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背你
繁华纵我2018-10-24 19:272,203

  我站一旁安静的听着,不知该哭还是该笑,萧伦也是不容易,为了护着这只小狐狸,只怕费了不少心神。

  “邀月,我说的话你还听么?”

  她哽咽着拼命点了点头:“听,我听!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对邀月好的人,你说什么邀月都会听。”

  萧伦得到了些许安慰,道:“答应我,你要好好修炼,不要走歪门邪道。不要再做坏事,好吗?”

  “可你还没有教过我,究竟哪些是坏事?”

  “我想教你,教你很多很多……可是我没力气了。”

  邀月好不容易止住的泪,又如断线的珍珠滚滚而下。

  “你没力气,我便背着你走,你想去哪里,我带你去哪里,我有力气。”

  “傻狐狸……”

  我狠抽了口气,别开了脸。一旦动了情,便是覆水难收。看别人的悲欢离合尚且如此不忍,真的轮到我,又会何如?

  我不敢再想,因为我真的很害怕。怕拼尽全部的气力,也无法逃开早已注定的结局。

  萧伦最终说道:“邀月,再陪我泛一次舟吧。”

  她真的背起了他,带着满身的伤痕,一步一步离开了天合殿。我不放心他俩,化蝶尾随在身后,不愿意打扰他们。

  我在岸上远远看着,碧湖上那一片扁舟,随波逐流,自在天地间。

  风不知何时起,吹皱那一湖秋水,低垂的柳条儿婆娑轻舞,湖间起了一层朦胧的雾,刚才还好好的天,竟是下起了雨。

  “邀月,下雨了……”他枕在她的怀中,看着细如牛毛的雨无处可躲的落下,瞳孔渐渐涣散。

  邀月颤抖着嗓音,说:“你还答应过我一起倚楼听风雨,现下都不作数了么?”

  他嚅了嚅唇,声音虚弱得几不可闻。

  “萧伦,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雨太大了……”

  我能听到方圆百里之外的祈求声,所以也能听到萧伦最后的话。他说,情若拿起,就得学会放下。

  他最后灰败的瞳孔,只映下她的身影,天地浩瀚,却再也容不下别的东西,哪怕一滴雨,一朵花……

  她紧了紧他渐凉的身子,悄悄的像是怕惊醒了他一般,说:“我只当你是睡着了,等你醒过来,你还要与我说话。”

  轻轻的,她伸手为他合上了双眼。

  她等了很久很久,久到失去了所有的耐性。怀里的那人再也煨不暖他的身子。

  邀月眸中满是惊恐之色,声线抖得几不成调:“萧伦,别……别离开我……别离开我!没有你,我该有多寂寞。”

  我本以为,事情便在这里画上了一个句点,却不想掀起了另一场惊涛骇浪。

  邀月不肯葬了萧伦,将他的肉身带回了狐洞中,竟独自一人闯入了地府。

  她现在理智尽失,我不想看她再犯下滔天大祸,辜负了萧伦最后的一片期望。那样,实在太可悲了。

  我紧跟随着来到地府,那邀月已经与鬼差们大打出手。

  “邀月!你就此收手罢,萧伦绝不想看你为他再铸下大错!”

  场面一片混乱无法控制,我若此时出手,伤谁都不该。而我看着邀月,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心中酸涩不己。

  明明是可恨的,可又觉得她可爱。我似是明白为何萧伦那样仙姿的男人,会为她甘愿陨命。

  这样极至的情,如同燃烧的明焰,就是块千年的寒冰,也要被她融化。

  她嘴角勾起一抹绝决的笑,我心口一窒,那是生无可恋的释然,她之所以敢闯地府,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上穷碧落下黄泉,萧伦,你给我听着!我就不放你走!!”

  直到出动地府两大护法,才将邀月制伏,这两护法我曾有一面之缘,一个叫凌青,一个叫凌昭,是两兄弟,在人间的时候便已跟在新任阎君左右。

  而三百年前新任职的阎君祁若弼,前身是位大将军,为保家护国舍弃了自己的性命,魂归九泉得以受白崇神尊点化收为座下弟子。

  传闻他公正无私,为人廉洁,天帝便封了这新阎君的职位。世尊讲经传道时,祁若弼从未缺过席。

  见我也在,祁若弼一脸讶然,我与他的师父白崇神尊同级神位,他匆匆收回了视线,朝我抱拳行礼。

  “不知焰绮神尊驾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这人剑眉星目,眸光精睿,浑身透着一股子凌利之风,无形中我竟感到了强大的压迫感,虽说是武将,却举止得宜,实在让人无可挑剔。

  “无需多礼,是我唐突了。”

  邀月露出尖牙利爪,不甘被擒,怒吼着:“放开我!你们这些以多欺少的小鬼,有本事一对一跟我打!我要见萧伦!放开我!!”

  祁若弼眸子一沉,一道凌利的眸光扫向邀月,怒喝:“你这狐妖,好生大胆,竟私闯地府,还不速速将她带下去!”

  “等等!”

  祁若弼做了个揖,一脸平静无波,看不出情绪,只是谦虚道:“焰绮神尊请指教。”

  他这么一说,我倒还真不好开口,只得扯出笑脸,有求于人时,神尊也是要放低姿态的。

  “我与这小狐妖缘分匪浅。她私闯地府,打伤鬼卒的确罪不可恕……”

  讲到这里,祁若弼眉梢一挑,立时明白了过来我这是为小狐狸说情。

  我早已听闻他铁面无私,公事公办,所以暗自吸了口气做足了各种心理准备。

  谁知,他道:“即然焰绮神尊如是说,那下官也只好作罢,想必神尊定会好好管教她,化去她一身戾气,不再为祸三界。”

  我眨了眨眼,以为误听,这人……我好似与他不熟啊?

  “神尊?焰绮神尊?”

  “啊?啊~!如此真是极好,只是……呃……只是……”人家都放人了,我这不是得寸进尺,不知进退么?

  祁若弼挥手,一干鬼卒冥使退了下去。此时,只剩被制伏的邀月与我。

  “焰绮神尊还有何事,便尽管吩咐,下官定会照办。”

  听罢,我不由得蹙起了眉头,疑惑的问他:“说起来,我也只是世尊讲经传道之时,与你有过几面之缘,谈不上交情,你为何一再卖我人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鲤惊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鲤惊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