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天堂的画板5
趴在枕边的风2018-10-23 17:445,684

  八年级兵像其他同学一样偷偷购买了手机。

  福默许了这件事情。

  兵像往常一样在放假那天打车回家,路途上一直有一种焦躁的心情充斥着。

  兵在开学那天告知班主任要开家长会,需要福或者云前来,听到消息那一刻兵心灵支支柱彻底崩塌。

  最终同学们欢聚学校的时刻以及他们嬉笑的身影再次变成兵的挣扎,福与云的身影还是如期那样没有出现。

  他们带着欢笑把他们孩子接走回家。

  家长会散席瞬间,走在他们人群中最后面的兵孤立神态吊足兵班主任的胃口。

  “兵,您的父母怎么没有来开会?”

  兵假装很委屈的样子,一直牢牢抓住裤腿,不停松开拉扯。

  “我,我爸爸一直在外地做事,他没有时间返回家中,我妈妈她身体一直不是很好,所以……”

  话音刚落兵内心的委屈变化成泪水从黑洞似的双眼像外溢出。

  班主任看着兵犹如被等待着宰杀的牲口那般样子只能收回嘴边的训斥,并不由自出的发出怜悯之心伸出手放在他的肩膀轻轻拍了拍,示意兵独自返回家中。

  几十分钟以前的那一幕始终无法让兵释怀,兵在车里摇摇欲坠,看着每次来学校总会遇见的运河,它是分割省份的重要标记。

  穿过运河也代表着兵与学校的距离越来越近,但运河还是没有办法让兵与福还有云互相缠绕。。

  “小朋友到了!”

  兵拿出手机扫码付款,没有说任何话便走下车子。

  出租车行驶的价格兵铭记在心,每次付款他总会多付一些,司机很欣然的接受。但司机从来不清楚兵的所作所为。

  那是兵发自内心着想让他们尽早一些回家去。

  不经意间抬起头发现门开着,这一抹场景从来没有出现在兵放假回到家这段时刻。一楼车库停放着崭新的豪华越野车,旁边有一辆破旧的摩托车。

  ‘早知道我爸今天在家我就让他去接我回家了,我也不会每次告诉他我打车回来’

  很快那破旧辆摩托车吸引起兵的注视。那是兵舅舅家里唯一的交通工具,每当摩托车出现在家里同时也会带着不好的消息,想必今天也一样。

  兵正准备偷偷返回自己卧室却在二楼听到里面穿出云阵阵哀叹。

  “以前舅舅来的时候总会带着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从来没有听到妈妈这种失落的声音,难道家里发生特别的事情吗?”

  由不得兵继续想象,生硬着推开木门,里面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兵身上,他一脸无知的表情成为他们眼神的交汇点。他们的谈话也有此告终。

  “兵,你给我出去,这里没有你的事情。”

  来自福来回走动地狱般的怒吼。

  “爸爸,我舅舅爬在桌子上干嘛?是不是发生特别严重的事情?”

  “这里没有你的事情,赶紧给我出去。”

  相同的面孔,相同的话语历历在目,兵看到特别陌生的福。

  兵想寻求云的庇护,却发现她一直瘫躺在黑色沙发上。

  “看来确实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事情,以现在我的身份可以为爸妈以及舅舅排忧解难吗?”

  “爸爸,是不是发生特别严重的事情?我再也不乱花钱,我以后一定做一个很乖的孩子,再也不……”

  兵想把内心美好的想法全部倾泻出去被急步走过来的福推着脑袋。

  兵想从福身旁躲过,来自福身体用力的摇晃。

  刹那间兵感觉到了这些年少有的“爱抚”

  兵的脸颊变得滚烫,很快这种温度疯狂席卷全身并充斥着深心。

  这一刻兵对福构建的美好画面全部破碎。

  “我欠你什么吗?”兵急促反斥着福。

  兵又迎来一次狂热。

  兵的脸颊深感麻木,完全体会不到牙齿存在。

  “你们除了给我一些没用的钱以外还会给我什么?每次放假回家后你们又去学校接我回家吗?即使有是不是没有提前到过?还有你,就连不是节日我想吃一顿简简单单的饺子也让我花钱去买面买,你们就是这个样子对待你们孩子吗?我在你们眼中算什么?”

  说完以后兵重重摔着门狂奔至自己卧室,太阳的余光从卧室阳台撒进屋子。

  兵感觉此刻阳光也在故意回避自己。

  福在兵内心构建的美好已经变为废墟。

  “我怎么做才可以重新返回到爸妈的怀抱里呢?”

  不明智的举动迷惑着兵的大脑,又狂奔至二楼客厅。在二楼看了一眼无奈的福还有继续瘫躺在黑色沙发上的云还有已经麻痹的舅舅。

  此时兵舅舅正咳着不停。

  他们仿佛正在陶醉在自己的事情当中,没有一人用着想去守护的眼神看着兵。

  在兵的内心中家的废墟成为灰烬。

  兵跑过二楼客厅走进厨房关上门寻找着什么,挂在墙壁上的菜刀成为他唯一选择。

  伸开手掌放在案板上“如果让他们发现受伤的我,那样我会重新回到爸妈怀抱中吗?”

  菜刀挥了下去。

  理智重新占领大脑,兵急忙缩回手掌,但为时已晚,兵的左手中指还是变为半截掉落案板上。

  鲜红的血液铺满地面与橱柜。

  整间客厅充斥着兵在厨房的躁动。

  “兵,你在厨房调皮什么?还不给我滚回到你的卧室。”

  明亮的地板差点擦出福脚步的火花,他踹开门,镶嵌在门上的玻璃也随之破碎掉落满地。

  悲叹的一幕呈现在福眼前。

  兵躺在地板上正来回滚动,并不停发出可怜哀叫,菜刀也跟兵一起躺在冰冷地面。

  福飞步跺去跪在兵身旁,死死抓住他的手臂。

  鲜血已经染红兵的手表,并从他断裂手指那里疯狂向外面逃离。

  “啊!云,你快点来啊!咱儿子把手指砍下来啦!”

  涣散的云立刻抖擞着精神冲向厨房,同时她也跪在兵身旁。

  兵轻易之间感受到了来自爸妈的爱护。

  “赶快用绳子绑住手指,要不然血会流逝的越来越多。”

  这是他兵他舅来到兵家中,兵听见的唯一一句话。

  慌乱中,福轻快的撕下衣角绑住兵的手指,轻便的抱起兵冲向门外。云跟兵的舅舅也紧跟其后。

  躺在怀里的兵终于等到了来福怀抱传来的温暖,兵的手臂逃离了福的束缚,紧紧把福抱在怀里。

  此刻兵已经忘了手指带来的疼痛,内心正在重建着美好,额头的汗水以及挂在脸部的满足感足以证明建造的如此完美。

  “小云,兵的手指在我手里。”

  云抽弹着手臂从福怀中接过兵。

  福从兵舅舅手上夺回手指返回驾驶室。

  车门还没有完全关闭站在别旁兵的舅舅已经看到车子疾驰的样子。

  “你慢点。”云说着。

  他舅舅集力伸张手臂关上车门带着等待宣判的表情看着尘土弥漫。

  兵依偎在云怀中,脸上依旧挂着舒坦的样子看着慌张的云。

  兵还没有享受够来自云的怀抱,身子又被送到福怀抱,并在福怀中上下颠簸,每一次颠簸兵总会用足力气紧紧抱住福。

  颠簸之中兵被带到医院急诊室。

  “手指是被砍下来的?”

  福点了点头。

  医院中年医生没有仔细确认他的伤势直接建议他转院治疗,毕竟在县城内这家医院的医疗条件有限,也为了兵着想。

  “什么样的医院可以做好手术?”

  “北京或者上海,以我的了解上海100%可以对接好手指。”

  “那还不赶紧去。”福用着生硬的表情看着医生。

  “先生,您先不要着急。”

  “我的孩子我能不着急吗?”

  “我完全理解您的心情,但是还请您保持镇定,我院会派专业人员与上海专家对接,中途不会产生任何以外,哪怕是很小的以外也不会存在,只不过。。”

  “有什么话赶紧说。”

  “费用比较高。”

  “云把我钱包拿出来,在我裤子口袋中。”

  几分钟之后兵再次与福分离。

  兵想用尽全身力气继续守护团聚时却发现短暂的相拥只能成为怀念,身体已经不听从使唤,渐渐地兵的视线变为空虚的黑暗。

  为了更好的照顾兵,医生给小远实施了全身麻醉。

  当兵醒来时已经躺在单人病房内。

  云正在旁边小声抽泣。

  躺在床上的兵慢慢伸出麻痹的手扶去云眼角的红润。

  兵撕开干裂的嘴唇问向云:“我爸呢?”

  “他在外面。”紧接着安静的房间穿出云的怒吼。

  “福,儿子醒了,赶紧进来。”

  “妈以后您还可以向刚才那样抱着我吗?”正当兵竭尽全力发出肺腑之言想得到幸福的时候,手机贴近脸颊的福出现在门缝中。

  福轻声推开门。

  “儿子,只要有我在,我不会让您受一点点委屈。”福的脸颊挂着实足的自信。

  兵完全不相信福说出这段话的真实性,更甚至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在敷衍,只不过是短信性的欺骗。

  “我困了我想睡一会。”

  兵假装闭上眼睛,一直眯着眼观察着福跟云的一举一动。

  很快福拿着贴近脸颊的手机又消失在门后。

  云低着头哭丧着,但她仍然紧握志远的手,不敢做任何放松。

  慢慢的兵感觉不到来自云手的抚摸,兵小心着从云手中脱离,这一刻兵还是没有发现福守护在身旁的样子。兵的心里彻底坍塌。

  兵谨慎的迈下病床,看着云趴在病床上的样子弓下身子去寻找鞋子。

  摸索到鞋带瞬间兵感觉到来自手指的疼痛,手指已被白色绷带缠绕,中间位置凸显一根明亮的钢钉。

  很快兵心中的死沉打消了来自手指的撕痛。

  “在爸爸妈妈眼里根本没有我的位置,爸爸只会顾及他的生意,而妈妈即便连我最想吃的水饺也满足不了我”

  兵扭动着身子,把全身力气灌输到腿部促使它们飞快变换。抱起衣服,兵逃离了医院,逃离了福跟云身边。

  (空格)

  “朋友您还没有确认要回家吗?”

  黎明之中他又出现在兵面前,他还是身穿跟他身材完全不匹配的衣服,肥硕的裤角已锤落地面盖住他那双脏兮兮的布鞋。

  “我回不回家跟你有关系吗?你管的事情也太多了吧!”兵嘲讽着他。

  他撇嘴一笑,又换做姿势坐在兵身旁。

  “您没有感觉到寒冷吗?心里。”

  他的话深深刺痛着兵的受伤已久的心脏,身体不由自主的抖擞起来,面部也开始慢慢失去红润。

  “我想您也是一位离家出走的孩子吧!”

  兵厄然的看着他。

  “他怎么会知道我的事情?”

  “您是不是有一个富饶的家庭?”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的事情?”兵犹如被惊吓到的婴儿一般看着他。

  “你身上的衣服。”

  兵看了看随身穿的衣服,这些全部是云帮他选购的,唯一的好处就是要比他穿的衣服合身多了。

  “我的衣服怎么了,还不是普普通通的衣服?”

  “您穿的衣服,全不普通的,它们不是您这种孩子用自己能力购买的,我向您那么大的时候,您身上穿的衣服可是我的梦想,还有您的手表,它也不是一块普通的手表,它的指针及时在深暗的环境中也能给镜片带来明亮光芒,让人一眼就能分辨时间,更甚至可以看清黑暗路况。这些不普通的东西随随便便同时出现在您一人身上,您还会说它们是普通的衣服吗?”

  他说的话让兵直觉到恐惧。

  “你是不是一直在跟踪我?”

  “今天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不可能,如果你不跟踪我你不会这么肯定说出我的信息。”

  “那您回忆下,您认识头发花白的我吗?”他扭转头部,笑咪咪着看着兵。

  在些许的亮光中兵才有一点看清楚他的面容。他确实没有出现在兵任何印象里面,只是兵发现他的皮肤保养的很完美,完全没有松弛的痕迹,换句话说花白头发的他跟他的容貌完全不匹配。在他硕大的外套里面,兵一眼发现他脖颈处的肌肉,它是那么发达。

  他应该每天保持特别激烈的运动才回让皮肤如此紧致吧!

  至少兵这么认为。

  “观察完了没有?是不是从来没有见过我?”

  “你,你怎么会如此了解我的信息?”

  “白天您躲在厕所休息无意间露出鞋子我才发现那是一双限量版的运动鞋,再加上我刚才说的那些足以证明您有一个富饶的家庭,如果没有像您这种年纪的初中生又怎么会靠自己买这些昂贵的衣服呢?我的注意力一直没在放在您的穿着上,我一只在想您究竟为了什么才会躲到厕所如此肮脏的地方也不选择住旅店呢?因为没有钱吗?”

  “对我就是没有钱。”兵急力反驳他的定论。

  “您是不是担心住旅店会被您爸妈从警察口中得到您的信息从而找到您,您才会选择不去住旅店的对吧!也就是说您是一位离家出走的孩子。我说的没错吧!”

  兵心脏跳动加速,不经意间张开嘴巴,任由狂风进入。

  “现在请您不要同意或者拒绝我的定论,下面我说的话或许可以给您带来温暖,即使对您没有任何帮助我也希望可以帮您驱走寒意。”

  兵继续用着不知所措的眼神观察着他。

  “本来我不打算帮您,我今天来只是来接为我一直拼搏的爸妈回家而已,来完成他们一直没有完成的心愿,可是我一不小心提前塑造了他们美好的未来,当我来这里接我妈妈的时候,她说什么也要让我帮助您,她告诉我每一个孩子的内心初衷都是纯净的甜美,只是他们纯洁的内心也总会受到污染,就向您希望的内心也经历着不愉快的事情也跟她一样,其实这些不是您们的初衷,您也想寻会属于自己的美好,只是你们之间曾缺少着什么,那就是您跟您们家人的沟通。最重要的还是您爸妈他们对您的爱始终都是他们的唯一,如果他们没有在外面努力为您打拼,您会有美好的今天吗?显然不会,您会跟我一样毫不留情的穿着别人丢弃的衣服,这些不是您爸妈对您爱的表现吗?这种微小的爱在无意之间被您缩小话了,您没有认识到。在他们心目中您始终是他们的挚爱,他们的唯一。如果您不相信我说的话,您现在马上跟您爸妈联络,我坚信他们会把他们所有的爱全部投放到您身边。”

  他的话再次让兵深感不鸣与不平静。

  的确如他所说兵从来没与他爸妈好好交谈,哪怕短暂相处的时间也是少之又少。兵不是在学校的时间就是在卧室一个人,或许在兵看来他的确对他爸妈产生了迷雾。

  之前兵心中有这种微妙且又复杂的心情体现。

  “请问大叔您叫什么?”

  兵看着他的背影慢慢消散在太阳升起的地方,那里传来——朋友。

  朋友两个字徘徊在兵耳旁,犹如夏天的蚊虫飞鸣一般不得安宁,回想起福唯一放下手机守护他的时刻。

  “有爸爸在,我不会让您受一点点委屈。”也正应验了那句话,没有爸妈在在奔波,自己会有美好的今天吗?

  兵从口袋摸出手机,按下开机键,输入熟悉的号码。

  里面传来亲切又急迫的声音。

  “爸爸我想回家!”

  通话完毕兵站起身子,拍拍沾在身上的灰尘,发现地面躺着跟前天深夜还开着门的小店老板娘送的毛皮手套颜色一模一样。

  ‘会是谁掉在这里的?’

  兵把手套捡起来,一只放进口袋,一只打算带进右手欣赏十足的温暖时却发现毛皮里面有东西阻隔。

  兵拿起手套在黎明前太阳升起的期间抖动着手套,里面掉落出志远的黑色票钱夹以及三百元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寂静与喧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寂静与喧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