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微风又吹江南岸
鼠躯一震2018-10-13 09:525,353

  春天,江南岸边。

  蔺苏杭骑在一匹雄骏的玉面青鬃马上。

  马是一匹好马,人也是一个好看的人。

  不光是好看的人,就连蔺苏杭身上的衣着打扮从各个方面来讲都是天下间最好的。

  只要外人一看到他。就知道这孩子,理应享受天下间最好的事物。

  身为天下有名的河朔大侠蔺飞雄的独生子。

  蔺苏杭有这个资格享受这些事物。

  蔺飞雄今年六十三,未满四十天下间的人便称呼他为河朔大侠了。

  他今年有一个不算是年轻的年纪了。然而他儿子才刚刚二十。

  早年在江湖上所受的苦,让蔺飞雄非常的在意自己的这个儿子的生活教育方面。

  蔺苏杭看着江南的风光。心中快活的甚至是要叫出来一样。

  只不过蔺苏杭家里家规一向非常的严格。他爹一向是教导他凡事要低调。这一点总不会错的。

  在说了。他这次可是带着任务来的。

  他要在三月底之前,抵达江南富贵山庄公孙王。公孙大爷的家里去参加他老人家的六十大寿。

  当然这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蔺飞雄和公孙王俩人可是生死之交。俩人年轻的时候,就发誓如果对方方妻子生的是两子,亦或者是两女的话就让他们结为兄弟或者是姐妹。

  如果是男女的话,就指腹为婚。

  对此从小就被困在家里过着锦衣玉食的蔺苏杭来讲,他就有些不敢相信了。

  都过了二十年了。他爹居然还记得这事情。

  从小他就几乎没有出过锦缎山方圆三百里的范围。见过的都是附近村落的农家小姑娘们。这冷不丁的冒出来了一个未婚妻。蔺苏杭心里此时,即是有些兴奋。又有一些的膈应。

  他担心以后真的结婚了,那么他的生活该变成什么样子了。他们俩个会不会因为性格不同吵起来了。

  不过作为富贵山庄最值钱的明珠。公孙明珠有这个资格配上蔺苏杭。不光是她长得美丽。还有她那傲人的背景。虽然说富贵山庄论硬实力,不一定能排上天下前十。

  不过富贵山庄能成名,完全就在前面两个字富贵上面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富贵山庄有的是钱。所以这二十多年过去了。也没有几个人不长眼的去惹天下第一富豪公孙王。再说了公孙王和河朔大侠蔺飞雄还是至交。

  架马来到了江南有名的奎元馆外。

  蔺苏杭拍了拍自己的马然后冲着小厮笑着说道:“好好照顾我的马!”

  随即扛着包裹就走了进去。

  这平平无奇的包裹里。可是装着自己的父亲蔺飞雄送给他的好兄弟公孙王的礼物十颗夜明珠。

  即是蔺飞雄给自己兄弟的寿礼。也是他们蔺家的聘礼。

  每一颗足足都有小碗那么大,每一颗都是价值连城。能放这种宝物的包裹当然也不会是什么普通的包裹。

  里面的十个机关匣子可是蔺飞雄求大内巧匠巧手先生亲自打造而成的。

  只要蔺苏杭不自己傻乎乎的把钥匙交出去的话。谁也打不开这个盒子。哪怕是用暴力打开了。这十颗夜明珠也就没有用处了。

  走进了这一家蔺苏杭每次跟自己父亲去江南的时候,都会停留下来的馆子内。

  蔺苏杭什么话也没有说。这家店的老板都知道该做什么了。

  这么多年了。奎元馆内就是再傻的人,都应该知道蔺苏杭是蔺飞雄的儿子了。身为河朔大侠的儿子,奎元馆的饭菜就是做的在好吃。也没有几人敢惹他。

  只不过这一次,蔺苏杭并没有像以前那样自己钓鱼,然后在送到后厨内让厨子做。

  他这次是真的一个人出来的。

  临行之前。他爹蔺飞雄还特意把他叫到了房间内告诫了他几句。

  哪怕是现在蔺苏杭的脑袋里还留有当初他爹那严厉的话语。

  一、不可惹事生非,多管闲事。

  二、不可随意结交陌生的朋友。

  三、不可沾染赌博。

  四、不可与僧道乞丐一类人结怨。尤其是老人和女人,还有小孩子。因为但凡是这三种人走在江湖上混。那么不是有大本事,就是背后有更大的势力。

  虽然说河朔大侠蔺飞雄天下间,能让他忌惮的也就是那几个罢了。不过蔺飞雄依旧是把自己多年的经验告诉了自己的儿子。

  五、钱财不可露白。

  六、不可轻信人言。

  第七条,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千万不可得罪十八枭堂。

  前几条蔺苏杭非常的清楚。因为锦缎山周围几百里的地方他从小都已经走完了。在这里他就已经把他父亲以前的事迹给听完了。

  听完之后他只能说,他父亲能不犯这几条规矩真的万幸!

  只不过十八枭堂蔺苏杭却没有听说过。

  他问了家里面当初在江湖上混过的人,十八枭堂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门派。

  得到的答案都一样。

  这十八枭分别代表着十八人。三王、四护法、五使者、六神君。为害江湖,惨无人道,江湖中人敢怒不敢言,隐藏多年。

  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少有人知道,这十八人以及他们所建立的门派到底结果如何。

  不过蔺苏杭相信,他爹蔺飞雄一定是知道的。作为天下间有名的大侠。蔺飞雄不知道的江湖秘闻还是很少的。

  然而蔺苏杭一问。直接就被蔺飞雄给骂了一顿。

  不过骂到了最后。蔺飞雄还是稍微的给蔺苏杭解释了一下,这十八枭堂的实力。到底有多大了。

  因为蔺飞雄知道,像是蔺苏杭这个年纪的青年。一向是年轻气盛的,只不过有的人能很好的控制住。有的人控制不住而已。

  既然如此的话,蔺飞雄还不如让自己的儿子好好的知道这十八枭堂的实力。省的这小子嘴里答应的挺好,内心还听不服气的口出狂言。这是大忌。

  蔺飞雄知道,自己的儿子有一点非常的好。不能做的事情,他绝对是不会做的。

  然后在蔺苏杭疑惑的眼神之中。蔺飞雄先是问了一个问题。

  “苏杭。你觉得为父的功夫,在江湖上能排上多少?”

  蔺苏杭想也不想的就说了一句话。

  “天下前十!”

  蔺苏杭说的是实话。河朔大侠的功夫如果不行的话,那么他又如何保护河朔之地的门派和百姓呢。

  然后蔺苏杭就发现自己父亲的脸色闪过了一丝无奈之意。

  “这么给你说吧!如果要算上那十八人的话。现如今那些江湖门派所排名的高手榜单都要重洗一边。为父能排上前二十就算是好的了。”

  蔺苏杭不相信。可是他不相信也没有用处。蔺飞雄在蔺苏杭的面前从来都不会撒谎的。

  连到了最后。蔺苏杭要出门的时候。家里面的人还是争先告诉蔺苏杭。

  “千万不得招惹十八枭堂!”

  在给自己那早逝的母亲上了一炷香之后。蔺苏杭就离开了。

  他的母亲南宫师是昆仑派前持剑长老。人称三才侠女的高手。

  南宫师自从嫁给了蔺飞雄之后,就渐渐的不在问江湖之事了。好好的在家里相夫教子。

  对于蔺苏杭来说,她是一位非常好的母亲。

  只不过有的时候,好母亲并不一定就是一个严厉的母亲。

  所以蔺苏杭就只能时刻念叨着自己的家规。自己一个人上路了。

  谨记着自己父亲的话。蔺苏杭并没有像是往常一样一边听着戏曲,一边享受着美食。

  他很快的就吃完了两碗面之后。付了钱立即就拿着自己的包裹离开了。

  骑在了自己的骏马上,蔺苏杭直接打马离开了。

  此时距离富贵山庄也就只有几个城的距离了。

  赶快到达富贵山庄见到公孙叔叔之后。他就可以解放了。至于那位自己所谓的未婚妻。蔺苏杭表示,自己以后有时间了在说吧!

  身为一个感情主义者。蔺苏杭表示指腹为婚,这不是现代青年所做的事情。他要追求恋爱自由。

  没错。这位蔺大公子是位穿越者,并且属于那种活生生的加班猝死的大佬。真的算起来的话,两世为人的他。真正的年纪估计不比他的母亲南宫师要小到哪里去。

  骑马走在通往会稽的小道上。

  蔺苏杭一边好奇的打量着不远处欢快的人群。一边强忍着过去凑热闹的感觉赶路。

  蔺苏杭此时可不想要惹事。

  他可是知道的,这个世界上有那种神偷。真的是能一搭眼就能从你的包裹里看出来里面货物的价值有多少。

  看见岸上停泊着大大小小的船,张灯结彩的十几艘龙舟。

  因为还是清晨,舟子都停泊在岸上,大部分是龙舟,还有些张罗体面的渔船,其中还夹杂着几艘商船,还有一艘看来极是讲究华丽的画舫。

  虽然还是清晨。不过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的民众在那里看热闹。还有一些官差在那里维护着商船的秩序。

  蔺苏杭摇了摇头。打马就离开了。等到了富贵山庄之后,他就是可以想要什么就要什么了。

  公孙王对于蔺苏杭从小都是很好的。虽然说蔺苏杭对于公孙王的记忆很少。有的也仅限于,有什么大日子了。自己的父亲带自己去富贵山庄。

  亦或者是,公孙王自己前往锦缎山来自己家里做客。

  不过这有限的记忆却让蔺苏杭知道了。公孙王对自己是真发自内心好。

  想着想着,蔺苏杭的神情就有些飘到别的地方去了。

  他没有发现。一个小男孩一边冲着身后做着鬼脸。一边朝着大路冲来。

  待到蔺苏杭发现的时候那小男孩已经冲到了道路之中了。

  蔺苏杭见状当即就直接一勒马头。

  被调教的很好的小青马感觉到要出事的时候。直接扬起了前蹄发出了嘶鸣声。

  随即小青马就安静了下来。蔺苏杭见状不由的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

  然而在他还没有下马的时候。

  只听见一阵凄厉的惨叫声。一名打扮朴素的妇人直接从边上冲到了道路之中跪下。

  然后在周围群众呆滞的眼神之中。

  那妇人抬起头来,用一种蔺苏杭见了都下意识的打了个摆子的眼神看着他说道:“都是你!是你撞死了我儿子!”

  蔺苏杭闻言连忙下马。虽然说他是河朔大侠的儿子。可是蔺苏杭两世为人就没有杀过任何人。

  这一听说把人家的儿子给撞死了。他不害怕那才是怪话。

  强忍着一旁那些群众愤怒的眼神。蔺苏杭下了马。

  然而就在这时,几道呼喝声响了起来。

  “都闪开!都闪开!”

  只见岸边的官差一脸冷意的推开了人群走到了人群之中。

  看着抱着一个小孩子的尸体痛苦的妇人。还有略微有些紧张的蔺苏杭。

  只见那几名官差看着蔺苏杭的表情当即就有些不善了。

  “小子。跟我们走一趟吧!看你的样子,也是挺知书达理的,应该不会反抗吧!”

  只见蔺苏杭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呼出了一口气说道:“且慢。我想问一下。我犯了什么法了?”

  为首的一名差役冷冷的看着他说道:“这还用说吗?你都把人撞死了!”

  周围的人闻言立即就对蔺苏杭采取了口诛笔伐。

  蔺苏杭闻言平静的说道:“官爷。你怎么能确定是我的马撞死的这孩子呢!我的马并没有着急刹下来速度的迹象。并且,这孩子也不像是被马撞死的吧!不找仵作来验尸。单凭这位夫人的话。我很难跟你们离开!”

  周围的民众闻言。有不少赶车的皆是窃窃私语了起来。

  “是啊!这马并没有急速刹下来速度的样子。怎么能撞死孩子呢。即使是真的撞死了。怎么离得距离这么近!”

  听到了周围民众的话。领头的一名差役的脸色稍微的好了一些。

  今天他们可是来监督刺史所包下来的花船的监督工作的。

  如果干的好的话。能在刺史大人的面前露个脸的话。以后也不愁吃喝了。

  刚才也的确是他们着急了。听到了周围人的话。领头的差役稍微思索了一下说道:“不过即使是如此。这位公子,你还是要跟我们走一趟接受调查!”

  蔺苏杭闻言不由的思索了一下说道:“走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然而他话音刚落。只见那一直抱着小孩子尸体痛苦的妇人。不由的站起身来怨毒的朝着蔺苏杭冲去。并且抬起腿来朝着蔺苏杭的下阴就是一脚。

  当即蔺苏杭的身子一缩,然后伸手拦住了这一脚。

  然后蔺苏杭直接抬起头来愤怒的说道:“你……”

  话还没有说完。蔺苏杭就感觉全身上下都开始发麻。随即抽搐了几下就跌倒在了地上。

  看起来就跟发羊角风一样。口吐白沫。浑身抽搐。

  那几名差役见状连忙跑了过去打算救人。

  然而那妇人此时状若疯魔。一个劲的抓住倒在地上昏迷过去的揍。

  把好好的一个英俊的公子哥。没过多久脸上就青一块,紫一块的。

  看的那些差役都是不由的咽了一口气。

  这时,从画舫内下来了一名家丁。只见那家丁走进人群里。看着面前的情况不由的皱眉说道:“怎么搞得?这不是打扰王大人的兴致吗?”

  那几名差役闻言连忙说道:“兄弟放心!我们立即就把人带走!”

  随即那几名差役就把瘫坐在地上还在嚎啕大哭的妇人搀了起来叹息说道:“这位大嫂。跟我们走一趟吧!”

  那妇人还在一个劲的嚎啕大哭。哭的周围的人都是一个劲的摇头叹息。

  一旁的差役挥了挥手说道:“看什么看!都散了吧!这没有什么好看的!”

  说完周围的群众作鸟兽散就离开了。

  只不过这几名差役都没有发现。有人路过那匹小青马的时候。从小青马的马鞍山直接取出了一个黑色的布袋子。

  昏迷的蔺苏杭和证物小青马,以及妇人和妇人死去的儿子都被带走了。

  这里又恢复成了平常的安静祥和的样子。

  此时会稽郡内最大的山庄。富贵山庄内。

  已经踏入了六十大关的公孙王面无表情的看着手中刚刚传递上来的消息什么话也没有说。

  一向是大气公孙富贵王。此时显得略微有些冷静。是过于冷静了。

  过了一会。公孙王才开口说道:“杨胜!”

  门直接被推开了。一名从打扮和一些手脚的细微之处,都能看出来是个非常讲究的人走了进来。

  只不过这个看起来应该是在各大花柳之地混迹的男人。却异常平静的说道:“老爷!”

  公孙王平静的说道:“把人从大牢里带回来。别让人出事了!”

  杨胜点了点头说道:“明白了!”

  说完杨胜转身就走。

  杨胜离开之后。公孙王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然后看着窗外的景象不由的嘟囔了一句。

  “为什么我总觉得要变天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武侠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武侠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