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沈弋2019-02-07 09:374,177

  那场雨,彻夜未停。

  我的心里自你消失的那一刻,再无阳光。

  我刺入你胸膛后,你就像是掉了线的风筝,应声倒地。我到现在耳边还是会反复回响起你那句话:“二哥,我从未想过害你。”

  从未想过……害我……

  可是我呢,为了正义,为了天下,为了道义,杀了你,你是不是特别狠我呢,阿瑶?

  或者,我现在还有没有资格叫你阿瑶。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对那天发生的事还全部记忆犹新,连小小的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大家都说我做的对,为了天下苍生,大义灭亲,手刃十恶不赦的罪人。奇怪,明明受人夸奖,可是我却痛苦的不能自已。

  我亦知你铸下大错,也曾向他们说的那样来安心理得说服自己。

  没用,没用,统统没用,你的话如梦魇一般,缠绕着我,死死勒住我的饿心口。我忘不掉你说“未曾想要害我”时的神情,那么真诚,那么……那么温柔。

  你的一颦一笑,你的眼眸,你的眉间朱砂,你如春风般和煦的微笑,你的一切一切都没有随着时间的消逝从我的记忆中变模糊,我每每在梦中都期望你回来看我,让我跟你说一声抱歉,其实这么做不是我的本意,我是不情愿的。

  你没给我机会,一次都没有,梦里没有你,连一个模糊的身影都没有。是不是我恨我,连见都愿意相见呢?

  人人都说我这个蓝家家主,风光无限,手刃恶人受万人敬仰,可用你的血,你的命得来的敬仰,我又怎会心安理得。

  夜半三更,毫无睡意。

  辗转反侧,今天是你走了的第三年,原来不知不觉都过去三年了,我对你的想念只增不减。

  你知道吗?金陵现在把金家上上下下打理的特别好,看着他小小年纪就这么有家主的样子,让我想起当年的你,也是这样能干。

  别人不记得,我知道今天是你的忌日。我怕没有人给你上一炷香,就偷偷去了后山,烧了点东西给你,我不知道你缺什么,就想着你或许缺什么,烧了去。

  阿瑶,来看看我吧,哪怕打我骂我都好,别……不见我。

  “二哥?二哥!快醒醒。”

  谁在叫我,好熟悉声音,二哥……二哥!听到这个多年没有人叫过的称呼,我一下子清醒了,拼命睁开沉重的眼皮想去求证。

  面前的男子一如当年,眉间朱砂,双眼含笑,明明是一家之主却没有半分老成和严肃,温和的像三月的春风。

  “二哥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怎么哭了?”

  我一摸,满手泪水,嗤笑一声,嘲笑自己的不争气,可我真的好高兴。我害怕这是梦,还特意抓住了他的手腕。

  抓得到,抓得到,是真的!

  我在心里默默感谢,上天听到了我的祈祷,我又一次见到了阿瑶。

  “没事,就是太高兴了。”

  阿瑶可能是不懂我为什么会开心的都哭了,只是瞧着我,静静等我向他诉说。

  他不懂,我苦苦祈祷了这么多年,终于得见,内心的激动无以言表,喜极而泣也是人之常情。

  “二哥,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高兴地哭了,不过我倒是真有好事告诉你。”

  看他喜上眉梢的样子,我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他却只是笑了笑,迈起关子。拉着我站起身,踮起脚尖,用白布捂住了我的眼睛。

  “走,我带二哥去个好地方。”

  “嗯。”

  没有任何迟疑,哪怕前面等着我的是刀山火海,我也愿意随他赴往。

  不知走了多久,延绵的山峰,凹凸不平的石子路,我问他要去哪里,可他只是在前面领着我,不说话。

  说不心慌,是假的。路越走越偏僻,越来越廖无人烟,我甚至做起了最坏的打算,阿瑶会带我去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杀了我,来报复当年的一剑之仇。

  可是奇怪,我一点都不害怕,甚至没有逃走的想法,因为一切都是我欠他的,现在不过是还给他一命罢了。

  终于,阿瑶停下来了,看来是到了。

  “二哥,可以摘下来了。”

  我在心里想过一万种样子,独独没有想到当我睁开眼睛看到的是这样一幅景色:映入眼帘的是满满一大片金星雪浪,大朵大朵绽放,可能是还未到最盛的花期,有些还是含苞欲放的花骨朵,阿瑶站在白雪之中,金色的金家家服,眉间一点红,带着融化冰雪的笑容冲我招手,就像是明媚的阳光,照亮了我心中的阴霾。你冲我使劲招手,叫我过去,我欣然前往。

  潺潺的溪水从郁郁葱葱的矮木间流过,清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你脱了靴子,毫无形象一屁股坐到地上,把脚伸到溪水中,双脚摇摆,溅起片片水花。

  “二哥,你也来啊。”

  我笑他是个孩子,可动作却没停下,也褪下靴子和鞋袜,学着阿瑶的样子坐下来。

  “都是当家主的人了,还这么孩子气。”

  说出口,我就后悔了,为什么要提这种伤心事。

  我心虚的偷偷瞥他,可是阿瑶好像并没有听见,专心玩水,他扭过头,眼神亮亮的看着我,问:“二哥,你刚才说了什么?”

  我嘴角微僵,尴尬的笑了笑,说:“没什么。”

  “二哥你就是心事太重了,我知道当家主很辛苦,你看你一天到晚脸上都没有个笑模样,明明以前是那么温柔,不管对谁都面上含笑。对了,你还记得吗?当时我和大哥还有你,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常常做错事情惹大哥生气,他一生气就要打我,当时我可害怕了,每回都是二哥你帮我挡着,”阿瑶像是回想起以前年轻时的趣事,呵呵直笑,扭头看我“二哥,你还记不记的?”

  记得,当然记得。我点头。

  “还好当时有二哥帮我,不然啊,以大哥的脾气,我不知道要受多少罪呢,现在想想当时真是年轻啊。”

  “你……”我想问你为什么会说这些,难道以前那些种种都不记得了吗?

  “嗯?”

  我看着阿瑶清澈见底的眼眸,喉头一紧,什么都问不出来了,这样或许也好,现在这么好的气氛,不能破坏掉。

  我摇摇头,嘴角带上连自己都无所察觉的笑容,说:“我还从未仔细看过真的金星雪浪的样子,我们一起去看看吧,好不好,阿瑶?”

  “嗯,二哥想去我当然要奉陪了。”

  果然,这金星雪浪不愧为金家的家纹,雪白的花瓣中参差出点点金色的花心,清雅中透露着富贵,既不会过于高雅,也不会像普通牡丹那样俗气富贵,就跟阿瑶一样。

  “二哥,现在还不是这金星雪浪最好的花季,不过我看你平常这么疲惫,想叫你放松一下,就擅自带你来了,你……喜欢吗?”

  阿瑶目光灼灼的看着我,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阿瑶的双颊染上了粉色,我痴痴的看着,如果不是平常为了给小辈威严的感觉,常常面无表情,不然险些一下子就稳不住了。

  我轻咳,缓解尴尬。

  “喜欢的。”

  “那……二哥你觉得我怎么样?”

  怎么样……我当时不懂这个怎么样是什么意思,直到阿瑶向我走来,轻吻住我的嘴角,我才知道他的怎么样,是问我我觉得他怎么样。

  这一吻,瞬间让我慌了神,下意识推开了阿瑶。

  推开后,我就后悔了,看见阿瑶脸上的落寞和受伤的神情,我慌了,我上前想要拉住他,他却大力甩开了我,哭着问我:“二哥,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怪我杀父杀友杀妻杀子!没错,我是个十恶不赦的大罪人,可是我真的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你啊!”

  原来他没忘,他都记得,我不敢看他的眼睛。

  明明从来一副笑模样,不会让任何人觉得难堪的阿瑶,那个温文尔雅的阿瑶,现在撕心裂肺哭着问我,我慌了。

  我抛下我家主的矜持,蓝家的仪态,不顾阿瑶的挣扎,把他狠狠搂进怀里,咬紧牙根,一字一句说道。

  “没有,没有怪你,我从未怪过你,我知道你没有想要害我,我知道的。”

  “那你为什么还要杀我,二哥你知不知道心脏被剑穿透的时候真的好痛啊,阿瑶好痛啊。”

  阿瑶在我的肩膀上泣不成声,孩子般哭闹。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我没办法不杀你,你做了太多错事,不杀你不足以平民愤。

  “阿瑶,二哥对不起你,我就站在这里,你要杀要剐我绝不还手。”

  “我杀了你,剐了你又有什么用?一切不会重来啊!”

  是啊,一切不会重来,哪怕重来我也依旧会刺这么一剑,只要我还是蓝曦臣,我就必须这么做。

  我轻轻推开了阿瑶,低着头,肩头颤抖,呜咽着说道:

  “阿瑶你知道吗,我对得起天下所有人,可是唯独对不起你,为什么……为什么我没能早点发现你的无奈与痛苦,我作为你的二哥,不但没有把你引上正道,还让你铸下大祸,都是二哥的错,二哥的错!”

  我狠狠捶着自己的心脏处,希望能感同身受阿瑶的痛苦。

  “你死后的这么些年,我从来没有梦见过你,我知你定是恨我的,不愿见我亦是常理,”我的双腿再也无力支撑柱身子,跪落在阿瑶的脚边,抓着他的衣袍,失声痛哭,“可是我好想你,好想你,我不求你原谅我,只要来梦里看看我就好,看看就好……”

  阿瑶也同我一起跪下,捧着我的脸问:“二哥,你不怪我了吗?”

  “不怪,我不怪的。”

  哪怕千错万错,我都怪不起你了,没什么比你不在更让我难过的事了。

  “那就够了。”

  咸湿的泪水顺着唇齿沁进嘴巴里,就像是生活又有了味道,就这彼此交换着细密的吻。不知是谁先伸出的舌头,很快就纠缠到了一起,用舌尖描绘嘴巴的形状,直到两个人都气喘吁吁才停下。

  阿瑶面色绯红,眼珠子像个小兔子,红红的,无辜可爱,目光灼灼看着我。

  “二哥,我喜欢你。”

  像是久逢甘露的枯草,一下子寻找到水源,绽放出了生命之花,我心中的那朵花在严霜覆盖下,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开出了花。

  我热泪盈眶,声音颤抖说:“我爱你,阿瑶。”

  没错,我爱你,在再次遇到的时候,我终于明白我是爱你的,不仅仅是喜欢。

  地为铺,天为盖。

  花草为帐,周围的虫鸟走兽为见证,我与阿瑶皇天后土,立下生死不离的誓言。

  我褪去了阿瑶的衣衫,轻吻你的胸膛,就像是亲吻一件稀世珍宝,小心翼翼,虔诚不已。我喜欢看阿瑶羞红了脸的模样,不仅面上红彤彤的,连身上和耳尖都是红红的。我低头吻住你眉心一点,在心里许下誓言,要与你生死相依。

  你捧起我的脸,吻住了我的唇,干柴烈火,星星燎原。

  唇舌交汇,水乳交融。

  最后发_xie完,我们两个都气喘吁吁倒在了草地上,互相看着对方笑出了声。

  你说你想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我说好,我答应你,生死不离。

  第二日,蓝家弟子照例去家主房中俯视,在门外多次敲门,未有应答。犹豫再三,推门而入,只见蓝家家主嘴角滴血,面上含笑,轻轻一碰,竟如鸿毛一般,飘零落地,手中还紧紧握着一朵金星雪浪。

  翌日,蓝家对外讣告,蓝家家主蓝曦臣,卒。死因不足为人道也。

  阿瑶,我爱你,以生命作为代价。

  我实现了对你的承诺,可是最后我还是弄丢了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曦瑶】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曦瑶】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