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天堂的画板1
趴在枕边的风2018-10-23 18:3110,987

  兵走在阴黑的小巷内,放眼望去矗立在大厦上面的霓虹灯格外醒目,它们发出色彩斑斓的灯光环绕着行走的小巷。

  “原来上海大都市也会存在这种地方。”

  环视小巷深处,旁边卷帘门全部被拉下,只有它们前面闪闪发光的广告牌在提醒他它们是一家出售什么样的店。右手捂着肚子继续向前方打探,没有发现前方出现带有食品的广告牌。

  兵并未因在这种陌生而且阴森环境而感到处怕,也没有因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吃到食物而感到后悔,来这里之前他早已从心里做好一切准备。

  同样在小巷前方丁字路口处他始终没有发现带有食品广告牌出现。便转向小巷反面更深处,他能察觉到小巷另外路口直接相连着繁华地段,哪里肯定存在24小设营业的商店,而且还会是大型商店。但他现在不想前去那种繁华地段,他始终担心那种地方会有监控探视到自己身影。

  现在兵只想躲起来,藏在一个人们看不见的地方,爸妈没有任何办法找到他的地方。

  不远处传来卷帘门拉下声音,察觉后迅速变换脚步。

  刚才经过一家门店时发现门外带有摄像头发出红色暗光,兵捂着自己脸颊,带上卫衣帽子,从它面前一闪而过。

  从很远处兵就没有察觉到远处带有摄像头红色暗光痕迹,也就是说哪家门店前面根本没有安装摄像头,这次他不想在错过机会,这次可能是他距离填饱肚子最近机会,如果那家商店老板走掉的话他不清楚自己还要多久才会填饱肚子。

  很快兵看到一位50多岁中年妇女正双手抱着膝盖坐在半掩盖的卷帘门前看着夜空,她的发虚被寒风吹动。

  “请问您现在还营业吗?”兵苦哀问着她。

  她身体一惊,转过身来发现一位十七八岁样子的小男孩正一脸可怜的望着自己,他的左手中指被白色绷带缠绕即使在这种黑夜中也特别醒目。

  “抱歉小伙子,这么晚了,俺们家店已经打样了。”她用着不流利的普通话说着。

  “不好意思,阿姨,我刚刚来这里不久,又迷路了,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如果您可以为我做一些吃的我不会亏待您的。”

  说完兵从口袋拿出钱夹,顺便从钱夹里面拿出两百元纸币尝试交给她。

  她有一些惊慌,没想到这么晚了还会碰到金主,自己前来伤害打拼不就是为了他手中的东西吗?

  她爽快的接过他手中两张百元大钞,而且还注意到他右手腕处带着很漂亮的手表,即使在黑夜中也被远处霓虹灯衬托着闪出微光。

  她安详的把接过来的钱币放进自己围裙前面口袋中,弯下身子,猛一下重新拉开卷帘门,并且还做出欢迎光临动作。

  兵环视周围发现没有人影,也确认这家店的确没有安装摄像头之后才胆颤的推开玻璃门迈步进入。

  兵选择靠近玻璃门最近位置坐下,他始终担心万一发生意外情况可以瞬间从这里逃出去。

  兵没有选择查看这家店菜单,直接说出:“请问,阿姨现在还有水饺吗?”

  站在他身旁的她微笑着说:“抱歉小伙子,没有水饺,俺们家只有面食。”

  “那速冻水饺呢?”

  “也没有,俺们家只有面食。”

  “那您怎么不准备一些水饺之类菜食呢?”

  “不瞒您说小伙子,在上海这栋寸土寸金地界俺们家之间小店房租已经很昂贵了,而且做水饺一类饭菜会使用到冰箱,为了最大化节省店内开支俺们一直没有准备冰箱,虽说现在处于寒冬季节可以保存一些水饺,万一客人吃坏肚子,恐怕会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既然没有水饺那你为什么只做一些面食?”

  “原因很简单啊,面食比较容易出锅啊,只要放在水里轻轻煮一下就就可以食用了,而且又方便,这里人口流动性比较大,每位顾客来俺们店只会吃一些出锅快的食物,久而久之俺们店也只会售卖一些面食。”

  “那请问现在有没有活好的面?”

  “”面很好活的,只要撒上一些水,不出5分钟就和好。”

  “那就好。”

  “小伙子,您准备吃一些什么面呢?俺们店有炒面,煮……”

  她没有介绍完毕就听到他仓促反问:“可以帮我做一些水饺吗?”

  “你为什么只想吃水饺呢?现在准备饺子会很麻烦的小伙子。”她有些不耐烦。

  这时她发现他又从钱夹拿出一张纸币放在餐桌上双眼可怜的的看着自己。

  她察觉他很奇怪,但这种感觉很快便消失了。

  毕竟他从店门前哪里到刚刚进门还没有吃任何东西就足足给了她足足三百元钱,这些钱是他苦苦守候这家店16小时都换不来的。

  她苦涩的说着:“您执意要吃水饺会等很久,而且还要等着和面还有包好煮熟,您执意要吃吗?”

  兵应声回到:“时间没有问题,如果真有水饺可以吃我可以等,即使很久我也愿意等。这一百元您尽管拿去就好了,如果您做的水饺比较好吃我还可以在多给你一百元。”

  说完兵很期待的看着她。

  她从餐桌摸过那张百元钱币再次放进自己口袋翻身前往门帘后方。

  小店内并不是很宽阔,只随便摆了4张餐桌,没有收银台。

  不一会她又从门帘出现身,这时她手中抓着一个暖壶。

  “小伙子请您喝一些开水暖暖身子吧!”

  她一边向兵走来一边打开早已摆放在餐桌上的一次性餐具。

  兵迅速摆动自己双手:“不,不,阿姨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兵又迅速从她手中夺过一次性餐具还有暖壶,看着她再次消失在门帘后方,那里只是微微传输出一些吱吱声响。

  兵估计她正在很卖力的为自己准备水饺。

  “请问阿姨,我现在可以在您店里面简单休息一下吗?在您准备水饺这段时间?”

  “可以啊,反正这个时间段店里不会在有其他客人前来,您随便座就好了。”

  兵以为自己可以稍微躺下来,因为他不清楚他明天会继续躲在什么地方,如果想继续不被爸妈发现,现在必须保持高度警惕,还有充足体力。

  兵又仔细环视这家店,发现里面并没有摆放床铺,只有几张简单餐桌,还有摆放很随意的凳子。

  ‘她也会从店里走掉前往可以给她安身地方,可是我呢?如果没有床铺,要怎样可以做一些简单休息呢?把两张椅子拼起横躺在上面嘛?或是直接躺在餐桌上面?那样也太不礼貌了。‘

  很快兵放弃休息想法,双手紧紧抱住发烫透明玻璃杯,目光迟疑的看着里面滚滚而出的水蒸气。

  兵好久没有察觉到温暖存在了。在兵紧紧抱住玻璃杯同时,玻璃杯发出的温暖很快被他左手中指察觉到,咧着嘴唇把玻璃杯狠狠丢在一边,紧紧的看着他自己的中指,兵的视线贬曲着。

  没过多久她又从门帘现身,这次她双手都拿着纸杯微笑着出现。

  兵一脸茫然的看着他,根本不清楚他手中纸杯里面装着什么东西,估计里面不可能会是水,如果是热水的话她肯定会倒进玻璃杯。

  兵看着她临近自己,又摸了摸钱夹,准备再次给她钱时被她拒绝了。

  “小伙子,这杯是俺送您的,如果您不介意放心用就好了,喝完里面还有。”

  她把纸杯放在兵面前,距离透玻璃杯不远处,邻座在兵对面安详的看着他。

  “请问阿姨水饺好了吗?”

  “还没有,俺刚刚把面和好,需要等着它发酵,这样包出来的饺子才会好吃,以前按在老家就这样包饺子。”

  “哦”

  兵巡视她送来的纸杯,发现上面带有红枣字眼。

  “阿姨这杯是红枣味?里面是什么”兵揣摩着纸杯盖子问着她

  “小伙子着两杯都是豆浆,您先品尝品尝,如果您对红枣味不感兴趣我可以给您换另外一种口味。”

  “谢谢阿姨,不用了,红枣味蛮不错”

  “小伙子,餐具盒里面有还有吸管,如果您不习惯打开盖子直接喝的话可以食用吸管,吸管也是免费哦。”

  这时兵才察觉到摆在餐桌旁边的小盒子里面不仅仅有筷子,还有汤勺,同时里面还有糖类等物品。

  兵弯曲脖颈单只右手吃力的打开纸杯上盖子。,小敏一口,发现豆浆并不是很甘甜,只好再次选用单只右手尝试去拧开写着糖字的瓶盖。

  这一动作很快便被她捕捉到。

  “让俺来帮您打开吧!”

  她从自己餐桌上面迅速拧开玻璃瓶,拿起汤勺,小挽一些白砂糖让他打量着:“小伙子,俺勺子里面这写糖可以吗?”

  兵微微点头。

  “有些顾客对糖类特别抵触,所以俺才没有额外给您盛很多的糖,如果您特别喜欢使用糖的话,那请您直接把里面的糖全部倒进去也不碍事。最重要的就是即使你吃在多的糖,俺也不会在给您收取额外费用。”

  兵接过汤勺,把里面的糖全部倒进面前纸杯,对着它吹了吹,纸杯上面水蒸气随即环绕起来。

  兵伸出右手准备拿起纸杯时很快又缩了回去,然后低着头继续小敏几口。

  她发现他的脸颊从喝到豆浆那一刻开始变得红润许多。

  虽然豆浆卖的并不是很多,但她看到兵当时的样子心里感觉很欣慰。

  这时她才对兵一直使用右手而感兴趣。刚才拉开卷帘门时已经发现他左手中指上面被绷带缠绕着。

  “小伙子,恕俺多句嘴,您左手伤口是不是特别严重?”

  兵宁顿片刻。

  “不,不是,只是皮外伤而已,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那就好,现在天气很寒冷,可千万不能冻伤您的伤口,那样会很麻烦。”

  “放心,阿姨不会的。”

  说完后正在低着头品尝豆浆的兵随即看到绑在她身前的围裙连带她一并从面前消失,兵估计可能面发酵好了吧。

  片刻之间她从门帘处现身,手中拿着一双皮毛手套手套让兵感到困惑。

  兵全神贯注的看着她手中的皮毛手套,商店里根本不可能出售这种手套,虽然在她手中它们样子为一对,可是完全不相对称,一大一小,更别说颜色接近了。

  “小伙子,这双手套您拿去用吧,好好保护您的左手。”

  兵惊慌的看着她还有那双不对称的手套。

  原来在她心里不仅仅只存在金钱。

  ‘接受她送给自己手套可不行,毕竟这位阿姨大半夜为自己准备水饺也不容易。‘

  兵又准备摸起自己钱夹,又被她拒绝了,没想到这次她会狠狠抓住自己右手。

  “我不能白白收您礼物。”

  “小伙子您就拿去吧,这双手套本来是俺缝给俺儿子使用的,可现在他不在我身边,因此这双手套不能发挥它价值,不如您拿去吧,正好可以给您左手伤口哪里保温一下,别看它样子不好看,但是很保暖。”

  “这怎么可以呢?”

  兵正在思索着拒绝理由。

  但她已经做出为兵佩戴手套动作,当手套刚刚接触绷带那一刻,兵中指迅速给大脑传出信息,接受信息后迅速下达命令。

  兵的左手顷刻间缩了回去,并且面目狰狞。

  “不小心碰到伤口了吗?”她慌张这着看着兵。

  “没有,并没有只是习惯而已,每次我想吧双手伸进裤子口袋时,总会不小心碰到伤口,这只是习惯性动作,您不必惊慌,我的手不碍事。”

  “没有碰到伤口那最好不过了,刚才看到您飞快躲避着,我好担心。”

  “没有,没有。”他撇嘴一笑。

  随后他们两人静静呆坐在原地,兵眼神涣散着看着那双皮手套。

  她侧身看了看挂在墙壁上的时钟,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距离刚刚活好的面发酵还有一段时间。

  她始终对兵为何只选择是水饺而不吃面食感到好奇,也为了解决现在尴尬处境,她寻找更多话题打发时间。

  “小伙子,您为何只对吃饺子感兴趣呢?”

  她揭开了兵不想提起的事情,为了避免不会被她察觉,兵只是敷衍着说着:“没什么只是很久没有吃到饺子了,突然很想吃了而已。”

  “很久,您在家里时您爸妈也不会为您包饺子?或者您不在家中已经很久了?”

  她的询问使兵差察觉自己内心有一种空洞存在,至少缺少着什么,但说不出来,也讲不清楚。

  “不是,我今天才从家里面出来,只是我爸爸妈妈工作比较忙,根本没有时间而已。”

  “既然你这么爱吃饺子,即使在忙过节时他们也应该会给您包饺子吃吧?”

  “他们才不会,过节时他们也不会在家中,即使春节这种节日他们也只会在家中停留半天时间,然后各自忙各自事情。”

  “不过他们一直在外面拼搏也蛮辛苦的,话说回来,俺现在也能体会到他们在外面拼搏的辛酸。”

  “辛酸?”

  兵冷声一笑。

  “不是辛酸是什么小伙子?就像俺现在一样,一年到头也只有过年这段时间才会返回老家停留短暂几天,还没有好好体验年味,就要再次返回这里。”

  听她这么说,兵能直觉她跟自己爸爸妈妈一般的性,在父母眼里只有万恶金钱,对兵以外事物毫无关心。

  “您平时也不会回家陪陪您孩子吗?”

  “我也想啊,可是家这个字只会留在心中,只是个概念罢了,也只能想象。”

  “既然您想家为何不选择回去一段时间呢?”

  “想能有什么用?还不是被现实逼迫。最近家里发生一些变故,俺不得不来到上海这里为俺儿子打拼。”

  提及儿子,兵能明显感受到她咽喉哽咽。

  ‘难道说自己爸爸妈妈在外面也跟面前的她一样?不,肯定不会,他们从来不会哽咽,他们只会咆哮。‘

  看到她面孔正在发生激烈变化,兵才刚刚对她的揣测感到后悔,她是一个好母亲,从她的面孔一眼就能体会到,兵在家中不能体会到的那种微妙感觉。

  “阿姨,您可以留在家中或者只让孩子他爸爸在外面拼搏赚钱啊!”

  兵感觉这是现在唯一能想出来最好的办法了,同时他也呼唤出内心已久的渴望。

  “在那之前俺从来都是在家里照看孩子,可是没想到好事变成坏事情,俺不得不远赴千里之外来到上海,目的就是为了多赚几百块钱。”

  “那孩子他爸爸呢?”

  “他一直在这里。”

  ‘一直?‘兵环视店内一周没有发现她所说的床位。

  兵便疑惑着问她:“他晚上不回来这里吗?”

  “是俺不让他来。”

  她脸上明显变化被兵察觉到。

  “这是为何?他来了也能在店里给您帮帮忙,打打下手什么的,这样不好吗?”

  “他工作很累,没有文化在这里做的事情全部都是消耗体力事情,一天12个小时下来他身体已经虚脱了,本来他身体又很虚弱,下工时间我只会让他好好休息,以便为明天好好做事做好准备,店里这些小事情交给俺就好了。”

  兵在她面前听到的一切反而感觉越来越奇怪,这里不是他们家吗?这里不是他们团聚场所吗?

  “那他下班后也不来这里吗?”

  “我不会让他来,这里也根本没有他休息地方,再说这家店面积本来就很小,如果摆上床位给他提供休息地方这里空间会更加狭小。”

  “即使在狭小,这里也可以给他提供休息地方吧!”

  “如果让他谁在这里,还有有顾客上门吗?”

  被她以这种方式解释,兵心头突然有一种冰凉,同时又深深感慨道----如果我有一位这样的妈妈会多好,在她心目中只有他们的家。

  虽然兵不了解他们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但他很期望他们家会得到美好变化。与此同时她的表情又重新回到安详。

  “小伙子,面发酵好好了,俺这就去为您准备饺子。”

  “谢谢您阿姨。”

  兵充满期待的看着她从面前消失,又凝视自己左右被绷带缠绕的地方。每当看到绷带时,在心里也总会莫名出现悲愤,那种冰凉感觉与现在外面环境更加让并察觉着刺骨,而且还让兵情绪有所激动。

  兵一把抓住她送来的豆浆,咕咕把它们喝完,本以为可以让手察觉温暖的豆浆可以驱走体内严寒,但是没有。

  不一会正在瑟瑟发抖的兵听见她的声音:“小伙子,您会包饺子吗?”

  “阿姨,我不会。”兵假装很平静的回答。

  她听到兵回复后立马从门帘走出来。

  兵观察着她弯着腰怀里抱着铁盆从门帘走向自己。

  铁盆上面还被一层层厚厚棉布包裹。

  “小伙子,俺来教您包饺子吧!您以后想吃饺子时候自己可以给自己做啊。”

  “不,我不想学。”兵带着坚定拒绝。

  “包饺子很简单的事情,您只要看一下应该就能学会,您应该比我儿子聪明多了,这种简单的事情用不了我亲手教您,而且现在家里大小事情全部交给我儿子处理了。”

  包饺子本来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兵在心里也是这么认为,但是内心告诉自己还是放弃这种想法吧。

  “阿姨,您现在把家里所有事情全部交给您儿子处理您放心吗?”

  “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我们两人一直在这里,很少回家,他自己留在家中不处理家中事物难道还要我们老两口返回家中帮他处理呀?”

  说完她呵呵笑出声来,脸上还带着一些满足感与牵挂。

  而兵就不同了,感觉家里事情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全部交给她儿子处理,反正兵在家里面没有这种权利。兵很想知道她儿子年龄,想进一步跟参照她的家庭逐问向她:“阿姨,您有孙子了,对吧?”

  ‘如果她有孙子的话,那她儿子肯定会跟自己大很多,‘

  兵从她沧桑脸上察觉不出她具体年纪。

  “没有,俺儿子才24岁。”她回答的很自然。

  ‘24岁?她儿子跟自己年大6岁,她把全部事情交给他儿子处理,她心态还真够可以,换做是我家里就没有这中锻炼自己的待遇了‘兵的思路很快被她打断。

  “小伙子,您今年多大啦?”

  兵骤然聚起双眉着,不敢说出自己真实年龄,在心头有种冲击感。

  “阿姨,我19岁,”

  “原来才19岁啊,俺真没看出来,不过俺发现您长得比较成熟,俺以为您最起码要20多岁呢!跟俺儿子差不多大呢!”

  “没有,没有”兵连忙摇手否决。

  其实兵年龄始终越不过20这个数字,属于早晨九点钟的太阳。

  ‘“小伙子,您确认不学习包饺子吗?”

  “不,我不想学,”说完兵故意让她看了看左手。

  “不好意思,俺把您手受伤这件事情忘记了。”

  “没关系,阿姨。”

  她一边在兵面前案板上面来回揉动着面团,一边又开始询问兵。

  兵有种不耐烦样子,感觉她面前的她话真的好多,即使手中有事情在做也不停的唠叨着,但是没有表现出来,毕竟兵很久没有与其他人这么认真的聊天,谈谈心里话了。

  “小伙子,您刚才不是说您迷路了吗?俺来这里一年多了也只认识从这里到孩子他爸爸那里的路,脱离这条路以后俺连方向都分不清楚,要不要让俺孩子他爸爸帮您买一张回家车票?”

  谈及车票后兵心里惊悚着,:“怎么办?现在不能让她发现我家里具体信息,如果被她一不小心知道后,爸妈来到这里询问的话,那自己行踪肯定会被暴露无遗。”

  “阿姨,谢谢您,不用我用手机地图就能找到卖票地方。”

  说完后兵小心观测她,她正用着今天晚上从来没有看到过的眼神看着他自己,在他们两眼教交汇间,兵故意躲开她的视线。

  “难道她发现了什么吗?”兵在心里嘀咕。

  “小伙子,您从这里多车回家要几个小时?”

  关于坐车回家信息兵也不想过多透入,担心她在拷问自己,其实兵根本不清楚到上海具体时间与路程。

  犹豫后兵说出“4.5个小时吧”

  “那您家里要比我们家近很多呢,俺们坐火车回家的话要接近10几个小时。”

  观测到她提及关于回家这件事后她脸上总能挂着安详,为了尽量不暴露自己信息,他开始故意只讲一些有关于家的话题。

  “做高铁回家用那么长时间,您家有那么远吗?”

  “高铁是那种很快的火车吗?”

  “是哦!”

  “那种很快的火车俺只能从远处观望它一下而已,俺哪有条件做那种快的火车呢,俺每次回只会选择座最廉价火车,而且每次回家时都会带上一些孩子他爸爸从工作地方捡来的塑料桶,那些塑料桶可以在没有买到坐票时给我们提供座位,带多的话也可以送给同车“老乡”最重要的就是即使俺们回家带的行李在做也不会收取俺们额外费用。”

  “他一直外这里工作应该赚了很多钱吧,您打算什么时间返回家中呢?”

  兵表面说的是返回,其实在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她如果没有必要赚那么多钱还是选择回家多陪陪您的孩子吧。

  “其实也没赚什么钱,俺跟俺孩子他爸爸这些年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全部打水漂了。”

  很快兵发现她脸上的安详变为一些哀意‘也难怪她她已经年过半百的样子还要为了一家人生计在外面奔波。’

  兵不想让她的脸上继续挂着哀意,想起刚才提到回家她那种安详面孔,想让面前哀愁的她回到刚才安详状态,兵继续选择有关于回家话题。

  “您家在什么地方呢?”

  “俺家在XX县。”

  听到XX县兵猛地寒颤扬起身子。

  ‘还好我没有透入给他自己家里信息,要不然被他们追问到这里那可就麻烦了,可现在这里也不适合我继续待下去的地方。毕竟正在我面前给我包饺子的她跟我来自同一个地方,如果这件事情上新闻或者报纸的话,她看到信息后肯定会给他们提供信息的,我行为了安全起见,我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大脑错觉后,兵飞快起身冲向门外,浑然不知她早已经把那双毛皮手套放在上衣口袋中。

  “小伙子,给您准备的饺子您不吃了吗?”

  从兵背后穿出她的声音伴随着兵的脚步逐渐从清晰变为模糊。

  只奔跑了一会兵便从霓虹灯闪烁的地方停下。

  在拼命奔跑时兵一直感觉手臂被上衣口袋中某种东西阻碍。

  把右手插进口袋中,发现口袋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低下头才看到那是在她店里一直强调的毛皮手套正被霓虹灯的斑斓包裹。

  兵伸出右手把手套从自袋中拿出,丢在地面,只想找到自己右手可以佩戴的那只,毕竟他没有使用过分不清左手右手的手套,兵弯着腰观察了好久就连正反面都没有办法分辨清楚。

  ‘算了,随便找一只带上吧!’兵在心里瞬间有了这种想法。

  随便抓起一只手套放进嘴里,狠狠咬住,然后把手慢慢伸进手套中。

  兵察觉自己右手被收到牢牢包裹,就连手腕处也没有察觉到冰凉以后,他才弯下腰用带帮着绷带的这只手拿起地面的另外一只手套放回自己上衣口袋中。

  兵没有选择继续往前奔跑,毕竟不认识前面的路,而且手机在这个时候也不能开机,兵担心手机定位会暴露自己位置信息。

  兵缓慢转诊转身折回去,这时在心里始终挂念着她。

  看到远处明亮灯光,兵蹲在地面仔细观察着她的店门口位置,观察着她有没有追赶出来,有没有从她店里返回至他们短暂团聚的家中。

  在兵左手慢慢察觉到寒冷带来的痛苦时,才发现她从店门前缓慢走出。

  兵很清楚看着她拉下卷帘门,店门口处明亮灯光从开阔变为狭小,即使这样也没能阻止灯光从里面逃出。

  看到她身影时兵故意侧身紧贴墙壁,躲回到黑暗中屏住呼吸,把目光转向远处霓虹灯,不想让她察觉到藏在这里。

  过了很久兵确认她不会在返回这里时才偷偷伸长脖颈打量着她的门店,卷帘门还是刚才样子,没有完全拉下去。

  ‘难道他没有走,选择留在店里吗?应该不会。’

  兵清楚分析刚才大脑接受到的信息,刚才明明听见她走路带着笨重的声音由近至远。

  ‘难道说她没有力气把卷帘门拉下来吗?算了还是不要考虑那么多了,如果现在不做这件事情那恐怕以后再也没机会见到她了。’

  鼓起勇气,兵环视周围,确认周围只有他自己身影与黑暗后,兵把目光转移到卷帘门明亮灯光处。

  兵小心翼翼靠近卷帘门,心脏剧烈跳动,扭过身子环视周围再次确认只有闪耀着霓虹灯,并没有其他身影,兵蹲坐卷帘门前。

  兵用嘴咬住佩戴在自己右手的毛皮手套,把手从手套中抽出。

  瞬间兵右手如同左右一般同时感觉到寒冬气息,而刺骨气息要比一直在裸露在寒冬中的左手要强烈。

  把手从手套中抽出来后,兵松开嘴巴任由手套自由滑落。

  这时兵从裤子口袋中用流利动作掏出钱夹。

  不知什么原因兵拿出钱夹并不顺利。

  ‘可能是它比较厚重吧。’

  但兵还是把钱夹从自己裤子口袋中拿出来,而且打开了它。

  钱夹里面被黑夜霓虹灯包围着,身份证首先冲击着兵,又刻意看了看身份证上那串熟悉数字。

  它为1999年0109。

  兵再到自己出生日期,双手一直在不停的颤抖。

  ‘自己都已经19岁了’然后兵又冷笑一声,随即把钱夹放在自己左手中。

  跟前几次打开钱夹一样,兵左右小心摆动着OK姿势目的不让左右中指触碰到任何物品。

  兵左手发力几秒钟时间内已经把钱夹里面所有纸币全部拿出,没有查看纸币到底有多少金额,反正这些纸币多兵来说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以至于微乎其微。

  在兵左手发力同时它能明显感觉到它触碰到了钱夹,左手疼痛的指令随即传至大脑。

  兵抽动着嘴角任由钱夹从手中慢慢滑落到卷帘门口地面,里面的灯光通过卷联门照耀在钱夹身上,钱夹已经干瘪了。

  兵弯下腰,又扭过头往其他位置张望,然后准备把手中所有纸币通过卷帘门门缝丢向里面。

  ‘如果这些钱可以尽早让你们一家人享受团聚时刻,那么请拿去随便用吧!’

  那些不属于兵美好画面涌向心头,兵背起左手臂屈膝着把右手伸向卷联门门缝,然后奋力把纸币全部丢进去。

  可是当兵准备这一动作时,察觉到里面某种东西在阻挡着完成这种动作。

  ‘时间紧迫,管不了那么多了。’兵在心里安慰自己后,没有移动身体位置,还是保持在原地把纸币全部丢在里面,可是还是有一部分纸币被察觉到的东西阻挡在卷帘门外。

  ‘难道是玻璃没关闭着?才至于纸币被它阻挡回来?’

  兵一把划落着剩余纸币,狠狠攥在手里,让纸币保持团装,再次屈膝向卷帘门里面张望。

  里面玻璃门并没有关闭,而是敞开着,在玻璃门中间位置某种东西正是兵丢钱位置,也就是说那个东西正阻挡着兵的纸币被丢进去。

  兵看到盘子时不由心生愚钝,那便是她为兵煮好的水饺。

  她临走时把煮好的饺子摆放在门前,故意没有关闭玻璃门,同时也没有完全拉上卷帘门,她很明白兵为何只吃饺子缘由,毕竟她也是一位母亲。

  兵在店里心裂的眼神被她的心查阅。

  ‘假如真的如兵所说他真的是迷路了才会不小心走到这里,如果他再次经过这里被卷帘门明亮的灯光吸引,那样他肯定会发现那盘煮好的水饺摆放在门前,’这些便是她美好的相像而已。

  她至今也没能好好守护着自己孩子,她也想时时刻刻守护在孩子身边,她也不想让她孩子早早自己面对自己人生中每件事情,可现实不得不让她来到这里,不得不让孩子自己去面对。

  她也没有很好的理由去陪伴着孩子,看到兵时她心中很快激起对他孩子的万般想念,如果孩子在外面想吃一盘饺子会有人给他煮吗?

  ‘也许他真的迷路了,那就让着盘饺子给他指引家的方向吧!’

  当她看到兵在深夜出现在自己店里而且可还索要饺子,她心头才涌现这种想法,可突然提到她家乡时不知他为何匆匆跑出去。

  当兵发现阻挡着他向里面丢纸币却是那盘饺子后,身体一下子瘫痪在卷帘门前,慢慢变换动作依靠卷帘门上。

  门随即发出“咯咯”声响。

  这些从黑暗中传出清澈声音兵没有心思去警觉。他继续瘫痪着,双臂不由自主的垂落地面,他的左手很快触觉到疼痛,疼痛刺激着他,这时他才回想起来他刚才未完成的事情。

  兵继续扭转身子屈膝在卷帘门前,绕过摆放饺子的盘子把纸币全部丢进里面,然后他又强忍着刺痛,把临近门口一些纸币奋力推向里面,确认那些纸币不会被严寒狂风吹走后兵小心着把她煮好的水饺拿出来。

  卷帘门里面明亮的灯光还有夜色中闪耀的霓虹灯同时洒向那盘饺子,兵深情凝视她煮好的饺子,继续变换为瘫痪体态,依靠着卷帘门,把饺子放在大腿上,望了望漆黑而又寒冷的夜空然后把全部神情投放在饺子上。

  兵很谨慎的抬起右手随即抓起一只饺子观察了好久,缓慢放进自己嘴里。水饺已经变得冰凉而且还有一丝酸爽抢抓着他的内心。

  很快那只饺子的冰凉被融化,在嘴里一只被咀嚼着,同时兵的双眼开始折射那些矗立在高楼处的霓虹灯彩光。

  兵想起了家人团聚时刻,这些时刻从他最近两年记忆中没有被保存过,很快双眼的折射变为涣散,涣散同时他眼角又折射出一位很矮身影。

  ‘这么晚了难道还会有人来这里吗?会是爸妈吗?但黑影并不像,不管怎么样还是不要被他察觉到自己,即使被察觉到也不要让他知道自己行踪。万一他是他们派来寻找自己的人呢?’

  兵双眼中所有涣散视野被突然出现的身影冲散,慌忙矗立身子,头也没回的冲向黑影另外一边的前方,继续环绕在寒冷黑夜中。

  于此同时那位瘦小黑影拼命奔向卷帘门,弯下腰也跟着兵冲向前方黑夜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寂静与喧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寂静与喧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