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转身的背影3
趴在枕边的风2018-10-25 16:0615,896

  森讲完他的要求离开福的三层楼房。

  面对突然发生的事情福没有头绪,举棋不定。

  “不管是好是坏现在必须帮帮咱哥。”确认关闭电动门云对福说。

  “你说说怎么帮?”

  “我不是在问你嘛!”

  “还是先问问秋的意见吧!”军的长辈们终于发表意见。

  “秋你出来。”福对着书房深喉。

  里面没有回应。

  福按下膝盖缓缓站立没有敲门直接走进书房。

  秋正拿着手机进行视频通话。

  福很明白不是与森进行。

  “秋,你是怎么想的?”福缓缓问着半边脸发红的韩。

  秋抬动眼珠轻瞄着福说:“还用我说吗?离婚!”

  “森怎么办?”

  “他爱怎么样怎么样与我没关系。”

  “离婚毕竟需要程序不是说离婚就离婚,你们结婚没几天闹成这样,传出去也不好听。”

  “我不管,我就是要离婚。”

  “那行,你先对他说要十五万用来弥补森的损失,看他怎么说,有了消息告诉我。”

  说完后福悄悄关上门离开。

  面对众人,福摇头回到沙发。

  “怎么样?秋什么意思?”云继续追问福。

  “看来也只能选择离婚那一条了。”

  “毕竟错在于秋,离婚的话应该弥补小森的损失吧!可现在不能说离就离这么简单吧!”

  “我让秋对他要十五万用来弥补森的损失,如果他肯出钱,把这些钱给小森和平解决这件事情就好了。”

  其他人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纷纷同意福的做法。

  “我也希望能够和平解决这件事情,再说现在离婚的越来越多,我也听说网上经常会有类似事情做出不可原谅的事情,我可不希望咱们家发生这种事情。”军其中一个叔叔语重心长的说。

  他的话也道出众人心态,没有人想看着事情一步一步变坏。

  最终他们一行人决定让秋继续留在福家中,目的很简单,其一防止秋继续逃跑,其二再坐没有任何一个人相信秋回家以后会有好的结果,毕竟在秋已经对总会笼罩着阴霾的产生厌恶。

  就这样他们带着不安离去,把秋锁在福家中。

  福跟云搀扶着军,把他扶上奔驰车送他回家。

  回来以后三楼卧室还散发着白炽光芒。

  “福您是怎么想的?”回到三楼卧室云问着福。

  “什么怎么想的?”福不屑的说。

  “关于小森的事情?”

  “那种?”

  “不就是离婚德事情吗?还有其他?”

  “离婚是其一我们看到了。可是其二你知道吗?”

  云不敢眨眼睛看着福。

  “我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镇定的人。”

  “对了他爸爸妈妈怎么没来?”

  “具体我也不清楚,你要问咱军哥。”

  “他怎么发现秋躲在医院家属楼?”

  福无奈摇着头。

  “行了别在问了,问了我也不知道,我想休息。”

  “说完当时发生什么情况再睡吧!”云吐出恳求的话。

  福继续吐露着不安。

  “哎!当时他们应该来了十多个人。”

  “为什么会来这么多人。”

  “当然怕发生暴力事件。”

  “小森有没有被他们欺负?”

  “我想他们应该不敢这么做吧!”

  “小森自己一个人,他们十好几个人为什么不敢呢?”

  “正因为只有小森自己他们才不敢打小森,小森当时充满自信,如果换做是你,你会对充满自信的人动手吗?还有他们其中一个人询问小森地址时,小森回答出了假地址。”

  “假地址?他是不是怕秋的事情对他自己有不好的影响?”

  “那时的森跟刚才一样异常冷静,直到现在也没被愤怒冲昏头脑。”

  “秋刚回来我见到她,发现她脸肿着是不是军哥又动手打她?”

  “那还用说,做出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那个当父母的不生气,再说秋一直不肯出来,还要闹着跳楼。无奈之下军哥才会打她!”

  “最后你们用什么办法把秋带出来?”

  “他们中有人报警,好像是说这间房子是他租来的,别人没有权利从这件房子带有任何人与东西。”

  “租来的房子?不是他自己房子吗?”

  “详细情况我忘记了,好像是这样吧,不过警察来了以后随便说了一句小让秋回家在商量这件事情,也只有这样我们才有机会带她离开。”

  说完后福想着森拍了拍膝盖:“坏了,小森把锅甩给我们了。”

  “怎么会?”云精神抖擞着看着福。

  “你想想小森为什么离开?”

  “您刚才不是说他一直处于镇定状态吗?”

  “镇定只是外表,我才想到那小子城府深不可测。当时对方来了这么多人,我们的人还没有到,小森选择镇定对待,可是当他发现我们亲戚全部去了以后他才离开,这不明白的说明秋的事情让我们处理,秋能不能回家是不是全靠我们了。”

  云缓慢着点着头。

  “如果当时发生骚动打起来那么也不会与小森有任何关系。他只会在外面等着,哪怕打起来任何一方受伤或者因为打架被警方抓走对小森来说也有好处。

  “能有什么好处?”云看着福生硬的表情想着森——森是那么的瘦小。

  “当时情况根本就是在玩火,我们让秋回家,他们不肯,强拉硬拽过程中是不是很容易发生暴力事件?如果我们打赢是不是替小森出气?我们受伤是不是也让我们体验到秋做错事该有的惩罚。”

  云回忆着森的一举一动,华润的脸上集满皱纹。

  “好了,我先睡了。”福掀开杯子一把蒙在自己头部。

  云静静着看着窗外不存在星星的夜空迟迟才睡去。

  隔天上午,森早早来到福家门口,手中拿着两个黑色袋子。

  电动推拉门还在关闭。

  森拿起电话拨通福的号码,很快电动卷帘门缓缓推动,森迈进去。

  “这么早,您吃饭了吗?”云红肿着眼问着森。

  森缓缓摇着头。

  “先随便吃点东西吧!”

  云说着准备带着森前往三楼厨房。

  “姑父呢?”

  “他一夜没睡,现在应该睡着了吧!”

  “让他好好睡一会吧!现在还早。”

  “不用我去叫他吗?”

  “不用!”

  “那我去喊兵起床让他吃早餐,您也来吃点。”

  “不用了姑姑,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吃过早餐了。对了秋呢?”

  “她在三楼呢。”

  “哦,也让她多休息一会吧!”

  “这样!那您在二楼随便做。”

  说完,云缓缓关上门,带着不安离开。

  森来到窗前紧锁眉头看着窗外二环北路过往车辆,他的手一直放在黑色大衣内。

  不一会福穿着睡衣来到二楼客厅。

  森转过身看着福迷糊着眼睛走进来。

  “随便坐啊小森,客气什么?”

  福一屁股坐在黑色沙发上。

  森也来到沙发上,紧紧挨着福,背对着门口。

  福拉开茶几抽屉,用夹子夹住些许茶叶放进水壶,按动开关,水壶很快被纯净水包围,一会便沸腾起来。

  福首先拿着茶壶往小杯子中倒满茶水,浇在森不认识的东西上面,它有四条腿。

  然后福又从抽屉中取出两个小杯子倒满茶水,用夹子把它移动到森面前。

  “请。”福说着。

  森拿起杯子一饮而尽。

  福吹了吹杯子,只喝了很小一口。

  看到森喝完福又向他杯中倒满茶水。

  这次森没碰杯子丝毫。

  “小森,茶水需要慢慢品味这样才香甜。”

  “哦”

  “是不是为秋的事情才来这么早?”

  “嗯。不知道我出的那三条建议考虑怎么样。”森没有表明直接说出考虑,他很明白目前也只有福会帮助秋,还有自己。

  “唉,昨天晚上,我看她屋里亮着灯,我跟她谈了很久,她对你意见还是很大。”

  森表情没有明显变化,还是紧缩眉头。

  “姑父,您跟她谈了些什么?”

  “让她好好过日子。”

  “她还是执意离婚对吗?”

  福吐出一口哀怨。

  “姑父,我还有单独与秋聊天的机会吗?”

  “您放心,我会安排你们单独相处。”说完福总算露出一丝微笑,毕竟这是他现在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我是说现在。”

  “好吧!”福带领着森缓缓走向三楼,爬楼梯同时福一直思考着一件事情——为何森一直把手放在大衣里?他冷吗?

  思考同时,摩托车声音缓缓穿来。

  军也来了。

  福与森一起迎接军,令福与森炸舌的是菊也做着摩托车来了。

  昨天晚上找到秋的时候菊的样子只能用一摊软泥来形容,没有人的搀扶她根本不会行走,一直抹着泪汪汪的双眼哭泣。

  亲戚们看着菊不忍于心只好早早送她回家,想必她也十分挂念秋才会早早来到福家。

  门缓缓打开,军推着摩托车走进来,菊一直坐在摩托车后方,手牢牢抓着座位。

  军看到森与福同时出现才缓缓说着“我扶着摩托车,帮她一把,让她下来”

  福跟森快步跑向摩托车。

  军一直死死压住摩托车前部防止摩托倾斜,福也牢牢抓住后部座位。

  森伸出手想搀扶菊下车,她哽咽的说着:“我自己来吧!”

  森根本没有插手余地。

  菊抬起脚放慢动作最终还是从摩托车倾斜下来,要不是森努力搀扶,恐怕先着地的应该是菊的屁股,或者是身体其他部位。

  慢慢适应平整地面,菊双手按压自己腰部,眯着双眼皮的眼睛看着大家。

  大家同样也用着寂静的面貌观察着菊。

  最终菊推开森自己走上楼梯,福跟军熟悉她倔强脾气,跟在后方。

  森想尽力搀扶菊,可他幼小的身躯又怎能阻挡菊的阻拦呢?

  森成后仰姿势差点没摔出去,一只手始终放在棉衣中。

  福与军同时看着森惊讶的样子站在最后距离他们很远慢慢往楼梯上方攀爬。

  来到二楼,军同样选择昨天晚上相同位置,菊很随意的坐在黑色沙发一角,双腿自然伸直,期间双手还是放在腰部,嘴巴轻微张开。

  “哥,嫂子腰间盘突出的老毛病是不是又犯了?”

  这时军吐着烟气“哎!是啊!”

  站在北面窗户处的森听到他们对话拿出手机单只手拨打着号码。

  “超,您把给您爸爸治好病的那个大夫的电话告诉我,我有一个朋友也得了这种病。”

  “好好。”

  把手机揣进裤子口袋森对菊说着“妈妈,我给您找了一个好大夫,现在咱们去看看吧!有病了不能拖。”

  菊继续眯着眼睛摇着头“唉!不看了,老了。”

  “不看那怎么能行!要不我现在带你去看,没带钱我提你付医药费。”

  说完后森总算把右手从棉衣中拿出,只见他手中拿着一个黑色快递袋包裹的东西,长方形,大约有五公分厚左右。

  森把黑色包裹丢在茶几上。

  “这是什么?”福问着森。

  “打开后就知道了。”

  福拿起连忙撕开发现里面还是黑色快递袋子,拆开两层以后福差异的发现里面是一摞钱币,有五捆。

  把拆出来的钱币推在茶几中间,身子捋直放后方仰起。

  “军哥,给我一支烟。”

  “你不是早就戒掉了吗?”

  趴在桌子上的军一直没注意到桌子上的钱币,当他把一根烟还有打火机丢给福,其中烟不小心掉落在茶几上的茶具中才发现。

  “福,你把这么多钱放在这里干什么?”

  “不是我的,小森刚刚拿出来的。”福仰望着水晶灯,一口一口吐着烟气说着。

  “小森?”军差异着看着眼前这位瘦小的女婿,打量着他。

  “一个月以前他说手里只有三千块钱,可短时间内他是怎么做到拿出这些钱来?”

  多重假设在军笨拙得头脑撞开,没有结果。

  “小森,你拿这么多钱来做什么?”

  “给我妈妈去看病啊?她不是腰间盘突出嘛!看她现在样子一定是在煎熬,我不忍心看她这样。”

  “算了,十几年的老毛病了,没必要看医生。”

  “不治好,以后怎么办?一直这样吗?”

  “还不是秋让你妈生气,你妈才回这样!”

  说话同时森看着军脸上吐露着些许坐无奈。

  福拿着烟,烟灰散落在睡衣上,完全坐着心不在焉的样子。

  “对了,我昨天晚上回去思考了很久,我又拿出一些我认为可以改变秋想法的事情。”

  “什么?”福立即摆好坐姿,把已经熄灭的半截烟放进嘴中,抽动它。

  森从大衣衣内口袋中拿出几张A4 纸,没有拿出另外一个黑色袋子。

  福首先接过翻动着不是很多的纸张,他的表情根据纸张的翻越也越来越狰狞。

  纸张上用黑色钢笔写着森如何与飞做着对比。

  “军哥,你也看看吧!”

  把纸张交给军后,福继续呈现刚才样子。

  军才阅读一半就发动了他原有的面貌,只见他双手拍着桌子,立马从原来地方跳起。

  “你想干嘛?是不是又要打她?”菊吼着处在暴躁中的军,她想压倒军。

  “你不仔细看看你宝贝闺女都做了什么!”

  菊疑惑不解,不就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吗?

  很快她的精神被军的几句话彻底击垮。

  “刘九飞,他多大了80后,28啦,离婚以后还有一个孩子跟着他,没想到咱们闺女会跟这种混混走在一起,而且,他,还,他,他还做过牢。”军终于忍不住心中委屈,哭擞着。

  听到这么坏的消息菊一下子从沙发上做立起来,在场任何人都知道她想站起来问问秋究竟是不是,可她自己腰没有给她任何试问机会,她双手一直死死捶打腰部,并歪着嘴角。

  “怎么办?怎么办?……”菊小声痛苦呻吟着。

  “还能怎么办?现在只能把秋锁在家里,不能让他出去,还有立刻没收她的手机,不能让她在与外界有任何联系。”

  福表达出了他最终目的。这个时候的福只有森建议的那最好的一条可以走,如果他不想办法扭转,恐怕秋未来的幸福会变得无影无踪。

  “好,我去跟她要手机。”军带着暴躁离开二楼,摔门而去。

  空气沉闷,福紧紧跟上。

  二楼只剩下森与菊。

  “帮我打个电话。”菊痛苦的说着。

  “打给谁?”

  “你华奶奶,她辈分最大,看来只有她可以挽救小秋了。”

  飞快输入号码,森打开免提把手机丢在茶几上也匆匆来到三楼。

  三楼华丽的大厅内被五间阻隔开来的房间环绕。除了厨房的玻璃门打开以外,其他门全部关闭。

  “小森来啦!”云平静的说。

  福坐在大厅实木躺椅中面对关闭的电视机来回摇晃着。

  “姑姑,您好。兵呢?我以前只听秋提起过他,也没见过他,他现在在家吗?”

  “他在睡懒觉,别叫他了。来,坐在这里吃点橘子吧!”

  云拉着森冰凉的手把他带到木质沙发前,给他剥着很小的橘子。

  “我,不吃了。”

  “您不吃早饭最起码吃要吃点别的东西,难怪您会这么瘦。”说完云把剥好的橘子放进森手中。

  森缓缓放进嘴里说着“好甜。”

  “你妈在二楼?”

  “嗯。”

  “我去看看她,昨天听福说她好像老毛病又犯了。”讲完后云带着安详离开。

  森品尝着甜味来到福身边,只见他闭着双眼。

  “姑父,我今天有机会与秋单独聊聊吗?”

  “”福睁开双眼,看着森,只见他手中拿着透明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个很小的瓶子还有其他。

  “等军把秋的手机拿过来,我会给你安排机会。您手中拿的是什么?”

  “跌打损伤的药,还有消炎药。昨天晚上我看她脸上肿了一大块。”森带着可怜的眼光蹲在摇椅旁。

  “哎。”福拉长咽喉迅速压缩。

  “我去叫军哥出来。”沉静片刻后福按压摇椅起身,走向位于南面最东的房间,他敲了敲门,军从里面把门打开。

  看到军带着沮丧的脸福说:“军哥,让小森与秋单独聊聊吧!”

  军带着无奈离开,门没关闭。

  福向森甩动身躯,看着门。

  森很快明白福的意思,走进去,关上门。

  看到森进去以后,福立即拉着军的手把他带到木质沙发上。

  两人坐下后,福一直不敢有丝毫放松样子看着森关闭的那道门。

  “军哥趁小森现在不在,我想向您打听一下他的信息。”

  “想知道什么?”军也看了看门然后面对福。

  “小森他用什么办法锁定秋位置?”

  “具体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小森他一直用我的手机观察秋的朋友圈。”

  “是不是秋她把小森的好友超删除了?”

  “可能是吧!上面的东西我不太明白,我只知道小森发的信息秋她收不到。”

  “那一条朋友圈信息?可以让我看下吗?”

  军从破旧棉衣口袋中拿出手机,刚刚露出手机外貌,福一把夺在手中,快速滑动着。

  手机中没有其他乱七八糟信息,只有秋与龙信息,朋友圈也是如此。

  “是不是找到秋前一天的朋友圈信息?”

  “好像是吧。”

  福很准觉划到2016年11月26号。图片中显示一张家用餐桌的一部分,上面只摆放着几个碗,两双筷子,食物是做好的菜,并不是饭店或者外卖送来的菜,还有一个饼卷。

  “是不是通过它?”福指着手机屏幕图片问着军。

  “应该是。”

  福双手发麻一直看着图片,他在大脑中尝试寻找可不可以确认照片中存在有限的地理信息,虽说福现在居住的地方位于北二环,可是在二环包围之中有无数条纵横南北的街道,很快也放弃寻找。

  正当福准备把手机还给军,安静的房间内传来秋深深的怒吼。

  “给我滚出去。”

  只见森被推离出来,即使他倾斜着身子往里面冲,脚底还是像抹着油一样慢慢往后滑动。

  不一会森从门缝中闪退,低着头站在门前。

  “秋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军狂吼着。

  面对家常便饭的高音秋摔门而出,面对军与他对质。

  “我不跟姓张的过也不跟他过。”吼完后继续躲进房间并锁门住门。

  “怎么办?”森喃喃自语。

  “我去拿钥匙”福说着走进自己卧室。

  “今天必须有结果。”军说完从福卧室中拿着钥匙冲向秋房间。

  “森,我看还是算了吧!”福一语惊人,炙烤着森。

  “什么算了?”

  “她呀!秋跟本不存在与你和好的心思。”

  森捂着后颈摇晃着脑袋来到福身边,他拿出另外一只黑色快递袋子放在福手中。

  “这有是什么?”

  “一本书。”

  福拿着森递给自己的书做饭沙发上,撕开袋子仔细看着。

  仿佛正有一些什么力量一直守护着森,福手中捧着厚厚的A4纸打印出来的聊天记录,上面字字真是的记录着秋与飞的一切。

  福翻动同时额头汗水也跟随着流动,要知道这些聊天记录完全是福他自己拿的注意让秋与飞进行的话题,仿佛一切的一切全部按照森的计划前进,没想到被森完完整整的保存下来,还打印出来,放在福面前。

  看完几张以后福把记录丢在一旁,做仰望姿势看着天花板。

  “小森,你爸呢?让你爸来吧,我想小秋与你的事情到了大人们解决得地步了。”

  “我爸爸在外面打工,很少回家。”

  “这么大的事情,你用不能一直瞒着您爸爸吧?”

  “告诉他有什么用,白让他担心,他只会用寂静的方式解决问题。”

  “寂静?怎么讲?”

  “用讲故事或者比喻方式开导问题,说白了我爸爸只是食物链用任人宰割的羔羊,他没有任何注意与办法。”

  “你妈呢,让你妈来也行。”

  “还是不要吧,我妈妈也没有解决这种事情的头脑,更何况找到秋的消息我一直没有告诉我妈妈。”

  “你想自己面对吗?”福用力反问着森。

  “事到如今也只能靠我自己,我不想依靠别人,甚至我爸妈,这件事情本来就是环绕我为中心的事情,不管谁出面解决是不是要听取我的意见,还有秋得意见不是吗?”

  “对了你属什么的?”福问着森他想了解森实际年龄,毕竟对福来说秋与森的事情在福人生中也是头一次,没有经验可言。

  “我属猪”

  仔细盘算十二生肖后福算出森只有二十二岁。

  森的年纪数字在福内心激荡,他伸出手划去脸上的汗滴起走到红木柜前拉开拿出一瓶红酒与两个高脚杯。

  高脚杯中荡满红色烈酒福拿着来到森座的位置。

  “要不要喝点酒暖暖身子,最近天气越来越冷。”

  “谢谢姑父,我不喝酒,只要喝一口我就会睡觉。”

  “可是昨天晚上你也没有睡着啊!”福尽量说着冷笑话暖场。

  森松动脸颊漏出牙齿接过高脚杯,只是小泯一口,然后一直用手按压杯口把它固定在大腿上。

  福捋平脖子一饮而尽。

  带着酒精味道福想深挖森内心的想法。

  “我看还是让你叔叔或者大伯来吧,如果你不肯告诉你妈妈的话。”福摇晃着杯子看着里面动荡的红酒。

  “我只听说过好像有叔叔,可是从来没见过。”

  “你的叔叔哎,怎么会没见过呢?”

  “听我爸以前讲,在我爸小时候我叔叔就离开家了,到现在也没联系过我爸。”听到森此番消息,福停止摇晃,紧缩眉头看着杯子。

  “那你还有没有什么直系亲属?”

  “没有了。”

  “你在想想。”

  “可是姑父,这件事情让外人知道以后真的好吗?”

  森的话也提醒了福,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光彩事情。

  “我总不能一直面对你这种小孩子吧?”

  “姑父,你没发现我已经长大了吗?”

  说完后森翻动乌黑头发,只见里面存在些许半截白发。

  福很清晰的看到那些刚刚表白的头发,面对森他只能说着:“要不要再喝点?”

  “不了,不好喝。”

  无奈福又一饮而尽。

  (空格)

  “你说什么?”

  士依靠着透明玻璃阻断福的回忆。

  “您刚才说小森有一个叔叔也在很小的事情离开家?”

  福点点头。

  “不会有这么巧吧!”

  “小森家乡是哪里?”

  “具体情况我也没询问,好像跟我们是老乡吧!不过我只知道他爸贷款给他买的楼房。”

  “贷款?小森他不是只用一个月时间把三千块钱变成五万摆在你面前吗?难道小森他一切的忍耐不是为了他爸妈?”

  福换做平静拿出手机问着士:“小森的忍耐咱们先不分析,不过要不要打电话问问我军哥?”

  “我看还是没那个必要了,换做我是你军哥,我也不想提到小森这两个字。”

  “不,军哥他对小森一直处怀念。”

  “我说你们兄弟俩,一个处于恐惧,一个处于怀念,真不知道小小年纪的森用什么办法让你们兄弟处于这种状态。”

  “那我继续说。”

  “请。”

  (分界线)

  “我想知道你真是的想法?”

  “发自内心的吗?”

  森仰望福。

  “嗯,发自内心的想法。”

  森犹豫了一会说出:“以朋友身份对吗?”

  福肯定回答:“是。”

  森松开一直按下的杯口,抬起高脚杯,紧紧闭着双眼,把红酒倒进嘴里,些许红酒从他嘴角溢出,倒要以后,森睁开充满模糊样子的福说着:“好了。”

  “你不是不喝酒吗?”

  “朋友劝我,我只想说我尽力了。”

  “姑父,我想问你,1+1等于几?”

  福思考后还是说出“等于2”

  “不,一加一等于二只会存在课本中,在我的生你里这个公式永远大于等于三。”

  “何以见得?”福望着眼前瘦小红扑扑的脸颊有种膀胱环绕。

  ‘小森是不是经受压力比较大才会说出神经兮兮的话,还是他现在已经喝多了。’很快福的定论被森一句推断。

  “想做出一加一大于等于三的事情,必须两个人合作,比如两个人合谋一件相同目标的事情,我想结果远远超出课本中二这个数字,也因此等于二只会存在课本中。”

  “我跟小秋的事情比作一个简单的学公式,a+b+c等于d。d是不会改变的结果,它代表着幸福与痛苦,a与b分别代表我跟秋同样也是不会改变的结果,只有c会发生改变,也只有找到正确得c才能改变一切改变a。b.d的等值。所以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我自己以a字母带进公式中,得到正确得d然后返回现实。”

  福被森的话彻底击溃,乱七八糟的英文字母福一看到头总会变大。可是森说的意思福一下明白了许多,原来任何结果只要中间改变一个小小的差值就会产生不同寻常的结果。

  “你什么学历?”福震撼着问森。

  “初中。”

  “本来我的头脑还算可以,可是上学的时候我发现及时我好好学习目的呢?不是为了爸妈以后得幸福吗?可我爸妈的幸福又是什么呢?是d吗?d代表着我考上大学离开爸妈身边?这个公式是属于我爸妈的,可在我人生中的公式并不是这样,我是独生子,我不想离开我爸妈,也不会。有了这种一直陪伴我爸妈的想法,d的结果也随之发生改变,所以在我人生中的a同样我发生了变化。以至于我荒废了脑子。想起现在得到d的结果我后悔了,如果当初我没有选择d的结果,我也不会有现在苦恼,也不会坐在这里,最起码我选择了爸妈想要的d。”

  听着森讲完完全不明白的abcd福立刻捂着额头,轻微张开嘴,看心天花板的吊灯,发自内心的矛盾——这是什么逻辑?是人生吗?

  “可是你说的这个d现在会改变吗?”

  “会!”森坚定的回答。

  “可是秋她现在始终对你意见特别大,你又不是不知道。”

  “正因为我知道她不会跟我过下去,所以我才会相信一定会有美好得结果。”

  “你确定?”

  “对,我确定,”

  “你有没有发现我算不算的上是成功人士,可我目前也没有任何办法解决你跟秋的事情。”

  “解决秋的事情不正代表着d嘛!只要改变abc任何一个数值,d的结果也同样发生变化,关键是要用什么方式看待abc。”

  “直接说明你的意思吧!”

  “昨天已经成为过去,我无法做出任何改变,但是美好得明天我可以努力改变成为现实。”

  “怎么又是这句话,谁教你的?”

  “我爸爸,每次我在电话中与他沟通他也总会用朋友方式开导我,不满您说秋的事情在她离开家得那一刻我已经告诉我爸爸了,是他一直在电话中以朋友身份安慰我,鼓励我,并且还让我自己解决秋的事情,他还说,虽然秋的事情表面是痛苦的,可当您真正经历过以后,不管结果是不是想要的美好,回忆起来总会对你的人生带幸福,他还嘱咐我,当您经历这次坎坷以后是不是在未来人生道路中没有比秋带来的痛苦更大呢?是不是你未来会变的一帆风顺呢?”

  “你爸爸什么学历?”福继续惊恐着问着森。

  “好像还没有初中毕业吧!”

  “可是你能体会到你爸爸讲的含义吗?”

  森思考后说着:“我不明白我爸为什么总会用平静的方式对待我,我不理解,我对我爸的态度一直持有怀疑,如果我爸做事强硬一些恐怕我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感,我也不至于现在这样。”

  说完森又拨动着乌黑之中夹杂着白色头发。

  福正打算继续与森进行朋友之间的谈话被怒气冲冲的军打断。

  只见他从秋锁在的房间走出,然后又进去并感着:“你说什么?在说一遍?”

  秋对军的谩骂声穿进福与森的耳朵。

  很快房间内充斥着扭动声音,还有军的谩骂声夹杂着秋的哭泣声。

  这时军从秋的房间退出,跑向楼梯口拿着铝合金拖把冲进房间。

  趁机在寂静中的人看到不想发生的一幕正在慢慢逼近,他森快起身带着酒劲从军中冲抢过拖把跑到窗前丢出去。

  “爸,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秋她本来就该打。”福说着气愤的话。

  “可是打了她以后会改变d吗?”森大声问着福,还是没能阻止秋房间内穿出哀叫。

  “发生什么事了?”

  一位住着拐杖的老奶奶出现在楼梯口,身后还有云与菊。

  她是军的华奶奶,辈分最大,一般发生矛盾事件她总会出面解决,没想到这次她听见秋与军的扭打声选择回避。

  迫于情理华不得不来,可来了以后面对秋与森的矛盾,致使年过古稀的她也琢磨不透。

  没有丝毫犹豫华直接坐到沙发,福给她让座。

  森看心她一脸困惑。

  “请问她是?”森问着大家。

  “她是你老奶奶!”云说着。

  “奶奶您好。”

  “孩子做吧!”华指了指身旁位置。

  森不敢违抗。

  坐在华另一旁的是福,云跟菊分别坐在被茶几隔开的对面。

  “你看多好的孩子。”华握着森冰凉的手说着。

  “小伙子你叫什么?”

  “我叫张永森。”

  “你做的事情我了解了,是小秋她不对。”

  得到华的认可,森失声痛哭。

  即使年过古稀的华也用着异样眼光看着森。

  突然华说出让大家感到振奋的消息。

  “我相信可以给秋带来幸福的只有你,你做了什么事情我也充分思考了,我只想说一句假如在你心中真的可以原谅秋,那么今天我可以出面劝导她,如果你存在顾虑,哪怕丝毫的顾虑也请告诉我。”

  森看着慈祥的华,又把目光转向福,森心里很明白,福不是全心全意帮助自己,他迫于情面不得不出面解决,森又看了看华,从她的眼神中发现真诚的用意。

  “我不想离婚。”森终于吐出真是想法。

  “好!”华拿起拐杖缓缓起身,走向秋所在的房间。

  福也起身尝试着搀扶华,可华轻微抖动一下胳膊,福刚刚伸出去的双手一下退缩回去。

  “不用。”华带着严厉对福说着。

  只见她慢慢悠悠走到秋的房间,直接推开门望着一直争吵并扭打在一起的秋与军。

  在房间内一直喋喋不休的军跟一同看着华,此时他们停止呼喊。

  华还是拄着拐杖望着里面的父女。

  “吵够了没有!”华总算张开嘴。

  军与秋面面相斥不敢多说任何话,静止站在原地。

  “小军,你出来吧,我想跟小秋谈一谈。”

  军舒缓压力迈出房间,并没有搀扶华进入,再坐除了森以外全部了解华的脾气。

  华缓缓走进房间,关闭房门。

  可军还没走几步,房间内传来秋谩骂声,每一个人无不带着不详的眼神看着房门。

  不一会华从秋得房间内缓缓走出,她样子很平静。

  福连忙前去搀扶华,这一次华没有拒绝。

  待华坐稳后,大家全部用失落得表情看着华。

  “秋她太不像话了。”

  大家沉默不语。

  “小军我说平时你与菊吵什么?你看现在秋在你们争吵中度过能不受影响吗?”

  军与菊同时低着头。

  “家教不好,从小没教育好,我看还是算了,不要耽误小森前途了。”

  说完后华注视着森。

  “小森委屈你了,我也清楚你这么做为了秋着想,可她的确不了解你的苦衷,我也无能为力了,还是算了吧,再说您年纪还小,还是选择别人吧!”

  终于,森停止抽泣。

  “离婚,我爸妈这二十多年来的梦想就毁于一旦,我不想让我爸妈的梦想破没。”

  说完后森跑到床边,抓着阳台扶手望着二环公路来来往往的车辆。

  “今天就这样吧!”华准备起身离开,看着菊又看了军一眼并说着:“没有好好教育孩子,你看看现在做出来的事情,做之前不会考虑考虑结果吗?”

  说完后华缓缓起身,福与云搀扶着华送她离开。

  刚刚迈步几步华继续释放她的严厉:“行了,不用送我了,我自己还能走的动。”

  福与云只好退回来,当他们两人刚刚迈进三楼最后一个台阶看着里面,只见森一个健步走进秋的房间。

  很快森又从秋的房间内退出,消失在他们面前,临走前森没有向任何人道别。

  森快速离开后,秋也冲出来,手中拿着肥大的枕头向森刚刚走过去的地面丢着。

  全家人只能用回避的眼光望向秋。

  “你们知道姓张的他说了什么吗?”秋继续她的深喉!

  全家人沉寂在失望之中。

  “他说今天可以拿出五万,二十年以后可以拿出一百万,到那时他可以跟你斗,姑父你听见了没有?”秋直接对着福怒吼。

  沉寂中的福被秋的话彻底惊醒,福完全不知道森用了什么办法在短短一个月左右时间搞到五万,森那种瘾存的魄力是福不可触碰的能力。

  “来,秋我想与你单独谈谈。”

  没经秋同意,福强拉秋的手把她拽到房间。

  福也向森那样站在窗前,他一直看着停在院子中间的奔驰e轿车。

  “关于小森的事情,你是怎么想的,我想知道你的想法。”福问着秋。

  “只有一种离婚。”

  “可是离婚后果你知道吗?”

  “不知道,也没想过反正不会很他继续下去。”

  “那你有没有考虑过你爸妈得感受,你弟弟的感受?”

  “我只会在意我自己。”

  福听到了绝望。

  “你爸妈辛辛苦苦把你养大,你用这种方式来回报你父母吗?”

  “不然怎么样?他们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应该很清楚我家里发生大大小小的事情是不是全部有你出面解决,我爸他只会沉默。”

  “沉默不对吗?”

  “你爸爸沉默跟你离婚有什么关系。”

  “不仅仅只有沉默,沉默只应对你来我家调节时候,可是每当你走以后我爸妈总会激烈争吵,他们两人完全没有在乎我的感受,你知道吗?我活在他们生活中有多痛苦。”

  倾诉完毕秋抱着膝盖蹲在地面哭泣。

  “你所说的这些跟你离婚有没有直接关系?我是再问你离婚问题,你不要用你爸妈转移话题!”

  福对着秋咆哮,面对森刚刚说到的斗争,福一直有所忌惮,不管怎么样福坚决不想面对这么能忍耐的敌人,更何况他只有二十多岁。

  “正因为我活在爸妈阴影中我才回选择离婚,我受够了。”

  “你还没有讲明你想离婚的原因。”

  “我爸做什么工作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是搬运工,小森他爸也是农民工,我不想继续活在他们生活中,我想过好日子。”

  “你想过好日子,请问什么样的生活是好日子?小森不能给你美好未来吗?要知道小森是我见过最聪明得孩子,还有他处事方式我也第一次见。”

  “小森他这么做只是为了他爸妈着想。”

  “就算你想过好日子,那请问您,您为何选择一个街头混混?”

  “他对我好。”

  福清扶着温度逐渐升高的额头。

  “你真的太傻了,现在离婚率这么高,他娶不上媳妇才回用谎言骗你,可你跟他在一起这段时间他给你想要生活吗?你们不见天日躲着,这就是你所谓的幸福?”

  秋停止哭泣,眼睛停止在木质地板上。

  “就算你想离开小森,可你准备怎么离婚?让我帮你与小森解决离婚事情?”

  “我爸爸他会有更好主意吗?”

  “我不会帮你。”

  “为什么?”

  “说实话,我不想面对小森,他冷静的眼神让我恐惧。”

  秋发出冷笑:“你连小这种瘦小的孩子都害怕吗?”

  福紧握双手做成拳装。

  “我让你跟飞聊天只是让你跟他要钱,用要来的钱弥补小森的损失,飞是不是告诉你他没有钱?”

  秋惊恐的看着福,“怎么会知道?”

  “我看了你们聊天记录。”

  “怎么可能,我与他的聊天记录姑父怎么会发现。”福的话给秋带来冲击,面对透明话的隐私秋用溃败方式面对。

  “聊天记录中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可以证明你所做的一切,小森手中有了这张牌走到那里也不会怕我。”

  “姑父,请您一定要帮我。”秋移动至福旁边抱住他的腿深深哀求。

  “能帮你的只有你自己,还是回去吧!就想小森说地那样,努力改变明天成为美好的现实一直在我们手中。”

  “除了回去,没有其他办法吗?”

  “眼看新年就要到了,如果你在不回去得话,我想以后就不会有机会了。”

  (空格)

  “小森跟秋他们两个和好没有?”士依靠着玻璃问着福。

  “回是回去了,不过只是过了一个年,秋在也没有回到小森身边。”

  “怎么会这样?不是已经和好了?”

  “都怪我啊!”福揉了揉发红眼睛。

  “如果不是我给秋提议,我想他们两个人会得到幸福。”

  “您帮秋提出什么意见?”

  “如果你真的不想跟小森继续生活下去,那你以后得事情我也不会再帮你,我只帮你最后这一次,以后发生任何事情请不要在来找我,你可以找一个跟你年纪相当,离异男子,但一定要有钱有势力,只有这样才能摆平小森。”

  听到此番话,士忍不住捂住嘴咳出声来,随后用力捶打胸部。

  “你这不是直接拆了10座庙吗?这么缺德的事情你也能做出来?”士痛斥着福。

  “我也没我在办法,云一直哀求,让我无论如何也要帮助她军哥。”

  “小森呢?他怎么样了?”

  “从那天以后我在也没见过他。”

  “再也没见过他,你会被他影响成这个样子?”

  士看着一脸疲惫不堪的福。

  “我给你看一条短信,看了以后你就明白,换做是你我想你也会跟我一样。”

  福慢动作拿出手机,划开屏幕,找到被标记的短信后把手机交给士。

  士绷紧神经看着手机屏幕。

  ——福叔叔,这是我最后一次联系您了,请您一定要珍重,保重身体,还要认真读完一下内容。

  我现在把我一切想法全部告诉您,当我发现秋出轨后,我首先找到了陪她一起离开家的意,当时我很清楚我所处的位置,那时我的立场很明确,我不在是您的亲戚,我利用了意得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但那些信息您们全部不知道,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用手机偷偷保存下来,还有我找到秋那天的事情我也保存下来,还有那些聊天记录,这些证据足以证明秋所做的错事。

  还有当我独自面对秋看到她倔强的眼神,我发现及时我在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我改变不了秋的想法,那时她告诉我她不跟我过,也不跟飞过。

  当时我产生了一种想法,还记得1+1大于3的公式吗?

  我要化做公式中的数字1,把自己带进公式,然后找到另外一个1,可是我想了很久我始终没有明确1的准确人选,可是小秋带给了我机会。

  当我在人生中迎接被绿的痛苦时,我发现这些好像上天特意安排给我的礼物,我把秋离婚时间当做一个机会,毕竟我离开学校寻找d已经错过很多机会,这一次机会我不会错过。

  最后在叫您一次姑父,以后咱们可是敌人了。

  我说出这句话以后,可能带着被你追打的压迫感,可是我还是做出了最后决定,我现在只差一个成绩单,如果在两年时间内我找到了成绩单,我会选择一个有钱有地位的人斗,而且斗的越厉害越好,人知道的越多越好,我的目的也很简单,既然秋不跟我过,我选择斗的目的就是找到赏识我的老丈人,您看啊,我一个没有钱,没有任何背景的小孩子,而且又在老婆跑的情况下没有被击垮,多么励志的事情,这么做也直接证明了1+1大于三的公式成立,找到赏识我的老丈人后,假如我成功了,我很有几率成为呼风唤雨的人物,现在我要把自己带进无尽黑暗中,有可能我会死在这条道上,假如我没有消息,请忘了我,如果我脱离黑暗那么请记住是你在一直帮助秋,也多亏了你,我爸妈二十多年期待的梦想毁在我手里。

  福请您一定要保重身体。

  士颤动着双手把森发给福的短信看完,他很明白短信一直强调让福保重身体的意思,那就是要跟福做斗争。

  “没想到福您培养出来这么强大的敌人,不过看你们现在忐忑的样子,是不是输了?”

  “如果交手,我输的是我的未来,还有军哥一家的幸福,只不过最后小森他放弃了。”

  “放弃?什么小森他放弃与您作斗争?他是不是选择更强大得敌人?”士张大嘴巴问着福。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小森他退出了”

  “退出?”士有些不自然,然后继续说道:“也就是说小森从黑暗中走出来了?”

  “的确如此,我始终对小森怀有顾虑,幸好起诉那天他没出现,不过我一直怀疑他故意这么做。”福转过身,摆出一副恐慌样子看着士。

  “退出不是好事吗?”

  福摇着头。

  “我始终感觉小森这么做有他的想法,他的想法总让我琢磨不透,如果小森没有退出直接选择跟我做斗争呢?并且他现在开着奔驰g”

  说话同时福按压后颈,轻微轻微摇晃几下,站在玻璃窗前看着停靠在马路对面自己那辆宝马X6。

  “奔驰g是什么车?”士连忙问着福。

  “看到对面停放的那辆越野车了没?”

  士按福的指示把目光放在黑色汽车上,临近咖啡店,士通过汽车玻璃看着里面自己,对于完全不了解汽车的士来说他还是说出:“那辆车算的上豪华吧!”

  “对,小森现在驾驶的汽车比对面那辆还要豪华,价格高处它3倍有于。”

  “3倍究竟是多少?拜托福请不要在卖官司了。”

  “我的车价格才90多万。”福失落的说着。

  听到此价格士不禁把视野锁在黑色越野车身上。

  “三百多万买一个车是不是太可惜了。”

  “买车只是小森寻找d的方式之一,他在汽车上喷了广告。”

  “创意而已,我但是经常在汽车身上看到广告。”

  刚刚说完士连忙捂住嘴巴‘能在豪华汽车上喷广告的人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时士不得不佩服森与平常人不一样的创意。

  “小森在汽车上喷着什么广告?费用是多少?”

  “做的他自己店的广告。”

  “什么内容?”

  “豆浆,一元无限续杯,工人与身穿中山装的人免费品尝。”

  “一个小小汽车上可以写这么多字吗?”

  士揉着下巴问着福。

  “满满一整车都是。”

  “小森用这种方式投放广告效果好吗?”

  “你想象一下啊!在我们那种县级市,奔驰G是多么让人羡慕的汽车,直到现在我也梦寐着希望有一辆,回头率那么高的汽车效果能差吗?”

  士侧着头憋着福,只见他的双眼在提到奔驰g的时候放着可以驱赶恐惧的光芒。

  “可是思来想去我发现小森经营的豆浆店根本就是免费赠送,坐着亏本买卖。”

  “别人的事情不要瞎操心好不好,人家坐着亏本的买卖跟你有什么关系?”

  “可是您有没有链接婚姻法里面的条纹,夫妻共有财产与债务?”

  对于法律也一窍不懂的士只能让福解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寂静与喧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