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意外风波
愿乘行云2020-10-26 13:003,849

  当天晚上,雅葛斯在临时议政堂迎仙殿设宴,招待各位大臣将士及后宫诸妃,为冬儿庆贺周岁生日。我都快有大半年没有参加这种宴会了,看着大厅里乱哄哄的人群,实在是提不起兴致来,如果不是冬儿在一旁兴致勃勃,走来走去,我要照看着她,只怕我会打起瞌睡来。

  大臣们上前,说了许多祝贺的话,我不禁想起从前大臣们为了乌云珠向我祝福的事来,不由得心里又是一酸,差点儿流下泪来。我可怜的孩子啊。

  雅葛斯的诸位妃子上来向我行礼,玉伊并没有带她的儿子来,姗妮儿则怀里抱着她的儿子,她满面欢笑,向我行礼的时候故意将她白白胖胖的儿子轻轻托起,让我看。我转过脸去不想看,只听雅葛斯道:“今天是给小公主庆生,又不是给他,把这孩子带来干什么?把他带走!”

  姗妮儿道:“臣妾舍不得孩子,一时半会儿都不想和他分开。”

  雅葛斯道:“哦,那你就和这孩子一起走。来人,把姗妮妃和小王子一起带走。”姗妮儿又惊又气,但又由不得她,雅葛斯身边的侍卫立即簇拥着她母子下了殿。我暗暗有些好笑,不由得又有些感激雅葛斯,一时间又有些温暖,他始终是向着我的,我转过身,朝他笑了笑,雅葛斯也笑了,伸手握住我的手。

  琳娥本来神采飞扬,似乎非常得意,但见到姗妮儿被赶走,气势立即弱了许多,她低下头,规规矩矩地向我行礼道贺。

  冬儿坐在我的怀里,看着大臣和众位妃子向我和雅葛斯行礼,她满脸严肃,学着雅葛斯的样子,也挥手向那些大臣和众妃还礼,活脱脱是个小雅葛斯,我不由得又是欣喜,又是伤感,要是我的儿子还活着……

  宴会的气氛很热烈,可我却觉得是那么地孤独,那么地凄清,就好像走在空旷的原野上似的,我把冬儿搂得紧紧的:冬儿,你是我在这里唯一的真正亲人啊!……

  又过了些日子,已经是十二月二十八日,雅葛斯说,去年给烧了的几座宫殿已经重修完毕,他要举行盛大的新宫落成典礼兼新年盛典,我得带上冬儿和他一起去参加大典。这段日子来,说雅葛斯对我不理不睬也不是,隔三差五的,雅葛斯也会来陪陪我,跟我说一阵话,可是没有了那铭心刻骨的真情,我与他更多的是礼节性的来往而已,我的心已无半点漪沦……

  雅葛斯虽然再也不在我这里留宿,但却常来逗逗越来越调皮越来越“野”的冬儿,我也不难过,反正我现在是一个病女人,结不了果子,我何必耽误他播种天下的“伟大事业”,现在琳娥已经有了孩子,他应该再接再励,乘胜追击才是,多结几个果才是。我还是好好地保养我自己吧。

  他对冬儿比我还要溺爱,几乎是千依百顺,冬儿越来越粘他这个爹了,一天不见他就不停地跟我说“爸爸呢?”“我要爸爸!”之类的话。

  巴滋医生给我开了不少补药,我一直在吃,可能是我的身体底子很好再加上补药的双重作用,我的身体渐渐恢复,身上也长了点儿肉,到时候穿起礼服应该也不显得寒碜。

  雅葛斯还说我的绿竹居也应该翻新了,我当时就觉得好笑,绿竹居才修了一年多,怎么就要翻新了?他是钱多了没地方花,到处炫耀?哼,浅薄之至,可笑。这些日子来,波利科一直随侍身边,跟我说话解闷,有他在身边,我的心情都为之舒坦不少。

  二十八日那天早上,我起床梳洗,偶然往楼下一看:这些日子来,这个时间我往外看,必定能够看见波利科站在那个中式小亭里,可是今天,我看到的,却是风若斯!波利科,波利科哪去了,马上要过新年了,难道他还发生什么意外?我的心顿时紧了,我回头吩咐霜奴:“你去问问风若斯,波利科哪去了,怎么是他?”

  霜奴下了楼,跟风若斯说了几句,很快她跑上了楼:“凤姐姐,波利科的母亲昨天晚上从楼上摔下去,摔成了重伤,波利科和阿伊娜托弗斯都在她身边服侍着。”

  我忙说:“叫太医去看没有?”

  霜奴道:“说是陛下派了五六个太医去看。波利科请求陛下,在他照料母亲这段日子里,由巴里克代替他暂作内务总管和王后陛下的近卫长,陛下不同意,派了风若斯来代替波利科。”

  我急道:“他母亲怎么会摔伤呢?有没有生命危险?”

  霜奴道:“我也不清楚啊,据说太夫人的伤势很严重。太医们的消息还没有回来。”

  我说:“我去看看。”

  萨宾丽丝道:“不行啊,马上就要举行大典了,王后怎么能在这时候走开?我们还要赶着给王后化妆呢。”

  我看看周围几十个手里捧着各式妆匣的侍女,不由得苦笑了一下,自从雅葛斯取代了默当,正式当上了迪伦王,样样都学默当,给我这个挂名王后的排场真是吓人,身边的侍仆多达七八百人,我大部分都认不全,很多时候我都把他们打发走,我还是希望身边是些熟人要好一点,我更想清静清静,可是遇上这样的大事情,想清静也清静不成,据说这是迪伦宫廷礼仪的规定,化妆梳头都必定得有几十人侍候,这个单描左眉毛,那个单描右眉毛,这个只负责把头发梳直,那个只负责将头发盘起来,至于戴冠,插发钗又是另外一人的事,这个为我穿衣,那个为我加幅,这个为我着裳,这个为我添上邪幅,这个加玉璧,这个添玉玦……明明是一个很简单的化妆穿衣,却分工如此细致,弄几十个人来服侍,别人说这是尊荣,这是尊贵,我却是如坐针砧,太压抑太不舒服了,我有一种连气都透不过的感觉。

  心里牵挂着波利科母亲的病情,一身礼服,走下楼来,风若斯上前行礼,我问道:“波利科母亲的病情怎么样了?”

  风若斯抬起头,嘴边露出一丝冷笑:“陛下身边已经没有可以完全相信的人,现在的情形王后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陛下让我来服侍王后,是置自己于不顾,王后不仅不感念,反而一门心思关心起那个阴阳怪气的波利科。王后陛下,您很过份。”

  我听到他的斥责本来有些惭愧,是啊,雅葛斯身边最可信的人就是诺威斯和风若斯兄弟,但诺威斯和兰诺斯都死了,他身边除了风若斯还有谁可以全心全意地相信?可是他那语气却让我有些受不了,我道:“让巴里克来也行,未必一定要是你。如果你不愿意在我的身边,你还是回去服侍陛下好了。我不用他关心,我死了也无所谓,反正我也活得没劲了。你马上走吧,就把我的话回禀陛下。”

  风若斯道:“王后你……”

  萨宾丽丝道:“风若斯,你知道你说了什么吗?”

  风若斯低下头,吸了一口气,道:“王后,请恕我失礼。”

  我见他那样儿,也觉得自己说话说得重了,道:“你也没有什么失礼。波利科的母亲到底是怎么摔伤的?”

  风若斯道:“听说她在楼上收拾晾晒的衣服,结果失足从楼梯上滚到楼下,伤了心肺,伤势极重。她昏过去之前,还说,如果她死了,要让波利科兄妹千万要把她安葬回蒂山,葬在波利科的父亲身边。要是她真死了,波利科要安葬她回蒂山,来回起码得一年。陛下让我顶替波利科,时刻防卫王后的安危。”

  我说:“我不用他担心,他还是照顾好他自己行了。”

  风若斯道:“我只遵从陛下的吩咐。他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王后,我们走吧,陛下在等你,时间快到了。”可是冬儿还没起床呢,我原想等我化完妆,她就该醒了,可是她今天的觉似乎特别地好,还在呼呼大睡,小脸红朴朴的,我把她从床上拉起来陪着我去?算了,还是让这小孩儿多睡一会儿吧,虽然雅葛斯说让我带上冬儿,但我可不想硬要把熟睡的冬儿带走。

  我对萨宾丽丝说:“萨嬷嬷,你照顾好小公主,等会她起了床,再带她来大殿。小心别出事。”

  萨宾丽丝笑着说:“王后放心。陛下派给我上百名侍从,在任何情况下,小公主身边的侍从都有几十人,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小公主,绝对没事的。”

  风若斯在前带路,我跟在他的身后带到了前寝门口,前面就是外廷大殿了。雅葛斯全身礼服,带着一群人站在那儿等我,看到我,他微微一笑,我躬身行礼,低声道:“我来晚了,请原谅。冬儿还在睡,没有带来。”

  雅葛斯道:“没有就没有带来了,让她多睡会儿吧。你来得也不算晚,我们走吧。今天是大日子,”他笑了笑:“难得你表现得这么知礼。”

  我说:“你训练了我很久。我记得当年你怕我出丑,特意派萨宾丽丝来教我,给我厚厚十几页的礼仪大全。我学了很多年,多少学会一点点,我知道你希望我知礼,那我就按照我的标准去做。不过我不是为了讨好你,我只是想平平静静地过些清净日子,不想多生事端。越平淡越好,可惜我当年不懂。”

  雅葛斯笑了笑,道:“你心里一直对我有怨气是不?走吧,不用再多说了。”

  他在前走,我跟在后面,按照我学习多时的“标准礼仪步”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这样走多累啊,我突然有一种想跑的冲动,在北京的运动场上,在巫山老家从山上往山下跑,在浙江去翻那些田坎,去呼吸那些自由自在的新清空气,我想跑得飞快,让风从我耳边呼啸而过……

  雅葛斯的新宫殿修得太过华丽,太过奢侈,金碧辉煌,比从前的那种大殿还要高了将近一丈,顶上用彩色琉璃装饰成夜空蓝色,镶嵌了各种各种颜色的珠宝,象征着天空,周围的墙三面作绿色,一面则是金黄色,雅葛斯的宝座就放在那一面墙的前面。大殿里放置着许多方桌和椅子,但中间仍然显得空荡荡的,地下铺着华丽的地毯,花纹是万邦来朝的盛况。至于柱子的装饰,则以鹰形和狮形浮雕为主,间或也有海纹和花纹浮雕,其间衬出的怪兽我个人觉得有些象龙凤,但看着更象孔雀和鳄鱼。至于殿中的各种灯饰及装饰更是五光十色,看得我眼花缭乱。

  雅葛斯走进大殿的时候,大殿里已经站满了人,他的妃子分两边站在离他最近地方,人数大约有一两百人,再往下就是众臣将和他们的妻子,大约有一千余人,再加上侍女武士仆役,整个大厅里怕不有两三千人,但是大厅里居然还不显得拥挤。我在这其中看到了菲琳丝夫妇,卡洛斯和埃琳丝夫妇,贺利斯和他的妻子海瑶,齐力克夫妇,但没有托弗斯夫妇和波利科,他们一定在照料灵灵敷,所以不能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