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还真是弱爆了
晚西语2018-10-25 01:252,133

  云锦拿着那玉佩,瞬间石化了,小心赃顿时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她费尽心思,想让他心疼、纠结、不舍……反正就是一句话,让他难受!然后她看着他难受,她就爽了。

  只是为毛是这个结果?

  他居然没有表现出一丁丁的她想看到的情绪,反而像丢垃圾一样把那块玉佩丢给她!

  月见看她惊谔的模样,微微一笑:“不用太激动,看你做的鱼也这么好吃的份上,赏给你了!”

  赏给她?!赏给她……赏给她……

  怎么感觉她像一只小狗一样,主人随手扔了块骨头过来,说:“今儿门儿看得不错,赏你块骨头!”

  云锦一想到此,一股怒火窜出来,将玉佩“啪”得一声拍到他头上:“本姑娘赏还给你了!哼!”拍完转身就走。

  在场所有人都惊得张大嘴巴,看着月见。

  月见只觉头一闷,好像有什么湿湿的东西顺着额头流下来,伸手一摸,拿到眼前一看,顿时瞪大眼睛,满脸的惊谔:“血?”说完之后,眼前一黑,身体一僵,“咚”得一声,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公子!”小豆子一下慌了,赶紧撑起月见,一只手按着他的伤口,一手掐他的人中。

  云锦爹娘也吓呆了:“锦儿,你杀人了!”

  云锦听这么一句话,一回头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禁吓了一跳,惊呼了一声:“哇!这么死了?”

  “拿水来!”小豆子现在什么也顾不上了,只想快点儿把主子救醒。

  “哦,哦,水!”云锦爹娘这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四处找杯子倒水。

  云锦摸了摸下巴,打量着月见:“不会吧!就这么一下拍死了?”那她这一世不就不用跟他结情缘了?唉呀妈呀!实在是没有比这更好的事儿了!

  这月见到了地府肯定也会感激她的,让他这一世这么快过去。

  不过一会儿,月见幽幽转醒,头上传来一阵阵的疼,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咝!”

  小豆子看到主子慢慢缓过神来,他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地了:“公子,你醒了!”

  云锦娘赶紧端了杯水过来:“给,水!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们云锦的错,公子大人大量,饶了她……对不起……”云锦娘一直不停的道歉。

  小豆子也没有理会,只是喂水给主子喝,然后看着云锦:“杵在那里干什么?赶紧去找大夫啊!”

  “我去,我去!”云锦爹赶忙从船上跳上岸,去找大夫,心里一直发慌,生怕惹上人命。

  云锦看着月见一脸鄙视:“轻轻一拍就晕倒,还真是弱爆了!”

  小豆子抬起头眼里全是怒火:“你这个丫头真是放肆,我们公子只是晕血而已!你把我们公子头砸破了,你居然还在那里说风凉话!”

  云锦不禁笑出声来:“晕血?他居然晕血!”堂堂月见神君下界之后居然晕血!真是太可乐了!

  云锦娘见云锦眼里一点愧疚都没有,忙说:“锦儿,你真的太过份了!你伤了人公子,你居然还取笑人家!今儿娘要好好管教你!”

  小豆子忙说:“对!这丫头就得好好管教!我告诉你我们公子要是有个什么事儿,定饶不过你!”

  云锦娘便拉过云锦,开始不停地讲道理:“锦儿,娘以前就告诉过你,做人要善良,要有礼貌,你怎么能这么对客人呢?你这样……”吧啦吧啦说了一堆做人的道理。

  月见和小豆子都不禁看呆了,这大婶真的很能说,说了一堆居然没有一句重复的。

  不一会儿云锦爹带着大夫回来,大夫三两下帮月见包扎好了,说一句:“皮外伤,小事儿,过两天就好了!”

  月见没有找云锦一家算帐,而是说了一句:“你们夫妻俩保重!”说完意外深长的看了一眼云锦。

  然后就坐上马车回京了!

  小豆子赶着马车,一脸的疑惑:“他们夫妻两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就收养了一个这么野蛮不讲道理的闺女儿?”

  “听说过缘份吗?那姑娘跟那两夫妻有缘!”月见虽然头上挨了一下,他没有半分怒火,并且对那个野蛮丫头记忆变得非常深刻。

  他堂堂一国太子,从小到大谁敢跟他动手呀!更别说让他见红了,这是头一次。

  月见目光落到琉璃鱼缸里的鱼身上,不禁一笑:“小豆子,你有没有觉得这鲤鱼和那姑娘很像?”

  “公子,哪里像了?一个是鱼,一个是人!”小豆子笑嘻嘻的一边赶车一边回答。

  月见把目光投到窗外:“这吴越国的杭州还真是很漂亮,要不是母后急着诏我回去,真不愿走!”

  “公子,这吴越国和我们燕国交好,以后有的是机会玩,皇后娘娘诏你回去可是说皇上病重。”小豆子忙强调了一遍。

  “父皇一向身体健朗,怎么可能突然病重呢?定是母后诓我回去找的借口。”月见脸上没有一丝担忧的神情。

  小豆子摇了遥头,却不似月见那般放松,只是说了一句:“但愿真如公子猜测这般!奴才总觉得那日客栈的火不像是意外!”

  “本来就不是意外,是有人纵火!”月见当时只顾着逃生,没有多想,后来细细一想便觉得蹊跷,火像是从他们那间屋子烧起来的,可是他们屋里根本没有火源。

  “公子,你早就知道了啊?那你不告诉我!”小豆子总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月见撑开扇子,摇了摇:“有区别吗?”

  小豆子扁了扁嘴,不再说话了,只是赶着马车往燕国的方向赶。

  月见和小豆子出了吴越国地界,刚踏上燕国的土地就觉得像被人监视了,四周似乎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们。马车走到一个没有人烟的旷野,那种感觉越加浓烈。

  月见俊眉一敛,对小豆子叮嘱:“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儿,你都别管,只要赶好你的车就行!”

  月见话音一落,四周便“嗖嗖”地飞来许多利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这厢有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君,这厢有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