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合法身份
愿乘行云2018-11-08 22:483,921

  岂有此理,气死我了,你装什么?谁要你一本正经,矜持得比古代的那些老学究还要老学究,我认识你这么久了,连你的头发丝都没碰到一根,难道你对我来说就只是一个只能看不能碰的影子?我在你身边成了佛边的天女,要多规矩就得多规矩?我就这么没魅力吗?那么多的男孩子都围着我转呢!为什么我独独吸引不住你一个人?真不知道这是蒂山的风俗使然还是雅葛斯太过拘礼?

  到了第八天,离蒂山的国境已经不远,我们白天也继续赶路,这天中午,远远看见一座山峦。雅葛斯说:“只要再翻过这座山,我们就可以进入蒂山的国境了,到时就安全了。

  树林上空盘旋着一群群归巢鸟儿,雅葛斯勒住马缰,凝佛细看。

  诺威斯说道:“殿下,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雅葛斯说:“树林里好象有埋伏,这些鸟儿怎么总是盘旋而不归巢?”

  托弗斯说:“我们绕道而过。”

  雅葛斯点头道:“好!”

  我们围绕着树林绕了一大圈,绕到林子后面,雅葛斯说:“马上就要到达边境了,这些人还来烦我,我怎能不给他们一个谢礼?”他命令手下放火烧林,很快便是一片火光。

  雅葛斯所料不错,果然有黑清的军队在此埋伏,他们乱哄哄地从燃烧的林中跑出,那个狼狈样真是一言难尽,人数大约也只一百来人。雅葛斯真够瞧的,黑清人到头来还是在他手里吃了一个亏。想来这些黑清人得到消息,不及调配大军来对付雅葛斯,只得把附近的能够调动的军队调来,这些人人数太少,不敢直接来挑战雅葛斯,便想伏击他,没想到雅葛斯不上当,倒把他们搞得狼狈不堪。

  走上山坡,只见一条大河波光闪闪,河上有桥,两边都有人把守对岸有一排排如同营房的建筑,显然是蒂山的边防军驻扎所在。蒂山的边军早就在桥上迎接,而黑清的边军则垂头丧气地站在一边。

  雅葛斯指着对那条河,回首对我道:“那便是蒂山和黑清的界河。”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道:“凤仪,你到底是哪里的人?要穿过边防,没有身引(身份证)和进出传信可不行的。”

  糟了,难道你要在这里抛下我吗?我忙道:“我真的是中国人!”

  雅葛斯道:“你没说假话?”

  我说:“当然没有了。我跟你说,我是中国北京人,我家祖籍重庆巫山,母亲是浙江庆元人。我爷爷退休之前是陆军少将,也就是将军一级了。我奶奶退休前是一个报社的编辑。我姥爷是浙江省名老中医,姥姥退休前是庆元文化局的副局长,她是出身书香门第的才女,精通琴棋书画,音乐歌舞。我的书法和琴艺都是她教的,只是我没画画的天赋,画不好画。我母亲有一个兄弟,舅舅在做种植和批发药材的生意。我还有一个比我小两岁的表弟。我父亲是独子,是北京军区某特种部队的教官。我母亲是一所中学的老师。我家住在北京宣武区,我出生于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二日,生肖属虎,今年十七……”

  雅葛斯笑道:“我查你的户口啊?说得这么清楚?”

  我说:“你相信我,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雅葛斯道:“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中国这个国家,她离我们一定很远。那你怎么来我们这里的?”

  我说:“我也不知道,我本来在穿越小区的树林,不知怎么的就来了这里。雅葛斯,别扔下我。”说到这里,我差点哭出来了。要是他真的把我扔这里,我可怎么办?

  雅葛斯道:“你好歹帮了我们一个大忙,我不会忘记你的功劳的。既然你在这里举目无亲,那你愿意做我们蒂山人吗?”

  我喜道:“当然愿意了!”你这么说,显然就是想把我带到蒂山去。

  雅葛斯道:“好,我给你想办法。托弗斯,你不是说过你有一个远房堂叔吗?你那堂叔有一个女儿。”

  托弗斯道:“是的。我上个月才知道,他一家人都已经去世了。”

  雅葛斯笑道:“那正好,咱们就让凤仪当你那堂妹,咱们给她改名凤仪·沃特林。就说她的身引在乱军中失落了,我和你替她做保人!其余证明,回到迪甘城再补办,正式让你入籍蒂山。”

  我大喜过望,忙施礼道:“多谢殿下,多谢堂哥!”

  托弗斯似乎一惊,愣了一下才强笑道:“好。从今天起,你就算是我的堂妹!我是你的兄长。咱们蒂山讲究长幼有序,我这个做兄长的权力可挺大的,你若不听话,我有权管你!”

  我喜道:“堂哥放心,我一定做个最听话的妹妹。”

  托弗斯道:“我回去之後,禀明父母,收你入我族。”

  我说:“太谢谢你们了!”我在闲谈中听他们说过,托弗斯所在的沃特林家族是蒂山八大贵族之一,相当尊贵,常与王室联姻。想不到我陆凤仪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不但轻易获得了一个合法身份,而且居然是贵族的身份。太好了!我突然想起:我成了蒂山贵族之女,那岂不是堪配雅葛斯?他特意给我找这么一个身份,是不是……不由脸上又开始发热……

  我看过很多书,知道在古代社会,无论哪个国家都是等级森严的,贵族和平民地位悬殊,很难联姻。平民之女即使能嫁贵族,往往也是妾媵,很难成为正妻。我能获得贵族身份,弥足珍贵。

  雅葛斯吩咐齐力克等人道:“以後咱们众口一词,得一口咬定凤仪是托弗斯的远房堂妹,谁也不准把这事泄漏出去。”

  齐力克等人俱都带笑答应。过了桥,雅葛斯和边军的将领说了一番话,亲自给我写了保证书,由他和托弗斯签了名,边军的将领才允许我跟着队伍走。雅葛斯命令就在营房中小憩一会,随便吃了一些饮食,便即出发。

  我忍不住道:“你是王太子,还有这么多的规矩。”

  雅葛斯微笑道:“法律是不允因人而改的,别说我是王太子,即使我是国王,我也必须遵守法律。”

  我赞叹道:“雅葛斯,你能这样遵守法律,将来一定是一位伟大的君王!”

  雅葛斯微微一笑,并不接口。难道我说错了什么话?

  我不敢再说,默默地跟在队伍之中。

  当晚在一个驿站歇息,这里离边境少说也有百来里了。我一人住了一间房子,晚饭过後,我听到了悠扬的笛声,闻声望去,原来是托弗斯在小河边的树下吹笛。他吹得很好听,就是调子有些凄凉,仿佛惆怅。快到家了,他怎么反而惆怅呢?他现在是我的兄长了,我理应去问问,于是我慢慢地走了过去。他一眼就看到了我,停止了吹笛。

  我说:“堂哥怎么不吹了?”

  托弗斯笑了笑,道:“殿下一句话我就成了你堂哥。”

  我说:“你不愿意吗?”

  托弗斯道:“也不是不愿意,其实这样对你也很好。就是以後你和我同姓。”

  我说:“那又如何?你做了我哥哥,很不高兴?你讨厌我做你妹妹?”

  托弗斯苦笑了一下,道:“不是不是,你别误会,我绝对不是讨厌你……你真的还是天真未泯,你就没有想过咱们成了兄妹,还能……难怪殿下说,你绝对不是什么间谍,世界上哪个国家会派你这样的人做间谍?”

  我说:“我当然不是间谍!”

  托弗斯道:“我们谁都不信你是间谍,只是你说的话有些离奇,你好像是突然出现的,又查不出底细,谁都难免怀疑。但一个多月接触下来,我们都相信你说的是真话了,你不象是个会做假的人。你美丽聪慧,端庄稳重,举止言谈都能看得出来,你受过非常良好的教育,显然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儿,咱们看着都挺喜欢。殿下说,你只怕是受了巫师的诅咒才会被放逐到我们蒂山来的,他最恨巫师,你又帮了我们这么多忙,他理应帮你。如果我们不带着你,你可怎么办?”

  我暗暗好笑,雅葛斯这么精明的人,居然也会相信巫师神力,看来,这种千年代差是无法弥补的。嘴里说:“我多谢你们,以後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一定全力报答。”

  托弗斯微笑道:“你已经报答过我们了。殿下说,按军中的法律,你还应该受赏,等回了迪甘城,他会论功行赏。殿下于军中赏罚之事向来分明,从不懈怠。你放心,你入籍蒂山,做我沃特林家族的女儿一事,也都会一一办妥。”

  我喜道:“多谢堂哥。”

  我和他在树下闲聊了会,天黑之後才回自己寝室休息,这下我完全放心了,我不但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获得合法身份,还能得到一笔赏金,太好了!

  进入了蒂山的境内,一路上都受到最热情的款待,我拍了很多照片,把那些与我中华不同的风土人情摄入其中,我也给雅葛斯他们拍了许多照片,不过这次不是偷拍而是正大光明地拍摄,他们对我手上的这个小东西很新奇,也试着帮我拍了一些照片,我也摄了一些视频,我把这些东西全部存入电脑,这些东西足以成为我永久的纪念。

  雅葛斯急着要去向父王复命,我们也不敢多耽搁,每天都匆匆赶路。

  我一路看来,发现蒂山是个山多地少的国家,山上的树林也不很多,难以成林,多的倒是石头,没有多少耕地和草原,看来他们的农业和畜牧业都不发达,我觉得很奇怪,那他们怎么搞经济,一个国家怎能没有经济支柱?古代的人们遇上这种事情要解决,最后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战争,可是蒂山人总不能全靠抢吧?何况杀敌三千自损八百,古往今来,又有哪一个民族靠抢劫能够发展的?肯定不这样的,他们必定另有生财之道。我忍不住问雅葛斯:“看起来你们的农牧业都不发达,那你们怎么养活这么多人哪?”

  雅葛斯说:“靠海!”

  “海?原来你们这里靠海!”我说。

  雅葛斯说:“我们蒂山人主要靠海边捕鱼和海上贸易为生,另外我们在海边也有一些富饶的土地,可以耕种放牧,山间的土地可以种水果,种出来的葡萄还可以酿酒。我们的水果可是很有名气的,售价很高。所以我们的日子也过得不错。你想不想吃蒂山的水果?”他又说,“奇怪,你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姑娘,你怎么会注意到这些问题?”

  我说:“我父亲和我爷爷经常讨论经济学的。你们既然是靠海为生,那就要保护自己的海上生命线,你们有没有海军哪?你会不会打海仗?”

  雅葛斯说:“你说呢?一个靠海为生的国家怎么可能没有海军?一个靠海为生的国家他的王子怎么会不懂打海仗?”

  我说:“你真了不起!什么仗都会打!”

  雅葛斯笑道:“你和别的姑娘就是不同,你恭维我的话也总是说到点子上,听得我心花怒放。”

  真的吗?雅葛斯真的这么想?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如此家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光被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