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转生的背影1
趴在枕边的风2018-10-23 17:446,387

  今天是士收信的日子,每一个月的第一天,士总会收到来自挚友的心信。

  即使在互联网发达的时代,他们还是用着写信这总比较笨重的方式沟通。他们之间相互寄信存在十几年了,但是见面时间很少。

  站在信箱面前,二十几年前的时光总会浮现在士的脑海。

  那是福即将搬离的那天。

  由于福家里经营在学校门口的商店被学校里面新开张的商店竞争的毫无还手之力,换句话说如果他们继续守着这家祖传的商店那么维持他们一家人基本开销都是问题。

  福的爸爸还是做出了艰难的选择,搬离家乡,选择去陌生的环境中谋生。

  搬离之前的前几天福要求他爸爸不要把没有售完的作业本以低廉的价格继续出售。

  “反正这些作业本也卖不了多少钱,不如把剩下的就给我。”

  “搬家的行李本来就很多,在加上这些作业本会很麻烦。”

  “我想把它们留给我朋友,送给那个酷爱绘画的朋友,我想这些作业本应该给他带来很大的快乐,最起码他不会纠结买作业本的问题。”

  福他爸爸也清楚那个酷爱绘画的小学生的事情,可是他家里的实在太寒酸,听到福想用这种办法帮助他,他同意了。

  临行前福一直在学校门口等着士放学。

  士低着离开学校,福上前叫停他。

  “士,您来我家里玩一会吧,聊一些关于您绘画的事情。”

  提到有关于绘画的事情,士涣散的姿态立刻调整为活力十足的样子。

  灰暗的小屋内,里面摆放的商品已经所剩无几,只剩下几个破旧的货架摆在中间显眼位置。

  “福,你家里的商品呢?”士走进屋子首先开口。

  “您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吗?”

  “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马上要搬离这里。”福露出依恋的表情。

  “这里不是您家吗?干嘛要离开呢?”

  “因为我家小店的缘故,日渐亏损,我爸爸绞尽脑汁也无济于事,所以我爸爸还是做出了艰难的决定。”

  “可到了陌生的环境会改变现状吗?”

  “我不知道。”

  “真的已经做好搬离的决定吗?那也应该提前通知我,好让我尽我的心意为您送行。”

  福轻轻的锤了士胸口一拳。

  “哇哇哇,还想为我送行?我才不会相信您的鬼话,你现在满脑子除了绘画还有我这个朋友吗?”说完福天真的笑了。

  士也显露久违的欢笑。

  “士,我离开以后不清楚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在见面。”

  “您想回来看我,我一直在学校门口等你您。”士拍了拍福刚刚捶过的胸口很自信的说。

  “临走前我想送你一些礼物。”

  “礼物还是算了吧!我只想您能够回来看看我。”

  “我不清楚以后还会不会在回来,不过听我爸爸说要搬去很远的地方。”

  “干嘛要去很远的地方?如果那样我们见面岂不是瑶瑶无期?”

  “我想应该不会吧!”

  说完福从破旧的货架拿着一本带着灰尘的作业本跑向里屋并对士喊着:“我马上回来!”

  士还没来得及开门询问福去干什么,他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只有掉了漆的门来回晃动,不一会福有出现在士面前。

  这次福带着开朗的声音。

  “我们一家人要搬去的地址我让我爸爸写在作业本上了。”

  士接过学业本,上面用着小学生字体写着他从来不认识的地方。

  “这里是哪里?我从来没听说过”看到陌生的名字士放大瞳孔问着福。

  福也露出一脸无知的表情。

  “如果某一天您真的成为画家可不要忘记我这个朋友哦!”福再次伸拳头捶打士的胸口。

  士很随和的向后方退后。

  这是他第一次领悟到分别的滋味。

  “不要傻愣着发呆了,赶快把这些作业本收下用来当做您绘画的草稿纸,这些虽然不是很多,我想也能缓解您购买作业本的压力吧。”

  士迟迟不肯收下即将分别还是挚友福送出的礼物,本来在这种分别场合送礼物的应该是士,没想到被比自己高一头的福抢先一步。

  “如果您不收下这些作业本那就证明您心里没有我这个朋友。”

  福撅着很高的嘴角,当他看到士收下礼物,欢笑的嘴脸继续返回。

  “今天请在我家里吃饭吧。”

  没等士同意,福拉着士的小手迈向里屋。

  回顾以前光景也只有福跟士的哥哥博支持士绘画这件事情,在其他人眼中士只是带着特殊光环的小学生仅此。

  士站在铁皮信箱面前直接打开黄色信封,久违字体写着去下内容:

  至挚友士

  阔别两年了,这么快我们已经两年没有见面了,依稀中我清楚的记得我们分别在咖啡厅的场景。那时我向您提议您回家的事情,您没有当年给我明确回复,我已经知道您还是放不下心中的困惑。

  请原谅我现在的提议,眼看游子们回家团圆的春节又即将来临,今年您还不准备回家吗?不回家祭拜仙逝的父母?不看望一下一直疼爱您的哥哥吗?

  难道没有办法转身的背影直到现在还是困扰着您的心吗?

  二十几年过去了我想您应该把沉痛改为缅怀吧!

  好了下面让我说一些比较新奇的事情吧!

  在这分别两年中有两件事情我一直被两件事情困扰。

  其中一件事情至少我没我有办法与我的家人沟通,我想与您见上一面好好聊一聊让我为之震撼的事情。

  另一件事情值得我兴奋,我儿子也像您一样拿起了绘画笔。

  不过说起我儿子绘画的事情我总有些难言之隐,但是我考虑了很久我还是准备毫无隐瞒的与您分享我儿子的事情。

  不满您说我儿子也像您小时候那样离开了家,不过他离开不到两天时间又回到我身边了。他一只怪怨我在外面忙着赚钱没有时间陪他从而对我产生厌恶,以至于离开家。而且我儿子还用刀切掉一根手指,幸好我儿子现在回来了,对此我深感欣慰与痛心。

  欣慰的是我儿子离开家以后遇到一位陌生中年人,他一直守护着我儿子,并且还细心教导他

  我儿子回到我们身边后发自内心怀念那个帮助他的人,所以我儿子拿着我以前购买给他的画板描绘着他的面貌。

  我现在把我儿子送到市里美术学校学习专业绘画知识了。

  可当我看到我儿子画在画板上花白头发他的面貌,我感觉好像从哪里见过他可是我又想不起来到底是那里。不过我还是要感谢那位先生。

  痛心的是我以前穷怕了,我以为金钱可以给我儿子带来幸福生活,可是我还是错了。

  不过话说回来您自己在外面闯荡着二十几年有没有遇见帮助您的人呢?他们生活的好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诚的希望您在读到这封信的时候可以来我们上次见面的那间咖啡厅,我在这里等您。不见不散。

  王有福

  2018年1月16日。

  士读完信以后很工整的把信纸放回信封内,然后把信封放回自己随身携带的公文包。

  士侧着头看了看歇挂在天边的太阳,它是那么的渺小,以至于寒风凛凛。

  他又把目光转向大学校园内,里面空无一人,学生们还有其他老师全部撤离这里,回到属于他们的地方。

  这里只剩下士徘徊在学校周边。

  士扶了扶眼眶径直走向心中福提起的咖啡厅。

  士不想让挚友做等待的事情。

  不远处熟悉的咖啡厅门前停放着一辆士不常见最新款的豪华越野车。

  士走向咖啡厅在越野车看了看印在黑色玻璃中的自己,头发乌黑,一明亮,只有两眉之间有一道很深的皱纹。

  然后士缓缓推开咖啡厅店门,熟悉的面孔以及温暖向士迎面扑来。

  “外面冷吗?”站在柜台面前美貌的女子首先问士。

  “一点也不冷。”

  “那就好。”

  福听到熟悉的声音随机转身看到久违的面孔立刻从座位处跳了出来立即给士一个紧紧的拥抱。

  “让我仔细看看这两年您的变化。”

  福一边说着一边松开士环绕在他周围。

  士张开双臂让福仔细观察。

  “我以为我来的比您要早,没想到终于被您抢占先机。”士一脸随时的说着。

  “我总不能每次都比您晚到吧!”

  “请坐。”

  “您先做!”

  他们两人见到久违的挚友不约而同的请对方先做,但没有一人因为对方的客气首先坐下。

  韩从柜台走出拍了拍他们肩膀:“您们两人同时坐。”

  韩的眼镜水灵灵,眯起来很甜。

  士跟福这才同时坐在咖啡桌面前。

  “请问您要喝点什么样的咖啡?”韩首先问福。

  由于家咖啡店临近大学校园,现在那些经常来咖啡店的学生们都放假回家,所以咖啡店显的特别冷清,以至于装修很华丽的咖啡厅内只有他们三人。

  “那请来一杯跟士一样的咖啡吧!”

  “请稍等。”

  韩转身退去为他们准备咖啡。

  “女士可是士还没有讲明他要什么咖啡,您怎么已经拿着菜单离开呢?”

  福看着韩离去有些无奈。

  韩继续走向柜台并拿着两只洁白瓷杯往里面加注咖啡粉末。

  福长大嘴唇看着她,当他把目光转向对面士时发现他正在暗自嘲笑。

  “我哪里做的不对吗?”福连忙左顾右盼寻找自己身上让士发出的嘲笑点。

  “没有。”士摇头拒绝。

  “可我看到您正在嘲笑我。”

  士笑着捂起嘴巴,这时福才发现他的无名指上已经带着闪亮戒指。

  福立刻从自己座位跳起:“这么隆重的事情您怎么不提前通知我?还有没有那我当朋友。”

  一把年纪的福在士面前做出小孩子委屈动作。

  士泯起嘴角。

  “我只是想给你一个隆重的惊喜,您看您现在笑的多甜,从我进来到现在一直没有发现您还会笑的这么灿烂。”

  福收回挂在脸上的灿烂转为弥漫。

  “不会是这家咖啡店的老板娘吧!”

  “果然被您猜中了。”士眼镜闪闪说着。

  “难怪他不会询问您想喝什么样的咖啡,原来在她心里早有定数。”

  福把目光全部抛向一直没有仔细观察的韩身上,只见她正在精心为他们两人准备甜美的咖啡,福闻到了芳香味道。

  韩的行为举止在福眼中根本就是富家小姐,及时在泡咖啡途中撒在士身上的热情也让人感到欣慰。

  “士,真的很羡慕您可以找到这么漂亮的伴侣。”福同时回到自己座位用着恭喜的口吻说着。

  “说出这种话的应该是我才对,我应该羡慕您已经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才对。”

  士的话语如绞肉机,搅动着福心脏每一次跳动。此时福的双眼如正在退场的夕阳,黯淡无光。

  “咖啡好了,请您品鉴。”韩用甜美的声音对福说。

  把两杯带着寒冬中存在温暖的咖啡送去他们怀抱后韩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向咖啡店门前挂上休息牌子转身走向二楼。

  中途韩一直做着微笑看着士缓缓离去。

  士用着心动的微笑回礼,转过身来才发现面前的福一直失落着看着面前染发着热气的咖啡杯子。

  很快士感觉到此次福前来带着忧虑。

  “福,说吧!”

  迟疑片刻福才重新回到与挚友嬉笑言欢姿态。

  “说什么?”

  “让您感到忧虑的事情。”

  “忧虑?向我这种经历风雨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什么事情没经历过。我哪里来的忧虑?我可是对所有事情无所畏惧。”

  福故意听起胸部展示自己信心。

  “少来骗我,我早就看出您内心翻滚了。”

  士拿起杯子吹散热气看着此刻没有灵魂的福。

  福摇了摇头,做出发自内心的无奈。

  “现在还不准备把事情告诉我吗?小韩早已经离开了,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咯!”

  无奈中的福看了看周围,咖啡厅里面除了他们两人空无一人,就连平时去商店总会听到不知名的音乐此刻也消失不见。而且福还注意到门店上方挂着此刻正在休息牌子。

  “这两年我亲眼见证了使我深感恐惧的事情。”

  士察觉福说话语气越来越低迷。

  “怎么?什么样的事情会让身经百战70后的您感到恐惧呢?”

  士不敢相信眼前是否还是不是以前自信的福,还是不是真是的他。

  “90后做出来的事情。”

  “小毛孩子做出来的事情会让您感觉到恐惧?就算他们能做出让您恐惧的事情,我想也仅仅是不成熟的事情,福您是不是提前讲新年的玩笑?提前恭喜我新年快乐?”

  “没有,没有。”福的神态更加紧张。

  “一个是我儿子,另一个是我侄女女婿。”

  “侄女女婿?可是您并没有弟弟或者哥哥拿来的侄女?”

  “他是我妻子侄女的女婿。”

  士暗自观察福的双手在提到他侄女女婿包成拳装。

  “这样,您先喝杯咖啡暖暖身子,小韩的手艺帮的很。”

  福接受了士的提议。只是他仅用舌尖轻微触碰到咖啡表层连忙把咖啡杯子放回原处。

  “如果,我说只是如果。当您发现您的另一半做出出轨这种事情,您会做何选择?”

  “还有选择的余地吗?当然不是分手就是离婚,更何况人家已经不在爱你,如果是你,你一直纠缠能挽吗?及时挽回难不成还想给自己找一个带着帽子借口夹着尾巴在煎熬中度完比生吗?”

  “我也有您这种想法,可是您我都错了是机会。”福的语气重回平静。

  此时士有点按压不住心中的怒火。

  “我不信,这种令人寒心的事情怎么会产生机会?”士说完抱着双臂迎面看向福。

  “那是三年以前的事情,我对那天发生的事情记忆犹新。”

  士如品尝糕点一样听着福用心讲解,但福所说的没有甜味只有苦涩。

  “那天深夜,我处理完工作上的事情,推掉应酬计划明天一早去接兵放学回家,但一通电话改变了我的命运,同时也改变了兵的命运,电话中他说他找到秋藏匿的地点,让我过去。”

  “等一下。”士连忙打断福讲解。

  “秋是谁?”

  “秋是我妻子侄女,也就是我侄女。”

  “嗯,刚才打断您不好意思,如果不搞不清秋是谁我想以我的头脑也根本听不懂您讲的是什么。”

  “没关系。”

  福继续他得陈酿。

  “秋结婚时间还不到一个月,就从她家中跑出去。她根本就是在躲避。在这段期间她也没有跟我还有云联系,即使她的父母她也没有任何联系。”

  “刚刚结婚会发生着样的事情?”

  士感到一丝震惊。

  结婚应该是两个人美好爱情的产物,他们为什么没有结出甜蜜爱情果实?

  “应该说不到半个月他们开始吵架,更确切的说应该是秋无理取闹。”

  “我想两个巴掌拍不响吧,听您的话语中您对他有写偏向。”

  “您不懂事情的起因,那天我在家中早早准备好接兵放学回家,没想到我哥,也就是我妻子的哥哥。他打来电话说家里出事了,务必要我赶过去商讨事情,那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会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应该很快就能化解,本来我哥哥家里总会发生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也会让我过去帮助解决。我跟云没多想便驾车去我哥哥家中,可没想到比去不但错过了接兵回家最佳时机,而且还发生了第一次让我感到震撼的事情。”

  士缓缓吹动着咖啡,目光一直停留在福张动着嘴角。

  “我没有想到他直接跪在秋面前承认错误。”

  士小敏一口咖啡,把杯子放回桌面,杯子与桌面发生碰撞产生清脆声音。

  “我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原来他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再说身为一个男的在自己心爱女人面前主动承认自己错误是一件值得学习的事情。”

  “不,不是您想象中的那样。”

  “难道不是承认自己的错误吗?”

  “在我看来,他扛起所有责任。”

  士拿着杯子,静止着注视着福,他完全搞不懂福到底想说什么,曾几何时福的双亲出车祸离开士时也不曾见到他现在这个样子。

  福脸上的不安让士无法静坐。

  “福,我们到外面散散步?”

  士准备劝离福,想用另一种方式代替他脸上狰狞面孔,可福根本就是被牢牢粘在座位上。

  “我想把他的事情讲完,您了解以目前情况来看他在我内心影响有多么深,更甚至超越我爸妈去世那时的样子,他做出来的事情如同铁丝网一样死死绑住我的心,即使他松开手也会留下数圈伤痕,现在也因他的事情我无法安心入睡,可我又不能跟我妻子提起他的事情,您是唯一可以解开我枷锁的人了,不是吗?”

  福死死盯着冷却的咖啡说着。

  士轻轻点点头,准备更换放在福面前冷却的咖啡,这时福生硬着抬起头,士才发现他的眼神如黑洞。

  福的双眼漆黑,一直死盯着士,仿佛他的灵魂正在被双眼慢慢稀释。

  观察到福现在的神态,士才注意到事情的严重性。

  士把杯子放回原处。

  ‘福口中一直提到的他到底是何许人也?给福带来这么深的折磨,’

  福着问号牌走进士的大脑,士想再一次帮福打开他内心的阀门。

  “福,您把他的事情说出来吧!注意细节。”

  此时士也凝视着福。

  “那天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寂静与喧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寂静与喧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