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恐怖的人
风移云动2018-11-29 20:221,322

  A市郊区有一片空闲之地,有一栋背靠着山的房子,青瓦白墙,很普通的房子,不远处虽仍然也有房屋,只是常年均闭门锁户,或许因为生计而背井离乡,部分房屋经不起风吹雨打日晒,早已腐朽瓦落。

  房子周围有着一些藤蔓野花,并不像可以种上去的,而是野生野涨,房门前的一口井倒是干净。房子的西南处是一条河,河水清澈异常,显然未被污染。倒是一个清美幽静的地方。

  关于这房子的主人,没有人知道他何时来到此地,显然,别人也不会关心,因为城市的灯红酒绿,车水马龙,才会让喜欢热闹的人们流连忘返。否则,在一栋栋水泥房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一户人心甘情愿的被困在百米左右,甚至不到百米的牢笼里。城市的房子简化出来,便是一个一个重叠起来的格子,格子里住满着人,若是这样想,当真恐怖至极。

  所以,这里尽管环境干净优美,尽管离市较近,却很少愿意有人来住,因为怕寂寞填满心中的空虚。

  房子的主人给这里取了个简单的名字,山明水秀,就叫明秀庄,当然它本来就有名字,可是房子的主人不喜欢,便改了叫明秀庄。主人也给自己取了个绰号,春景居士。

  这可是发达的二十一世纪,居然仿古。可是,这又有何不可,的确,只要喜欢,有何不可。

  周五晚间,春景居士准时回到这里,打开房门,点燃蜡烛。这里,连日光灯都没有。

  春景居士将一个包兼一桶矿泉水放在木桌上,擦了擦桌凳,坐下歇了歇脚,便从井里打水泡了一个舒舒服服的冷水脚,簌了口,洗了把脸,放下蚊帐,便躺在床上舒服的睡去。夜太黑,蜡烛灯光柔弱,实在看不清楚他的面容。

  清晨的第一道阳光从窗户射进来,温暖柔和,屋外鸟鸣,水流之声,是为天籁。春景居士睁开眼睛,向着窗外,好一会才起床伸个懒腰,刷牙,洗脸。

  他将一把竹椅搬到屋檐之下,右手一个面包,左手一个水杯,一口面包一口水,悠闲的四处望着,很是享受。

  这样的生活让人心向往之,很少有人能够长时间忍受。

  春景居士进了屋,屋总共有三间,中间的堂屋,左边是一件睡房,右边也是一件睡房。堂屋侧面挂着一幅毛泽东的画像,他的气质世间少有。堂屋的角落里放着一张桌子,四张长凳围着,一个角落放着一个橱柜,从玻璃窗口望去,其中一格摆着二十余个杯子,有陶瓷的,玻璃的,塑料的,每一个杯子形式花纹各样,还有一叠一次性纸杯。

  另外几格摆着二十余个面具,每个面具同样各不相同,动物面具如熊猫、老虎、白兔,英雄面具如张飞、孙悟空。

  春景居士是做什么的?这样的摆设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春景居士掀起右房门的线帘,走了进去,坐在藤椅上,对着窗户看起书来。

  直到中午,他才出来,又从新坐在屋檐下的竹椅上,喝着水啃着面包,闲庭碎步一番,又回去睡了一个午觉,然后接着看书。

  周日夜晚,他关了门,拿着水桶拎着包,默默地离开。

  他是何人?他做什么工作?

  他很孤独么,周末不用陪家人?

  在屋檐的墙上,用毛笔写着几个大字,“你若觉得苦,不妨进来诉诉,周末见”,并不工整,但透着潇洒不羁,以及一份刚劲。

  这样的地方,怎会有人来呢?

  春景居士每个周末都会来这里,有时候甚至待上个一周半月,像是在休假,可是,春去春又回,这里几乎没有什么人经过。春景居士却仍然甚有耐心的坚持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面具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面具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