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与蛇
长颈鹿菇凉2018-11-08 14:193,737

  红灯,从来没有让齐妙妙觉得如此漫长。

  时间刚过九点,天气渐渐热了起来,大街上到处都是穿着运动鞋散步的人,有的只是自顾自的往前走,有的还携家带口,一家人说说笑笑的漫步着。

  齐妙妙把赵菲菲的手机握在手里,试了无数遍有可能性的屏幕密码,可依旧无功而返。

  就在红灯快要转为绿灯的瞬间,一个小男孩飞速的穿过人行横道,吓得刚刚启动车子准备加速的齐妙妙猛地踩下刹车。

  “小宝!你干嘛乱跑!回来!”一直追在小男孩身后的女人猛地上前一步,拉住小男孩,紧张的把他拽到一边。

  哎,对啊!

  如若真的是赵菲菲的儿子,那么开机密码极有可能是孩子的生日!

  刚刚他在电话里讲,明天是自己的生日!

  齐妙妙赶紧打开手机,输入了0505。

  开了!

  齐妙妙内心一阵窃喜,哎,不对啊,为什么可以窥探到别人的隐私事情居然如此刺激?

  齐妙妙在自己的脑子里狠狠地鄙视了一下自己这颗八卦的心,一面安慰自己救人重要,一面打开通讯录开始扒拉。

  这年头,没有手机简直寸步难行,得赶紧打电话把赵菲菲叫出来,至少,别让她跟着郭威去酒店。齐妙妙一边腹诽,一边拨通了自己的号码。

  咦?居然关机了!

  齐妙妙感觉自己简直背到家了,这会儿蓝智要是打电话打不进去,不知道得急成什么样子。正焦虑着,一条短信映入眼帘。

  “赵主管,您的电脑我要后天才能修好,明天可能会耽误您用。By小孙。”

  呵!这小孙,明知道她跟赵菲菲面和心不合,居然还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帮赵菲菲修电脑!

  齐妙妙顾不得脑子里把小孙痛骂几百遍,拨通了小孙的号码。

  “喂?赵主管……”

  “赵什么主管!是我,齐妙妙!”齐妙妙没好气的冲着电话听筒那头喊道,“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5分钟内必须赶到城际酒店门口,要是迟到你就死定了!不准问为什么!”齐妙妙一口气说完,全然没有理会电话那头小孙的抗议和狐疑:“啊?不合适吧妙妙姐……我……”

  齐妙妙在空气中给了小孙一个大大的白眼,挂断电话就启动车子,猛地掉头想着城际酒店的方向开去。

  “妙妙姐……我都睡了,这算是加班吗?”小孙一见齐妙妙,一脸幽怨。

  齐妙妙一到城际酒店门口,倒是被早已经等在门口的小孙吓了一跳:“我靠,你来这么快?”说是5分钟,齐妙妙根本没想到小孙能来这么快。

  “不是你让我来的吗?”小孙极不情愿的扶了扶黑边眼镜框,秀气的面容上满是狐疑,“你怎么用赵菲菲的电话了?”

  “少废话,我跟赵菲菲的手机拿混了,她可能被合作方给弄到酒店了,待会儿你来演她老公,是来接她回家的!懂吗?”齐妙妙白了一眼小孙,没好气的安排任务。

  “我……”小孙本能的退了退,话还没说完就被齐妙妙一把揪住,拖到酒店里直接进电梯。

  那张房卡上写的是A305,应该就是城际酒店A座的30层的客房,可进了电梯,这30层的按键却死活按不下去。

  这是怎么回事?齐妙妙戳的手指头都快断了,可30层的按键依旧文丝未动。

  “妙妙姐,这个好像是刷卡才能上去的……”一旁的小孙忍不住提醒。

  对啊!齐妙妙一拍脑门,赶紧从电梯钻了下来,蹿到前台。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前台小姐带着标准的微笑,礼貌的询问。

  “您好,我们一个朋友在A座30楼,我们去接她,麻烦您帮忙刷一下电梯楼层。”齐妙妙凑上去,满脸堆笑。

  “抱歉,30层是我们的贵宾层,需要征得入住人员的同意才可以进入,否则我们非贵宾层员工也是无权限进入的。”前台小姐的声音字正腔圆,礼貌的拒绝。

  “你……”齐妙妙感觉到有些愤怒,从饭局出来到现在,前前后后过去了二十分钟,算上郭威带着赵菲菲到来的时间,再晚可就什么都来不及了!“那麻烦你也给我们开一间30层的房间。”

  “妙妙姐……我……”小孙听了,下意识的抗拒。齐妙妙没空理会他,因为这个时候前台小姐带着一种略微轻蔑的表情回答:“不好意思,小姐,我们30层是贵宾层,只有我们酒店的黑色VIP卡用户才能订房……”

  “靠,开个房都得是VIP才行,你们要不要这么无聊啊……”齐妙妙被彻底激怒了,原本心里就够着急的,仿佛一直气球,被一根细细地绣花针一下子戳破,猛地爆发。

  “对不起小姐,我们就是这样规定的,没有VIP卡的话……”前台小姐的话语依旧让人如沐春风,但脸上的表情,却比之前多了些内容。

  “啪!”小孙伸出手,一张黑色的精致卡片被放在了前台上。

  白色大理石的台面,与黑色烫着金边的卡片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大堂上明晃晃的水晶灯把卡片上那串数字照耀的更加晃眼:NO:003

  齐妙妙不可置信的回头看着身后的小孙,一身休闲的灰色运动装,一个万年不变的黑色边框近视眼镜,还有一双明显是去年款式的黑色耐克休闲鞋。怎么看都不像是能用的起这张编号第三的VIP卡的人啊!

  “你哪儿来的卡?”齐妙妙狐疑的问。

  “孙彬彬先生吗?”还没等到小孙的回答,前台小姐就已经恭敬的把卡片刷了一下,声音也明媚了几分。

  “是。”小孙应了声。

  入住手续几乎是在两秒钟之内办好的,前台小姐脸上的笑容几乎都快堆成山了:“您好,您的入住手续已经办好,A306的270°观景套房,祝您入住愉快。”

  “你?”齐妙妙的眼睛都快瞪圆了,她做梦都没想到平时上个班都得骑共享单车、吃个饭得对比好几家外卖平台看哪家优惠券更多、用电脑甚至手机从来都是自己组装的小孙居然眼睛都不眨的开了一间价值3800的观景套房!

  还是用一张她齐妙妙都没听说过的超级VIP卡开的!

  这简直太诡异了!

  “妙妙姐,你不是有事儿吗?”小孙默不作声的把黑卡收到自己的裤兜里,脸上的神情带着一丝不自然的窘迫,居然是窘迫!

  要不是前台小姐说出了小孙的名字,齐妙妙肯定以为那张卡是捡来的。

  “行行行,改天再找你逼供!”齐妙妙白了小孙一眼,嘴里嘟囔了一句。

  嗒!

  30层。

  VIP层就是不一样啊!齐妙妙的脚步踏在白色纯羊毛地毯上就感受到了这个楼层所带来的仪式感。

  两个穿着英式制服的服务员帅哥迎上前来,礼貌的微微鞠躬:“您好,女士、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

  “不不,我们自己就可以。”齐妙妙吓了一跳,赶紧礼貌的拒绝。

  这个楼层的走廊,比起普通酒店的走廊宽了一倍。电梯间位置,摆放着几套真皮沙发,后面是两排红酒展示柜。客房也并非传统酒店两排对开门,而是只有一侧,另一侧则是落地观景窗。宣城临河而建,几个区也被水系割裂开来,夜晚的几个跨河大桥上,灯光闪闪烁烁,煞是好看。

  可齐妙妙惊叹之余,无心观景,心里默默的数算:303、304……305!

  就这间了。

  齐妙妙回头跟小孙使了个眼神,站在门口稳了稳心神,按下门铃。

  “叮铃……叮铃……”

  好半天,门内传出一声愤怒的询问:“谁?”

  “郭总,是我啊,齐妙妙。”齐妙妙清了清嗓子,脸上不自觉的带了点笑意。

  接着,长久的沉默。

  就在齐妙妙犹豫要不要再按下门铃的时候,门吧嗒一声开了,但只是一条缝。

  郭威露出半张极不耐烦的脸,却压着性子,让自己的语调尽量平和一点:“齐小姐,你是怎么过来的?”

  “哎呀,不好意思啊郭总,打扰您了。是这样的,我走了之后发现自己的手机拿错了,恰巧我的手机有定位,这不,就找到您这儿了,”齐妙妙的脸上的笑容又堆了堆,完全忽略郭威那张寒的掉渣的脸,“是不是咱们吃饭的时候不小心拿混了?”

  “齐小姐的手机定位够精确啊。”郭威的眼睛瞟了一眼站在齐妙妙身后的小孙,心里已经明白了大半。这齐妙妙,来找手机是假,搅合他的好事是真。

  “是啊是啊,我就说嘛,我老公这个做IT的,就喜欢没事改一下什么参数啊,设置一下什么秘钥啊,我手机定位在您这儿,要是被我老公看到了,非说我跟郭总有什么,那咱们岂不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嘛!”齐妙妙一脸天真的附和。

  “哦,我说呢,看着就是一个标准的技术人员。”

  “郭总您误会啦,这不是我老公,这位是赵菲菲的老公,他来接菲菲,我来找手机,所以我俩刚好碰见了……”齐妙妙把小孙向前拽了拽,一脸真诚,“您看见菲菲了吗?也怪我,光自己先走了,居然忘了您不知道菲菲家,她这人一喝酒就醉,害的您还得专程照顾她……”

  “呵!”郭威从鼻子里发出来一声冷哼,但脸上却带上了有些嗔怪的笑容,仿佛今天的事情全然没有发生过,他和齐妙妙依旧是在办公室里初识时候谈生意的模样, “齐小姐真是的,你就这么走了,拦都拦不住,赵小姐又醉成这样,我们只好把她先安顿在这里了……”

  “是是是,真的是麻烦郭总照顾菲菲了,我们马上带她走,不给您添麻烦了……”齐妙妙说话的时候,小孙的脸是完全沉着的,眼睛不知何时布满了红血丝,恶狠狠的瞪着睁眼说瞎话的郭威。

  这娃演技也太好了吧,完全把一个来接跟别人开房醉酒老婆的形象给诠释的淋漓尽致,齐妙妙在心里竖了竖大拇指,还特意当着郭威的面儿拉了小孙一把,假意的让他不要冲动。

  “哎,这位小伙子,我可一指头没动你老婆啊,她醉的这么不省人事,我们作为未来的合作方怎么能坐视不管呢,你可千万不要误会啊……”郭威看着小孙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心虚的补充了句,然后一侧身,把门打开,“来来来,你们快把赵小姐送回家休息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家有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