过程中每经过双杠的开口端,必须完成一套上下杠动作后才能继续跑,基于上述要求,赢者追到输者了就胜利,追不到的只能看着输者跑在对面嘲讽,干着急。

  总的来说是一个考体力和速度的游戏,你得有劲儿迅速完成上下杠,绕杠跑的时候你得跑的快。

  明确了规则,我和马俊就开始了我们的表演,本来各自爬上杠的时候已经用了几分钟,猜完拳爬下杠的时候又用了几分钟,霎时间其他双杠尘土飞扬,我们的双杠宛如开了-0.5倍速的慢进,一尘不起,稳如老狗……俩人自我娱乐了一个多钟头,上课铃响了,马俊动作还是比我快一些的,跳下杠往教室跑,见他跑得快我也着急,也跳,这一下不要紧,左手没抓稳,左胳膊勾住了左杠,上下一百八十度反转,我应声落地……

  马俊扶着我回了教室,我一直捂着左胳膊哭,嘴里嚷嚷着“疼啊,抬不起来”,爸妈来接走我,一路上问我:“到底哪里疼,试着动一动,自己主动提一下胳膊,实在不行我们去看医生吧,这要是真断了我也不是学接骨的,得医生看”,我当时不知道是太年轻的原因还是太幼稚的原因,很享受大家照顾我,其实我自己稍微提胳膊试了一下,感觉是可以提起来的,但我还是没有主动提,我想看看医生怎么说。到了中医馆,医生把我胳膊提起放下几个来回,“没事儿啊,我没听见啥动静啊”,我爸妈也一脸疑惑,医生接着说:“算了我给你开几个跌打损伤药,回去涂几天就好了”。

  医生诊疗短暂收场,提放胳膊时,我确实没感觉到疼,但为了能享受到‘被大家照顾’的待遇,我依旧假装提不起来;我爸一看这也不是个事儿啊,医生说没事儿,孩子非说提不起,我爸就强忍心痛想了一招:“今天晚上咱们去天府园吃饭”,我表面上仍表现出疼痛状,内心一阵波澜,那可是天府园啊,我上下学路过多少次,天府园可是漫水桥的桥头酒店,装修奢华闪闪多目,这么多年我们从来没有进去过,这次,我居然有机会去天府园吃个饭了。

  那个年代,俩大人一小孩儿一顿饭下来一百多块钱,称得上奢侈了。整个吃饭过程中,我一直右手持筷左手耷拉着,我爸妈一直边吃边盯着我的左手看,突然我觉得我左耳朵痒,但正在吃着美味,我竟然忘记了我“左胳膊提不起来”这件事,直接抬起左手掏耳朵,我爸妈相互看了看说:

  “诶?能抬起来啊”

  这就尴尬了,怎么办,圆呗;

  “耳朵痒忍着胳膊疼,抬起来挠挠”;

  “嗷,那快吃饭吧”

  至此,在爸妈面前“抬不起胳膊”这件事算是演不下去了,不过转念一想,我在学校的时候还可以演啊。

  接下来的几日,我感受到了自己影帝的潜质,在家能抬胳膊,提放自如;在学校抬不了胳膊,一抬就疼。

  这天我爸来接我,众人下学后一起出校门,我爸发现我好像‘胳膊还不利索’,心知我是不忍打破在学校正享受着的“照顾”待遇,觉着这不是个好事儿,逗比孩子还学会骗人了,这样不好。于是当着众同学的面儿:“来,抬手,把书包给我我帮你背”,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抬起手摘下了书包。

  这下好了,学校的演绎场,终于也露馅儿了。

继续阅读:第7章:考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学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