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陵渡口2018-12-05 19:391,368

  孤村落日残霞。天空中一点飞鸿。

  万里竹林迎来了血色的夜。

  一片寂静。一袭白衣兀立,显得尤为刺目。

  赵清雪看着竹枝上的斑斑血迹,面露癫狂之色。只听整片竹林中回荡着冰冷诡秘的声音——

  “阿卿,我来了,来到你的万里竹林了。阿卿,我要让南宫翔的鲜血,染红着方天地,我要让平祥村为你陪葬——平祥村没了,他们都下地狱了,你看见他们了吗?”

  “下药的李大娘死了,贪生怕死,透露消息的王村长死了,带头绑架的孙铁柱也死了,全村的人我都没放过,阿卿,你可以安魂了吗?”

  “不,你没有安魂。还有南宫翔呢,那个混蛋,吸干你的血换他十年功力。他还杀了师父呢。师父,徒儿为你报仇了,徒儿要为你报仇了,为师弟师妹报仇了,报仇了……”

  “赵掌门,恕在下来迟了。”

  只听空中传来一声长啸,只震山中息鸟尽飞,枯叶尽落,黄尘尽起。赵清雪喉咙一甜,一口腥血险些一涌而出,五脏六腑尽是荡漾。

  青色的身影缓缓接近,赵清雪调整好内息,怒道:“南宫教主这是要给在下一个下马威吗?”

  南宫翔抖了抖青衫,微微昂首。只见他一张威风堂堂的国字脸,剑眉入鬓,络腮大胡。看起来很是正派。

  眉眼间,竟与茶馆内的佝偻男子有三分相似。

  赵清雪看着他脖子上的赤色划痕,凄凉笑道:“南宫翔,你虽换回了十年功力,可这屈辱的划痕,终究还是去不掉。”

  南宫翔也笑了笑,道:“七年,赵掌门终于出山了。当初顾卿逸之死,我也甚是愧疚……”

  “你没资格提他!”

  赵清雪眼中一片血红。猛的拔出腰间的赤练,向南宫翔挥去。南宫翔却没有拔剑的意思,只是道:“清雪,你我皆是高手,兵刃相见有伤大雅,不如放下屠刀,以免这万里竹林染上了血光。”说罢,将腰间佩剑取下,扔在附近的草丛中。

  赵清雪将剑收回剑鞘,往过抛去。却在不及眨眼的瞬间,剑将要落地之刻,长袖挽去,两把剑被她卷起,轻轻一收,两把剑在白绫的引导下向赵清雪直直飞去。

  南宫翔冷哼一声,仿佛早料如此。飞身上前,双手一翻,已多出两把短剑,向白绫截去。

  白绫断。赵清雪向后一跃,从怀中掏出一把银针向南宫翔射去。南宫翔向上一跃,银针从足下穿过。

  赵清雪趁着他尚在空中,又是银针过去。南宫翔见无处可躲,竟咬咬牙,挥短剑拦下银针。可终究有落网之鱼,一枚银针立在他的右臂上。

  南宫翔落地,右手的短剑却应声落地。

  南宫翔见右臂渐渐失去知觉,心中惊恐万分。一拉袖,却见银针始处,一股紫黑色的丝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心口驶去。赵清雪笑了笑,道:“若是不想死,便砍下你的右臂。”

  南宫翔瞳孔骤然放大,看着黑线,左手握剑抬起,却又放下。

  “怎么,不舍得吗?也是,人称江湖第一高手的南宫教主,没了右臂——当初一个小小的划痕你都如此计较,又怎会放弃右臂呢?”

  南宫翔声音微微嘶哑,道:“别废话,解药拿来。”

  赵清雪笑道:“此毒无解。”

  南宫翔握紧双手,手起,臂落,闷哼一声,双目以然血红。终于忍不住剧痛,倒在地下。

  看着南宫翔悲愤砍下右臂,赵清雪仰天长笑。拾起白绫中的赤练剑,狰狞的说道:“可惜了,南宫教主,你当真以为我会放过你吗?本来,还可以留一个全尸——”

  手起,剑落。

  赵清雪见南宫翔倒地,一时间,竟有些落寞。

  “你终究逃不过。”她却凄凄的笑了。

  转身,消失在密林深处。

继续阅读: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张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