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天堂的画板4
趴在枕边的风2018-10-23 17:4318,591

  兵像平日里一样放学回家,但是这次云问起她从来没有问过的问题:“兵,你们学校是不是来了很多插班生?”

  兵如实回答。

  “你们班现在是不是也有很多学生?”

  兵看了看天空回想着说:“不算很多吧!后面桌子还没有摆到最后面,其他班级的学生已经做到靠墙位置了。”

  云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也向平常一样去厨房准备吃晚餐。

  对于只有小学六年级的兵来说,其他学生们扎堆来到就读的学校他根本毫无关心。

  ‘来就来吧,反正我也不会认证听老师在上面讲什么,只要不影响我在课堂放飞思想就好。’

  后来兵才从某一个同学那里得知那些学生扎堆来到他学校的原因,那便是自五年级以下的学生越来越少,不足以支撑教学,他们才会被迫从自己学校合并到临近学校。

  那些被迫到这里来读书的同学对兵来说根本就是在选择逃难,他们放学后总会骑车动作不流畅的自行车,扭动着瘦小的驱赶从上面穿插。

  兵也总会先让那些逃难的同学首先走出学校大门后他才会慢慢返回家中,这种情况在他放暑假后变为回忆。

  云只用了一种理由要求他转学。

  “现在你们班级那么多学生,我担心老师最您照顾不周全,而且你成绩很一般,我只想让你接受更好的教育。”

  “妈,开学以后我就升六年级了,在这种情况下去陌生环境继续读书对我真的好吗?”

  “你现在的成绩一直都是班级中下游,我让你转学也是为了你成绩着想,让你在好的环境中努力一年,让来能考取一所好的高中。”

  兵看着云变换表情的眼神不敢继续反驳,只能在心里默默接受接受被改变的现实。

  临近开学没几天时间,在电视机前偷偷玩游戏的兵还是被他妈妈发现了。

  云带着着平时总会陪伴眼神,把兵的游戏机狠狠摔在地上,他向同学借来的游戏卡片也不知去向。

  “我给你零花钱是让你买游戏机吗?你的作业写完没有?”

  “我不是要转学嘛!以前来时留的作业我干呀要继续写,老师又不会看到。”

  云随手脱掉拖鞋,一只手抓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则用拖鞋在他屁股上面拍打。

  兵没有回避云给他带来的冲击,他以习以为常,面无表情身体随着云手中的拖鞋来回摇晃。

  不一户感觉不到拖鞋带来的冲击感,兵弯下腰捡拾地面上的碎片并倔强的说着:“我不想去新学校读书,我只想继续留在这里,这里有我最好的伙伴,我不想离开他们。”

  云默默摇着头转身离去。

  后来兵从云口中得知他在学校最好的玩伴也会在开学同一天去学校读书,兵坚定的决心才慢慢被动摇。

  开学那天兵被迫早早起床,云已经为他准备好上学用品。

  简单吃完早餐后不甘情缘的跃上三轮车车,躺在被褥上面看着远处蔚蓝的天空,视线随着车子前进而摇晃起来。

  兵没有觉察到天边的阳光。那是太阳还没有升起,即便升起,在他的视野中也不会跟它留任何位置,它太刺眼。

  “妈。小林也会去哪里读书吗?”兵的语气很委屈。

  “他今天也会去,他应该比咱们先到,我可不想开学第一天就落在别人后面尤其是咱们邻居后面,你在后面坐稳,千万别摔下来。”

  “我爸爸什么时候回来?”

  “很快了吧!”

  “他知道我转学这件事情吗?”

  “知道。”

  “那他会来这里看望我吗?”

  “哎呀你少废话了,在后面赶紧抓紧了。”

  兵在此听到云以前相同的语气把目光从她后背处接而转向天边。

  三轮车摇晃让他产生想吐的感觉,才到达私立学校门口。

  它跟普通家庭大门一样被一层鲜红颜色包裹着,完全看不出它就是学校的大门。兵拒绝进入,当他在此看到云的眼神后胆子一下缩了回去,不得不跟在云身后走向一件陌生房间。

  里面只有一张双人课桌,颜色很新鲜。

  坐在桌子前面的男子看到他们后作出迎接动作。

  “您来啦!”

  兵不经意的抬起头看着男子,他眯着很小的眼睛,而且头发乌黑发亮。

  云也微笑着走向课桌前方:“我们没有迟到吧!”

  “没有,没有,时间还很早。”

  “那就好。”

  “您家孩子今年读几年级?”

  “开学应该读六年级。”

  “他在学校成绩怎么样?”

  男子观察着云提到孩子成绩时候脸板起来便知道答案。

  “成绩不是什么大问题,在我们学校我们会照顾好每一位学生,他们使我们学校未来以及希望。”

  云听到了很满意的答复慢慢放松心态。

  “不过新生报道,首先要坐下登记。”

  “好”

  云接过男子递来的纸跟笔趴在桌前在某项选择上面写着。

  这时兵发现熟悉的身影从门前略过。

  “小林。”无力穿插着兵的声音,云立即放下手中的笔用以前的眼神看着他。

  云被声音冲击着,把停留在纸张上面的视线转移到兵身上。

  “兵,你给我安静点好不好,这里是你新学校不是你家。”

  “小朋友情您先出去下,我有些事情要给您妈妈谈。”

  兵立刻飞身走向门外打算去寻找刚才看到的身影为什么在同时看到他的情况下没有向他打招呼,可是当他走在陌生院落他惊呆了,林的身影早以不知所踪。

  以前最熟悉的林变为陌生,兵从这一刻开始觉悟到内心正在发生着微妙变化,它开始减少着什么东西,那种东西迫使他有些无助。

  很快男子还有云从那件陌生屋子里面走出,兵跟在云身后低着头缓慢前行,不一会兵小幅度奔跑用以追赶一直很仓促的云。

  当兵停下脚不后,硬然发现班级牌上面写的字并不是六年级,而是经熟悉透彻的五年级。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兵的声音很慌张。

  “你学习不好,我让你留级也只为你好,这样你的成绩就不会一直处在中下游,”

  “可是。。”

  兵再次被云的眼神吓退。

  兵想留在新学校的美好,在看到班级牌后被内心遣散,然而想要的玩伴,以云想要的成绩也正在消散。

  兵的心告诉他,它后悔了,后悔听云的话来这里读书,本来一直很内向的兵想到接下来即将面对更加陌生的环境,更加胆怯。

  兵想让云带他回去,云只是留下一句简单的话消失掉了。

  兵在这种陌生的环境中根本就是一种煎熬,想起逃难前来插班的同学,无时无刻想离开这里,他想起云的眼神,即使她的眼神带有强大的杀伤力,对现在的兵来说他也迫切想得到。

  兵每天行走在教室与教室后面仅有一面花布之隔的宿舍之间来回穿插,还有他根本不想去的食堂,每次课件休息时间他总会呆呆着看着鲜红色大门,望着它好久好久。

  兵也非常想找到熟悉的林,然而当兵在看到林熟悉的面孔时,兵的灵魂被深深的抓住了。

  “我不要跟低年级的学生一起玩。”

  兵仅用不足一秒时间便把最好的玩伴从内心删除,从那以后在看到林的身影兵总会向不熟悉的同学们散发着所有的温暖。

  兵想快速融入到同学都当中,但他无时无刻不想念云临走留下的那句话:“到放假后我会来接你回家。”

  兵一直期盼着放假的到来,当兵看到鲜红大门被打开后总会从门口看到很陌生的微笑。

  兵始终没有等到云的出现,煎熬过后兵才会从大门外面看到云的身影。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人群中,兵没有向往常那样冲向云的怀抱,仅仅提了提肩膀的书包,缓慢走向云身边爬上自行车身后。

  回到家以后,本该团聚的一幕更加兵直觉内心正在流失的东西,福正在沙面上面不停着对着红色电话里面讲个不停。

  每次归来后便是如此,兵没在被问到有关于成绩的任何事项与其他,随之变化的只有他满书包来自全国各地的水果以及零食,还有逐渐增加的新衣服。

  也从那时开始让兵感觉到个孤独的学校变成他唯一想留在那里的理由以及满足感,因为兵最好的玩伴被删除,他迎来了很多从陌生变为熟悉的身影,在兵释放温暖的背后不时包含着他带到学校的零食以及衣服。

  ‘那些只穿过一次的衣服怎么处理?丢掉会不会被妈妈责骂?’

  兵把旧衣服以太重不方便收拾为由没有带回家中,想试探云对那些失的衣服的态度,很显然兵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福跟云从来不会追问他旧衣服的去向,简单来说处理兵衣服问题就是在浪费他们宝贵时间。

  慢慢的兵所有旧衣服演变为其他同学身上的新衣服。

  “这件衣服送给你吧,我只是试穿了一下,发现它根本不适合我,你赶紧拿走吧,反正它只会被我用来压箱底。”

  同学总会不客气的接受兵馈赠的衣物,毕竟同学们一大部分人一年只会在新年时间买新衣服,他们何尝不想退去披在身上的旧衣服呢?

  随着兵在哪所私立学校释放的温暖越来越频繁他在学校变得越来越开朗,他感觉学校给他带来了无穷尽的欢乐,就连消失掉的林也不时向他奉献殷勤。

  “我们还可以继续在一起玩耍吗?”

  “当然可以了。”兵爽快的说。

  兵很明白那时他的处境,他只不过是一个学习很差的学生,那段时间他也层试问过自己谁会跟一个成绩不好的学生在一起玩耍呢?而现在他比当时仅仅多出一条,那便是他现在在学校的人缘比较好。

  课件休息时同学们围绕在兵周围,他很心里很清楚同学们目的。但兵的班主任也是如此,兵摸不清头脑。兵对班主任所做的一切也是漫无精心,后来兵才得知福在外面做生意赚了一笔钱并给班主任送了一些礼物,班主任才会变成这样。

  2

  “真倒霉,已经这么晚了,爸妈还不来接我回家。”兵依靠在鲜红大门身上歪着脖子向外面张望。

  那些带着微笑的画面熙熙攘攘的人群早已消散而去,还有他们相拥想笑也随之付去。

  “哎,我说大爷您不是不清楚我的状况,就不能让我自己回家吗?”兵小声发出牢骚。

  学校门口守卫员坐在小板凳上面一直注视着兵。兵的发梢被些许微风吹动着。

  “学校有规定”

  “可是规定是人定的,我妈妈总是很晚才来接我回家,这次也是这样,您就通融一下这次先让我回家吧!”

  “您在耐心等等,也许下一秒您爸爸或者您妈妈就会出现。”

  兵歪起嘴角。

  “我跟您说完这句话已经过去好几秒了,您看他是没有他们的影子,我不相信他们会来接我回家了。”

  “兵,您在耐心点,向以前那样。”

  兵的耐心早已被迟到的身影而驱赶的无影无踪,与其这些还有兵的爱心。每次半个月过后,其他同学们的父母总会到他们孩子放学那天早早来到学校门口,他们着急又期待的他们孩子会快速出现在他们面前,而兵只有漫无目的的等待,从来到这所学校便是如此。

  兵的内心告诉自己,好像被遗弃一般,正如云以关心学习成绩为由让他来这里读书,现在对兵而言只不过是为了让那些陌生的老师来照顾他而已。

  与此同时云每次来晚后兵总会走到学校门口守卫员的小屋内等待,之所以这样兵已别无去处,其他同学们还有学校老师早已回到他们家里去,只剩下兵与年过花甲的守卫员。。

  守卫员居住的小屋紧靠着学校大门。每次兵走向里面后总会要求他打开灯,毕竟兵感觉小屋里面特别灰暗。阳光被南方高耸的围墙阻挡着没有办法冲向小屋。

  兵把书包狠狠摔在地面,掀开门帘走向守卫的小屋。

  “最近天气很冷,要不要喝杯热水暖暖身子?”守卫员对兵说着。

  “我书包里面有咖啡,如果您想喝自己去拿吧!”

  兵走向守卫员的单人床说着,不一会兵坐在床上面依靠着灰白墙壁通过很小的窗户向外面张望着。

  “咖啡?好喝吗?”守卫员询问兵

  “您没有喝过它吗?”

  “没有。”

  兵很缓慢的挪动身子,掀开很沉重的门帘走向书包,把书包从冰冷地面捡起,没有拍打书包身上的尘土。

  返回守卫员小屋子后,兵把书包随意丢在屋内双人课桌上,拉开拉链一边翻找着一边小声细语着嘟着:“这瓶不是,这瓶也不是,我记得跟它瓶子颜色一样。”

  兵的一举一动被守卫员看在心里。

  “找到了!”兵兴奋着拿着棕红色的小瓶子在守卫员面前来回炫耀。

  “您刚才说的什么什么啡就是在何种东西吗?”

  “对啊,对啊!”

  兵从守卫员手中抢过吃完罐头剩下的玻璃瓶,里面散发着热气。

  兵拧开棕红色瓶盖往玻璃瓶里面到了差不多五分之一咖啡计量后慢慢摇晃着玻璃瓶,不一会透明的杯体变为棕色。

  “这种黑乎乎的东西能喝吗?”

  “当然能喝了,这是我爸从国外带回来的。”

  守卫员接过水杯小敏一口而兵则欢快着拍着自己膝盖并兴奋着笑着。

  “苦不苦?”

  “刚刚开始有一些微苦,但喝进嘴里后有一种芳香的味道。”守卫员第一次品尝到来自外地域的稀奇东西满足的说着。

  “芳香?怎么可能,我故意给你放了很多。”

  “不信您也尝一下。”

  兵再拿起书包,双手伸向里面。

  守卫员听见书包里面发出不是来自课本的声音而是其他凌乱响声。不一会看到兵从书包里面拿出一个双层玻璃杯而且特别精致。

  “您可以给您自己泡以店尝一下。”

  “好。”兵重复着刚才动作,待玻璃杯变为棕色后学着守卫员的样子小敏起咖啡。

  “什么嘛!”兵刚刚把舌头伸向杯口便匆匆缩了回来,并带着强烈反抗语气。

  “大爷,您是不是也在骗我?”

  守卫员赶紧摇着单手。

  “您把您水杯里面全部倒掉,我把我的分给你些。”

  守卫员看着兵把特别精致的水杯丢在双人课桌,水杯随着晃动,差点倾泻歪倒下去。

  兵不想在碰发出苦味的水杯。

  守卫员缓慢把自己玻璃瓶放在双人课桌,拿起特别精致的水杯,轻快的掀开门帘走向小屋外,然后把里面黑乎乎的东西全部倾泻出去,并保持着甩动。然后返回屋子用暖壶里面透明热水冲洗兵的杯子,又返回至外面,最后把自己玻璃瓶中的分倒给精致玻璃杯一些。

  兵探望着窗外鲜红门口处的目光被潺潺水声吸引,兵水杯里面从来没有被别人向里面到过任何东西,包括福与云。

  即使是双层杯身兵也亲身体会到它发出轻薄的温暖,特别是在这种寒冷冬季,双手仿佛要被它融化掉。

  守卫员拿起自己玻璃瓶在兵面前来回晃动,示意去品尝。

  兵很小心的深出舌头品息着,果然这种感觉跟守卫员讲的一样,品尝到了从来没有过的芳香。

  “怎么样?兵?”守卫员很期待这看着兵。

  兵惬意的点着头。

  “怎么会这样,明明是同一种咖啡,为什么会出现不同味道。”

  守卫员露出眼角很深的鱼纹线说着:“可能是您帮我沏好的原因吧!”

  兵冷漠的摇着头:“不可能会有这种事情。”

  其实守卫员心里很明白,由于自己玻璃瓶装的水要比兵精致的玻璃杯装的水多的多,而兵由于调皮不经意之间放进去了正确的计量因此兵才会沏出完美的东西,可在守卫员眼里一位只读六年级的小学生不应该被父母这般冷落。

  “兵,因为是您帮我沏好的,虽然您发自内心只想搞恶作剧,但无意间您沏出最完美的什么啡了,我忘记了。”

  “大爷,这是咖啡。”

  “不过,真的很感谢您我才有机会品尝到这么完美的咖啡。”

  兵听到了有史以来最完美的赞美。

  “如果您想喝,这些咖啡送给您好了。”

  “真的吗?”

  “别看我年纪小,我可不想我爸妈一样经常骗人。”兵把摆在双人课桌上棕红色瓶子推向守卫员,又把双手伸向书包,继续在里面摸索着。

  “这些我也不需要了全部送给您吧!”

  守卫员捧着兵推过来的棕红色瓶子双眼闪亮的看着他:“我怎么好意思收您东西呢?”

  “反正我家里多的是,我只是不想喝了而已,您就收下吧!如果您不收下我只有拿去丢掉。”

  兵想复制摔书包动作,但在行动之时通过眼角偷偷观察着守卫员,他脸上挂着一丝不舍。

  “怎么?您还不准备收下吗?”

  “好好好,我全部收下。”守卫员伸出双手接过花甲年纪却被这位小学六年级小男孩送的很奇怪的礼物,其中礼物之间还有他从来没有见过也根本不认识包装的东西。

  “兵,真的很感谢您,我才能有这么精彩的一天。”

  兵很自豪的眯起嘴,但从小屋内的窗户处他的眼神又返回刚才的失望。

  “大爷,我们放假的时候您放假吗?”

  “不放。”守卫员没有沮着回答。

  “您真可怜,一把年纪了还出来帮别人做事。”

  “我不是在陪您吗?如果我不帮别人做事谁会在这里陪着您等待着您爸或者您妈来接您回家呢?”

  “也对哦”

  “最近怎么没有看到您爸来接您呢?”

  闻及爸爸的声音,兵的眼神更加暗淡。

  “我爸忙,他没有时间。”

  守卫员没有继续问起云妈的事情,他也很清楚云不准时的来接兵回家。守卫员估计云应该也没时间吧!

  但守卫员没有用可怜的眼光抛向兵,反而用着异常羡慕的眼神观察着他,兵在他心中就像刚才送的那些神奇的东西。

  “真羡慕您可以拥有一位可以给您赚很多钱的爸爸,不像我。”羡慕同时守卫员又平淡的叹说着。

  兵的眼神重回云那样冰冷。

  ‘真没想到,从来没有关心过我的爸爸居然还会被别人用羡慕夸奖。’

  “怎么?他有什么好羡慕的?”

  “几十年以前,我们镇上层有一位特别酷爱绘画的少年,年龄应该跟您差不多吧,他家里因为没有钱来满足他绘画爱好,他一起之下便离开了家,那段时间他的事情在我们小镇上闹的沸沸扬扬,好几十年过去也不清楚他在外面过的怎么样,如果当时他有一位您这样有钱的爸爸就好了,那样他也不会独自离开家乡去外面。”

  “哦,那位酷爱绘画的他没有回来过吗?”

  守卫员缓慢摇着头

  这时兵心中存在莫名伤感——绘画为何会离开家呢?而且是在一气之下。在家里也可以绘画,难道他家已经穷到买几只笔的钱都拿不出来了吗?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兵问着守卫员:“他为了选择完成他的绘画爱好为何离开家呢?”

  兵故意把他生气离家家的原因吞咽下去,不想提及有关于家庭矛盾问题,就像现在这样。

  “具体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好好几种说法。有的乡亲们说他爸爸没有办法为他提供绘画材料而离开家,而另外一种说法因为他爸爸把他从美术学校强制带回家并不在让他接触任何关于绘画事情他才出走,总之众说纷纭,我也不确定那种说法是真的,不过他至今没有回来这件事情是事实。”

  “绘画材料才几个钱,他们家里不会穷到这种地步吧!”

  “那是我年轻时期的事情,那是并没有美术学校商店几乎也不会出手任何绘画材料。”守卫员不尽感伤着说。

  “学校同学们都称他为天才少年,他把其他同学样子画在洁白作业本上,画面很逼真就像现在相机一样。所以说如果他有一位您这样有钱的爸爸,我想他应该可以完成他自己绘画的爱好与事业吧!”

  同时守卫员又用着羡慕的眼神看着兵,兵的表情告诉守卫员他丝毫没有察觉到这种别人想要的幸福。

  “如果他真的想完成绘画梦想,那我可以帮助他!我熊给他绘画材料不就好了吗?大爷您现在知道他在哪里嘛?”

  “他没有回过家在这几十年来。完全没有音讯。”

  “不会这样吧!难道他离开家就可以完成他自己深爱的绘画梦想了吗?”

  兵想用大人角度去思考他离开家的原因,但被鲜红大门外喇叭声音惊扰。

  他们逐把目光转向小屋子仅有的小窗户,学校门前停放着一辆崭新的小轿车。

  改革开放的热潮开始后,福勇敢下海经商,完全没有错过这次机会,不到几年时间他已经赚的盆满钵满,这辆崭新的小轿车是福今天刚刚买回来的,要知道在这并不富裕的小镇上摩托车已是非常稀有了,更别说能开上小轿车的人了。

  “快看,您爸爸来了,他来接您了。”守卫员露出明朗开阔的声音。

  守卫员很干脆的看着兵爸爸从小轿车上探出头。兵缓缓的走出小屋,做出摇手动作。

  “大爷再见。”

  守卫员双眼处再次露出很深的鱼尾纹,并着急的喊着:“兵,您的书包被忘在这里了。”

  准备拿起放在双人课桌上的书包帮兵送去,但听到他的声音后守卫员开始收拾他自己行李。

  “大爷,书包里面没有我值得带回家的东西,里面也没有作业,只有一些吃的,我想把它全部送给您。”

  守卫员看着兵缓缓走近小轿车没有转身而且关车门声音很刺耳。

  福则一直拿着手机对里面讲着什么。

  福完全没有注意到兵没有拿书包以及在学校穿过的旧衣服返回到车上。

  小轿车带着福的微笑一晃而去。

  兵坐在小轿车后座,柏油路两遍林立的商店通过玻璃映入眼中。

  兵依靠着车门,倾斜看着兵在前面一边拐动着方向盘一边不停的接着电话。

  福驾车技术并不娴熟,兵在后方能轻易感受到车子顿挫的动作,也有可能只是福单手开车才会让车子忽快忽慢。

  在一次偶然急刹车中兵发表了对福的不满。

  “爸爸,您开车能不能不要在接电话,专心点好不好,这样很不安全。”

  福把单手开车当成习惯,浑然不知兵坐在后面正对他自己做着安全提醒。福还是左手拿着电话不停的说着,右手一会触碰着方向盘,一会触碰着其他位置。总之他的身体任何部位跟本没有停下来的时间,同时还有他的大脑。

  兵看到福没有听取的意见,还是用单手驾驶方式肆意妄为。心中的不平静在也不敢发泄出来,只能用这凶狠的眼神看着福。

  ‘在他心中我到底是不是他儿子,换句话说他心中有我这个儿子存在吗?’兵很想想撕开福的心找寻在里面的位置,很快福无动于衷的动作给了兵最清楚的答案。在福心里他只对事业感兴趣,而对这个家,还有坐在后面的兵在福心中没有保留任何位置。

  兵的心在这一刻仿佛枯树一般,任由那些虫儿撕咬。

  “爸爸,您注意点好不好?”

  福的车速并不快,但兵每次感觉到车身晃动时在次提醒福。

  福还是无动于衷,继续他的一片天。

  “爸爸,我没有钱花了,给我点钱。”兵不屑的说着。

  始终保持着无动于衷的福这次总算把兵的话听到心里,福没挂断电话,也没有把车子停靠在路边就从身上口袋中摸着什么东西。

  坐在后面的兵能轻易感觉到车速降低了不少,转眼望去之间方向盘上面已经没有发福手握方向盘痕迹。

  “爸爸,你在干嘛?”

  福同时保持如下动作——左手拿着手机在临近方向盘位置来回晃动,右手正向后面伸着并拿着一张金色卡片。

  兵看到那张卡片闪耀着亮光逐问着他:“这是什么?”

  “哎呀,你敢接把它接过去。”福不耐烦的说着随后把手里的卡片往身后一扔又回到方向盘位置,此时福的左手已经离开方向盘放在耳边同时说着:“不好意思,我刚才在对别人讲话。”

  兵很少见到福用不耐烦语气对别人讲话,在兵心里他以为他爸爸除了沉默只剩下冷淡。

  兵离开依靠的车门做出弯腰动作,好不容易从座位下面捡起金闪闪的卡片,上面写着xxx银行信用卡。

  “”信用卡是什么?”好奇心带着兵来回翻转金闪闪的卡片。

  终于福把手机拿离耳边说着:“给你的那张是银行卡,额度有10万,你没有钱了就去银行自动提款机拿里取钱,你想买东西直接刷这张卡片就行了,密码是你生日。”

  说完后福又拿起手机对着里面客气一番。

  兵始终没弄清楚福讲的是什么意思,也不明白更不清楚自动提款机是什么东西,而他手中的小卡片为何可以在提款机哪里换成金钱,兵也没有任何机会去向福问清楚这些问题,只能坐在后面望着玻璃外的风景。

  此时两边林立的商店已经变换为高耸的树木,根据现在的位置信息兵明白的马上到家的信息。家是兵并不会想念的地方,更甚至有一切彷徨。

  兵想起他在学校那些美好时光,那些同学们总会陪着他一起玩耍,还有他的班主任也无时无刻不在向他嘘寒问暖,此时他也想起鲜红大门处的老大爷,每次他总会默默陪着他到最后。学校是他最开心的地方,但前方,他们就不一样了,福与云总会做一些属于他们自己的事情,而且从来没有关心过兵,只有每次从学校门口走出来后云带着兵买新衣服时,兵才能看到云少有的微笑,而且还是对待售货员。

  这一刻兵翻越卡片问着它:“你能换来爸爸妈妈对我的关心吗?”

  卡片静静躺在兵手心里没有告知他任何答案。

  “如果不能换来我爸爸妈妈对我的关心,那我希望有机会您可以帮助到别人就好了。”

  兵的心内无比有忧乐,在他的回礼学校那些美好片段,用那些美好来击败现在此刻的伤感,很快他又回想起一直陪着他的老大爷,他慈祥的面孔总能安抚他内心的不平静。

  ‘对了,那位老大爷今天提起以前的事情,那位酷爱绘画的事情。’

  兵抛开一切质问福:“爸爸,如果我也喜欢绘画,您会支持我吗?”

  话音刚落兵的身体猛的向前方倾斜与前方座位发生轻微摩擦,金光闪闪的卡片也从手中滑落,摸着额头正准备抱怨福不好好驾驶,但听到惊讶的声音。

  “你在说什么?你在说一遍,我没有听清楚。”

  福把把车子停在路边,不时想把身子从前方位置蹿到后面,他们父子两人安静的在小轿车里互相看着对方,这种安静足以听到福手机中传出着急的讲话声:“喂,喂,喂,您好,请问您在听吗?”

  “绘,绘画。”兵胆怯的说着。

  这是兵第一次看到福放下手中的工作面对自己。

  兵的眼中充满神奇。

  福确认兵说明的事情后又把手机拿回到耳边同样用着和蔼的语气说着:“不好意思,我现在有些事情要马上处理,稍后我们在联系,我打给您。”说完后迅速把手机丢在副驾驶位置的座位上。

  坐在身后的兵的身体很不自然的往侧边依靠,然后又冲向后方仰躺在上面。两边林立的树木迅驰飞过,不一会带有美术专用的店映入眼帘。

  兵坐在后方看着陌生的商店,此时福已经打开车门,用怀抱的动作把兵从小轿车挪到商店里,然而福并没有带着一直吵闹的手机。

  兵呆呆的站在店门口附近不敢往里面挪动半步。

  兵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没想到福会带他来这家专卖绘画用品的商店,放才领悟到福对他无意中的关心,正如鲜红门后处那位大爷讲的:“如果那位快绘画的他能有您这种有钱的爸爸就好了。”

  可是兵的内心中不时存在着一些安慰与挣扎。

  ‘给我买这些东西有什么用,我又不喜欢绘画,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如果此刻我换做那位酷爱绘画的他,他该有多么的幸福。’

  正当兵深刻感慨同时,他听见福用着和蔼的语气说着:“给我来两套最好的绘画工具,我儿子喜欢绘画,我要买给他使用。”

  坐在柜台前的售货员很是惊讶的问着他:“先生,我没有听错吧,您确定要两套最好的吗?”

  “对,我儿子着急用,麻烦您效率一些。”

  “可是先生两套总价不菲,需要一万多块呢。您……”

  “我刷卡,我要两套什么颜色都有的那种。”

  “先生不好意思,颜色需要您儿子在绘画时自己调配,我们只有最基本的颜料。”

  “那就这些吧!对了还要各种画笔,每种来两支。”

  福回报完毕后,不一会看着售货员从里面抱着两个很大的纸箱从仓库扭动着走出,纸箱上面写着黑色字迹——高级绘画专用。

  纸箱的高度足以遮挡住售货员眼前所有视线,但她还是很轻松的把它们搬到小轿车后座。

  确认商品全部搬到车上后,福从自己钱夹中拿出卡片按下密码。

  躲在门前的兵看着那张看片同样为金色,但它不是掉落在车上金闪闪的卡片,它暗淡许多。

  很快他们又返回小轿车上,这次兵坐到副驾驶位置,福继续做着没有购买绘画工具时的样子,车子不是的停顿着,并左右摇晃。

  333

  寒风夹杂着疼痛再次向兵袭来,他的心跳也跟随着疼痛慢慢加速,想把左手埋进上衣里面让不被寒风袭扰发出疼痛。

  但把手伸向上衣里面还是不小心触碰到了深灰色毛衣,手很敏锐,飞快缩了回去。

  “怎么办?现在身无分文,就连吃的食物也买不起,现在该不该打开手机告诉他们我在哪里?”

  手指的疼痛把兵带到初中时光。

  2015年七月,兵期待已久的暑假终于向他伸出怀抱。

  兵无精打采的走出陌生的考场,眼前全是热气腾腾的人群,还是没有发现爸妈任何一个人的身影,兵绝望着看着人群再次相拥相嬉牵着手从眼前划过。

  对兵而言他们的一举一动正在用力撕裂他的心。

  兵走到考场门前电话亭投进一块硬币,按下记在心里格外熟悉的数字,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在播。

  兵狠狠地把话筒放回原处。

  “根本就是白打,浪费自己感情,即使给他打电话他们也没时间理会我,我在他们眼里根本什么都不是。”

  很快在兵心里产生某种激动但又同时消退,他听到熟悉的声音,那是他同班同学的声音。

  “兵,考的怎么样?”

  “还行吧!”兵掩盖内心起伏说着。

  每次考试兵总会趴在桌子上看着自己名字。

  可兵趴在桌子上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视线总会渐渐模糊。

  兵的志向并没有在远方,而在他心里最近位置,他的心现在却得不到来自爸妈的关爱,就连最基本的放学接他回家都有没办法满足。

  很快那位同学也跟他们一样消失在兵视线中,兵只能默默看着他们离开。

  兵在人群中扬起头回过身看了看考试学校名字,上面写着XX县第一中学,这一所学校的名字也被深深埋在他的心中无法删除。

  这一次兵没有向往常一样安静等待着爸妈任何一人现身,他乘坐出租车到达现在居住的地方。

  没有选择乘坐公交车返回,毕竟他不熟悉陌生考场的路况,最重要的是只想尽快离开刺痛内心的人群。

  到达熟悉位置兵索问出租车师傅价格。兵爽快的从口袋中拿出被揉成团装的纸币,其中不乏百元大钞,但里面没有硬币。

  那仅有的一块硬币是兵临去考试前刻意准备的,本以为这么远的路程爸妈一定会接他回家,但他还是尝足了失望。

  从团装纸币中拿出所需金额交给出租车司机后,兵看到司机用着异常眼光看着自己。

  “师傅,金额不对吗?”

  他连接过纸币说着:“不,不,没有不对,只是您一个小孩子为何会随身携带这么多钱,比我一天辛苦赚的钱还要多,而且您还把他们揉成团装。”

  兵没有回答司机的问题便轻巧的下了车,轻轻关上车门,目送他离开。

  兵早已经对异常的的眼神见惯不惯,每当兵消费时候总会发现他们用着格外异常的眼光看着自己时也总会在心里对他们还有他们产生的好奇反问“我手中拿着这些钱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人回兵他们为什么会用异常的眼光看待他,兵从来也没有去尝试性的问过他们原因,与此同时每当兵看到他们用着异常眼光看待自己时他也总会现在相同位置,那便是电动侧开门前面,也就是他家的门口。

  同样每次兵现在家大门面前也总会看着关闭的样子。

  这次兵不再会向往常那样敲打大门了,毕竟里面从来不会走出爸妈任何一个人的身影。

  兵蹲在家门旁边,那是少有的依靠。

  慢慢的兵的心跟随家门从背后出来传来的温度再次打量起爸妈。

  “兵,放学后我会接你回家。”

  爸妈总会在送兵去学校之前说着同样一句话,但也总会迟到,没有一次会准时到达,每次吃饭爸妈也总会找各种理由来解释为什么会来晚,这些解释慢慢在兵心中变成无可奈何,换来的只有爸妈随手交到他手上的纸币还有相同的那些话。

  “是爸爸不好,没我也准备充足时间去接你回家,拿着这些钱去买一些你喜欢的东西,请原谅爸爸,爸爸以后一定会准时到达,准时接你回家。”

  “接你回家不是你爸爸的事情吗?”云总会不在意的说。

  随着兵背部温度降低,云的身影出现在门前,还有双手中很多商品袋子的。

  云很随和的向一起购物的闺蜜道别。

  “他没有去接你吗?”云发现兵蜷缩在门前问着他。

  “我自己打车回来的。”兵的声音带着疲惫。

  “哦”

  不经意间兵感觉背部穿出家门的晃动。

  云按下了遥控器,家门缓缓向旁边移动着,兵飞快离开依靠的家门望着它。

  兵不想问云为何自己还依靠在门上面缺在没有通知的情况下打开它,这些对他开说早已经不重要。

  兵跟随云身后慢慢爬向三楼,云在前面哼着小曲。

  “妈我想吃饺子,您给我煮饺子好吗?”

  “我没有时间,没看看我刚刚逛街回来吗?逛街很累的!如果你真的想吃的话我给你钱你自己去水饺店买一些吃。”兵感觉云的语气中包含着批评。

  兵没有听到来自云口中问及考试事情的话语。

  听到云的回答后兵没有出声,继续跟在云身后移动着,到达三楼走廊兵接过云从手提包里面拿出来的百元大钞。

  “妈妈,您要不早吃?”

  “我还不饿,每天吃那么多我会变胖的。”说完云提起放在地面上的商品袋子走进卧室。

  接过云的纸币兵总会把新到达的纸币放在外面,把它们揉成团装很随意的放进口袋,兵从来不会担心纸币从口袋里面掉落,毕竟回到家中的这段时间每几个小时兵会再次迎来新鲜的纸币。

  把纸币放进口袋后,兵很心翼翼的来到二楼并向身后偷瞄一眼发现没有云的身影。兵骨气勇气推开二楼的门。

  虽然兵经常经从二楼走过,但里面得环境总会带给他一丝丝陌生。每次放学回家后兵想来这里玩耍时福总会用着严厉的语气诉说兵,并告诉兵这里不是他改来的地方,因为福总会在里面惠访客人。

  兵从来不清楚里面会出现什么样的人,不过兵可以清晰的听见福用着特别客气的语气从门缝中穿出。也因此兵活动的空间被挤压到只有卧室。

  “爸爸在不在里面?。”

  兵再次鼓起勇气小心推二楼木门走向里面。

  兵没有把目光放在摆放在中间棕红色办公桌以及上面很奇特的小杯子上。

  兵的注意力全部投放在另外一件屋里,他对那间不经常来的屋子很熟悉。每当新年钟声敲响后福总会带领着兵来到那间屋子。

  兵很小的时候总会对着那间屋子里面照片发呆。很久兵才得知那是他爷爷奶奶的照片也就是遗像。

  兵对爷爷奶奶的印象为零,但此时兵很想前去爷爷奶奶遗像面前上一炷香,兵很想把内心深处的空虚告诉给爷爷奶奶,但他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改变什么。

  推开那间熟悉的门兵迅速跪在爷爷奶奶遗像前,里面的他们正在微笑的面对着兵,这也是兵在这三层楼内看到少有的微笑。

  “爷爷,奶奶,您们在天堂过的好吗?有没有想起你们唯一的孙子呢?可是我现在过的并不是很好,根本就是挣扎,我爸妈对我毫无关心,我爸爸只对他的事业自己怎么赚钱感兴趣,而我妈妈只会对买新鲜的衣服还有电视剧感兴趣,他们从来不会问我一些在学校的事情,哪怕是我的成绩问题他们也从来不会过问。

  每次上学前我爸爸总会对我许诺会接我回家,但是每次换来的只有漫长的等待,他简直就是一个大骗子,欺骗我对他的信赖,而我妈妈每次在我放学后只会给我一些我从来都不会关心的纸币,还有一些衣服,更甚至还有她那冷酷的表情,这些对我来说让我的内心感到莫大的膀胱,我从来没有对纸币产生任何感情,它们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重要,我只想得到我爸妈的关心,哪怕是微之甚微的心我也心满意足,可是知道现在我都没有发现来自他们任何一人的关心,还有从来不会到来的迟到。相反我现在感受到的只有对他们的厌恶。爷爷奶奶请您们告诉我该怎么办好吗?”

  声音惆怅的兵散开合十的双手。

  遗像没有告诉兵任何答案,他们还是用着以前相同不变的微笑看着兵。

  兵起身后迅速逃离这里。

  兵非常担心福会突然出现在,还有在三楼的云,如果云经过这里发现这里有异常情况看到兵在里面正在做着这些事情。兵不敢想象接下来会面对什么样的苦境。

  兵带着忐忑不安的心小心关上门匆匆返回到三楼卧室。

  正当兵走在走廊处准备进他自己卧室时云叫住了他。

  “难道说刚才做的事情被妈妈发现了吗?”

  很快云的话语让他悬着的心回到原处。

  “兵,今天逛街给你买的新衣服全部放在你床上了,一会你试穿一下,这些全部是今年最新款,如果发现那件不合适不喜欢告诉妈妈。还有那些旧衣服你不喜欢的衣服全部丢掉吧,放在门口就好了。我想那些陈旧的东西只会破坏你的心情。”

  说完后云又返回她的卧室。

  开门瞬间兵听到云的卧室里面传来电视机里面播放画面的声音。

  兵回到自己卧室没有看一眼云讲的那些新衣服的事情。

  “旧的东西根本不会影响我现在的心情,影响我心情的只有你们两个人的无情。”

  带着这种心情兵来到阳台栏杆处,他看着电动侧开门,它的颜色已经慢慢脱落不在是雪白色。

  不久门被慢慢打开,福出现在门前,手中还是那着电话不停说着什么。

  兵通过阳台看着福的左手中有一封信封。

  福把小轿车停放在一楼,继续说着什么走向楼梯。

  兵把卧室阳台把这一幕看在心里。

  “他不去学校接我回家总该告诉我为什么吧!”

  但兵没有听到福走向三楼发的脚步声,也没有得到想要的合理解释。

  不一会兵悄悄地来到二楼,想告诉福有关于暑假过后选择中学的事情。

  当兵徘徊在走到二楼门口附近时里面传来并不是福和蔼的声音,而是无奈。

  “我也不好处理这件事情。”

  “这么多天他到现在也没有跟你们联系过吗?任何消息也没有吗?”

  “好吧!我尽力吧!”

  随后福的声音便消失了。

  兵终于等到福的空暇时机,趁此机会小心着敲了敲门,不像以前那样被无情的赶出。

  正当兵准备再次敲门时,木门突然被打开,福站在门前一脸疲惫的看着兵,随后福走回到黑色沙发继续读信。

  兵胆却得来到福面前:“爸爸,您这么忙给我选择好学校了吗?”

  兵把福为何又不去接自己放学的事情挂在心里无从说起。

  “你有心仪的选择吗?”福把信纸放回信封问着兵。

  这是他们父子之间少有的交流。

  “我想继续读私立学校。”

  “嗯。”

  “而且我要您帮我选择一个学习环境比较严格的学校。”

  福从来没有使用过严格相关的事项强加于兵,在福心里他对兵只有放纵。

  听及兵提出出严格福感到十分不解。

  “你要加强学习吗?”

  兵稍微点了点头,从眼角发现福的欣慰。

  其实在兵心里早已经有了定数,在阳台看着电动侧开门时他已经在网上查阅那所学校住宿时间长,放假间隔长等相关信息。当他认真读取学校相关信息资料后发现其中一所私立学校教学条件特别严格,根本不会给每一位学生喘息机会,除了学习只有学习。

  但兵还是把那所学校的信息透露给福。兵不想在目睹到福迟到的样子,或者根本不会出现的次数,兵想让这份痛处发生的频率降低到最小最小。

  没过几天兵从福口中得知他的确为他选择了那所中学,每次放假间隔时间为30天,也就是在学校学习一个月才会回家一次。

  兵终于轻微感觉到来自福的关爱,但有件事情始终没我办法让他产生兴奋。

  那所中学开学时间要比其他学校早很多,兵的暑假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画上了句号,他还是强忍着走进学校大门。

  有一点兵很庆幸,他没有考试直接就读了七年级。

  开学之前云带着兵不停地逛商场,每次走到适合兵年龄段所需物品店门口哪里云总会停下匆忙的脚步,不会经他同意强拉着他冲向里面。

  兵挂在货架看着不喜欢的衣服一言不发,很想从这里消失,此时已经由不得他,不得不去试穿根本不喜欢的衣服自己其他东西。

  当然也没有经过兵同意云就爽快的付下款,买的衣服全部都是兵的。

  只是这些衣服没有任何一个是兵喜欢或者他想要的,除了那个黑色钱夹。

  不一会兵的脚步停留在一个精致玻璃柜台前面,云从远处发现兵停留在柜台前不肯离去。

  云看透了兵的想法。“您是不是想要一块手表?”

  兵还是默默停留在柜台前没有应答。

  “小朋友,喜欢哪一个请您告诉我。”

  柜台里年轻的售货员问着兵。

  这时兵才伸出手在玻璃柜台上面指了指。

  售货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镜,逐问向旁边的云。

  “请问您是这位小朋友的母亲吗?”

  “嗯”

  “您的孩子想要一块手表,可……”

  “对啊!我知道,要不然他干嘛停留在你的柜台前面。”

  “可是……”

  “你不打算出售吗?”

  “不,我并没有那种意思,只是他指的那块手表价格不菲,表链镶嵌着玛瑙,指针同事也镶嵌着细小的宝石,而且它的镜面即使在没有阳光的照耀下也会折射指针宝石的光芒。我本来以为您孩子只是好奇随便看看,所以我没有及时把它拿出来。”

  “现在可以拿出来了吧!”

  售货员流利的拉开柜台下面的暗柜,此时她的手上已带着白色手套。

  “请问直接佩戴到您儿子手上吗?这种类型的手表只有中年男子才会佩戴,我想如果带在您孩子手上可能有一些不太合适,需不需要我给他推荐一些学生款的手表呢?”

  “您把表带在他手上,让他自己观察吧,您去询问他的意见。”

  售货员很小心的从精美盒子中把手表拿出来,体贴的带在兵的手腕处。

  手表对兵来说还是有一些牵强,它毕竟太亮眼了,更甚至手表的体格已经超越了他的手腕。

  “小朋友您喜欢这块手表吗?”

  兵还是不出声。

  在售货员眼里兵只是静静看着柜台发呆。

  “请开票吧!”云爽快的说着。

  售货员很困惑她为何不询问价格呢?她从来没有碰到过购买东西这么爽快的顾客。

  不超过一分钟云拿着付完款的发票把手表领走。

  不远处售货员站在柜台前看着兵的手腕处放出妖艳的光芒。

  兵还是沮丧着跟在云身后漫无目的的乱蹿。

  就这样兵带着隐忍走进学校大门。

  兵抬起轻快的步伐走向里面,有一种困笼的感觉涌向心头,他没有转身看着福跟云直接拉着手拉箱走向里面深处。

  “爸爸,我自己去学校报道就好了。”

  兵在车上这样对福说着,福确认了兵的想法。

  临近学校宿舍楼兵看到那些肩上扛着沉重行李压着弯弯身子的家乡们,以及手中拿着很多袋子的同学们,在人群中兵没有发现任何一位带着幼稚面庞的同学们有着严肃的表情。

  兵在同学们当中犹如另类。

  “您是不是新来报道的7年纪的学生?”

  站在宿舍楼门口出的中年妇女阻拦着兵,她是宿舍管理员。

  “对”

  “您是那个班级?”

  “好像是四班。”

  “您知道您的宿舍在几楼吗?”

  中年妇女看到兵失望着摇着头。

  “那请您跟我来吧。”

  她很轻易的接过兵手中的拉箱抱在怀中走向楼梯。

  “对了您叫什么?”

  “兵”

  “今天是您第一次来这所学校吗?”

  “嗯”

  “您真的很勇敢。”

  她欢喜的说着。

  “我勇敢吗?”兵在心里问着自己。

  “您爸妈不来送您,您自己来从来没有来过的学校报道我还是头一次遇到,对了您爸妈他们为什么没有来送你呢?”

  兵装作没有听见,慌张着看同学们以及他们自己爸妈在走廊丛块的身影。

  发现兵回避了问题,她微微一笑。

  “走廊最东面就是您班级所在的宿舍。”

  “我们班级有几个宿舍?”

  “五个”

  “那我可以选择一下宿舍位置吗?我不想住在南面位置。”

  在此她对兵产生了万分好奇,南面属于向阳位置,有很多学生还有他们家长都希望住在向阳地方,他为何选择背对阳光的位置呢?还有他出于什么缘故自己一个人来学校报道?

  她带领兵走向一间门口冲向南面位置,响彻走廊滑轮的声音也停止躁动。

  当兵走到他想要的宿舍门前发现里面一位家长正在为她儿子整理床铺,她的动作很流利很细腻。

  他的父亲跟他则在一旁聊着什么,他把他的大手方在他孩子的小手上。

  看到兵的出现,他们急促起身,微甜迅速掩盖他们脸上的不舍。

  “我来帮您。”

  男子从她手中接过手拉箱抗在肩膀,此时他的身子也是弓形的。

  “小朋友您要选择那一个位置?”

  宿舍里总共摆放了三张上下铺的单人床,其中两张合并在一起,它们下面已经扑好整洁的被褥。

  还有三张空闲的位置全部在上面,兵选择了没有合并在一起的单人床位,它紧紧靠着窗户。

  看到兵指了指明位置,男子把兵的箱子轻轻放在上铺,但箱子还是把床板压的咯咯作响。

  “您自己送孩子上学吗?”

  学生母亲问着宿管阿姨。

  宿管阿姨笑了笑说着:“兵,您们现在就是朋友了,以后一定要好好相处互相帮助。”

  说完宿管阿姨转身离开留下一脸迷惑的男子一家人还有带着满脸青春气息的兵。

  兵很吃力的翻越床上的护栏爬到自己位置,期间没有脱下鞋子。

  从口袋中拿出一把钥匙打开手拉箱的锁连同锁一起丢向窗外,箱子里面已经没有值得兵去守护的东西。至于锁也是云提前购买的。

  兵用着生硬的动作铺好被褥把箱子放在角落,然后躺在床上修整一下疲惫的身体,看着挂在墙壁上的风扇以固定形式来回摆动。

  “请吃苹果。”现在下面向同学伸出细小的胳膊并露出可爱的笑脸。

  兵很随意的看了看他发现他的爸妈已经悄悄离去。

  “我不想吃,你自己留着吃吧!”

  “我书包里还有很多。我自己吃不完,我妈妈经常告诉我如果有美好的东西记得要跟你的朋友们一起分享,”

  ”美好的东西要跟朋友们一起分享,可是我有那些属于自己美好的东西吗?”

  正当兵想起拿着衣服同时感受到来自苹果的触碰。

  “我叫小豪,请问您叫什么?”

  “兵。”

  “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了,”

  兵打开箱子想抽奖一样从里面拿出一件带着吊牌的衣服丢在小豪的床铺。

  “这件衣服是送给你的,我不喜欢,你一定要记住不要把它的来历告诉任何人即使是你的爸妈,如果被你爸妈发现你就告诉他们它是用你的零花钱买来的而不是我送给你的。”

  兵这样做的目的仅仅是为了还小豪苹果之情,还有不想在经历小学时期一直被同学环绕照顾,这一刻他只想安静的封闭自己。

  小豪很满足的收下来自新朋友送的礼物。

  在这漫长的三十天内兵只有跟小豪有着少许交流,除了小豪以外兵只有在吃饭时间会向着食堂阿姨说着想吃什么。

  时间流逝的很快不经意间已经到了兵最担心的那天,也就是放假那天。

  兵再次鼓勇气把所有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人群中看着学校门口,即使踮起脚尖感受着脚部带来的酸痛也没能发现爸妈出现在人群之间。

  瞬间兵把希望的心调整为失落又轮回到憧憬。

  “如果自己一个人走出去会不会向以前那样被拦住?”

  兵在没有做出任何准备的情况下胆却着并昂首挺胸做出一副有人来接放学回家的样子走向学校门口,门口的两道铁门全部被打开。

  当兵穿越一道铁门时屏住呼吸闭上眼睛。睁开眼睛后才发现他已经走出门外站在学校门前的马路上,马路上随意停放的车辆阻挡着他的去处。

  最终兵还是把仅有的希望放在横七竖八的小轿车身上。换来的还是失望。

  失落至极的兵狠狠的把书包丢在马路旁的绿化带里,愤恨的向前方走去。

  “好,你们不来接我,那我自己走着回去,我也不乘坐出租车。”

  这是失去理智的大脑告诉兵的第一想法。

  慢慢的兵翻越来时在车窗外看到的风景,总有一些画面会让他想起回家的路,毕竟当他迈上车门那一刻他已经做好了现在的准备。

  每当兵徘徊交叉路口或者对前方的路感到迷惑时他总会走向附近的便利店用以购买商品的借口去询问售货员回去的路。

  售货员也会热心的对兵指导,不失还有人曾提出来要送兵回家,兵总是用着客气的口吻回拒他们,原来福为兵选择的学校已经不在兵出声的省份了,这一点兵在查阅学校的信息时没有注意。

  兵的身影从侧面可以清晰捕捉到变换躲在兵后方,阳光闪耀的位置也变换为兵视线内他才环视到熟悉的街景。

  不远处漂亮的三层建筑物便是兵的目的地。

  由此以来兵最初的期望还是完达成,他看了看手表发现指针已经划动接近六点位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寂静与喧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寂静与喧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