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吴增兰2018-11-05 20:012,102

  赶了两天的路才到达乙部落。即使舟车劳累,已来不及休息。一抵达,康月换上衣服,就去祭拜安伯伯。到了灵堂,安伯母一直在这里。

  “伯母。”见到憔悴的安伯母,康月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

  “月儿,没事的。”安伯母倒是很平静,活了大半辈子,做了一辈子的夫妻,是能够平静接受他的离开了。她拥抱着她给她擦眼泪安慰她别太伤心了,安伯伯走得很安详,她能来,安伯伯肯定很高兴。

  祭拜完安伯伯,才看见安勋哥哥从外面回来。安勋也是几日前才得到父亲病重的消息。丙部落在边境虎视眈眈,这几个月来他也一直抽不开身。连夜赶回来也没能见上父亲的最后一面。已经好几个晚上没有合眼了,整个人显得很憔悴。办事回来的路上,说是甲部落的使节已经到了,派了康英将军过来。因为康月是直接过来的,所以他事前并不知道她也跟着来了。见到她的那一刻,感到又惊讶又开心。从上次分开他们已经有近半年没有见面了。

  “月儿,你怎么来了。”

  “安勋哥哥。”看着面前爱人憔悴的脸庞,她那脸上还未干的泪水又流了出来。

  安勋走过去把她抱住。

  房间里,两人相对而坐,这么久没见,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对方,也是很幸福的事。用手抚上他的脸,这张被边境的风沙肆掠过,干燥、憔悴的脸,真让她心疼,不觉的泪流满面。

  “没事的。”他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着。

  “将军,饭菜准备好了。”侍从把饭菜端进来。

  “先吃点东西吧。”帮她把脸上的泪水擦掉。

  “嗯。”

  吃饭期间她发现他的左手好像不太灵便。“你的手怎么了?”

  “没事。”安勋笑着说。

  “我看一下。”

  “月儿,真的没事。”他试着躲开。她坚持要看,把他的衣服拨开,好大的一个口子,包扎的纱布已经一片血红。

  “这么严重,你还说没事。怎么弄的?”她好心疼。

  “月儿,没事的,就是一点小伤。”

  “还是前几天交战时伤着的,将军这么久都没有好好的处理伤口,也没有好好休息。”旁边的侍从担忧的说到。

  “军中不是有军医吗?怎么都没好好包扎一下,现在都还流这么多的血。”

  “月儿,真的没事。”

  康月让人去找了药和纱布来,细心地帮他包扎处理。她不是骄纵的公主,以前人手不够,部落里有作战的伤员,她帮着军医包扎过,也懂得一些简单的医理。

  “怎么这么不小心,总是受伤,也不懂照顾自己,要是我没注意,你还打算瞒着我呀?”康月边包扎边说到。

  “好不容易才见面,不想让你担心呀。我本来以为保持得不错的。”一脸傻笑。

  “不想让我担心,你就要好好照顾自己呀。”

  “疼,月儿,轻点,疼。”

  “现在,知道疼了,刚刚还说一点小伤没事。”

  “不疼了,只要看着我们家月儿就一点都不疼了。”对着她傻笑。

  “还能耍贫嘴,看来是真的不疼了。”故意加重了一点手上的力量。

  “月儿,疼疼疼。”……

  甲部落,宫殿里。

  “王爷,我的那位老友求见。”一位大臣对康格说。

  “我上次不是说过不见了吗?他怎么又来了?”康格气愤地说,“上次的事我不追究了,你怎么还敢跟他有联系。”大臣口中的老友其实是丙部落派来游说的秘密使节,大概两个月前就提出要求见他,当时被他严词拒绝了,警告说要是不赶快离开就把他抓起来。

  “王爷,微臣这么做完全是为了王爷和甲部落着想啊。”大臣说。

  “为了我着想?你这是通敌。那你倒是说说怎么为我着想了。”

  “王爷您听我说,今时不同往日,这安焱去世……”大臣边说边看康格的脸色。

  “说下去。”康格现在平静了很多。

  “这安焱去世了,新首领上位,想来靠不住了。”大臣说,“乙丙军队在边境对峙几个月,一直僵持着,这趁着安焱去世,丙部落一定大肆进军,拿下乙部落想来也是指日可待。”

  见康格没有说话,他继续说,“王爷,咱们跟他们不同,咱们部落一直都是重教化,民风淳朴,乙部落那都是一群亡命之徒,不顾生死的。咱们可不能陪着他们一起去送死。并且丙部落彦鈡首领非常有意议和的。”

  “他什么条件?”

  “我那位老友说,彦鈡答应只要您肯臣服,不派兵支援乙部落,等到拿下乙部落后,还继续让您统治甲部落,绝不动甲部落一分一毫。”

  “必须臣服于他?”

  “王爷,彦鈡说了,还是继续让您做王爷,一切还是和以前一样。”大臣讨好的说。

  “算了,你别说了。我是不会臣服于他的。我们与乙部落是同盟,你这样不是要陷我于不仁不义之地吗?我是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的。况且长公主马上就要嫁到乙部落去了。”

  “王爷,您再考虑一下吧?丙部落那边真的很有诚意。”大臣极力劝说。

  “你就别再说了,今天我就当没听过,不追究了,要是我再听到你说起,一定按通敌之罪治罪于你。下去吧。”

  “是,王爷。”大臣看无扭转余地,退下了。

  其实康格也不是真的这么坚决,他是有自己的考量的。现在丙部落和乙部落军队还在边境相互僵持着,胜负难分。他不能轻易转换阵营,以后的事谁有说的清呢?再说,彦鈡说要他臣服于他,他是什么人,和乙部落同盟,两家都是平等关系,要他臣服于彦鈡,虽说由他继续统治甲部落,但位列彦鈡之下,他怎么肯?再说,和乙部落结盟在先,现在违约,传出去,他的名声多不好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记忆的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记忆的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