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宋徽宗和李师师
许负2018-10-14 11:593,357

  唐代

  “爹,今天是您的寿辰,我做了您最爱吃的灵消炙和红虬脯,还有您最爱喝的凝露浆我也去隔壁的酒家打来了,快净净手,吃饭吧!”一个穿着唐代抹胸裙,年龄大约在十六七岁的美貌女孩正不断往桌子对面坐着的这位中年儒生碗里夹着菜。

  而中年儒生却显得没什么胃口,有些心事重重的吃着碗里的饭菜。

  过了一会儿,中年儒生停驻下手中的筷子,看着对面的女儿,“师师……”

  “怎么了?爹。”师师张着美眸不解的看着父亲。

  “今天有一位达官贵人要我为他画一架天女图屏风,爹看你的俊模样可真像那天女似的,待会儿吃完午饭,爹就画你怎样?”

  “爹……女儿哪能当天女啊?”师师羞赧着脸,不依的说。

  “怎么不能,咱们师师可是这城里远近闻名的美人呢!这不,王媒婆又来提亲了不是,可爹实在舍不得把你嫁出去,总想着再留你两年。”中年儒生的眼底满是慈爱。

  “我不嫁人,爹……女儿陪您一辈子。”师师娇嗔道。

  “这怎么行?姑娘大了,总要有个归宿的。好了,不说了……先吃饭吧!吃完饭,我来画。”

  ……

  看着眼前这对父慈女孝的画面,我突然有些不理解,后来这个美丽的女孩是怎么会转化为那种“东西”的。

  厢房内,师师穿着明霞锦裁成五色相间的宫裙,绣带轻飘,只那么娇怯怯的站在那里,便衬出了她超越世间的美貌,俨然一个刚从瑶池盛会上偷溜下界的天女模样。

  而前方,中年儒生一改刚才的温和,全然像变了一个人样,神态十分坚毅,目光虔诚的拿着画笔在画布上作画,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女儿。

  第一幅天女图画的十分完美,几可逼真。

  而第二幅天女图则是表现为纯洁无垢的天女因不适应这个凡浊的尘世间而感到虚弱和憔悴。看着外面明艳活泼的师师,我在想画师是得下了多大的狠心才把能让人体虚的药放进了她的饭菜里。

  第三幅天女图,画师却面临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当他再一次将画毁了的画纸给愤怒的撕碎后扔向半空中,看着残碎的纸屑慢慢飘落在地面上,画师熬得通红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残忍和决绝。

  让一旁身为虚影的我看得不禁有些心惊,也隐然察觉到几分画师的打算,看着眼前这个还毫无所觉的美丽少女师师,我默默地吐出了一口气。

  画师颤抖着双手将一包药粉倒入汤药里,随后画师悄悄掩上房门离开女儿的房间。我上前掀开汤盖仔细闻了闻……果然!

  画师终究因为对追求艺术的极端执着让他的心变得疯狂和扭曲了。

  有人说,人生在世,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才是社会赋予他的身份和责任感。但是艺术家们却似乎截然相反,在他们的认知里,自己首先是艺术家,然后才是一个人,最后是社会身份与责任。所以大多数的艺术家都很自私,然而他们的成功却又在于他们自私,他们纯粹只为艺术而活。

  外出的师师回到房间后,毫无戒备的端起父亲给她熬制的治体虚的汤药,将药一饮而尽。我叹了一口气,毕竟我只是个“观想”中的虚影,毕竟这一切都是已经发生且无法改变的历史了。

  她是个祭品。

  师师原本美丽至极的脸庞逐渐变得扭曲,她在地上反复翻滚,充满痛苦的剧烈挣扎着,甚至用手不断抓着自己的脖颈,而抓出一道道血痕,口中不断发出痛苦的嘶鸣和呜咽声来……

  而画师腋下夹着画本,手中拿着画笔仍旧不紧不慢的徐徐出现在女儿面前。

  “唔……”剧痛让师师说不出话来,看见画师到来,挣扎中她抓住画师的衣服下摆向他求救,而画师只是淡漠的瞥了她一眼,仿佛这个女孩和他并没有任何关系。

  师师怔怔松开了手,我想此刻她已经从父亲的眼神中看出了她的痛苦和他有关,只是她想不通一向慈爱有加的父亲,为什么会如此残酷的对待她。

  而画师则是坐在摆好的画架前,一瞬不瞬的捕捉着师师在绝望悲痛中死去时脸上发生的微妙变化,端起画笔开始虔诚无比的作着画,仿佛在他的心底没有任何东西比他的画更为重要。

  一连七日,师师的尸体都被丢弃在之前的房间里,而一连七日,画师也每天清晨都会来为师师作画,捕捉着尸体每日产生的变化,从一开始的尚且鲜艳到逐渐灰败腐蜕……

  ……

  场景转换,这次我来到的是宋代。

  汴京皇宫,夜明珠散发出的幽幽光晕穿透过珠帘纱帐照射在一架天女九蜕屏风上面,精雅秀致的延福宫里少了些皇家固有的庄严,多了些江南的陌陌风情和雅致。

  师师正坐在精巧奢丽的梳妆台前描眉,欺霜赛雪的脸上勾画出两道淡淡晕染的小山眉……

  无论何时何地,看美人梳妆都是一种享受,当然这不是指那些素颜就出不了门的“美女”。

  要知道在现代社会,到处都充斥着伪素颜、心机妆和整容女,有的人卸了妆后甚至连自己亲妈都认不出来。像师师这种天生丽质难自弃的美女,当然多看几眼是几眼。

  忽然间我又想到,自己还从来没有看过ROSE小姐的素颜是什么样的?万一……我是说万一,她的素颜也是“见光死”的那种,那我……

  正当我沉浸对ROSE小姐素颜的可怕幻想中无法自拔之时,宫殿里突然闯进一个穿着朱红色皇袍的男子,从他朗然炤人的面容来看,虽然已人到中年,却保养甚好。他大步跨进内殿“哗啦……”珠帘被他拨开,然后一把挥下,珠帘拍打碰撞在一起发出阵阵声响。

  师师放下手中的眉黛,有些讶异的看着中年男子,“陛下,出了何事?”

  看来这个人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书画皇帝赵佶,要知道宋徽宗和李师师的故事几乎是家喻户晓,只不过任谁都料想不到,那个故事中的青楼名妓李师师,其实是一个唐代怨灵。

  “师师……叛军已经兵临城下了,现如今整个汴京城危如累卵,我有一个在民间结交的朋友周邦彦,是我初为端王时便相熟的,我让他带你出宫躲避一时。”说着就要动手将眼前的天女九蜕屏风折叠起来。

  师师慌了,上前拦住他,“那你怎么办?”

  “我跟你不同,师师……这架天女九蜕屏风是你精魂的栖身之所,如果它被那帮金兵蛮子们毁了,或者像项羽那般来个火杀阿房宫,你是会魂飞魄散的。”

  “那帮乱军难道就会放过你一个皇帝吗?你若是死了,那我还在这世上苟延残喘着什么……”

  赵佶闻言无力的垂下了双手,脸庞满是凝重和沉痛,“我是皇帝,可我在位时没有一天履行过做为一个皇帝该有的责任和义务,我始终都是一个闲散皇帝……”随即他转过身来面对着师师,眼神中满是恳切,“所以现在我要背负起自己早该有的责任,但是,师师……我答应你,无论生死或轮回多少世,我都一定会去接你。”

  师师拼命摇头,娇泪如雨,不愿面对与恋人的别离。

  赵佶紧紧抱着她的娇躯,悲痛到哽咽难言,“知道吗?师师,有时候我很庆幸自己只是个书画皇帝,否则也不可能和你相遇……”他从衣袖里悄然取出一根桃木针,猛然刺入师师的背部,“师师,记得要等我……”

  “额……”师师被桃木针所制,灵魂逐渐消散在屏风之中,只留下赵佶独自一人在殿内怅然不已。

  未过多时,一个身穿常服、相貌温雅的中年男子走进殿内,一见赵佶便行揖拜礼“见过陛下……”

  赵佶疲软无力的摆了摆手,“邦彦,很快我这个陛下就要成为历史上的亡国之君了。”

  “陛下……”周邦彦双眸含满热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这么用力的下跪,我都替他觉得膝盖痛。

  “邦彦……我只有一件事还要托付给你,你若替我办的周全,也算全了我俩的君臣之情、朋友之义。”

  周邦彦将双手高举过头顶,用力磕了下头,“若邦彦不能替陛下办妥,就让邦彦死后堕入那恶鬼之狱,受万鬼撕咬啃噬之苦。”

  听到这话,赵佶亲自上前扶起周邦彦,“我自是信你。可还曾记得当年我尚是端王爷时与你一起去过的那座小荒山?”毕竟已经时隔二十年,周邦彦稍微想了一会才记起,“……陛下,说的可是那座有着天然石洞、石门的荒山?”

  “正是,当年我曾叫你找人将那所石洞修缮装饰为我的私下行宫……”

  “那个地方确实好生隐蔽,陛下可是要到那里暂避金兵,再做打算?”

  赵佶摇了摇头,“不,我已决心要留下和百姓共存亡。你将这架屏风带走,放进那个荒山石洞内,然后将石洞封住,一定不得让外人察觉到石洞的存在。”

  ……

  这就是整件事情的始末吗?原来五叔、壬老六和阿勒所进入的并不是古墓,而是当年宋徽宗找人建造的隐蔽行宫,既然不是古墓,那他们又是为何而死的?

  难道是师师???

  不对!师师只不过是一个力量微弱的孤魂女子。鬼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像师师这样的,就算再过千年也害不死三个阳气重的大男人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月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月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