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异鼠
啵啵复啵啵2018-10-12 01:073,507

  前行不过数二十多米,只见雯子突然一回头便和谢春秋撞了个满怀还未等他反应过来,雯子左手便抓着谢春秋的胳膊一把向旁边拉开,与此同时右脚如一杆长枪一样猛的踢在一个正凌空飞扑的灰色肉球之上,这篮球大小的肉球吃了雯子大力一脚发出吱的一声便在墙上弹出了四五米远,与此同时狗剩刺溜一声窜了过去,只是一扑便用巨大的双爪接住了快要落地的肉球而后一口咬了上去,这时谢春秋才来得以看得清楚,一节一节的长尾巴黝黑锋利的爪子以及两颗黑黄的硕长门牙,竟然是一只巨大且丑陋的灰黑色变异鼠,想着这玩意刚才竟然悄无声息的就扑向了自己谢春秋不禁一阵后怕,有些哆嗦的侧过头刚要感谢一下雯子,却看到她严肃到煞白的小脸。

  只见雯子嘴唇微抖的说:“我们有大麻烦了!”

  谢春秋疑惑的问:“什么大麻烦?”

  雯子答:“这种变异鼠从来不单独行动的,少则几十只多则上百只……”

  话音堪堪落下,只见狗剩已经头朝他们背后弓起了身子浑身毛发炸立嘴里发出了呜呜的低吼声,两人回头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副怎样恐怖的画面,从路两边的墙角里不断地有变异鼠破土而出,阴暗的窄巷阻挡了夕阳的照射,这些死死盯着两人的变异鼠于阴影中双眼冒出猩红的血光。

  面对密密麻麻的变异鼠,只见雯子立刻微微弓腰整个人不敢乱动右手则缓慢的在身后的包里一摸,一根黑色甩棍便紧握于手间,然后目视鼠群轻轻的说:“春秋哥你要小心呀这些变异鼠什么都吃所以爪子上牙齿上全都是尸瘟病毒,被它搞伤了可就完了!”

  语毕还不忘轻声抱怨道:“火种基地的人都是干什么吃的,让这么大一群变异鼠潜入到离基地这么近的地方。”

  看着做好战斗准备的雯子,谢春秋却有不同的想法,先不说这么多变异鼠扑上来能不能打得过,单单是携带的尸瘟病毒就会让人十死无生,眼看指望不上这傻妞,谢春秋只能拼命思考着脱身的办法,略微捋了捋之后谢春秋灵机一动便说:“雯子你听好了,咱们慢慢退回到刚才的院子里,然后将那扇铁门从新竖起来挡着这些老鼠,中途如果老鼠扑上来了咱们边打边退不要缠斗!”

  雯子闻言眼前一亮狠狠的点了一下头,紧接着两人便试探性的往后退了一步,变异鼠群虽然有些躁动的翻滚着却似是有所顾忌并没有逼近的意思,看到些许希望二人一口气连退四步直至与狗剩齐平,当这两人一猫并排而立的盯着鼠群时狗剩又对鼠群威慑性的亮出了锋利的牙齿发出毒蛇一般的沙沙声,可是这次鼠群似乎被激怒了,开始疯狂的翻滚起来,而后第一只按耐不住的变异鼠首当其冲,其它变异鼠见此情景自然紧随其后,转瞬间鼠群便已如同黑色的浪潮一样狂涌而来。

  两人一猫见状也是毫不犹豫按照计划转身就跑,只见用尽全力奔跑的谢春秋不过几步竟把雯子甩下了一个身位,生怕她跟不上谢春秋便一把拉住她的手带着她狂奔起来,怎奈变异鼠群离两人本就不远,只见最先冲出的那只变异鼠一个冲刺跃身而起便直扑向雯子的后背,半侧着脑袋观察身后的她自然早已发现,速度不减随手一甩棍便精准的打在了变异鼠的脑袋上,一捧血雾瞬间暴起,这看似随意的一棍竟然将这只变异鼠的脑袋给打爆了!

  只不过更多的变异鼠也已紧随其后扑了上来,雯子不得不分配更多的心神来照顾背后这些凶残的家伙,在一朵朵爆开的血雾中,雯子整个人几乎都是被谢春秋带着在跑。

  这生死二十米也不过几秒钟而已,眼看着已到门口可是背后的变异鼠却是紧追不舍,照这样下去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把大门重新扶起来,这时只听雯子大喝一声:“狗剩给我挡着它们!”

  话音落下只见原本跑在两人前面的狗剩一个甩身毫不犹豫的扑向了两人身后的鼠群,狗剩两只前爪离地快速的左右一挥就将一片老鼠打飞出去,顺嘴还将一只想从它头顶越过去的变异鼠叼起猛甩了回去,这一瞬间看似不可阻挡的“洪流”竟被狗剩拦在了身前,再看谢春秋二人已经把握住这宝贵的机会跑进了院子,谢春秋也不顾不得因为狂奔与打斗而喘着粗气的雯子,竟独自去将高约三米的大门一把推了起来。

  眼看大门已经合严雯子立马对着门外大喊:“狗剩!回来!”

  听到雯子的话谢春秋还准备让出一点门缝好让狗剩进来,却看不到门外的狗剩听到雯子的命令之后立马将一只扑上来的变异鼠一抓打落,然后敏捷的往后一跳接着转身一个小跑便朝左边的院墙冲去,眼看就要撞在墙上,狗剩却调整身姿以后腿触墙而后猛的一蹬又借着力道弹向了右边的高墙,随后在半空中重复之前的动作弹向左边的院墙,待变异鼠反应过来时狗剩已经威风凛凛的站在了院墙的顶端,充满嘲讽的撇了眼院墙下面吱吱乱叫却对它无可奈何的变异鼠,便一个扭身潇洒的跳进了院子,而迎接狗剩的则是谢春秋目瞪口呆的表情以及雯子充满自豪与傲娇的笑。

  雯子撅着小嘴嘚瑟的道:“春秋哥怎么样!我的狗剩厉害把”

  谢春秋要不是因为双手撑着大门非得狠狠竖起一对大拇指,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阵阵让人牙酸的抓挠金属的声音,紧接着就有一只变异鼠想顺着被雯子踹开的洞里钻过来,所幸这个洞不是特别大变异鼠勉强钻进来半个身子就立马被她一甩棍敲死,而后面不死心的变异鼠又接二连三的排着队往里钻,迎接它们的当然又是雯子那无情的甩棍,不过四五下之后这些变异鼠便明智的放弃了这条路,又过了一会连挠门的声音都渐渐弱了下去,暂时逃过一劫的二人悬着的心也终于肯放回肚子,此时再看天边已是只剩一线金光,就连月亮也在角落悄悄爬了上,可怖的夜幕即将来临!

  雯子抬头看了看天后沮丧的道:“春秋哥看来今天咱们是回不了火种基地了”

  谢春秋赞同的点了点头,夜间外出觅食的动物要多得多,加之外面还有去向不明的变异鼠群,挑黑出去的风险太过巨大了。

  心中暗自做好了在这过夜的打算,谢春秋随即吩咐道:“雯子你去屋子里找找看有什么可以顶住这扇门的”

  “知道啦春秋哥~”刚才的突发事件似乎让两人的关系亲近了一些,雯子俏皮的回了一句后就蹦蹦跳跳的进了屋,全然不觉那一对上下摇晃时对男人有多么大的杀伤力,扭了扭身子给下面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谢春秋闲来便打量起了老老实实坐在门洞旁舔舐伤口的狗剩,刚才狗剩的勇猛和灵巧都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虽然狗剩的体型更接近灵巧的花豹并不算特别巨大,但就狗剩爆发的力量再加上那灵活的身姿已是完爆末世前的老虎无疑,再联想一下号称万兽之王的老虎如今又该是一副什么模样呢,面对丧尸与变异兽的威胁人类的生存必然十分艰辛,那百洁如今可还好么……

  就在谢春秋走神之时原本一脸懒散的狗剩却突然站了起来,头朝大门左侧的院墙摆出了攻击的姿势嘴里更是发出了低沉的呜咽声,谢春秋这次倒也警觉立马顺着狗剩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墙角原本夯实的土先是顶起来一点,紧接着一下接一下的往外凸,随后那令人厌恶的变异鼠便破土而出,探着脑袋再次直勾勾的望向了他们,顺着门洞望去外面竟不声不响的又纠集起了一群变异鼠就这么静悄悄的围在那里,此时墙角已经到处都是拱起来的小土包,那密密麻麻的红色眼睛在黑夜里看起来异常渗人。

  心知这大门已是守不住了,无奈之下谢春秋只得退求其次回到他租住的那间小屋,至于那扇烂门倒地能不能挡得住变异鼠的围攻已经来不急去细细考虑了。

  既然已经做好了打算谢春秋雷厉风行的性格在此时表现的淋漓尽致,只见他深吸一口气之后扭头便跑,同时还不忘对着身后大喊:“狗剩我们走!”

  大门随着谢春秋的离去咣的一声再次倒在了地上,门外拥挤站立的变异鼠群先是一愣,而后又如沸腾的黑水一般兴奋的涌了进来,之后与那些掘地而出的变异鼠汇合形成一股更大的鼠潮,它们不停的拥挤翻腾着嘴里吱吱的叫个不停贪婪的想要撕咬这个即将到手的食物。

  此时雯子因为外面的动静也跑到二楼楼梯的拐角处探头张望,在看到谢春秋与狗剩狂奔而来的身影时她还有些不明所以,待看到他们身后那滚滚的鼠群时几滴冷汗便瞬间自额头滑落,只是她虽然脸色煞白嘴唇微抖可手里的甩棍却攥的更加紧了。

  眼看雯子站在楼梯拐角一动不动,心急火燎的谢春秋急忙对着她吼到:“快上楼!咱们用床板挡住这些东西”

  雯子闻言犹豫的望了望他身后的变异鼠群,而后一咬牙一边对狗剩喊着一边转身上楼:“狗剩,垫后!”

  随着谢春秋与狗剩跨入一楼门内,变异鼠与他们的距离已仅仅只相隔两三米了,只顾着拼命往前奔跑的谢春秋甚至连头都不敢回,只听着背后那聒噪的鼠叫声越来越近他心里便明白已是生死边缘了。

  因为通向二楼的楼梯过于狭窄原本并排而行的一人一猫此时只得被迫变成一竖排,而就是这一停顿的功夫,原本就紧追不舍的变异鼠瞬间便追了上来,较近的几只猛的扑向了垫后的狗剩,只听身后狗剩嗷的一叫声音当中尽是痛苦,待谢春秋循声望去时头皮就是一麻,只见狗剩后半截身子爬满了变异鼠,血顺着那些变异鼠之间的空隙溢出又在相互拥挤之下涂了个满身。

继续阅读:死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末路使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