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第一章
吴增兰2018-10-24 11:418,428

  柏拉图《盛宴》里说,古时候,世界不是由男和女,而是由男男、男女、女女构成的。后来神用利刀把所有人一劈两半,所以,世界上只剩下男和女,用尽一生只为去找寻命中的另一半。你相信吗?在灵魂开始的地方,我们每个人都不曾孤独,有一个人是在一直爱着你的,千年百年,千山万水,他/她一直都在找你,走了那么远的路来见你,一定要找到你,要牵着你的手,带你回家。

  有人说女人最怕的就是没人来爱她,好像是很符合的说法呢。我不知道对于男人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也总该不会相差太多吧?生命的归终就是爱。每个人都有他/她的所爱,即便是这个世界上所谓的最凶恶的‘坏蛋’也有他/她的关心与所爱,如果没有,他/她就活不下去。爱是我们存在和活着的最强大的理由。爱、幸福,也应当是我们一辈子都不可放弃的追求。可以接受那个人来得迟一点,可以一个人走很远的路,看那么多的风景,度过所有的孤独,可以一个人也好好生活,只为等他/她来。

  遇到今生挚爱的概率趋近于零呢,错过其实一点都不可怕,这个世界每分每秒都在上演着这样的事情。可怕的是,如果有一个人那么的努力,不惜用尽所有的力气要来见你,然而却没有人在等他/她,那种全世界的荒凉,哪怕一点安慰都给不了自己吧。

  虽然可能会难过,很辛苦,也请你永远不要放弃对幸福的追求,那个向你走来的人在走着更艰难的路。为着可能正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努力奋斗的那个人,请你不要将就。

  所有的神迹都是关于爱的指引。传说中,由记忆汇成的海洋,那些幸运的灵魂,带着爱的指引,能到达灵魂最初的地方。掌管忆海的神会带你去感受最初的心动,看爱的记忆重现,这是一条助你重回挚爱的路。心是最接近灵魂的地方,记忆的海满载着灵魂里最深的爱,每一簇浪花连接思念,每一次涌动都是心疼,从此波涛汹涌,泛滥成灾……

  第一章

  某国际机场,人潮熙攘。推着行李出来,虽然接机口的人很多,苏晚还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人群里的夏莉,没办法呀,那挺着个大肚子一脸的慈母像,实在是太显眼了。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娱乐至上,出去浪’的夏莉吗?果然女人怀孕了之后,这母性的光环挡都挡不住。

  夏莉是她认识超过十年的闺蜜,大学、工作、生活,她的开心果。几段以失败告终的感情,3年前嫁给了童年就暗恋的青梅竹马男友李伟。可能是以前暗恋太辛苦,自从他俩谈恋爱、结婚后,这家庭地位简直一目了然。现在看着前面正小心翼翼扶着她的李伟,也是收心了。想当初李伟的‘浪’比起夏莉来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说是三更出去浪绝不等人到五更。现在这小子绝对堪称浪子回头的典型案例呀,疼老婆爱家的模范老公。我们夏莉果然很有‘手段’。

  说起来,这感情经验丰富也有经验丰富的好处。夏莉说起感情鸡汤来,那可是一套一套的。从他俩谈恋爱那会儿开始,夏莉就没少给她传授过所谓‘套路’。刚谈恋爱的时候,李伟发信息、打电话过来,明明手机就拿在手上,非要憋着一会才回复,约她出去,也总说没时间,爱搭不理的。苏晚当时就觉得很奇怪,问她,“莉莉,我记得你不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喜欢李伟了吗?怎么现在你俩谈恋爱了,我反而觉得你这态度有点不对呀?难道是梦想和现实的差距,追到手了就不喜欢了?”(八卦脸)。

  “说什么呢?我可是很专一的。这叫爱情的策略。”

  “爱情的策略?”

  “当然,爱情也是需要经营的,爱情的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比起爱情里的较量,什么宫斗、宅斗简直就是弱爆了。”夏莉正一本正经地普及知识。

  “说的这么吓人?”

  “简单来说就是,欲擒故纵,矜持,懂吧?他发短信过来我绝对不能秒回,接电话必须响铃超过三声,约我出去不能每次都有时间。不然会让他以为我在特意等着。”

  苏晚看着前面拿着手机不放的某人,“可是你一直看着手机不就是为了等他电话吗?”

  夏莉放下手机,说到:“嗯嗯,当然,我承认,我是很喜欢他,也有在刻意等他的电话。可是我不能让他知道我这么喜欢他。要是让他知道我喜欢他,他就可能会骄傲,以后他就会觉得我好应付了。”

  “可是爱人之间不是最应该实话实说的吗?”

  “是应该实话实说,不过那是下一阶段的事情,是要在确定了他喜欢我之后,我才可以对他实话实说。在那之前,我要表现的就是矜持,绝对不能让他轻易猜出我的心思。”对着屏幕一脸荡漾笑。

  “也没见某人有多矜持啊?”

  一秒收笑变正经,放下手机,用手把鬓发撩到耳后,“那是在你们面前,在他面前啊,我不知道有多矜持,简直就是现代版大家闺秀的真实写照。”

  “可是这样假装不会累吗?”

  “还好呀,其实,你别看他现在人模狗样的,他也是在装的,在这个阶段不会有人傻到向对方展示全部面的。等过了这个阶段,老娘把他拿下,就轻松了。”

  “可我还是觉得爱应该直接一点好,像你这样搞不好,对方没耐心了,煮熟的鸭子都得飞了。”

  “当然你也不能老是端着,不然还以为你性冷淡呢,这也是讲究策略的。不过你要真以为这么容易就会放弃,你就低估了人的胜负欲了。人就是这样,越是得不到越是想要,尤其是男人,如果你不索取,你就什么都得不到。不是,大姐,你不能这样的,像你这样一看就是新手,没什么经验,还不等别人花心思去猜就先和盘托出,这要是在清宫剧里绝对活不过3集,一上来就得是一丈红呀,这样子是很容易被骗的。哦,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被骗,因为你也没给过别人开始的机会。”夏莉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接着说:“爱情修行的路,长路漫漫,任重道远啊!”

  那时的她是从来就没有考虑过爱情里面的这些套路,她爱的对象是比较单纯的人,她在他那里学到最好的功课就是真诚,自然轻松地相处。

  机场人这么多,又吵又乱的,夏莉怀着孕,本来不要她来接机的。可她非说有半年没见到了,一定要第一时间见到,李伟只能兼职保镖,全程陪同。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因为不小心给流掉了,对现在的这个孩子格外珍惜。

  想起夏莉告诉自己怀孕的那一天,凌晨两点多,给在美国的她视频。困得不行,顶着‘鸡窝头’,打着哈欠,睁着朦胧的睡眼,无奈地看着屏幕里面一脸激动的夏莉,“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你怎么还在睡觉啊?”

  “大姐,请注意时差,我现在过的是美国时间,现在是半夜,我当然在睡觉了。你打电话的时候能不能先查查时差?”

  “下次注意,下次注意。你现在先清醒清醒,坐好,抬头,,挺胸收腹,我要宣布一件很严肃的事情。”

  苏晚勉强坐好,“嗯,坐好了,说吧,什么严肃的事情?”

  夏莉拿出B超照,“你看这个是什么?”

  “什么呀?B超照吗?看不太清楚。”苏晚努力睁大眼睛。

  “你再看这个。这是什么?”夏莉拿出了验孕棒。

  “什么,验孕棒?”

  “你看上面。”

  “两格。”苏晚激动地喊了出来,“你怀孕了。”

  “嗯嗯,我怀孕了,小晚,我怀孕了。”夏莉点着头说。

  “真是太好了,莉莉,真是太好了。”苏晚不知不觉的眼眶都湿润了。

  “你怎么哭了呀?”

  “因为开心嘛,我要当干妈了呀。”

  “真是个爱哭鬼,我都还没哭呢,当初结婚的时候也是这样,哭得比我还惨。”

  “因为我开心呀,你管我?”(遇到伤心的事情我们会哭泣这是很能理解的事情。而见证幸福会哭泣是因为自己没有得到这样的说法又是不对的,幸福让人感动这个事实跟自己能不能得到无关。)

  “好好好,不管你,想哭就哭吧。宝宝啊,你干妈就是个爱哭鬼。”

  “到医院检查了没有,医生怎么说?”

  “今天上午到过了,医生说一切正常。没事的。”

  “那要多注意休息,不要碰凉水,重的东西都不要提,要花力气的活都不要自己干,让李伟干。啊,还有每天早睡早起,不要出去浪了,听到了吗……”屏幕上苏晚巴拉巴拉地说着一大堆孕妇注意事项。

  “你说你一个资深单身狗,怎么考虑这么多孕妇的事情呀?”

  “单身狗也是有自我修养的好吗?时刻准备着。”

  “现在不困了?”

  “不困了,听到这个消息简直就是满血复活了,都不用睡觉了。”苏晚一脸笑意。

  “喂,我说你那边对着屏幕满脸荡漾笑是什么鬼,我可是有家室的人。”

  “有吗?”苏晚用手捏了捏自己的嘴角。“那没办法呀,停不下来,我嘴角都笑得有点酸了。”

  “唉,真是没救了,宝宝,你这位干妈不仅爱哭还是个傻子。”夏莉摸着肚子说。

  “宝宝,等干妈结束这边的工作就回去见你哦。”苏晚满脸笑意对着屏幕招手。

  “小晚,这里。”看到苏晚出来,夏莉狂挥手臂。

  “老婆,别激动,小心,小心宝宝。”身旁的李伟战战兢兢。

  “我的天呀,这是谁呀?才几个月没见,这浑身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呀!”苏晚快步走过去,以一种夸张的方式摘下墨镜,比划着眼前夏莉圆润的身材。

  “想死人家啦,抱一下。”夏莉扑上来就要给她一个熊抱。

  “干什么呢,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话没说完就往人家身上扑。”故意用两只手在胸前虚挡着。

  “嗯嗯”夏莉嘟起了嘴巴。

  “好了,看在某人不辞辛苦,挺着大肚特意来接我的份上,抱一下。”苏晚上前给了夏莉一个大大的拥抱,抱的时候还特意把身子偏向一边,怕压到肚子。

  “mua”苏晚在夏莉脸颊上亲了一下,“看你这几个月这么乖,额外奖励香吻一枚。”

  “讨厌,人家老公还在这呢。”夏莉故作羞涩的说。

  “没事,不怕,爷会罩着你的。”苏晚搂过她的肩膀……

  看着前面发生的这一幕,真是辣眼睛,不过现在李伟已经能很平静的观看她俩的表演了,这两人不去演戏真是屈才了。她俩就是这样,每次见面总是要以很夸张的方式打招呼,然后开始各种角色的即兴表演,对的,戏精本尊没错了。世上的事情还是不要看得那么真切的好,以前还不熟的时候,觉着像挺高冷的女神,现在这公共场合,唉,一群神经病。真想装不认识,没脸看,没脸看……

  机场另一边。

  “段总,欢迎回来,车已经准备好了,您是先去公司还是回家?”小秘书战战兢兢地看着前面的男人。进公司快一年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段总’,段总这一年都在处理国外的业务不在公司,可是公司从来不缺少他的传说。段鸿轩,段氏集团的大公子,名校毕业高材生,24岁入职公司,3年不到,公司市值翻一倍,30岁不到拿下总经理位子,高学历,高智商,黄金比例,完美身材,多金,最重要的是单身,除了一个所谓的‘未婚妻’,感情生活简单,这也是为办公室的女同事们所“津津乐道”的。他入职这一年里,除了没少听过办公室的女同事议论段总的绯闻轶事以外,听得最多的就是他又拿下了多少业务,有以怎样的低价收购了哪家公司。简直是公认的办公室‘男神’,办公室里的单身女同事们都“蠢蠢欲动”。今天本来不是他来接机的,还不够格,只是来接的人临时有事来不了,才派他过来的。现在见到了真人了,确实是不同凡响。果然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本来一直有点偏见,想着这有钱人家的小孩应该是过着舒适的生活,只管享受人生就可以的。今天算是见到了,这有钱人比一般人还要勤奋,有机会接受了更高更好的教育,所以更高的修养与智慧。

  “段总,夫人刚才来电话说在家等着您呢。”段鸿轩刚要说话,身旁的助理提醒到。

  “那今天先不去公司了,回家吧。把公司今年的业务资料发到我邮箱,然后把带过来的资料发下去,通知各部门经理明早9点办公室开会……”男子边走出机场边吩咐到。

  “好的,段总。”助理一一记下要办的事项。“那段总,那些画是直接送到画廊去还是……”“运过来的画都先送到家里去。”

  “是。”

  车上,李伟开车,夏莉和苏晚在后座聊着天。

  “真的是特意提前回来的?”夏莉问到。

  “也没有啦,反正那边的工作也差不多了,我待着也没事,就先回来了。”

  “小晚,一定要去吗?”夏莉有点心疼的看着她。

  “嗯嗯,一定要去的。”苏晚耸了耸肩表示不在意,“没事的,都过去了。”

  “那你一个人可以吗?要不那天我陪你过去吧。”

  “不用了,我的大肚婆,你就安心养胎吧。我不是一个人,会跟小雅她们一起过去的。不用担心了。”苏晚用手捏了捏夏莉的脸,“哎,果然这发胖了,手感更好了呀。”

  “流氓,快放开我老婆。”驾驶座上的李伟说到。

  “不放,不放,就不放,”苏晚更加肆无忌惮的捏着夏莉的脸,“你能怎么样?”

  “你怎么老喜欢对别人的老婆动手动脚的?”

  “她是你老婆还是我宝贝呢?”说着把脸凑过去。

  “好了,你们两别闹了,专心开车。”以前也没觉得他们两人这么幼稚,本来想着今天一切风平浪静的,还是想的太早了,这两人熟了之后,凑一块就莫名其妙的吃‘飞醋’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以前吧,夏莉觉得自己就够不省心的,可结婚之后特别是跟他俩在一块的时候,觉得自己好像成熟了很多,果然,成熟是相对的。

  “嗯嗯,好了,说说小希的事吧,到底怎么回事呀?不是刚说谈恋爱吗?怎么就分手了,还要死要活的,打电话什么也没说清楚,就只是一个劲儿地哭。”苏晚问。

  “真是气死我了,我都不想管她的事了。他俩刚开始好的时候,我就知道那男的就不行,一看就是那种情场老手,很渣的,三心二意的,对她也不是那么的认真。我告诉她,让她留个心眼,别太认真了,可她就是不听劝啊,还说什么我见不得她过得好,”夏莉激动地说,“我怎么就见不得她好了?我们是多少年的好朋友了,为了这种渣男,这样说我,还跟我冷战。现在好了,相信那男的花言巧语,还傻得把自己的积蓄都给了他。人没了,钱也没了。”

  “怎么会把自己的积蓄也都给他了呢?”

  “好像那男的说是要搞什么投资,手头紧,找她借的。”

  “是借的话,还好,应该能要回来的。”

  “可是他俩分手后,都联系不上那男的了。最开始还不让我知道,我都是从别人那听说的。我们可是最好的朋友呀,有什么不能说的。”夏莉继续激动的说。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你也知道,小希就是这样呀,什么事都藏在心里。我改天过去看看,你就别担心了,我会看着办的。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养胎,OK?”

  “那你一定要好好骂她一顿,怎么总是这样,每次谈恋爱都遇到这种渣男。”

  “好好好,我会跟她好好说的。”苏晚搂着她的肩膀说到。

  她们三个是从大学时期就开始的好朋友,到现在为止,认识有近十年了,生活在同一座城市,对彼此的生活都很熟悉,虽然从事着不同的职业,但平时也总是一起出去玩,逛街购物聚餐。夏莉是从小就生活在这座城市的,大学毕业后,进公司当了小职员,和李伟结婚后,两人一起照看家里的店面。顾小希和苏晚都不是本地人,大学毕业后留在了这个城市,顾小希的爸妈都是知识分子,他们希望她能找一份稳定的工作,顾小希毕业后听取他们的意见当一名小学老师。苏晚,很普通的家庭,父母供她上大学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毕业后也没有什么门路,进了私企当了小职员,2年后,跳槽进了现在这家外企分公司,不负努力,5年过去了,现在也升到了经理的位置。半年前刚参加到美国公司总部的培训计划,现在回国。

  坐在车上,看着窗外掠过的风景,一切都很熟悉。在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爸妈搬到了这里,小时候爸妈忙着事业,没时间管他,上初中的时候比较叛逆,跟朋友们一起基本把这个城市的每个地方都去过了。除去高中、大学父母把他送到国外念书的那几年,基本上都是在这里生活的。

  人生中遇到的事是无法逃避的,你可以害怕,但你必须去面对它,如果你逃避,就不算真实面对人生。一年前略带着逃离的心情离开这里,现在回来更积极的面对。去年他就已过了而立之年了,现在也算是事业有成,可是跟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他也不得不面对‘催婚’这个问题。以前虽然有过承诺,父母也不是那么的保守,可是涉及到公司的利益,他的婚姻又怎么可能那么的自由。

  想起一年前跟父母的争吵还历历在目,“我一直把她当妹妹,我根本就不爱她,不可能跟她订婚的。”一年前,父母安排了商业联姻,从小认识的妹妹,很好的女孩,但一直以来他都只把她当作妹妹。他不爱她,所以不能跟她订婚,更不能娶她为妻。一开始他的态度就很坚决,他对待感情的态度一直都是,如果从一开始感受到的就不是爱情,就不要给对方期待。他不喜欢玩暧昧、调情之类的事情,讨厌刻意,特别是对于感情。在某种程度上,他是可以理解父母的,他确实是到了一定的年纪了,这几年也没有正经地谈恋爱。虽说在国外上学和刚回国的时候也有试着谈过几段,但结果都是不了了之,好像也没有那么的爱。他一直都觉得他不是应该以这样的感情状态生活下去的,虽然不知道还要等多久,但他知道他不应该以这样的感情状态走向婚姻。

  车开到了小区楼下,“真的不用我们陪你上去了?”夏莉从车窗探出头说。

  “真的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你今天也累了,先回去休息。店里不是有事吗?改天我过去看你和宝宝。”

  “那你自己小心哦,冰箱里有吃的。”

  “嗯嗯,好的。”又对驾驶座上的李伟说:“今天谢谢了,开车回去注意安全。”

  “嗯嗯,那我们先回了。”

  “再见。”

  “拜拜。”

  看着车子开远,苏晚才提着行李上楼,这是两年前贷款买的房子,两室一厅,20年的房贷呀,还到老。夏莉总说她是打算这辈子都一个人过了吗?单身狗一个还着急买房。可是一直都是租房子住也不太好,虽然说心理原因占主要部分,但在一间自己的房子里,好像就没觉得那么漂泊了。手上还有点积蓄就先买了吧,说不定还能增值呢,这房价可真是说不准。

  花了好大的劲把行李箱提上台阶,这行李箱怎么这么死沉死沉的,也没装什么东西呀。房间,前两天夏莉已经帮忙打扫过了,就连冰箱里也塞满了新鲜的食物。虽然这么多年以来都是自己一个人过,但苏晚还是喜欢自己做饭,做家务,打扫什么的都是调节心情的好方法,一个人也不觉得冷清啊。不是生活无趣,只是你不创造生活的氛围。她是能自娱自乐的人,从来不缺少生活的乐趣。

  车子开进了别墅区。老妈和姐姐已经在门口等他,当然,一起的还有老妈看中的‘儿媳’林月。“把行李先搬到楼上去。”车刚停下,段鸿轩对助理说到。

  看到段母正站在门口等他,笑脸盈盈地迎上去,“老妈,我回来了,真是想死你了。”给了段母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还知道回来呀,还知道有我这个妈啊,走的时候那么坚决,我还以为你不认我这个妈了呢?”段母说。

  “这不是回来了吗?我的好老妈,你就别生气了好吗?”段鸿轩蹭着段母的肩膀撒娇。

  “好了,好了,我不生气了。多大的人了还对着老妈撒娇,都看着呢。”段母拉着儿子的手,打量着儿子这一年以来的变化。儿子在国外的这一年,她真是没少担心,有没有按时吃饭,有没有好好休息呀,发烧感冒生病了,身边也没个人照顾,虽然以前上学的时候,儿子也是一个人在国外生活了那么多年,可是这一次总有些不一样呀,这次是因为吵架,儿子才走的,虽然经常打电话通视频,国外的业务也越来越好,可是她知道儿子这是在赌气呢,非要做出一番成绩来,肯定天天加班,没有好好休息。为着这,每次想儿子的时候,她还没少向段父抱怨,为什么非得干预儿子的婚姻自由呢,他想和谁谈就和谁谈,想什么时候结婚随他去吧,也总好过现在这样把儿子逼得都不想回家。“瘦了,也越来越帅气了。”

  “臭小子,你总算是肯回来了。”旁边的段紫龄说到。

  “老姐,一年没见还是那么漂亮。”给了姐姐一个大大的拥抱。

  “就你嘴甜。”

  “鸿轩哥,好久不见。”一旁的林月打招呼到。

  “好久不见。”段鸿轩微微点头。

  “好了好了,都别站着了,先进屋里去吧。”段妈妈见氛围有点尴尬,连忙说,“小轩,饿不饿?我让李妈准备了好多你爱吃的。”

  “有在飞机上吃过了……”

  对于这个“儿媳”,自从一年前争吵,儿子离开后,段妈妈也不再那么的坚持了,虽然她很喜欢,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好姑娘,两家又是世交,但是儿子喜欢才是最重要的,儿子都说过没可能了,要是她还一直坚持,只会把儿子推得越来越远。儿子离开的这一年,她也想通了,什么商业利益、门当户对,比起儿子本身的幸福来说,那些都是次要的东西。她和她们家老头子年轻的时候白手起家,辛苦打拼,不能陪在孩子身边,不就是为了让孩子的生活过得幸福吗?现在算是成功了,也有了一方天地,怎么反而要牺牲掉孩子的幸福呢?所以只要儿子过得开心,就随他去吧。当然,林月是个好姑娘呀,她看着长大的,刚开始知道她喜欢他们家小轩的时候,她是真的开心呀,完全符合她对儿媳妇的标准,哪料他们家那臭小子说没感觉,只是把人家当妹妹。这拒绝了人家姑娘以后,弄得她这个做阿姨每次见面都有点尴尬。可是人家姑娘还是当没这回事一样,一如往昔的过来陪她,出差逛街什么的还总是给她带礼物过来。她知道自家儿子的脾气,‘固执’,跟他爸一样,这认定的事,绝不会轻易改变。所以她也有暗示林月,说其实她不用这么做这些的。可是人家姑娘不愿放弃,说还要努力一下,如果还是没可能,才会作罢。她也不好劝人家放弃,所以也就随她去了,毕竟一直以来,就算当不成婆媳,她也是把她当自己孩子看待。这次听说儿子要回来,还特意过来帮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记忆的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记忆的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