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切,男人
蓿薷2018-11-02 11:322,312

  “小姐是不是那你看错了,你是历史学硕士,这个经济方面的你当然看不懂了。”王老头倚老卖老,就和欧阳箴歆打马虎眼。

  “是吗?我在国内确实是学历史的,但是我去美国是学的金融,还选修了企业管理,所以,我是看得懂的。”

  “可能是老王拿错了吧。”

  “这个标题清清楚楚,拿错什么呀!二位叔叔,我敬重你们,但是你们别把我当猴子耍,我给你们十分钟时间考虑清楚,给我一个解释,不要等我去查,不然,我可以让你们提前退休,正好我二妹现在没事做呢。”

  从头到尾,欧阳箴歆一直都是带着笑容的,她说完之后,还再来一句:“是不是谁中饱私囊啊,那我好办了。小刘助理请你进来一下,麻烦查一下这个月公司的金钱流向,帮我重新做个报表,然后放这两位总监一个假。“

  ”欧阳箴歆,就算你爸爸对我们都是……“

  “两位叔叔,我只是放假,而且,公司这么多领导,为什么我偏偏只请你们来呢……”

  欧阳箴歆的声音渐渐下沉,变得可怕,萧徵杳拿着文件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我或许能够解开欧阳小姐的疑惑。”

  萧徵杳年轻帅气的外貌,让两个总监都回头观察了他好久,现在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吗?这个男人看起来不过才三十左右的样子。

  “萧徵杳大律师?您有何贵干呢?”

  欧阳箴歆站起来之后还是笑不离嘴,请萧徵杳坐下。

  这个男人就是笃定集团的萧徵杳?笃定集团唯一指定的企业律师,并且现在还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合伙人,同时也是金牌律师,还是大学法学的讲师……一直以为是个四十左右的男人,谁想到会这么年轻帅气。

  萧徵杳看着这两个老男人,摇摇头:“不了,我等欧阳小姐先处理完公司内部事,再来帮您解答疑惑。”

  “不用,涉及到法律问题,公司里人人有责,请坐吧。”

  萧徵杳坐下来刚刚坐下就火速打开文件,交一份到欧阳箴歆手上。“欧阳小姐,首先恭喜天润新楼盘开盘,以及您成为继承人。但是,在去年施工的时候,您的工地上有一个施工工人,不小心坠楼身亡,当时不知道是怎么处理的。所以我来问问您了。我作为您合伙人公司的律师,不能让我的当事人承担你们公司的法律风险。”

  欧阳箴歆斜眼看了一下这两个老头,却在和萧徵杳说话:“请萧律师在会客厅坐一会儿,喝杯红茶,我们商量一下,马上给您答复。”

  等到萧徵杳一离开,欧阳箴歆戳着桌子问:“说吧,给我解释,不然就滚蛋。我不喜欢废话。”

  老赵推了把眼镜:“没什么大事。他身上的安全绳索没有挂,然后赔了他家人一笔钱。”

  “为什么不记上?”……

  欧阳箴歆和这两个老的交流完之后,她就出去找萧徵杳。这个萧徵杳没事干嘛老是来触她的霉头?

  “萧律师,这里的红茶点心还合口味吗?”

  “非常好。不知道欧阳小姐是不是打算和我商量一下这个劳务法的案子?”

  欧阳箴歆抿了一口红茶,大红的口红印在茶杯上,留下芳香的印记,萧徵杳看了一眼,继续盯着欧阳箴歆。

  “我们公司已经和工人家属商量过了,而且也进行了精神安慰。没有什么涉及法律的事情。萧律师放心。”

  “哦?但是,你们在施工的时候,明显安保做的不够到位,欧阳小姐不介意让我询问您进行采证吧,以防万一。”

  “当然可以,虽然我了解不多,但是我会全都告诉您的。”

  两个人就在会客厅里进行了询问,萧徵杳拿出自己的黑皮笔记本,然后翻来郑重地记录。

  “欧阳小姐是什么时候回到国内的?”这个还要问吗,我回来的时候你不就在机场吗!“我是在两天前回来的。”

  “什么航班?”“MF812。”萧徵杳停止了记录,喃喃自语:“好巧。”

  欧阳箴歆看了一下手表,继续回答他的问题。

  从航班问到在美国的大学,再问到专业,然后,紧接着就是……

  “您现在有固定的情侣关系的对象吗?”“Excuse me。Beg your pardon?”听到这个问题,欧阳箴歆的英文情不自禁地说了出来。

  萧徵杳合上笔盖,再问一次:“Do you have regular sex relationship?”

  “我不觉得我的私人问题和公司有什么关系,不过你要是真的想知道的话,欢迎你今晚来参加我们公司的酒会。”

  欧阳箴歆拿上自己的装饰包包,“我还要开会,萧律师有事情可以问我父亲的助理小刘。”

  欧阳箴歆出门之后气的难受,干嘛问她这样的问题,萧徵杳想要干嘛?电梯下来了,欧阳箴歆走进去,逐渐合上的电梯门,被一只大手给挡住,继而给掰开。

  “萧律师,您这是要回去吗?”欧阳箴歆摸了一下辫子,继续问:“不来参加今晚的酒会了吗?”

  萧徵杳转身就把欧阳箴歆给抵在墙上,欧阳箴歆还没有来得及出手就被萧徵杳给缠上了唇,“萧徵杳!”欧阳箴歆的口红都被萧徵杳给吃干抹净了,他这个时候来的气势汹汹是早有预谋还是蓄势待发?

  萧徵杳的嘴唇上沾满了欧阳箴歆的口红,他抱住欧阳箴歆,呼出的气体在她脸上打转,随即他就舔着自己的嘴唇,将激情的证据全都抹去。欧阳箴歆微微抬头看着他,他在贪婪的吮吸她的味道。

  欧阳箴歆轻轻拉着他的领带,让他的头朝下移动一些,然后她的手顺着他的下巴曲线勾上他的脖子,伸出舌头,狠狠地将萧徵杳嘴上剩下的口红印给舔掉,就用舌尖的部分。

  “叮!”电梯到会议室的楼层了,欧阳箴歆推开萧徵杳,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大步朝前迈,临近电梯关门的时候,赏了个侧脸给萧徵杳。

  萧徵杳不安地整理自己的领带。记得有人曾经说过……

  “徵杳,舌头上分布着不同的味觉感受细胞,舌尖上甜的,舌苔两侧是酸的,舌根是苦的,以后我亲你,只用舌尖,让你知道我们相恋有多甜。”

  “徵杳……”那个声音孩子他耳边,挥之不去了五年。

  萧徵杳回到自己的宾利车上,一把扯掉领带,热的难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许你一生白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