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小,女儿
火与四2018-10-19 00:342,173

  2012年对于小喜这一代人是有特殊含义的。

  我作为她的妈妈,最一开始是很讶异她口中的那句话的,她从学校赶回来,风风火火的甩下书包闯进门,尖声尖气的冒着童音对我喊:“妈妈,我们没有诺亚方舟的票,只能在地球上等待死亡了。”

  我收拾好手上的茶叶包,假装害怕的做出她想要的表情:“那可怎么办?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让我们活下来?”

  小喜拉着我的手,看着我不让我干活,她圆溜溜的眼睛里带着十分认真的意味,然后用力使我弯腰,她附在我耳朵边上,告诉我:“我的同学说,只要买那双尖头拖鞋,就能跟店员拿一张船票。”

  我直起身来推开她,想和她玩闹下去的心思瞬间消失,拿起茶包,我边走边说:“好了,妈妈还有事,你快去做作业!”

  我没舍得看我孩子的表情,但我知道,那种孩童脸上特有的失落已经出现在小喜脸上了,她是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一旦做出委屈的神情,总会让人心软,但我看得多了,也就对这套自动免疫了。

  她似乎还一动不动,但我已经走出去了,抱着我下午炒熟的一袋茶叶,我要去小卖铺找三婶子换点儿钱。

  我们母女俩过的苦,三婶子雇我摘茶炒茶,我能赚点儿辛苦钱。养活小喜会变得越来越难,她不知道,其实我们在地球上,每天都活不下去。

  晚上我站在我的草屋门口,吹着风不想进去。看灯亮着,小喜一定是在写作业,我进去难免吵到她,而且也会被她问到今晚要吃什么,但家里没有米了,刚拿了五十块钱,我试了试没有买,连上枕头下的三百,她的书费应该就凑齐了,又拖了这么久才交,孩子在老师那里一定受委屈了。

  晚上吃什么呢,要不要去茶园边上摘点儿豆角回来,我觉得这不算偷,可小喜在学校受了教育,她说是偷,害得我现在已经不敢去摘。

  摘来她也不吃,还会跟我生气会哭,相比于饿肚子,她可能觉得偷这件事更严重一些,或许这就是学校老师教会她的东西,我不能交着书费,又违背她学会的认知,她和我不一样,她学到这些,以后就比我厉害。

  那就等吧,等到她作业写完,或许会出来,或者她就趴在小破桌上睡着了,这顿晚饭就省了,正这么想着,屋子里的灯暗下去了。

  没电了?我着急的走进去,门吱吱呀呀的开了又合上,小喜已经收拾好书包上床睡了。我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帮她掖了掖被子,看来是她自己上床关灯睡觉了,摸了摸孩子的脸,我的心一片柔软,我怎么有一个这么乖的宝贝,感谢上天。

  她睡了,我就安心,摸着黑,我把枕头下的钱轻轻拿出来,连同手里的五十块,用一根绳子捆了几圈,然后放在了她书包的最里面。

  她和我不一样,我没文化,只能干些苦力养她,但她要好好学习,这样就能走出这里,去那些大城市好好生活,再也不用回来。

  早晨给她窝了一颗鸡蛋,最后一颗了,她非要把蛋黄给我吃,我训斥了她几句,她小脸一皱,背上书包要走,我又急忙喊:“书费在书包里,记得交给老师。”

  她头也不回的去了,小小的身影还带着一些倔强,让我看了好笑又难受。

  下午我在茶园采茶,她的老师在远处朝我挥手,嘴里大喊:“程喜妈,快过来,你家孩子跑啦!”

  我冲过去认真听,老师手里拿着一张黑糊糊的票,然后对我说:“你家孩子一个人去镇里,花了三十块。”然后她甩着这张票说,“这孩子们之间尽是胡闹,可她就信……”

  我问她:“我孩子呢,我孩子呢?”

  她指了指我的草屋,“她躲家了。你把书费三十块补上,然后好好教育她,一个人跑那么远,人要丢了我们学校不负这个责,你负!好在没丢啊……”

  三十,我假装摸摸口袋,低声推着老师:“老师,钱在家里,明天让孩子带去,您快回去上课吧!”

  她责备的看了我一眼,把那张黑糊糊的纸甩我怀里,转身走了。

  晚上我哭的没法说话,小喜坐在另一边的门槛上,也哭的呜呜呜的停不住,她那张票上写着三个字,我虽是文盲,可自己的名字几个数还知道。那双尖头鞋被她藏在书包里,被我揪了出来,一双毛茸茸的拖鞋,真好看啊,可是我什么时候穿呢?我只是个受苦人,是个单亲妈妈。

  我脚上的袜子破了洞,风嗖嗖的往进灌,她哭着哭着声小了,然后慢慢挪过来帮我捂住那个洞。

  我擦了泪,可还是哭,抱住我的孩子,她说她错了,我先前骂了她,现在我只能一把搂住我的孩子,她的身体小小的,皮肤也很凉,那双鞋在我们面前,毛茸茸的,像个特别虚幻的东西,她说:“妈妈,你穿着漂亮鞋子才能进诺亚方舟,世界末日到了,你就不用死了。”

  我带着浓厚的鼻音贴着她的头顶,我问她:“那你呢?”

  她往我怀里钻,“我不怕死,但我不能没有妈妈。”

  你不在了,我就不是妈妈了。

  我搂紧她,亲她的小脸,把她脸上的泪痕抹干,然后跟她说:“妈妈谢谢你,真的,等世界末日到了,妈妈把你带上船,咱们一起走,程喜,周娥娥两个人一起上去。”

  她答应了,然后把那双鞋给我取过来,慢慢的套在脚上。我伸长腿尽量不让脚踩在地上,亲着她的头发说:“这双鞋妈妈穿了,然后传给你,咱们都能活下来。”

  2012过去了,2018年都来了,我每次穿着那双鞋,都像在过世界末日一样用力,用力的活着。我们搬去了城镇,租了一个没有茶味,不会漏风的房子,她上高中了,也能穿上那双鞋了,每次穿一穿,我们母女俩总要相视一笑。有时候她从学校回来会带来一些有趣的故事,她说有的同学也曾在2012年做过傻事,但受女儿教育,我已经明白,最傻的不是相信,而是放弃活下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