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幻觉?
吊儿郎当一咸鱼2018-11-09 23:513,181

  熬煮好药,云岚把药过滤好,给茉莉花送去服下。

  查看了一下她的情况,苍白的脸上已经有了几分气色,看样子情况已经有所好转了。

  现在的问题是尽快破了那失窃案,把明德给送进去。

  就算明德不是犯人,他也跟此事脱不了关系。

  退一万步说,他跟此事没有关系的话,云岚也会硬让他跟这件事情扯上关系。

  想就这么跑了?

  没门!

  宫里的事情传的飞快,他跟内宫监总主事明德起冲突的事情几乎已经传遍了。

  换药的时候找不到个帮忙的宫女,这时候也更别想找人来照顾茉莉花,他们巴不得这时候躲得越远越好。

  好在是他对自己血液的治愈效果有过数次的测试,什么效果心里也有底,否则也不可能就这样把茉莉花一个受伤的女孩子丢在这里。

  到了烟云轩,只有门口的展侍卫对他点头见好,同样的他也回了一礼。

  到了烟云轩内,本来想直接进的里屋,没想到到了正堂,余光一撇在堂上的主坐上发现了一点意外的东西。

  “纸条?”

  过去拿起来一看,云岚心里顿时一片温暖,愧疚之意也更深。

  【报告】

  【烟云轩内丢失物件为三,一样翡翠簪,一样半月玉佩,一样木制的护身符。】

  【奴婢目击十六天前的丑时一刻,一个穿着青色圆领窄袖袍衫的太监进了烟云轩的院子】

  【据奴婢所了解到的人物对比,只有少数几个太监复合其身材的标准,且那人手中好似拿着一柄浮沉,像极了刚才奴婢透过门缝见到的和您交谈的明公公手里的那个。】

  【其他符合特征的还有敬事房的三公公,以及宗人府的德公公……

  【不过这些都是奴婢的猜测,如果有什么说错的地方,还请大人不要当真】

  页尾的右下角,还画着一个可爱的兔子头像,那兔子眨巴着眼睛,好似在对他放电一样。

  这封信要是一旦透露出去,她这宫女在宫中可是别想再做了。

  特别是报告书上写过的那七八个人的人名,在这之后都会变成她的死敌。

  可她还是做了,还是把名字一个个写在了上面。

  这让云岚,暖心的同时也更加为牵扯到茉莉花而愧疚。

  他不是什么帝王将相,做不到为达目的不惜牺牲任何代价的地步,他珍视着这些待他如同春风般的人,也想把这份温暖回馈给他们。

  即使是,见面还不到一天却肯为他如此付出的茉莉花。

  穿过堂前看了一眼屋外,此时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洒落在地面,一个愣神的功夫天色就暗淡了下来。

  屋内变的漆黑一片,连纸上的字也看不清了。

  现在有了茉莉花的证词,云岚已经可以确认明德就是那个犯人,然而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找到他犯罪的证据,无论是物证还是人证。

  当然,茉莉花这个人证现在已经没办法派上用场了,在没有绝对的物证的情况下,遭受过明德‘私刑’的茉莉花完全有虚构事实公报私仇的可能性。

  所以,现在云岚必须要找到物证才行。

  可他孤家寡人一个,怎么找的了物证。

  那可是半个月前发生的事情,就算有,恐怕也早就被销毁掉了。

  “唉,要是有个帮手就好了。”

  正当云岚这样想着的时候,他感觉自己脑袋好像被什么拍了一下。

  ???

  一脸懵逼的转过头,可是身旁空空如也,这烟云轩除了他一个人外好像也没别人会来啊?

  难道是风大了我感觉错了?

  可刚转过头,脑袋后面又挨了一下,跟刚才一样不是很重,好像是轻轻拍了一下那样。

  云岚的冷汗直冒,第二次清晰的触感让他没办法再把这件事情当成是错觉,的的确确有东西在他后面。

  可刚才转过头去什么也没有看见,正堂也就这么大,旁边除了桌椅就是墙,哪里有藏人的地方!?

  冷汗直嗖嗖的往外冒,他忍不住想到:这里不会是有鬼吧!?

  身后再次传来被轻拍的触感,可这次不是后脑勺,而是变成了左后方的背部。

  而且还是持续拍击……

  眼睁睁的看着天外的天色暗淡下来,以及这莫名的接触,他不慌也不行。

  来到这个世界十年之久,命悬一线过、卑躬屈膝过,可那都是物理上、实际可以看到、摸到的东西,接触到鬼这种东西还是第一次!

  双手僵硬的颤抖着,想走可两条腿就是不争气,想落到地上都难。

  啪啪啪啪、

  那拍击的速度还越来越快,云岚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那位’的心情正在迅速变差。

  那么问题来了,要不要回头呢?

  穿越过来之前他也是听过不少鬼故事的人,什么走夜路感觉到有东西拍肩膀不要回头,回头就会出事情。

  具体是什么道理他给忘的差不多了,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要是回头,保不准就出事了。

  可在这烟云轩内,正堂主坐距离门外大内侍卫执勤的地方最少也有多半百米的距离,要呼救的话恐怕展侍卫在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嗝屁了。

  再者说,他已经感觉到现在全身都不是自己的了,他觉得自己如果尝试着要喊出来,恐怕也是细弱蚊蝇。

  真要变成那种情况,恐怕就只有喂了鬼了……

  这鬼可是能拍到他肩膀的!

  想到这里,云岚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等等,既然‘它’可以实际接触到我,那为什么不直接下手呢?

  想到这点,云岚大胆的猜测了一下,可能这只‘鬼’并不是什么恶鬼,否则的话他可能早就挂在这里了。

  那么既然这只‘鬼’没有恶意,那他是不是可以尝试着沟通一下?

  想到这里,他暗自下了决心,给自己鼓着劲。

  深呼吸了两下,他猛然转过头,露出僵硬的笑容。

  “您好,我叫云岚,是一个山野村夫,来此地冒犯了您还请恕……罪……”

  一套话吧嗒吧嗒说完,云岚才发现自己好像犯了一个错误。

  看着身后花台上蹲着的小身影,他觉得自己进了宫之后有点神经质,想的太多了一点。

  松了口气,云岚‘恶狠狠’的抓住了那毛茸茸的小家伙,‘蹂躏’着它细长的两根耳朵。

  “你这小家伙真是成了精了,居然还学人吓人,你知不知道会吓死人的啊?”

  那吓到他的罪魁祸首就是一只毛茸茸的小兔子,也不知道这小家伙是从哪里进来的,绕到他背后一点动静也没有。

  而且还很聪明的拍着他的后背,兔子能做出这种动作来着?

  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那厚实的脚步声云岚一听就认了出来,连忙把兔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起身迎去。

  果不其然,刚走到正堂的中央,展侍卫就迈着步伐走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个食盒。

  “特是大人,这么晚了您还没用膳吧?”

  说着,展侍卫提了提手中的食盒:“这可是公主殿下特地嘱咐御膳房给您做的。”

  刚笑着准备接下,可听到‘公主殿下’四个字,云岚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展侍卫往门外一看,然后走到云岚身边,小声说道:“特是大人,这吃不饱饭没力气查案,这点宫中可没什么吃的了,您总不至于为了跟公主殿下生气饿自己一整天吧?”

  闻到那饭香味,云岚饿了一整天的肚子也开始咕咕叫。

  云岚苦笑着,他倒是想很大气的拒绝,可他也知道自己再不吃饭的话可能真的得饿晕在这查案的路上,到时候可就不是丢人的事情了。

  “那云岚谢过公主殿下、谢过展侍卫了。”

  展侍卫一笑,递过食盒,抱拳说道:“在下不过是跑跑腿罢了,那特使大人请用餐,在下便不打扰了。”

  “请!”

  “请!”

  待走出门去,展侍卫还在门口停留了一下,等听到里面食盒拆开的声音,这才放心的离去。

  “来,小兔子你先到这边,等我吃饱饭了再陪你玩。”

  兔子?

  刚迈出去的脚停了下来,透过门缝展侍卫往里屋看了一眼,就只有特使一个人在把餐盒拆开放好,哪里来的什么兔子?

  只是接着看了下去,那屋内的特使大人拿起筷夹了一根水煮白菜,递到桌子上,对着空气说着:“来呀,小兔子想不想吃啊?”

  难道是我看错了?

  又凑近了一点看去,毫无疑问桌子上什么都没有,烟云轩的屋内就云岚特使一个人在。

  难道是因为之前……

  想到之前内宫监那边的事情,再联想到身负重伤现在生死不明的茉莉花,承受了过大的打击和压力,出现幻觉也是正常的事情。

  展侍卫在心里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希望特使大人能够尽快好转过来吧。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有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谋:权倾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