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小曼插曲
嗅怪猎奇2018-10-29 09:571,911

  到外卖店买了小曼最爱吃的叉烧饭,另外要了两个烤鸡腿,开车直奔四院。那天小曼给我打电话说让人打了,着实吓了我一跳,她那么一个文文静静的人咋会和人打架呢。当我风驰电掣赶过去,看到她披头散发的样子,她在我心中建立起来的模型瞬间坍塌了,还真没看出来,这个小女子还有如此强悍的一面。店里一片狼藉,橱窗上掉下来的玻璃碎了一地,小曼抱着一个秃头男人的腿在那匍匐着,旁边几个愣头青在高声叫嚣着。

  我当头断喝,“住手!光天化日的,反了你们了是不是,都他妈给我拷起来。”

  我是有备而来,在赶过来的时候给向阳刑警队的刘文峰挂了电话,让他多带几个人。他说欧阳老兄你就放心吧,这年头不怕闹事的,就怕不要命的,他奶奶的,五分钟到。

  我们几乎是同时到达的。看着他们麻利的把那几个瘪三摁倒,我真想再上去补几脚,看到我来了,小曼一下子扑到我怀里,像虚脱了一般昏死了过去。

  刘文峰催促着,赶紧送医院,这边我来处理。

  到医院一检查其实没什么大碍,就是惊吓过度,需要静养,本来想取些药回家的,后来刘文峰打来电话,“先住下吧,咋的也要让那小子出点血啊”

  需要交代的是,那家手机店是小曼开的,开始的时候就是倒腾一些山寨机,不温不火的,今年代理了几个品牌,生意一下子火起来了。那几个打砸的是同行,看着这边红红火火的,有些气不过,头脑发热,真他妈弱智啊!

  现在是什么社会 ,和谐社会,法制社会。你打砸了就要付出代价。

  小曼这妮子看着清清纯纯的,没啥心计似的,其实心眼子蛮多的。她从来不和我讲条件,始终一种甘于奉献的姿态,这让我倍感欣慰,前前后后的就给了不少,光项链就不下五条,但从来没看她戴过。后来才知道,她都偷偷地卖了,当时很是气愤了一段时间,想想人家也有优点啊,你说啥就听着,从来不反驳的,也就没拿当回事。突然有一天她和我说不上班了,要开个手机店。我当时想狐狸的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开始划拉我的钱了。她不简单就在这儿,看出了我的心思说:“不用你出钱的,我攒的差不多。”我这才猛然醒悟, 我平时给的钱和首饰她都攒下了。

  最近生意不好,你知道开销很大的,手头有点紧,先拿五万吧,就算我入个股,好不好,当时我卑鄙的想,赔了就当打麻将输了,万一要是红火了呢!

  郑午阳发来的那条信息非常及时,赶在涨价前和黄局把合同敲定了,看来那块砖起了作用,十多万片呢,光差价就二十多万,加上百分之五的利润,够 折腾一段时间了。

  生意上的事我很少和小曼说的,她也不问。我们就像拼在一起的房客,很少探寻到各自内心的深处,但暂时看起来她是满足的,就拿现在住的房子来说,是写了她的名字。把房本那给她看的那一天,他像个考试得了一百分的孩子,欢呼雀跃着,那一晚她极尽温柔,热烈的像一团火。其实他那里知道那房本是假的,开发商欠我一笔钱,用房子顶过来,只是那笔钱只占房款的一小部分,看着她在上面忘我的陶醉着,我真有些于心不忍,我这是他妈的什么东西呢。

  四院坐落在江市学府路东头, 背山面水的扑在半山腰上,背靠的是著名风景区云霞山,对面是桃山水库,风景优美,景色宜人,号称是花园式医院。

  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小曼正瞅着天花板发呆。我说你振作点行不行,店毁了咱在重新装修嘛,有啥大不了的。

  “ 那钱呢,好多东西都坏了。”她唯唯诺诺的说。

  这事就不用你管了,那小子不是能惹事吗,拿钱来吧,没钱能平事吗,你就放心的再住几天,每个三五万的咱也不走啊。

  干嘛讹人家啊,差不多就行了。我说你真是妇人之见,收起你那菩萨心肠好不好,打你的痛忘了是不是?这样吧,你闲着也是闲着,整理一下损毁的东西,拉个清单,尽量写的多些,回头我和文峰沟通一下。

  刘文峰是向阳区刑警队大队长,牛哄哄的,带着官帽竞干地痞流氓的事,目中无人的很,好像天下他最大,我和他是在一次酒宴上认识的,一来二去的就熟了,这小子没少在我这卡油,前前后后的也办了点事。有事找到他时到也爽快,但有时也翻脸不认人,属于愣头青的那种。这世道真是变了,这种人混进公安队伍真是老百姓的不幸。去年他们接了个案子,是矿务局计划处一个姓李的受贿,被他们抓了起来,听说数额挺大。姓李的媳妇四处活动,找到了他,他看人家漂亮,裤裆里的东西就不老实起来。跟人家说,数额太大了,不好办啊,证据都在我这儿呢,你要是配合呢,我向检察院上报时会酌情考虑的。大白天的就在办公室把人家给办了。结果可想而知,老公不但没有救下来,反而把自己也搭了进去,后来听说羞愧难当,生不如死,疯了。

  刘文峰常常有一句口头禅挂在嘴边,说男人两个乐子:鸡巴硬了当牲口,硬不起来当教授。咱还不到四十,正是妙龄牲口,先牲口两年再说。

  这就是生活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路向北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