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远嫁的女人 中
风移云动2018-10-16 20:013,217

  不要妄想婆婆像自己的亲妈,公公像自己的亲爸。千万不要,除非你命好。

  老家工作的时候,路遥是会做饭的,虽然不怎么样,但自己吃着却好。

  爸妈到她租的房子来的时候,妈妈做饭洗碗,甚至还洗她的衣服袜子。爸爸就打扫卫生,仔细极了。她,什么都不做,看着电视,被她老爸调侃,看你以后怎么嫁的出去,上不得厅堂,下不得厨房。

  这当然是玩笑,只要父母在,哪个孩子不懒。这大概是中国现代社会年轻人的通病。其实离了父母,他们也会自己做。这大概,就是来自父母对自己孩子的爱。

  远嫁,是因为爱情。女人不像男人,心思总是敏感细腻些。各种不习惯,特别是饮食。虽然不常回去,每次回去,路遥还是得忍受。

  洗过的碗上还留有污渍,每次吃饭前路遥都要将碗和筷子用洗洁精洗一遍。受不了公公的吧唧嘴,受不了一次次吃着用嘴吮吸一下筷子,只要公公动过的菜,路遥永远都不会动,甚至,她看见公公,就吃不下饭。听不懂语言,给了她莫大的安慰,至少可以不用交流,不受管教。

  她一度怀疑自己怎么如此不尊敬长辈,自己也是农村出生,怎么会嫌弃老人家。母亲一向重孝道,让自己一定要尊敬长辈,可是如何就尊敬不起来呢?可是,面对外公外婆爷爷奶奶,自己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甚至还很亲近,喜欢和外婆上山,喜欢抱着她的脚睡觉。为什么一切就变了呢?她检讨过自己,可是当再次面对,她还是会这样。路遥想了很久,可能因为陌生吧。

  因为如此,路遥变得不那么想回婆家,最重要的是,她想着和老公一起在事业上有些上进,趁着周末充充电。

  不过,一个月至少也会回去一次的。从开始的不习惯,渐渐的开始学会习惯,家里有自家种的蔬菜,也蛮不错的。有时候甚至想若是每周能回去也不错。

  平常婆婆会让她做饭,她不肯,因为张枫从来在家不做饭,自己儿子都不做,凭什么就让自己做饭。张枫从不做家务,路遥也坚决不做。婆婆说自己懒,她也没放在心上,反而跟老公开玩笑。

  可是,怀孕的女人是不是都很敏感小气,或许她本身就小气。没了工作,婆婆总是说自己的亲戚的儿媳是公务员,又上班,又带孩子,有做家务,简直不要太勤快,况且人家还是城里人,不是农村出来的。路遥爆发过一次,婆婆很无辜的说自己没有说她。路遥心中气愤,也不想想自己当初也是事业单位,工资很不错,自己也做饭,你一个没读过书的妇女嫌弃什么,你以为你儿子很优秀么?。

  离婚念头一遍遍闪过,可是因为一个男人,一个还算可靠的男人,她嘴上念着,却还是忍了。

  远嫁的确不容易。那些远嫁的姑娘们,应该会感觉到,第一年过年没在自己父母跟前的感受吧,孤单寂寞,无处撒娇。父母在,真不能远游啊。

  好在,张枫答应过路遥,第一年在婆家过,第二年就回娘家过。

  可是怀孕了,腊月二十还不到三个月,流过血,保过两次胎。不敢坐飞机,火车时间太长,更别说长途汽车。路遥很想回娘家,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大年三十,很想哭,可是有一个迷信的说法,如果哭了,一年的运气都不大好,连哭,都没有办法。跟着父母视频,只能微笑,这样就不会让父母担心。

  “我真的好想回娘家”。路遥抹着眼泪,“你可知道,只要我惹着她不高兴,她就说不懂感恩,我真不知道这不懂感恩从何说起,是因为那彩礼费么?难道给了几个钱就可很了不起?如果我没有辞职远离家乡,她那点彩礼我就挣不到了。我已经明确告诉过她了,我会还。他觉得他儿子优秀,我配不上,她也不想想当初,有一段时间我考虑父母不想远嫁,她的儿子一直不舍得放下。”

  路遥顿了顿,继续说道:“在学校里,他的儿子不爱与人交流,我们同学当着面都能开玩笑让我与他分手,瞧不起他,而我爱他,在我心里觉得他沉稳,不像别的男生那样油腔滑调,我念着他的好,他也念着我的好”。

  “看来,你们真的很相爱。”春景居士道。

  “是啊,曾经真的很相爱。”路遥道。

  重男轻女,在这个社会并不是完全废掉。不错,路遥生了个女儿,顺产的痛苦只有分娩的女人才知道。据说,当公婆看见生下来的是个女儿的时候,头也不回的走了。还好,还有一个不错的老公,第一时间关心自己,自己和孩子两头跑。

  “你觉得寒心么?”春景居士问。

  “还不觉得,因为我老公好,他不介意,我也很喜欢女儿,我的眼光还不那么局限在婆媳矛盾里,刚才给你讲的那些不过是小事,可是矛盾本就是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路遥摇了摇头。

  “让我寒心的是,他们不带小孩也就罢了,坐月子我也自己坐,没那么娇气。每次回去,婆婆总说谁家亲戚媳妇生了胖小子,你也赶紧生吧,要儿女双全才好。女儿嫁出去就是泼出去的水,不算自家人,是别人家的人,自有儿子才可靠。我当时就想,你们也没把我当作一家人啊,我难道是生育的机器。”路遥继续道,“你知道吗?有时候并不是小气,而是这些话每天重复,总是堵得慌。”

  “后来怎样?”春景居士问。

  “因为那点彩礼我还没有还,因为生了个女儿,他们觉得我对不起他们,还整天好吃懒作,我受不了言语,便自己带孩子。我本想找工作,请父母帮我带孩子,可是母亲身体很不好,父亲要照顾母亲,我不能让他们担心,所以我没办法”。路遥道。

  路遥心情一直不开心,她想赚钱,至少可以亲自赡养自己的父母。张枫看着妻子一天一天抑郁,脾气变得暴躁,便请求自己的母亲帮衬一年,等路遥找到工作就请保姆。

  哪个父母不心疼自己的儿子,婆婆终于来了。

  路遥想考一个证,以备工作之用。她有一个习惯,自己打算做的事情,除了老公之外,完成之前不喜欢别人知道。

  尽管每日埋头啃书,毕竟在自己家,她会亲自做饭,洗碗,洗衣服,婆婆只是帮着看着点孩子。

  也许每个年老的女人总是嘴碎。张枫做饭比路遥好吃,当母亲的居然第一次知道自己儿子会做饭。周末,张枫将一切家务全包,做母亲的从来不见儿子如此勤快。时常会给妻子买衣服,当然,自己的亲妈和女儿都有。

  常常趁着儿子上班,婆婆言语中说着自己儿子每天赚钱养家够辛苦了,还让自己的儿子做家务,嫌自己的媳妇不够节约。

  路遥只当左耳进右耳出,不那么理会。这是她从新闻、天涯、百度和微博上的婆媳故事中终结出来的理论,女人的格局不能太小,沉默就是最好的反击。

  羽羽,女儿的名字,生病了,医生说中了毒,还好抢救及时。吃了什么,根本不知道。

  “妈,你究竟给孩子吃了什么?”

  “没吃什么啊!”

  “哼哼,死不认账!”。

  “说什么啊,我好心好意来给你带孩子,你却这样对我说话,懂不懂得尊重老人,一个没有人品和修养的女人,不会有幸福的”。

  “老人,的确得尊重,毕竟我活的时间长”。路遥歇斯底里。

  不喜欢女儿,也不至于这样散漫。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可是她是我的女儿,是我亲生的骨肉。你够狠。平时不甩你,是我自己想要保持涵养,也不想让张枫为难。这一次,不想忍了。

  “我一直知道,老年人就是嘴碎,跟别人说我懒,说我不爱干净,张枫可真是辛苦。我并没有把她当亲妈,我只是尊敬,所以我不在乎。可是,羽羽,我的女儿”。眼泪一直止不住。

  “若仅仅是这样,你绝不会那么绝望,因为你比普通人看得透,更加坚强。”春景居士道。

  “也许我的确坚强,从小就穷,受尽冷嘲热讽,渐渐的也不大在意了。”路遥道:“我以为婚姻中,我可以做我自己,活得更加自在。”

  “其实我也有很多不对的地方,我还不够八面玲珑,若是像我的一个亲戚,笑脸相迎,背后捅刀,谁也不得罪,人人都道她好。连她曾经炫耀言语间就使得公司的一个本不正经已婚妇女红杏出墙,也能得到别人的夸赞。这样的人,该多好。”

  “或者,我是一个逆来顺受,任劳任怨的女人,也是好的,可我偏偏什么都不是。”

  女人,能够忍受分娩的痛苦,其实都很坚强,却会因为另一个同龄的女人,溃不成军。

  因为,那个可以信任的男人,突然间变得不那么信任。

  “我们曾经彼此发过誓,若是那一天不爱了,那一天爱上了别人,就向对方说清楚,绝对不可以欺瞒彼此,可是他却没有做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面具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面具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