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远嫁的女人 下
风移云动2018-10-18 12:013,280

  一个身材很好的年轻女人主动找到路遥。

  “你是说你怀了他的孩子”。

  “不错”。

  “几个月了”。

  “三个月,很稳定”。

  “你们怎么认识的?”

  “认识得比你早,他妈妈希望我能为他们家传宗接代”。

  “他妈妈也知道?你愿意什么?”

  “你生了个女儿吧,可是阿姨需要个孙子,而不是孙女”。

  “生个女儿怎么了,你是女人,她也是女人,况且我并没有打算不再生孩子,生不生是我的权利,况且你怎么知道你生的就不是女儿”。

  “我回生到儿子为止。”女人微笑着,有两个小酒窝。

  “怎么,嫁到别人家,没有尽一天做儿媳妇的责任,连嫁妆也没有,酒席都是张枫父母出钱操办,自己又没有工作,在事业上帮不了张枫,怪不得公婆不喜欢,丈夫不爱。”两个酒窝变得不那么可爱。

  “哼,你不说你们怎么认识,我也没有兴趣知道,我大概明白了,你不就是想嫁给张枫么,我会离婚,毕竟我没有本事斗得过一个贤惠孝敬的小三,法律上也不会对我有多大的保护”,路遥微笑着说道。

  女人愣住了,她本想到很多嘲讽的话,没想到眼前的路遥轻描淡写,没有丝毫的愤怒。

  “怎么?你以为我会像泼妇一样打你骂你?”路遥笑着,虽然没有酒窝。

  “不,不是。”

  “再见”。

  “这样的女人在这个世界上太多了”,春景居士道。

  “是啊!看得多了,听得多了,发生在自己身上,心里虽然愤怒,可也知道怎么处置?”

  “你一定找过你的老公谈谈了”。

  “谈过,可他的话和其他男人不同”。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还记得当初的约定么?”路遥问张枫。

  “我舍不得你”,张枫回答。

  “你舍不得我,就可以背叛我?”

  “也许这样,父母就不会为难你。他们,也是生我养我的父母”

  “什么,这是什么逻辑?”

  “既然你知道了,就离婚吧,让你远嫁,真是苦了你了。”

  “你在说些什么啊?你知道,我信任你,你是我在这个家的理由,我实在不能了解你的行为。你知道,在我看来,你现在有多恶心。”

  “我无话可说”。

  “好,既然这样,就离婚吧,除了羽羽,我什么都不要,我相信你的父母也不会喜欢她的”。

  “好,羽羽的抚养费我会出,今晚我会出差,差不多一个月,等我回来”。

  “一言为定”。

  证也不会考了,太累了,路遥抱着女儿在床上睡觉。一阵响动把她吵醒,来了客人?

  “是你?”

  “哼,都离婚了,怎么还不走,还在这白吃白住啊!”

  “老太婆,婚还没有离,这是我家,不是你家,凭什么走?”

  “这是我儿子的家,也是我的家,你不过出了几万块钱,装修费都是我出的,还好意思说是我家,你以为还是以前的时代么,法律保护的可是我们。”

  “你在瞎说什么?”

  “我不管,你就得搬走,越快越好,否则玲玲挺着个大肚子住哪里?”

  “原来你叫玲玲啊!”路遥望着这个女人,玲玲一丝得意。

  真的是一一刻也不想多待,“好啊,等我收拾一下就走。”

  “你有什么可收拾的?不都是枫儿买的么?还有,那彩礼也要还回来。”

  “你以为就你那点彩礼钱,我稀罕么。如果我不把我的东西收拾好扔了,你的新媳妇怕是会不高兴吧”。

  “你,快去,快去”。

  “你为什么不据理力争?”,春景居士问道。

  “面对无赖,有理说得清么?”路遥道。

  “那倒也是,所以你就抱着孩子出来了”。

  “我心里忍者,的确很崩溃,可是我不想让让她们觉得我很可怜,嘲讽我,所以我唱着歌把东西收拾完,扔了出去”。

  路遥准备回去抱孩子的时候,却看到婆婆边打电话边哭,她未来的好儿媳在旁边安慰着。

  “什么,瘫痪,植物人,哎呀,我的老头子”。婆婆嚎啕大哭。

  婆婆和玲玲赶去了医院。对于这公公,路遥早就心灰意冷,因为生了女儿,便常说些难听的话。反正也不认儿媳妇了,干嘛还要去。

  路遥舒舒服服在床上睡着,内心纠结自己要不要去看看,不能太无情了。

  几个巴掌把她拍醒,张枫正怒气冲冲。

  “你为什么不去医院?还比不得玲玲”

  路遥不说话,脸疼得很,恨从心头来。

  张枫收拾点东西,非要拽着她去医院,她就是不肯。婆婆在医院那边着急,张枫只得作罢。

  “你是因为这样,才到这里来”。

  “的确,我抱着羽羽做了公交车,随便下了车,就一直朝前走,我想着若是找到一条干净的河,我就带着她跳下去”。路遥泣不成声。

  “前面就是条清澈的河流,你看见了。”

  “看见了,所以我想哭够了,就跳下去,没想到遇见了你”。

  “你还想跳么?”

  “有不跳的理由么?”

  “你的生活还没有到绝境,你还有你的父母亲人”。

  “心灵的创伤难以弥补,回去,丢了父母的脸面,惹得亲戚笑话,你以为亲戚会同情。”

  “如果你跳了,你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想过他们的痛苦没有,生活有时候是可以从来的。你现在,产后抑郁症很严重,应该让他们关心你。”

  “我想回家”,眼泪宛如那条河流。

  “你应该去法院,法律才是公正的”。

  “如果你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这话说得很轻松,别人永远也不能体会自己的痛苦。可是,这句话整整支持了我十几年,时间会弥补一些伤疤”。

  “你也是有故事的人?愿意讲讲么?”。

  “当然”。

  “你能将心中的苦讲给我这个陌生人,我为什么不能?”

  “十年,这个故事一定很长。”

  “是很长,不过不是现在,三年后的七月初七,你来这里,我会讲给你听”。

  “为什么要等那么久?”

  “因为我自己发下的誓言,从第一个进来与我将故事的人算起,到第三年的七月初七,就可以听到我的故事。”

  “好吧”。

  “你会为一个故事活着么?”

  “也许你说的对,生活再难,只要不是黑白无常来,我就不怕。”

  “你的女儿应该很可爱,将来她会疼你的”。

  “是啊!”

  “将来怎么打算?”

  “回娘家,安置好羽羽,在附近找个工作,照顾自己的父母和孩子”。

  春景居士没有回答,想让她冷静冷静。

  路遥饿了,喝着水啃着面包,简直难以下咽,泪水太苦了吧。

  “居士,你说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没有完全幸福的人”。

  “那要看这个人怎么想了,即便贫穷,只要心里踏实平和,倒也幸福。”

  “我一直以为世界上最恶的人便是炒房人”。

  “这话怎么说?”

  “如果没有他们,这个时代家庭矛盾是否要小很多,现在哪个家庭不都围着房子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思考人生,了解这个广袤无垠的宇宙。对于女人来说,若是婆家不能住娘家不能回的时候,过得该是多苦”。

  “所以你还是很幸福的,有宠溺你的父母”。

  “是啊!”

  “曾经以为不能过去的坎,后来都成了回忆”。

  “过不去的坎,或许是我太悲观了,看到新闻说哪家妻子抱着孩子跳了楼,哪家妻子自杀,哪家妻子被丈夫杀死。虽然知道婆媳关系真的好难处,偏偏每个人还要处”。

  “都说结婚是两家人的事,我倒觉得结婚是两个相爱的人组成一个新家庭的事,妻子应该是这个新家的唯一女主人,不应该由另一个女人插手,他们都是客人”。

  “你说的很对,出了部分人以外,可是房子车子都是婆家买的,这个唯一的女主人哪里有说话的权利”。

  “你反驳的很好,那就要看男主人了。如今中国的男人太过于被溺爱了,在家从小不做家务,只为学习,有多少人从小就没有自主的意思。”

  “如果男人能够意思到这点,明确界限,就少了很多麻烦”。路遥明白,“就算天塌下来,我也会活着”。

  “希望你过得好,任凭风吹雨打,也不卑不亢。”

  “嗯,我还想听听你的故事”。

  女人心情好了许多,阳光很灿烂,直射人的心灵,很美好。

  温柔的看着睡熟的孩子。春景居士仍未出门,也没有留人的习惯,她告诉女人桌上的包里有一笔现金,足够买回家的车票和住宿的钱。

  素不相识,面对面的交谈,比在网上找人聊天好得多。

  春景居士叹道:“人生有苦亦有乐,苦是免不掉的,只能尽量找些乐处,活着比死去好,至少可以看看这个世界的新奇变化。”

  夕阳之下,女人抱着孩子,孩子露着笑脸,她们渐渐消失在山林之中,新的生活,新的起点。

继续阅读:第5章 恐怖的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面具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