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上
晚西语2018-10-25 01:251,695

  “好无聊啊!来个人陪我玩啊——”天河边传出一极其怨念的吼声,天空中飘浮的云朵也跟着颤了几抖,惊得云中仙鸟四散。

  天界的日子,对于身为渡河小仙的云锦来说,平静且无聊着,因为除了王母娘娘的蟠桃大会,平常跟本就没有哪个神仙会闲得蛋疼……渡!河!

  忽然,一个白色的身影不知是从几十几重天上直线下坠,“卟嗵”一声以五体趴地的姿势接受了大地的拥抱,跌落在了云锦眼前的草地上。

  云锦在草地上翻了个身抬起头,瞪大眼睛,盯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不明物体,一脸惊喜:“哇呜~这么灵验的!”

  雪衣少年费力地把脑袋从盘草里拔出来,竖起食指,咬牙切齿的说:“是、谁?那么大声吼叫惊到了小爷的软绵绵,害得小爷从云上掉下来!”

  云锦倒吸了一口冷气,眨巴着茫然无辜的大眼睛,刚刚的惊喜被这么不友好的一句话给打回去了。好奇的看着这屁股朝天头朝下的人,这么高难度动作他是怎么做到的?

  雪衣少年好不容易爬起来,瞥了一眼一旁袖手旁观的云锦,满脸的嫌弃:“刚是你在大呼小叫的?”

  这是要找她算帐的节奏!

  云锦悠悠地起身,朝那雪衣少年走过去,抬高了下巴,说:“自己个养的云不听使唤,跑来找本姑娘晦气呀!本姑娘还没怪你砸坏了这里的花花草草呢?”

  雪衣少年看她一脸傲娇样,轻笑了一声:“你讲不讲道理呀!是你先吓到了小爷的软绵绵,害得我从云上掉下来的。”

  “道理?我只跟讲道理的人讲道理。你?”云锦凑过去,伸出食指摇了摇,“不算!”说完便转身就走,从这人发冠看就知道是出自天母殿,仙阶定是不低,还是不要惹他为妙!

  “嘿!你这小丫头片子,就这么走了?”雪衣少年一脸不甘心的模样,“回来!”

  回去?开什么天界玩笑?回去找虐呀!

  雪衣少年见云锦头也不回的走了,无计可施,便大喊了一声:“我、要、渡、河!”

  云锦立马站住,闭上眼睛,长吁了一口气,看来躲不过了,只得转身。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得!反正这天河弱水鸿毛不浮,到了河中间,就她说了算。她可是这天河里一条鲤鱼修炼成仙的,这天界除了神,就她不怕弱水!

  臭小子,要是敢欺负她,让他尝尝弱水的厉害。

  “你去河对面干嘛?”云锦伸手把披散的头发挽到头顶,准备渡河。

  “你管小爷我去干嘛!你送我渡河就行!”

  云锦真心觉得他一脸傲慢样挺讨人厌的,取出法器,略释仙法,天河边便出现一贝形的船:“走吧!”

  雪衣少年上船,云锦随后,船开始向对岸驶去。云锦专心致志划着船,懒得搭理他。

  “天篷元帅掌管十万大军,怎的偏就对你这么小气,看你穿的一身粗布衣裳,真不讲究。全天界怕也找不出第二件更难看的衣裳来!”雪衣少年摇着小扇,一脸的嘲弄。

  云锦平常是觉得她老大天篷元帅小气了点儿,可是关起门来总是一家人,她怎么鄙视怎么骂都可以,怎么能给旁人笑话了去?

  云锦瞟了他一眼,对他翻了个白眼:“常仪天母倒是讲究,十二个儿子个个一身骚包打扮,一脸傲骄相,令众仙友艳羡,本姑娘今儿也算是见识到了。”

  雪衣少年微皱了下眉:“你这丫头真没管教,连天母也敢数落!”

  云锦扔了船浆,脸上带着几分诡异的笑:“谢神君夸奖,今儿若做出受管教的举动,倒是辜负神君了。”

  今日不时不节,天界也没啥活动,这小子渡河无非只是寻她开心而已。

  在这仙界的人动辄几千年几万年的修为,就她那几百年的功力,法术打到人身上跟挠痒痒似的。她刚在岸上不敢动他,到了这天河中央,还让他欺负,当她云锦是病猫啊!

  雪衣少年见云锦一步步的朝他走过来,便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你想怎样?跟小爷我单挑?把小爷扔河里去洗澡?”

  “恭喜你答对了!”云锦说完,银牙一咬,直接朝雪衣少年扑过去,依靠自身的重量直接把他撞下了船。

  “卟嗵”一声,二人同时掉到天河里。

  雪衣少年落水,顿时慌乱失措,死死的拽住云锦不松手。到了天河里那可是云锦的天下,在水里她把毫无还手之力的雪衣男子暴打一顿,她没使半点法术,全程肉博。顿时搅得天河风起云涌。

  天篷元帅见天河色变,连忙赶过来,看见眼前一幕,突然有一种想自绝经脉的冲动!小鲤鱼啊,你谁不好惹,惹月见神君,本帅我罩不住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这厢有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这厢有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