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绝路尽头有人家
修车铺壹锭银2018-10-31 12:5710,746

  宋枟身上的那柄软剑被那人无情地抽离出来,引起他身体痛苦地抽动,口中涌动的鲜血多了出来,他身子摇晃了几下,最终仍无法支持身体的平衡摔倒在地,虽然意识仍然清醒,但全身的气力仿佛随着身上血液的流逝而快速消失,再提不出丝毫反击之力。

  一只冰冷的大手掐住宋枟的咽喉将他提起来,凑近在那人的眼前。他虽然蒙着面,但他眼眸中那股摄人心魄的寒光依然骇人,他的眼角眯了眯继续说道:“啧啧啧啧!瞧瞧这小可怜样,我见犹怜啊!放心~我说过,不会这般痛快让你死掉的!我会一刀、一刀割去你身上的皮肉,又会用上好的金创药吊住你的性命,宋枟~你可要坚持住啊,我现在唯一关心的~是你最终能挨多少刀!我非常看好你~觉得怎么着也得一千两百刀吧,如若你挺过去依然不死,我会赏你个小小的惊喜~你千万可别令我失望哟~嘿嘿嘿嘿!”,说罢他便将宋枟往肩上一扛,转身向着街道拐角边的小胡同钻去。

  —————————————————

  此时晚菊镇内离此处不远的另一头也在上演一场生死战,八名黑色锦装的精干汉子围住了一名踉踉跄跄的中年男子,他一身麻布青衣的小厮打扮,略显有些怪异,毕竟晚菊镇这种上年纪的小厮少之又少。

  这名身材消瘦的中年男子佝偻着身子沉声问道:“诸位~不知挡住在下的去路所欲何为?”。

  其中一名黑衣汉子回答道:“老虎~别再装了,乖乖把东西交出来,随我们回去复命!”

  中年男子有些诧异道:“诸位是否认错啦人?在下两袖清风、身无长物,并不是你们眼中所谓的乡绅、富豪啊!”。

  那名黑衣汉子继续沉声道:“没想到曾经叱咤风云的大邱猛虎竟沦落至此,虽然你的样貌、身材、声音与他截然不同,但你或许忘记啦,老虎可中了我们宫主的魅骨毒,寻不着老虎的行踪,我们还闻不着老虎身上散出来的魅骨毒香吗?不管你再如何乔装佯扮,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你身中的魅骨毒一日不袪除,我们便可以闻香锁骨寻到你!老虎~别再装啦!快把东西交出来,我们好给你个痛快!”。

  中年男子冷声喝道:“就凭你们几个狗崽子也配?看来今夜不杀掉几个,炖锅狗肉烩,你们忘记啦我的厉害!”。

  另一个黑衣汉子正想嗤笑道:“还屁的老虎,都虎落平阳啦,就等~”。

  “当心!”

  “不要出声!”

  黑衣人中的两声示警并没有挽回那名同伴的性命,一只铁爪卡住他的脖子,咔吧一声将其拧断,他来不及哼一声就命丧黄泉,倒下时嘴角仍然挂着当时轻蔑的微笑,是在耻笑老虎余威不在,还是在苦笑自己的轻率无知?

  中年男子目露寒光,他双手交叠在胸前结出宝瓶印道:“你们一个都别想走!雾隐!”,话音刚落从他身上散出浓浓雾气,并伴有一股淡淡摄人心脾的魅骨毒香,转眼间便将剩余几人笼罩在层层雾气里~不见踪影!

  剩余七人不敢发出丝毫响动,更不敢挪动身形分毫,就连各自的鼻息声都压制在最低水平,生怕一丝丝的动静引来老虎凶狠的绞杀!雾气渐浓,他们彼此眼睁睁地看着身旁同伴的身影淡淡隐去,陷入在重重雾气中,只剩下自己独自一人面对隐藏在浓雾深处的猛虎!冷汗逐渐打湿啦后背的衣襟,老虎依然没有半点动静,他们在等:只要老虎出手攻击一人,剩余的人可四下溃逃出去报信;而这头猛虎也在等:哪只狗崽子敢哼哼一声,他就嘎巴一声取其性命!

  正在众人焦灼相持阶段,忽觉浓雾中有人运起骨诀,这他妈的不是茅坑里点灯笼~自己找屎(死)嘛!是谁他妈的不开眼,自寻死路还拖累大家?

  “糟糕~老虎跑了!”一个陌生的声音从浓雾里发出声来。

  “不可能!他的雾隐骨道还在这呐!”。

  呃~咔吧!

  “是真的,咱们中间没人!他真的跑了!我们被他忽悠啦!”。

  “小子你在哪里?”。

  呜~咔吧!

  “在~我在这!你们在哪?我来寻你们~”。

  “大家当心!这雾气没散,可能是老虎的障眼之法?”。

  啊!咔吧!

  “是谁在叫?”。

  咔吧~

  “不是我~”。

  咯~咔吧!

  “也不是我!”。

  呃~咔吧!

  “你们在哪里?我来找你们,咱们快快出去追那老虎,千万别让他跑啦~”。

  那名唯一幸存的黑衣人咬牙坚持住,自始至终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他浑身颤抖着,心中却如同一面明镜:总共六声“咔吧”,代表他六个同伴相继奔赴黄泉,捎上被老虎第一个捏断脖子的,整整七条性命就这么风起残云般~没了,他面露惶恐,眼中俱是惊恐。

  笼罩在他身体周围的浓雾犹如融雪般涣然消散,老虎消瘦的身影显露出来,他一步一步朝着场内唯一的幸存者走来,嘴上沉声问道:“说说~你们这次过来多少人?谁在领头?可有宫卫加入?”。

  那名黑衣人颤抖着回话道:“你、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我、我没有、发、发出一点声响~”

  “你太怂包!裤裆里面散出的味儿~老远就能闻见,你说说~我不找你找谁?”老虎淡淡地答道,他走到黑衣人面前双目炯炯有神地注视着他,只是他的眼眸晦暗无光,似有什么东西遮住了瞳孔的匣光,他并没有继续追问什么,仅仅这样平静地凝视着他。

  在老虎这种无形的压力下,唯一幸存下来的黑衣人片刻功夫就自我崩溃啦,他瘫坐在地上双手抱着头哭喊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你们来了多少人?”

  “不、不知道!我只是个编外策应,我们只负责搜寻大爷您的下落!”

  “那~你可知道这次来人里面可有高手?”

  “好、好像听说~”

  “听说什么?直说~”

  “小、小的听说~宫、宫、宫主来了~她”

  还未等黑衣人把话说完,一记霸道的骨诀瞬间浸润他的全身,老虎骇然后退,双手再次交叠在胸腔前掐出金刚独钴印,在对方骨技爆发前吼道:“骨盾!”。

  一声女人风雅的声音随即从远处传来:“骨爆!”

  瞬间老虎身前刚刚正在坦言的黑衣人如夜空的烟火猛然炸开,夹带着霸道的骨力将四周肆虐一番,树在老虎身前一人高的骨质盾牌转眼间被爆炸的冲击力炸的千疮百孔,眼看着即将碎裂崩塌,然而它却堪堪顶住了这轮爆裂攻击。

  “一群没用的东西!一只瞎啦双眼的老虎都收拾不了,要你等何用?”一位红衣华裳的宫装女子在不远处的一幢三层木质叠花角楼上露出娇媚的身影,她皱着眉头有些不满地眺望着这边,身旁躬身侧立着一名黑衣劲装青年。

  老虎寻声向角楼那边望去,虽然他双目已被媚骨毒毒瞎,但身为一名强者对另一名强者的礼数他不会忘,他双手抱拳遥遥向着宫主一揖道:“没想到大名鼎鼎的宫主殿下也驾临此处,看来我关老虎面子真不小啊!”。

  “哎哟哟~大邱猛虎关天翔才是响当当的真英雄、大豪杰哪!要不是中了奴家的媚骨毒,奴家还真怕被你那虎啸龙吟惊到哪!”宫主娇滴滴的声音回应道。

  老虎不卑不亢地沉声问道:“难道宫主真要赶尽杀绝嘛!”。

  宫主抬手柔柔地掩住嘴角轻声笑道:“呵~关先生言重啦!奴家真怕你困兽犹斗,万一你冲着奴家拼命怎生是好?惊坏了奴家的花容月貌,弄花了奴家的浓妆艳抹,你~赔得起吗?不如~我们就此罢战如何?奴家在角楼上略备薄酒,今夜我们只谈风月,不论前仇!不过~在此之前还得劳烦先生把那东西交出来,这样奴家才好回去交差,剩下的恩怨情仇,奴家不愿管也没气力管~不知关先生意下如何?”。

  老虎轻蔑一笑道:“说来说去还不是想要那东西嘛!老子最痛恨你这臭娘们拐弯抹角地伎俩,阴啦老子还正气盎然地想立牌坊,婊子娘的~有种踏过老子的尸体来取,少给老子装风骚,就你那点白花花的小肉肉,老子闻着都嫌臭!”。

  宫主娇斥道:“关天翔!奴家敬你是个英雄,特地网开一面想留你性命,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一只瞎了眼的病猫,你真当奴家忌惮你吗?”

  宫主身旁的黑衣青年躬身劝慰道:“宫主~您莫要置气!他中了您的媚骨毒,不过几日便是一具尸体,您和具尸体较什么劲啊?气坏了身子脸上可会起皱纹的~”。

  宫主听到此话,直起斜靠在椅子边的半边身子,抬手从青年手上接过一面八角玲珑方天镜,举到眼前细细打量起自己的娇容来,然后她笑起来:“罢啦~罢啦!本想逗逗这只病猫,谁想他如此不解风情!蚩尤~动手吧!”

  黑衣青年躬身一揖道:“喏!”,然后他直起身双手掐诀道:“临!”

  顿时在老虎关天翔周围爆出九股青烟,现出九名高矮胖瘦的劲装骨卫,将他各路可能出逃的空间团团封住。

  “想不到宫主殿下真是大手笔啊,堂堂未央宫九个宫卫齐出,关某人死而无憾!”老虎傲然一笑道,作为英雄能以此等壮烈的死法了却残生,他知足啦!

  一名戴着黑色狰狞面甲的骨卫喝道:“列阵!”。

  “乾宫!”

  “坎宫!”

  “艮宫!”

  “震宫!”

  “中宫!”

  “巽宫!”

  “离宫!”

  “坤宫!”

  “兑宫!”

  九名宫卫各自踏稳各自负责的宫位,然后运起骨诀严阵以待。

  老虎侧耳倾听着周围的动静喃喃自语道:“这难道是传说中的九宫绝杀阵?哈哈哈哈!想不到啊~想不到!堂堂大邱未央宫竟然使出佰邺国失传的阵图来,我是该哭还是该笑哪?”。

  宫主忍不住接过话茬道:“本宫也很好奇,你这病猫是该哭~生路无门呢?还是该笑~能死在九宫绝杀阵中殊荣之至呢?”

  老虎惨然一笑颔首道:“历史文献中记载能有幸陷入九宫绝杀阵的英豪屈指可数,哪一个不是威震天下的人物,我关老虎何德、何能竟获如此殊荣,死得其所~死得其所啊!”。

  黑衣青年面露疑虑,再次躬身向主子请示道:“宫主~小的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宫主有些诧异地望着黑衣青年道:“蚩尤~有何话旦说无妨!”。

  蚩尤俯身一揖道:“宫主您应该清楚,这老虎已身中剧毒,即使我们不动手,不出几日他也会毒发身亡!既然如此我们何不耐心等待?今夜这般苦苦相逼,说句不好听的话:狗急了还会跳墙,再病殃殃的~他也是头猛虎,当然我们这九宫绝杀阵必然可以剿杀此獠,但其中要付出何种惨痛的代价呢?如果被这头老虎濒死前拉上几个宫卫垫背,那我们可得不偿失!”。

  宫主一挑眉娇媚道:“说下去~”。

  蚩尤身子俯得更低了,他继续谦卑地叙述道:“以宫主的智慧又何尝不知?照小的判断,困住这头老虎只需四名宫卫配上五名紫衣便可!媚骨毒的毒性是骨诀、骨力使用的越多、越频繁,毒性爆发越猛烈!如果中毒之人老老实实不使用骨诀、骨力,以一名正常老百姓的状态来生活,他可有一个月的阳寿!而这头老虎被我们围追堵截之下,频繁使用骨诀、骨力,身体已算是油尽灯枯,我们何必步步紧逼?据此小的斗胆猜测~其实宫主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宫主听罢美目顿时一亮,她玉指一挑蚩尤的下巴,将他的脸颊挑近在自己眼前好生端详,不禁赞叹道:“小蚩尤啊~没想到你真的长大啦!本宫主还真差点忽略了你这颗蒙珠!今后奴家可要好生疼爱你啦!”。

  蚩尤吓得立即匍匐在地上,额头紧贴着地面颤声道:“宫主明鉴!小的可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小的只想为宫主分忧,不愿看到宫主为这些凡尘俗世所扰,忧神、伤心~”。

  宫主娇笑道:“咯咯咯咯~还是你会疼人!”,她用雪白的玉足在身下蚩尤的后背上撩拨着,不禁再次嗤笑出声来:“瞧瞧你这胆子,怎么片刻功夫后背出了这么多汗水,要不要奴家给你洗洗身子啊~”。

  蚩尤吓得一个激灵,在地上砰、砰、砰地磕起头来:“请宫主怜惜,小的命薄可没有那等福气,小的平生祈愿只盼能为宫主分忧~”。

  宫主缓缓收起玉足笑道:“瞧把你吓得,奴家只当和你开个玩笑,起来吧~奴家还有事情吩咐!”。

  “是~”蚩尤战战兢兢站起身,身体依然保持躬身作揖的姿态。

  “府主的人马在附近吗?”

  “在~据探子来报,附近有府主三队人马!”

  “你可获取到他们精锐的联络手段?”

  “不久前刚刚套得~宫主安心,我们做的很隐秘,套出秘密后人已经毁尸灭迹!”

  “好~蚩尤你下去安排,向周围几路府主兵马报备,告诉他们老虎的行踪!奴家的意思~你可明白?”

  “明白!宫主您是想借刀杀人,用这只病虎削弱府主的力量!”

  “不错~奴家喜欢聪明人!下去办吧~”

  “喏!”蚩尤恭敬答应一声,再次躬身一揖退了出去。

  —————————————————

  晚菊镇北十里的山林间,一对人马正在夜色间小心地行进着。此时晚菊镇上空突然爆出三朵烟花,将被黑暗笼罩的小镇照得透亮,而这三朵烟花也吸引了该队人马的注意。

  “鹰眼~怎么回事?”

  “头领~是咱们晚菊镇探子的示警烟火!有三朵分别是我们蓝羽、紫幽、青泽小队的联络烟火!看来他们是发现老虎的踪迹啦,不然不会同时通知我们三个小队!”

  “好!终于逮到他啦!我倒想会会这头大邱猛虎,这等英雄豪杰在被我们弄死前,没好好单独和他比划比划岂不可惜!鹰眼~祭出骨鹰探知老虎的具体位置!”

  “喏!”鹰眼双手交叠在额头结出飞天印道:“骨鹰~疾!”

  瞬间一头骨鹰在鹰眼头顶上空显出身影,它高声嘶鸣一声,然后展翅翱翔,向着不远处还有着零星灯火的晚菊镇飞去,转眼消失在夜色里。

  头领一勒马头缰绳道:“我们速速赶去!夜间山林疾驰~尔等可要注意脚下,不要马失前蹄~”说罢一扬马鞭抽在身后马屁股上,身下快马吃痛一声长鸣,然后载着他率先冲下林间山坡,身后几匹快马紧随其后,很快这队人马消失在山林袅绕雾气中。

  —————————————————

  宫主眯着眼睛抬头望向漆黑的夜空,在黑暗中有头渺小的骨鹰正在天际间翱翔。

  “这是蓝羽鹰眼的骨鹰,看来他们已经获知消息,正快马加鞭向此处赶来!蚩尤~好戏可以开场啦!”

  上来复命的蚩尤躬身一礼,然后再次掐诀道:“兵!”

  早已在老虎周围严阵以待的九名宫卫立即露出狰狞的爪牙,身上的骨力蓬勃而出,一把骨质长刀,一柄骨质盾牌在他们每人手边凝聚成形,两把骨器在手~进可攻退可守!

  头戴白色面甲的宫卫冷声劝道:“老虎!念你一世英雄,还是跪地服诛吧!休要让我等难做!放心!会给你个痛快的!我的醉梦赏没有半分痛苦,可让你在睡梦中了结生命~”

  黑色面甲的宫卫插话打断了这段劝慰:“白灵~你话太多!记住!不要妨碍宫主的大事!攻~”,他不再多话,率先向老虎强攻过去!

  老虎面色凝重,双手掐诀再次结出宝瓶印道:“雾隐!”,然后双手继续结出大轮金刚印喝道:“兵~现!”,一股浓雾瞬间将老虎和向他扑来的几名骨卫包裹进去,几人瞬间没啦踪影!

  剩下几名在浓雾外策应的骨卫大声提醒道:“小心这头老虎的雾隐杀!”

  “赤焰~好像你的焚焕天下可破这水系骨技!”

  “正是!只要对着浓雾上空使出,半柱香即可化去碍眼的雾气,而不会伤着我们的人!”

  “那就拜托赤焰你啦!”

  “好!我也正有此意!”说罢,赤焰运起骨诀就要将这记“焚焕天下”施展出来。

  “不可~”一个黑色身影从远处疾驰而来,他出声制止住赤焰的骨技。

  头戴蓝色面甲的宫卫冷冷斥责道:“蚩尤!你来捣什么乱!赤焰~别管他!继续!”。

  “不可!”蚩尤再次出言制止!

  头戴红色面甲的赤焰火了,两次运起骨诀都被这蚩尤打断,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他本就是玩火的!他怒吼道:“蚩尤~你他妈的活腻歪啦!别妨碍宫主的大事,要是出了丝毫纰漏,老子拧下你的脑袋当尿壶!”

  蚩尤冷冷地回应道:“你等才在坏宫主的大事而不自知!且看这是何物?”说着话从怀中掏出一面八角玲珑方天镜来,在浓雾外的众骨卫赶忙躬身作揖行礼道:“属下谨听宫主号令~”

  蚩尤手持八角玲珑方天镜道:“宫主令:围而不杀,困而不僵,伺机放生,添伤加彩!”

  众人纷纷点头遵命道:“喏~”

  头戴红色面甲的赤焰马上向蚩尤再次作揖道:“蚩尤兄弟,莫要怪咱火爆脾气啊,咱性子直~你多担待!不过为何不让咱化解老虎的雾隐诀?”

  蚩尤谦逊地作揖回礼道:“宫主的意思赤焰老哥你可听懂啦?”

  赤焰呵呵傻笑道:“没!还请兄弟答疑解惑!”

  蚩尤耐心解释道:“其实宫主并无杀虎心!只命我等困住他手脚,等到府主大人的人马赶到,再驱虎逐狼,令虎狼相争~两败俱伤!借此堂而皇之消磨掉府主一部分精锐力量!可是最后府主追究过来,怎的他手下伤亡惨重,而宫主手下毫发无损?这~委实太说不过去!因此宫主令我等身上均要挂点彩头,不然无法向上峰交代!”

  这时浓雾里传来更加激烈的打斗声,在外策应戒备的各骨卫立即运起骨诀,准备随时出手支援浓雾内的同伴。

  噗噗噗噗!呃~四声闷哼从雾中传来,四个身影从浓雾中四向飞出,被在外戒备的同伴接住,顺势抵消掉附着在其身上的霸道骨力!黑天、白灵、黄土、青琅分别被身后同伴扶住,他们分别在肩膀、大腿、腹部、手臂上各中一枪,血流如注被身后接应的同伴施展骨诀~止血、疗伤!

  咳咳咳咳!伴随着老虎沉重的咳嗽声,浓雾渐渐散去。老虎单膝跪地,手中持着长枪支持着身体不要倒下,他身上布满虎飚骨甲,此时已经损毁大半,尤其胸口心脉处的胸甲和腹部的腹甲已全部崩碎,露出里面青色带血的布衣和些许古铜色的皮肉。老虎喘着粗气向身旁吐了口带血的吐沫道:“痛快!痛快!好久没有这般施展筋骨!可惜老子中啦毒,要不然定要尝尝九个宫卫联手的滋味!”。

  黑天拱手敬畏道:“大邱猛虎~名不虚传!我等佩服!”。

  赤焰此时跃跃欲试道:“哥几个后面歇息,老子先来会会这头老虎!”,说罢就一跃而起冲向对手!

  蚩尤眼看这锅粥火候刚好,怎能再让赤焰冲进去添把火?这老小子没轻没重的,要是真把老虎弄死啦,宫主精心熬的这锅粥可就真胡锅啦!他急忙出声喝道:“赤焰!回来!”

  本来一副想要大展拳脚的赤焰身子为之一僵,委实蔫了下来,垂着头灰溜溜地退回到骨卫的阵营里不再言语。

  老虎看到此等情形有些诧异,他挑眉问道:“怎么?担心车轮战耗死我这头老虎不成?”

  蚩尤拱手一礼道:“在四名宫卫联手全力绞杀下,还受到如此的伤势,大邱猛虎的威势可见一斑!宫主殿下爱惜自己的羽翼,不想再逼迫阁下图造杀孽!”

  老虎嗤之以鼻道:“屁!狗日的臭婆娘!什么话都能从她嘴里吐出花来!既然不想图造杀孽,干嘛派出九名宫卫困着老子啊?有本事就敞开缺口放老子走!她敢不是不敢?嘴上面假仁假义,手上阴狠地出冷刀子!老子不吃这一套!有什么招数尽管来!老子今夜交代在这里,定要拉几条命来垫背,亏本的买卖老子不干!哼哼!你们不会是在等增援吧!”

  此时角楼处传来五声竹哨~三长两短!蚩尤精神为之一振:来啦!府主的第一队人马赶到了!在北面!他运起骨诀:“化骨传音”,向在场的九名宫卫暗暗传信道:“宫主令:驱迫老虎北逃,不得伤其性命!”

  九名宫卫互相传递着眼色,然后黑天暴吼道:“老虎!我们的援兵到啦!今夜便是你的死期!攻!”,说罢几名没有受伤的宫卫率先冲向老虎,而刚才迷雾中受伤的黑天、白灵、黄土、青琅在后压阵。

  老虎轻蔑的一笑道:“早就知道你等这番伎俩!虎啸龙吟!”

  刹那间鬼哭狼嚎、枪影重重!老虎其实也保存着些许实力~憋着大招!看着剩下的五名宫卫争先恐后的冲来,他被逼的也要拼命啦!

  其实几名向老虎冲去的宫卫看似气势汹汹,其实私底下运起的骨诀却是防守类的骨技,什么四壁清野、固若金汤、叠影重重、滴水不漏、天衣无缝!谁曾想到被急红眼的老虎误会啦大伙的善意,祭出大招想要鱼死网破!好在五人都提前运起防守的骨诀,若是真要蛮打莽撞去攻击老虎,那死相必定十分凄惨!老虎是不要命啦,可他们要啊!即便这样,他们被虎啸龙吟击退出来时身上仍然挂满了彩,这不是装装样子,这真是被那头疯老虎枪枪索命给刺的!

  擅使水系骨诀的蓝一最惨,她的骨水诀本性偏柔,碰到老虎霸道刚硬的枪技最先被破去防守骨诀:“滴水不漏”,那柄饱含煞气的长枪突破水盾一往无回地刺向蓝一心脏,幸好危急时刻被赤焰踹了一脚,枪尖扎偏撩过心脉刺进她肺叶里!

  赤焰因为那脚分神,被老虎破了“四壁清野”,一枪尖正好扎在救援蓝一的那一腿上!

  剩下的三人一个肚子被捅个对穿,一个差点断条臂膀,还有一个咽喉重创,好在他分别将骨刀和骨盾交叠在咽喉前,就这样仍然挡不住老虎狠厉地一枪!这才是大邱猛虎,这才是所向披靡的霸王枪!

  老虎击退五名宫卫后不再恋战,转身朝镇子北面逃去。

  蚩尤如愿以偿地望着老虎逃向期望的方向,转身望向身旁痛苦呻吟的多名宫卫。这下不用他们装病伤重,被老虎结结实实咬上一口,这九名宫卫是货真价实的半残废!宫主站在不远处面色阴沉,此番情形她也始料不及,这头老虎还保存有这样的实力,早知如此,她定要命宫卫使出九宫绝杀阵弄残这獠才解心头之恨!到头来~被她精心算计的府主小队还没和老虎碰上,而自己的一队精锐人马反而损伤惨重~没有再战之力,这如何不让她恼怒!

  “蚩尤何在!”

  “小的在~”

  “调黄泉、蚀骨、鬼影、修罗小队前来待命!”

  “喏~”

  “哼~死老虎,尽会惹事~让奴家不痛快!要不是看你还有点用处,奴家便立刻爆了你体内的媚骨毒,让你欲仙欲死!那时看你还有何气力向奴家龇牙咧嘴!”

  —————————————————

  晚菊镇官道上,几匹快马鱼贯驰入小镇街道,马掌上的蹄铁碰撞在街道青砖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嗑哒声,领头的牵住缰绳、停住马身,对身后紧随的同伴问道:“此刻前方战况如何?”。

  “头领~老虎已突破重围,向这边逃来!黑天那边损伤不小,这头老虎着实厉害,中了媚骨之毒还能有此等战力!头领~咱们千万要小心,莫要小瞧啦他!”鹰眼低声回着话。

  蓝羽率先翻身下马继续问道:“说说具体情况~”。

  鹰眼一边下马,一边眼帘翻着青银的眼眸望向天空继续说道:“老虎身着青色布衣,清瘦中年男子模样,一副镇上小厮打扮,手持骨质长枪正穿过不远处的胡同向此处奔来,我们可在前方客栈后面马棚前的窄巷中伏击他!他此时已身中数刀,加上持续使用骨诀、骨力加剧体内媚骨毒力的发作,他如不尽快找到藏身之所处理伤势~无法再坚持太久,更别说逃出小镇!策马逃遁也不行!”。

  “好~”蓝羽双手掐诀凝出骨甲、骨锤沉声说道:“大伙小心,行动期间不可造次,一切听令行事!围困缚虎为主,绞杀歼灭为辅,保存战力,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喏~”众人齐声听令!

  “鹰眼~你联系紫幽、青泽,把这些情况传递过去!”

  “头领~属下已经将消息传给幽耳和泽木啦!”鹰眼复命道:“等等!头领~老虎消失啦!就在前方客栈!”。

  蓝羽身上骨力蓬勃起伏,脚下猛一蹬地,健步如飞地窜了出去,众人马上紧随其后,跟着蓝羽赶到悦来客栈。

  此时已近子夜时分,客栈虽然敞开着大门,但大堂内空荡荡的,跑堂小厮正趴在柜台上酣睡,楼上住店的客房内客人均已熄灯入眠,唯有大堂几盏油灯发出昏暗的光芒。

  蓝羽侧身对鹰眼低语道:“可看清楚啦?老虎最终消失在此地?”。

  鹰眼通过银眸仔细确认一遍后回话道:“头领~确是此处!宫主那边没有派追兵,但老虎却意外在此使出雾隐,等雾气消散后属下再也无法锁定他的踪迹!周边街头巷尾、左邻右舍属下均让骨鹰搜寻一遍,没有人员穿行的痕迹!”。

  蓝羽点点头思索道:“也就是说他极有可能藏身在客栈内!”

  鹰眼肯定道:“除非他能通天遁地!不然他必隐遁在此!”

  蓝羽转身对属下吩咐道:“鹰眼你在客栈外屋檐上策应,继续用骨鹰监视此地,如有任何异动立即传音给我!岚风你跟着鹰眼,秃鹫、苍鹰守住后门,其他人等两人一组随我进去搜店!若发现异常立即示警!记住:不可单独行动!不可冒然出击!眼睛都给我擦亮点!”

  守堂的小厮被门口这群人的动静惊醒,他睡眼惺忪般睁开双眼向门口张望,然后起身堆着笑脸朝众人走来。

  “诸位客官~可是要打尖住店?”小厮在门口陪着笑脸躬身作揖道。

  蓝羽看这小厮这等年纪,搭话询问道:“你是掌柜?”

  中年小厮嬉笑道:“客官说笑啦,小的哪有这福气,今晚小的值夜,客官有何吩咐,旦说无妨~”。

  蓝羽站在大堂门口打量一番客栈内的情况后继续问道:“刚才可有人来投店?”。

  小厮有些诧异道:“没有啊~这么晚啦也只有客官你们这一波!”。

  蓝羽一把揪住小厮的衣领威胁道:“你可看仔细啦?我进来时你可是在打盹,就敢如此确定没有闲杂人等溜进客栈?”。

  小厮吓得面色煞白,急忙解释道:“客官~客官!小的眼睛是闭的,可耳朵是张的,任何风吹草动瞒不过小的,客官您前脚在门口立足,小的后脚不就上前相迎啦嘛!您瞧瞧小的所述可有半句不实?若有人来,小的必第一个知晓!”。

  蓝羽松手放开小厮的衣领,拍拍他的肩膀宽声安慰道:“我等正在追捕一名逃犯,所以刚才莽撞啦些,勿怪勿怪!”。

  小厮赶忙堆着笑将众人领进大堂:“原来是众位官爷啊,怪不得!怪不得!官爷请坐,小的这就去掌灯、沏茶!”。

  蓝羽止住小厮的殷勤献媚,继续发言问道:“先不忙乎!我来问你~店里投宿共有几人?可有小厮打扮的中年男子?”,说到此处蓝羽猛然惊觉,眼前的这名小厮不正是一名中年男子吗?

  “你~”还不等蓝羽惊诧出声,小厮身上爆发出蓬勃骨力,一杆长枪探出枪头,凶狠地朝在座的五人刺去~“暴雨梨花!”。

  不好!蓝羽只来得及双手持锤挡在胸前,随后“突突突突”几下大力的撞击从手上锤柄端传来,震的他气血翻腾、气息不稳。蓝羽咬牙运起骨诀,后退几步将这股冲击力化解,然后再次面色凝重地望向堂间刚才还一脸谦卑相的值夜小厮!

  刚才蓝羽等人落坐的座、椅已经碎裂成了木渣,随蓝羽进来的五人除了他机警应对~毫发无损外,两人因来不及反应被当场刺穿咽喉,命丧黄泉;一人虽有抵挡可仓促间未能完全抵住霸王枪的锋芒,肩头被扎个对穿;还有一人只来得及双手格臂挡在身前,命是保住啦,两只手臂废啦!

  这人哪里是个平常小厮!这是头狰狞地猛虎啊!

  老虎将枪杆插在地上,脱去套在身上不合身的小厮罩衫,露出被鲜血染红的青衫短褐,他再次掐诀消除身上的骨力伪装,一名身材魁梧、面露威严的大汉显露真身。

  “阁下好手段!堂堂英雄盖世,竟然如此下三滥,伪装?偷袭?我蓝羽算是领教了!”蓝羽不甘地嘲讽道。

  “好说!”老虎重新提起骨枪继续说道:“比不得你们下毒、骚扰、钳制、纠缠,做老子的狗皮膏药粘了大半个月,被撕的感觉如何?”

  “哼哼!你莫要得意,我们的大队人马上就到!”蓝羽幽幽地说道,他双手早已经掐诀严阵以待。

  随后门口鹰眼和岚风冲了进来,后堂秃鹫和苍鹰也及时赶到,几人一起将老虎围在大堂当中。鹰眼借机向蓝羽递个眼色传音道:首领~他们马上就到!我们只要拖住他就成!

  还未等蓝羽做出到底是攻击还是防守的决断,老虎已经抢先一步发难:“雾隐!”,浓雾再次从老虎身上涌出,不一会便将客栈大堂掩盖进去。

  蓝羽心生警惕,急忙施展骨诀向身旁的同伴暗中传音道:大家不要发声!保持缄默!如需联络以骨传音!各自小心戒备!彼此守望相护,只要在此困住老虎,半柱香的功夫我们的人马随后就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骨道源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骨道源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