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吴增兰2018-10-25 19:523,469

  第三章

  房间,段鸿轩洗完澡后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段总,画都搬到书房里了。”助理敲门进来说。

  “嗯嗯,好的,你回去把明天开会要用的资料再整理一下。”

  “那段总我先回去了。”

  “嗯,回去休息吧。”

  到书房看了一眼放在那里的画,下楼到客厅里去了。很多人不知道段鸿轩除了是段氏集团的总经理,还是一名画家。他从小就喜欢画画,也有系统地学过几年,只是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搁置了,几年前他又重新拿起画笔,并开始匿名参加各种画作比赛,几年下来也算是小有名气,在国外办过几次画展。也因他本人从不公开露面,除了一些亲人朋友,外人只知道新起画家Gerry,不知道画家段鸿轩。这次打算在国内办一次画展,所以把一些作品运回来了。

  走到楼下的客厅,段母正在招呼晚饭的事情,姐姐和林月都在帮忙端菜。段家姐弟不是娇生惯养的人,家里虽然请有保姆,平时也都会帮忙做些家务。

  “小轩,饿了吧?马上开饭。”看到段鸿轩从楼梯上下来,段母说。

  “我爸呢?还没回来吗?”

  “说是今天有个会,会晚一点,刚才打电话说已经从公司出来了,应该也快到了吧。先坐会吧。”

  “嗯。”段鸿轩在沙发上坐下。

  “小月也坐下休息会儿吧,都忙了一天。剩下的就交给你紫龄姐和李妈吧。”段母对着正在端菜的林月说到。

  “没事,阿姨,我不累。”

  “怎么不累呢?坐下休息会吧。你段叔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呢。快坐下休息会儿,跟你鸿轩哥聊聊。”段母拉着她的手走到沙发旁。

  “坐着休息会吧。”段鸿轩说。

  “嗯。”林月在段鸿轩旁边的沙发上坐下。

  “听我妈说,你经常过来陪她。谢谢你。”

  “谢什么,都是我应该做的。”林月说,“哦,我是说我也很喜欢跟阿姨在一起啊,跟阿姨逛街聊天很开心。”林月又补充了一句。谢谢,鸿轩哥跟她说谢谢,他们之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

  一时无话。

  “还在原来那家公司吗?”段鸿轩问。

  “嗯嗯,还在那。”

  “工作怎么样?”

  “挺好的。”林月虽说是林氏的千金,但她一直都不想靠家里,想要独立,没有进家里的公司,在别的企业做设计。

  正说这话,段父回来了。

  “爸,您回来了。”段紫龄正端菜过来。

  “嗯嗯,回来了。”段父把西装外套脱下。

  “今天怎么这么迟还开会?”段母接过外套挂好。

  “公司临时有点事嘛。”

  “都解决了吧?”

  “嗯嗯,都处理好了。”段父走向客厅。

  “爸。”段鸿轩从沙发上站起来给了段父一个拥抱。

  “嗯嗯,回来了?回来了就好。”段父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段叔叔好。”林月站起来问候。

  “哦,小月也在呀。”段父笑着说。

  “好了好了,都别站着了,来,都坐下吃饭吧。”菜上齐全了,段母招呼大家吃饭。

  “今天这么丰盛啊。”段爸爸看着满桌的菜说到。

  “这不为了迎接你家儿子吗?小轩在国外一年都没吃到家里做的菜,所以我让李妈多准备了点,都是小轩爱吃的。” 段妈妈边给儿子夹菜边说,“亏得小月过来忙了我和李妈不少忙,不然真是怪累人的。小轩,你可要多吃点。”

  “嗯嗯,好了妈,够了。”段鸿轩看着面前快要装满的碗。

  “小月今天也辛苦了,多吃点。”段妈妈对林月说到。

  “好的,阿姨我自己来。”

  “有段时间没见到你爸妈了,他们都挺好的吧?”段父问到。

  “哦,段叔叔,我爸妈都挺好的,就是最近比较忙,也没时间过来拜访。”林月笑着回答。

  “公司的事嘛都是这样,替我向他们问好。”

  “嗯嗯,一定转达您的问候。”

  “哦,小龄今天不回去了吧?”段父问女儿。

  “嗯,今天就不回去了,明天直接从家里去公司。”女儿段紫龄已经出嫁快三年了,但这夫妻两的关系一直不冷不热的,也没见要个孩子,每次段紫龄回家,他也不怎么跟着过来。最近女儿更是经常住家里,当然女儿回家住他们是很高兴的,可是即便女儿什么也不说,但她

  的婚姻肯定是出现了问题。

  “好了好了,都吃菜吧,都凉了。”段母说到。

  吃完晚饭,段家人在客厅里吃水果。“小月,吃这个,这个很甜的。”段母把水果递到林月。

  “谢谢阿姨。”林月拿起一个又放下了,“阿姨,我想我先回去了。”

  “天都黑了,要不今天就别回去了,就住这吧?”

  “不了阿姨,明天还得去上班呢,”林月看了一眼正和段父聊天的段鸿轩。“我也没带换洗的衣服。”

  “那这样的话,让你鸿轩哥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阿姨。让司机送一下就可以了。”林月连忙说到。

  “小轩,你开车把小月送回去吧。”段母对儿子说到。

  “好的,等我一下,我去拿钥匙。”段鸿轩上楼去取车钥匙。

  “阿姨,让司机送我回去就可以了,真的不用鸿轩哥送了,他坐了一天飞机了,一定很累。”林月小声说到。

  “没事,让他送你回去,反正他现在也没什么事。先坐着等会儿,他很快下来。”

  段鸿轩拿了件外套从楼上下来,“走吧。”

  “那阿姨我先回去了。”

  “嗯,我还说要不就别回去了。那你有空常来玩啊。”

  “嗯嗯,好的。我有时间就过来。”林月又转向段父和段紫龄说道:“叔叔再见,紫龄姐再见,我先回去了。”

  “再见。代我向你爸妈问好啊。”段父说到。

  段紫龄微笑着点点头。

  “路上开车小心点。”段母又嘱咐儿子到。

  车上,林月坐在副驾驶上,段鸿轩专注的开着车,两人没有说话,用耳朵都能听到的沉默。林月开始觉得对不起他,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相处会感到尴尬,变得这么无话可说了呢?是从自己说喜欢他,要和他订婚的时候改变的吧。

  “鸿轩哥。”

  “嗯,怎么了?”

  “你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

  “还不知道,应该会待一段时间。”……

  “今天我看到运回来很多画,是要办画展吗?”

  “嗯,还在筹备中。”

  “那到时候,我可以去看吗?”

  “当然可以了。”

  车子开到了林月家门口。

  “进去坐会吧?”林月询问。

  “不用了,你进去吧。”

  “嗯那好,谢谢你送我回来,晚安。”

  “晚安。”看着林月走进家门,他才启动车离开。是不是自己对她太残忍了呢?那个从小跟在他后面吵着要跟他玩的小妹妹在他面前变得那么小心翼翼。

  送完林月回来,到二楼书房看资料。

  “送回来了?”段紫龄敲门进来把手中的水杯递给他。

  “姐。”

  “这么晚了还在看资料?”

  “明早开会要用的,提前看一下。”

  “还真是没变,果然是工作狂呀。”段紫龄边看着立在墙角的画边感慨到。“画展打算什么时候开始?”

  “这两个月吧,在筹备中了。”

  “画得越来越好了。”

  两人坐在落地窗旁的沙发上聊天。

  “小月,真的没可能了吗?”段紫龄问到。

  “我不想伤害她。”

  “她是个好女孩。”

  “嗯。她很好。”

  “有合适的吗?”

  “还没有。”

  “嗯,不要急。”

  “你现在怎么样呢?”

  “我们要结束了。”段紫龄苦笑着,眼泪从眼眶中掉下来。“是我的原因。嫁给他,一开始就是我在赌气。感情是来不得一点将就的。”

  他给姐姐拿了一张纸巾,虽然当初不知道姐姐为什么这么着急结婚,但他感觉她没有那么的爱,他也有劝说过,但姐姐坚持,说什么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可是呀,如果说感情是可以培养的,那也一定是要在婚前培养,把感情放到婚姻里去培养是风险性太大的实验。现代结婚离婚什么的看起来像是很容易的事情,可一场失败的婚姻究竟会给一个人带来多大的损害,没有人可以预估。如果可能,我们要避免进行这样危险的实验。“需要我做什么吗?”

  “什么都不用做。这一次我想自己处理。也不要告诉爸妈,我不想让他们担心。”

  “嗯,那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嗯,我没事的,不用担心,已经让律师在准备了。”

  “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

  “小轩,我是姐姐啊,我不能一直活在你的保护里。”

  “可是我是你弟弟呀。”

  “对,我弟弟现在无所不能。”段紫龄上手蹂躏弟弟的脸蛋就像小时候一样。

  “姐,我都30了。”

  “30了也还是我弟弟。”段紫龄被逗笑了,这小子的表情怎么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可爱,“好了,跟你说出来,心情好多了,我先回房休息了,明天还要上班,你也早点休息吧,别看太晚了。”

  “晚安。”

  是因为离开的那个人吗?记忆有时候是这样残忍,不受控制又不断深刻,记忆中爱过的那些美好的人,都在提醒着你后来的人生来不得一点将就。

  书房,“嗯,今天回来了,明天会去公司,资料先发给我……”苏晚给助理打完电话,查看发过来的邮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记忆的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记忆的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