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请辞
繁华纵我2018-10-24 19:272,209

  回到皇城,并没有听到太子发丧的消息,宫中的人只说太子又悄悄离宫,不知去哪儿云游了。

  这样也好,死亡总归是沉重的,少一人承受便少这一分沉重。

  “长华,我回来了!”

  我尽可能的让自己看上去婉约端庄,推开了安悠阁大殿的门。

  只见百里长华半卧在窗前小榻上,手里捧着一本书,案上放着一盏早已凉透的茶。他点了安神的香,大殿中的香炉淡青色的烟袅袅而上。

  听到声音他猛然回神,抬眸看我。男人唇红齿白,眉目如画,墨发难得披散,略显凌乱,那一身青色长杉也不似往日严谨。不过他这模样,倒是别有一番风姿呢!

  随后他冲我浅笑:“你终是回来了,那日我回天合宫却找不着你,甚是担忧。”

  他这是……关心则乱?

  解决了这些麻烦事,我心情愉快,步子也轻快了许多,走上前问他:“你在做甚么?”

  “我在看书。”他眉眼略显得慌乱。

  我眨了眨眼,盯着他手中那本佛经,道:“你书拿反了。”

  他暗吸了口气,一脸天塌不惊,自若将手中的佛经轻轻合上搁在了低案上,应声道:“嗯,拿反了。”

  一阵尴尬后……

  我觉得该找些事做,来缓解缓解这让人窒息的气氛。

  “你头发好乱,我替你打理打理,如何?”

  他颔首淡然道:“多谢娘子。”

  不知为何,他这次叫我娘子,竟也听着顺耳多了。随后我找来了象牙梳,走到他身后,替他梳理着凌乱的青丝。

  他发丝生得极好,让我起了玩心,梳了好些时候。他静默的坐着,没显露出一丝不耐烦来,反倒很是配合。

  “我们何时起程回无忧城?”我有些惆怅的问。

  他的头偏了下,嗓音略有些低哑道:“明日,焰绮以为如何?”

  “呃……甚……好。”

  虽说皇宫也不自在,但我还没想要这么快回无忧城去。

  那晚,我整好睡下,门外有宫人传唤:“百里公子,三公主请您过去一趟。”

  百里长华才将好把外杉挂在椸架上,听到门外的传唤,身形顿了顿,也未回头看我,只道:“你去回三公主,内人身子不适,不宜夜出,十分抱歉。”

  门外的投影并未急着走,稍等了片刻,直到百里长华熄了灯后,宫人才匆匆离去。

  他随后躺下,与我保持着些距离,想是怕我不自在。

  我心中对他百般内疚,不该对他使用迷情草的粉沫,不该从一开始就欺骗他,可现在回不了头了,我必须为自己的所做所为承担相应的责任与代价。

  “长华,明日就要走了,为何不肯再去见她一面?”

  他神色突兀变得极为严峻,让我心中十分不安,也不知他心中在想些什么,只知道他此刻定是生气了。

  他喉结滚动了下,偏头看向我,眸光灼灼让我一时移不开视线。

  “你可以对我没有情,但绝不可以将我推给别人,至少你此时此刻还是我的妻子。”

  他语调很平缓冷静,但那双清澈略显委屈的双眸让我心中负罪感更沉重了几分。

  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他只是受了迷情草的蛊惑。

  “对不起,长华。”是真的对不起,千千万万个对不起。可我除了对不起,不知道还能对他说什么。

  “睡吧,明早还得赶路。”

  他闭上了眼,不着痕迹收敛了所有的情绪,没多久好像睡了过去。我冗长的叹了口气,轻轻闭上了眼睛。

  次日醒来的时候,他不在了,一侧的被褥透着凉意。我竟想起那日清晨在他怀中醒来的情景,与此刻形成分外鲜明的对比。

  正烦乱时,我听到推门声,他撩开珠帘走到寝房。

  “长华?”

  他径自收拾起行囊,边对我说道:“不急的,皇上那边我已请辞了,随时可以离宫回程。时辰还早,你还可再多睡会儿。”

  “怎的不叫醒我?你只身请辞这样是否显得失礼?”

  他竟露出丝孩子性,一脸无奈道:“来时,皇帝担心云织的病情,顾不上这些繁文缛节。真的讲究起来,折腾极了。”

  “呵呵……”我看着他,忍不住笑出声来,心中也一片暖意。原来他是怕我陪他受这些折腾。

  起程时我才知道,这次回去不是御剑,而是坐马车。

  他说:“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我们便可一边游山玩水一边赶路。”

  我高兴坏了,差点做出有违身份的举动跳起脚来。

  去时,已是中秋,一路行来风景难免略显清冷萧瑟了些,但比起御剑回无忧城呆着,我已很满足还能看到这些风景。

  马车十分宽敞,垫着极厚的绒毯,翩跹得再厉害也不怕。香炉青烟袅袅弥散,我开始昏昏欲睡。

  百里长华伸手拿下支起的竹架,将小窗放下。拿过一旁备好的裘衣披在我身上。

  “天凉了,披着罢。肩膀……给你靠。”

  我怔忡片刻,没有再坚持甚么,轻轻往他肩膀靠去。

  他的怀抱很暖,在寒湖中漫长的寂寞,让我开始贪恋来自于他的体温。鼻尖萦绕着若有似无的檀香,让我很快放松进入梦乡。

  快要出皇城时,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萧云织御剑赶来,拦下了我们的马车。

  我只听得马儿嘶鸣一声,一个急停,我整个身子差点被抛了出去,好在百里长华眼明手快,拉了我一把。

  ‘咚’的一声,我脑门撞在他的胸口,他闷哼了一声,也撞疼了我。

  还来不及整理这复杂的心情,便听到萧云织在外悲凉的叫了声:“百里长华,你给我出来!!”

  哎,这段孽缘究竟何时能休?

  “我出去见她一面。”

  我点了点头:“赶紧去吧,有些事情是无法逃避的,越是逃避越是孽债。”

  “你……”他蹙眉欲言又止。

  “嗯?”我迎上他深邃的眸,等待下文。

  他冗长的叹了口气,道:“罢了。”

  见他撩开竹帘下了马车,我凑上前透过空隙看他们。其实百里长华与萧云织很相配,这样远远看着,真真是一对璧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鲤惊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鲤惊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