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天堂的画板3
趴在枕边的风2018-10-23 17:435,058

  兵带着疲惫身躯推开昨天炸鸡店门,柜台前面还是昨天的服务员,但兵现在跟昨天判若两人。

  再次看到兵来到店里,她用着惊悚的眼神望着,好像她很清楚今天晚上他一定会来一样。

  “请问昨天我购买的汉还有热奶茶今天还有出售吗?”

  “有的”

  “那我今天要两杯热奶茶,还有……”

  她阻断了他的点餐,然后他淡淡的说着:“请您现在先付钱好吗?”

  兵回想起由于昨天幸运降临到自己身上的缘故以至于免单,可是现在时间还没有到凌晨,幸运不会再次来临,也为了尽快离开这里逃出摄像头视线,他快速把手伸向裤子口袋去寻找钱夹。

  她看到兵此时的眼神更换为涣散,跟昨天来到店里白发他讲的一样。

  他第一次来时只是匆忙说着:“我身后小伙子购买食物时,不管他消费多少钱,请您直接对他说他是今天的幸运顾客。”然后他要了一杯热奶茶,放下伍佰元还有身份证又匆匆离开。

  处于对顾客着想,她一直把身份证攥在手里哪怕是下班时间也是如此,当他不小心看着他身份证时她才发现他今年只有25岁,很显然完全跟他满头苍白不相符合,也有可能他只是爱好时髦故意把头发染成这个颜色。

  她不敢想象白发的他用了这么长时间才返回来拿走身份证。

  当他来拿回自己身份证时只是随便说着;“您好,我来拿我的身份证,如果昨天那位小伙子继续来这里购买东西,您一定要让他先付钱在点餐,他没有钱购买咱们店任何东西了。”

  说完白发的他又匆忙离开,最后仅仅留下一句:“剩下的钱就当送你帮我的谢礼了。”

  她看着他瘦小不合身的背影察觉他们两个人存在很微妙的关系,正当她打算比较他们两个神态时被白发的他摔门声打断了。

  兵跌跌撞撞的穿过带有探照灯的十字路口,没有用一闪而过的身影滑过。

  只是在思考钱夹遗落位置。

  终于兵回想起小巷中年妇女快餐店,钱夹肯定掉她店里了,还有毛皮手套。兵回想起当时情景又时刻思考着:“钱夹里面还有金卡,如果自己现在去哪里寻找钱夹,被爸妈发现这么办?算了还是继续躲起来吧!”

  兵再次光顾冰冷的角落,没有选择前往厕所躲避,毕竟里面味道太严重,最重要的是他的左手中指以有一些暗黄物质从绷带出显现出,并狠狠抓取着兵的心。

  兵回想起被自己放飞在空中的塑料袋,‘它们真好,它有属于它的自由。在他面前仅有那些不属于他内心的霓虹灯等在灰暗中闪耀。

  很快体力不支的兵藏在冰冷地面,右臂放在头部下,卷着身子在角落发抖,不一会他关闭了唯一心灵窗口——眼睛。

  寒风卷杂着冰冷席卷着兵的毛发,并在灰暗中隐隐夹杂着其他声音;“醒醒”

  兵慢慢打开心灰的双眼,看到一位很高大的身影正在狂风中看着自己,虽在灰暗中但他灰发头发在霓虹灯的帮衬下格外耀眼。

  “您现在还好吗?”

  他用着标准普通话说着而且声音非常小,在这狂风中兵几乎听不见,但兵的左手一直抓取着他的视线,时刻不让他安定,兵只有不耐烦着继续听他说着。

  他的话语对兵来说就是一种唠叨。

  “喂,你在听吗?”他的语气变得严肃。

  兵继续卷缩着,在心中如沸腾的热水时刻滚动着,但并没有理会这位无关紧要的人。

  “你死了没有?如果死了赶紧联系你家人,让他们来帮你收尸,千万不要死在这里影响环境。”

  兵们第一次听到有人用这种语气对待,他的内心无法用气愤表达。

  “我躺在这里管你什么鸟事?这是你家吗?”

  “不是我家,你也不能躺在这里。”

  “我愿意。”

  “你愿意也不能躺在这里,赶紧滚,垃圾,败类。”

  兵听到了有史以来最亲切的问候,的内心翻滚着,凶狠的站起,才发现面前的他所谓的高大只不过是摆设,他所穿的衣服几乎团团将他包围,他的上衣对他来说更接近为袍子,他很矮。

  “你是不是想找不痛快。”兵忘记疼痛,挽起双袖,准备于他比较高下。

  他反而没有做出迎接架势,只是仔细观察着他的左手,然后迅速坐在兵刚刚起身后的位置。

  “什么嘛!如果你是来抢位置的可以直接告诉我,我让给你啊,干嘛用那种语气对待我。”

  兵明显消退气愤。

  “如果我不用那种语气你会给我让位置吗?我强行拽起你来多不好意思,或者直接躺在你旁边?”

  ‘没想到他竟是来抢我位置的,他一身不和身的衣服肯定是捡来的,原来他比我可怜多了。’

  兵用心思打量着他,可能已经适应这种灰暗环境,看到他的身影已经侧躺在角落,一条腿已经放在另一条腿上正在随意摆动着,只是兵还是无法看清楚他的样子。

  兵准备把位置让给可怜的他,另外寻找一个藏身地点。

  “喂,你去哪里?现在这么冷,你准备去旅店吗?”

  他的话像针一样提醒着兵的。

  ‘自己竟连旅店也没有办法去了,还有最简单的一日三餐也没有办法满足自己了,我现在躺在这里是正确的选择吗?’

  “你也来这里吧,不去住旅店的话躺在这里吧,反正你跟我一样都是无家可归之人,快点,狂风正在怒吼,你不冷吗?”

  “你才无家可归,我有家,我想回去立刻就会回去,而且我爸妈还会来接我。”兵强力反驳着他。

  “呦呵,你有家可归?你骗三岁小孩子呢?有家可归你在这里躺着?是你傻还是我傻?”

  “你才是傻子,我不是,你是乞丐,我不是。”兵极其气愤的说着。

  “你不是乞丐,不是傻子,那你立刻给你爸妈联系,我倒要看看他们会不会来接你回家,而且还是立刻。”

  兵好像被他说中了,以目前情况来看现在不是联系爸妈的时机,以后也不会。兵的内心挣扎着并强迫不要做打开手机。

  兵站立在狂风中,看了看远处霓虹灯,又瞧了瞧角落很随意的他,选择蹲下。

  他看到兵蹲下后立刻给他让出位置。

  蹲下后正当兵准备用双手抱住膝盖看向远处你霓虹灯,在内心深处察觉到了久违的温暖。

  他把手臂放在兵肩膀上,并向兵靠近。

  “好看吗?”他一边移动着身子一边问着兵。

  兵扭过头看着他,他已经为混的睡墙角的人了,没想到在这种灰暗狂风中还会露出牙齿。会暗中他无法看清楚他的样子,但是在霓虹灯闪耀下,他隐隐可以观察到他的脸很瘦。

  “你在笑吗?你现在都这样了,还在笑?”

  “对啊,我不笑我还会做做什么事情?”

  “你不觉你你很可怜吗?”

  “我哪里可怜了?”

  “你现在已经沦落到需要睡街头的状况了,还说你自己不可怜?”

  “你现在阿不跟我一样吗?你有察觉到你自己可怜吗?”

  “这是我自己选择的,我愿意,我喜欢呆在这里。”

  “你是不是傻?”

  兵感觉莫名其妙,明明自己昨天也在这里躲藏了很长一段时间,可是今天为什么会出现一个乞丐呢。而且他的讲话一直使他气愤。

  “你才是大傻子,大笨蛋,躲在这里是我早就准备好的事情。”

  “准备好?”他笑出声来嘲笑兵。

  “狂风怒吼的冬天,我来这里碰到你也在这里,在这个冰凉的角落,难道是我傻吗?”

  “把你的手放下去,不要放在我肩膀上,也不要跟我说话。”

  兵故意耸了耸肩膀,想让他的手臂总自己身上滑落,但兵只是隐约感到到他的手臂在肩膀跳动,完全没有滑下去的意思。

  兵很不甘情愿的往旁边挪动身子,很自然的把双手按压在冰凉地面用以支撑身子挪动,当双手触碰到地面时没有感受到地面带来的冰凉,而是直觉到了刺痛。

  灰暗中兵发出深喉声。

  “疼痛也是你自己准备好的吗?”

  兵听到他在询问自己左手的事情。

  “我左手又伤你也知道?”

  兵很好奇明明绷带已经接近灰色,他为何会知道自己手的事情呢?

  “你真笨哎,明明我感觉到你正要挪动身体远离我,难道说你手按在小石子或者碎玻璃上面了吗?这里又没有小石子或者碎玻璃,即使有我躺在这里时也早为你清理干净了,即使没有清理干净,你刚才一直躺在这里也早被它们伤到了,难道说你挪动真题是手部碰到冰凉地面而发出嘶嘶声吗?你尽开玩笑。”

  说完他又笑出声。

  兵完全没有想到他竟是异常乐观的人。兵对他的怜悯之心始终没有放弃,如果钱夹还在身边的话,兵会毫不犹豫的把里面的纸币全部给他,可现在钱夹已经不在身边了,还有那双手套。

  “你是不是因为没钱住宿才会来这里,我说的没错把。”

  兵看着他完全不合身的上衣,他再次确认他就是可怜人。

  “怎么说呢,其实我的确没有钱,如果有我会跟你一样来这里吗?哈哈”他又放生大笑。

  “你没钱可以跟你爸爸妈妈要啊。”兵想起即使在有钱的情况下,爸妈也会给他大把大把零花钱。

  “我家条件不好,如果我爸妈给我我会来这里吗?哈哈”

  ‘他的脑袋是不是坏掉了,每次说完都是哈哈大笑。’兵在心里想着。

  “请你以后讲话不要笑好不好,有什么好笑的。”

  “好,好,我不笑。”

  “真不懂,你到底有什么好笑的。”

  “对了你爸妈不给你钱花吗?”

  “我,他,他们也不给我。”听到有关爸妈称呼后兵故意吞吞吐吐的说着。

  “哦,可怜的孩子。”

  “告诉你,我不可怜。”兵再次努力反驳他。

  “对,你不可怜,我可怜。”

  “你爸妈干嘛不给你钱花呢?”

  “笨蛋,我不是说了嘛,我家里条件很差的,我爸妈根本没有什么钱,即使有钱了他们也首先还他们的债务,干嘛给我,而且他们两个人年事已高,我不想让他们过于劳累。”

  “不要说我是笨蛋,请你尊重我好不好,你结婚了吗?你妻子也可以给你钱花啊,看你满头灰发,你应该过了结婚年纪了。”

  “没有。”这次他回答的异常平静,没有继续保持微笑。

  “原来这样,你是大龄光棍。”

  “其实吧!”

  听着他把吐在嘴边的话有吞咽下去,兵被他的话吊足胃口。

  “其实什么?”

  “其实我跟你来自不同世界的人,你又优异环境,而我没有。”

  “优异环境?咱们两个不都在这冰冷角落被狂风怒吼吗?”

  “手表啊!躲在这里也能带的起手表的人肯定是他想来这里。”

  听见他谈起自己手表的事情,兵故意用右手摸着左手手腕的机械表,能清晰洞察到它转动的动作。

  “带一只手表很奇怪吗?不能躲在这里吗?手表是我捡来的。”

  “少骗我了,那只手表很贵重吧!”

  又被他说中了,兵想起手表是妈妈在自己生气时送的礼物,而兵很平淡的说着:“一点也不珍贵,只是一块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手表了。”

  “是吗?”

  “恩”

  “普通最好不过了,再说你有一个可以为你挡风遮雨的家,而我没有。”

  “怎么?你爸妈去世了?”

  “他们都健在。”

  “哦,对不起,你刚才说你没有一个可以为你挡风遮雨的家,我以为……”

  “只是他们在我生日时不会送给我手表等任何礼物,而且我穿的衣服全部是捡来的,你在看看我的身高也总会因为吃不饱在会这样。”

  ‘原来他讲的全部是真的,难怪他的衣服跟他身子很不合。’

  兵又想了想爸妈,蹲座在旁边的他要比自己可怜多了,想拿着自己爸妈于他做比较。

  “除了这些呢?你爸妈还有没有其它?”

  “其实我也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他又笑出声来。

  “什么嘛!刚才你明明说的一些都是你很可怜的样子,怎么又会成为最幸福的人呢?”

  “即使我没有收到生日礼物,没有新鲜适合自己穿的衣服,我也感觉我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毕竟我的父母很健康,他们也很爱我,虽然他们不能保障我物质生活,但在精神上他们一直在鼓励我,他们用着属于他们方式的爱来呵护着我。”

  “呵护你?呵护你你会来这里吗?即使你爸妈没有钱,那你现在应该陪着他们啊,跟他们在一起才对啊!”

  “那您回想下,您的父母用着什么方式在呵护您呢?不要告诉我没有,哪怕是一丝丝的爱,您感觉不到吗?”此刻他以把你改成您。

  “我的爸妈对我不关心,他们只对工作,赚钱感兴趣。”

  “您在回想先您的生日礼物,如果不是他们辛苦工作,您会被抚养成人吗?会有新鲜名贵衣服穿吗?可以及时品尝到美味食物吗?”

  兵沉默着,默默看着远处即将明亮地方,原来那里就是东方,他估计太阳很快就会漏出微笑。

  “这些是不是您爸妈对您的爱?是不是你温暖的家?你现在还躲在这里干什么?赶紧回家去吧!你爸妈正在担心着,挂念着您呢!您的手不疼了吗?”

  ‘他为何会来这里对我说这些话?’

  灰暗夜空中变化着,存在一些微弱亮光,但那些不足以看清楚他的面目,兵只隐隐约约看到了他的轮廓要比他刚出现时清晰很多,还有他满头灰白,更接近白色,在加上他撑不起上衣的背影。

  他起身走掉了,只剩下兵自己一人蹲坐在冰凉角落。

  兵看着他的背影,心里默默深思着:“我的爸妈他们只会对我大呼小叫,他们真的爱我?真的关心我吗?”

  兵把封存心中的记忆翻开,回想起以的爸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寂静与喧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寂静与喧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