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陵渡口2018-10-11 19:28767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万里竹林中回荡着凄凉的歌声。顺着音源寻去,却发现歌声出于一名莫约十八岁的少女之口。那少女一袭白衣胜雪,面容清秀脱俗,好似天上谪仙。少女怀中抱着一具未冷的尸体,鲜血染红了白衣。那歌声字字断肠,和着眉眼间那刻骨铭心的悲愁,那止不住的清泪,弥漫着方圆。

  一曲而终,那少女忽的仰天长笑,眼中充斥着无限恨意。笑中,朝如青丝暮成雪。

  ……

  七年后。

  赤练山上,坐忘谷旁,一间清雅的小舍孤立危涯。细看会发现,小舍前的石阶碧的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屋檐下结满了蜘蛛网,甚至在竹壁不起眼的地方,有几个虫蛀的洞;屋门口“如烟阁”的牌匾上蒙了一层细灰,摇摇欲坠;院里杂草丛生,似一片荒芜之地,可就在小院正中央却端立着一块墓碑,四周干干净净,前的还放这新鲜的饭菜,左首躺着一束烈红的花。竟是照料的如死者还在人世。

  只听一声尖锐刺耳的响声,小舍那已老损的竹门摇摇晃晃的的打开,小舍中走出一名白衣女子。那女子虽不算少年,可也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本应乌黑的秀发,却是满头银白。她面容清秀,面色苍白,眼中带着毁天灭地的戾气。胜雪的白衣的一角染上了一片血黑,更增一分煞气。

  赵清雪神情间甚是恍惚。径自来到墓碑前。她的手随着碑上“顾卿逸”的纹路一笔一划的临摹着,眼里柔情之中,是掩不住的恨意。她痴痴的说道:“阿卿,我成功了,那隐藏在曲谱中的【断肠经】我已经练成了。你再等等,待我报了仇,便于阴间寻你。你,一定不能先行一步。”

  说罢,深深的望了墓碑一眼,别上赤练剑,缓步来到如烟阁外。蓦然回首,嘴角突然绽出一枚笑,甜美无比,却淬这毒。

  “南宫教主,我赵清雪回来了。你可要活着,因为你,必须死在我刀下。”

  说罢,轻轻一跃,隐入竹林深处,霎时,已不见了踪影。

继续阅读: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张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