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露馅
繁华纵我2018-10-24 19:272,312

  此时的萧云织早已没了之前的病态,只见她今日着一袭浅黄色石榴裙,系翠绿腰带,红色披帛。白皙修长的脖颈配戴金环与一串黄红相间的琉璃珠。梳起的发髻后别浅黄牡丹。

  如此尽显华贵又不失端秀,不由得让人暗叹这世间有如此风华绝代的女子,只是那眉尖总端着几分清冷与忧愁,不好亲近。

  她终是开口道:“你倒是薄情,临行前都不肯见我这一面。”

  百里长华回答得不留一丝余地:“不该的情丝,该斩则斩,该断则断。我已有妻室,又岂能与别的女人再纠缠不清?”

  “呵……”她凄然的笑了,明眸泛起了氤氲之气:“我对你是不该的情?我是别的女人?”

  “于私情,你是我的同门师妹。于男女之情,便是不该的纠缠。”

  她不敢相信的看着他,颤抖着双唇,质问:“你怎能如此绝情呢?我只问你最后一句话……你爱那个女人吗?”

  他静默片刻,十分认真的答道:“虽还谈不上爱,但她品性纯良,温柔贤淑。是值得我去好好珍惜的女子,我已经开始渐渐喜欢了。”

  一刹那,我的心疯狂的跳动起来,他说的是我么?我原来在他眼中,是这般好的。不不不,我怎的当真了?不过是迷情草的蛊惑而己。

  突然萧云织朝马车这边剜了一眼,透着深沉的恨意。她该是恨我原本夺走了属于她的爱情。

  这场因情的交涉不欢而散,百里长华一路上变得沉默了许多。在经过薪郡一个小镇时,我与他找了客栈歇息下来。

  这小镇的风土人情很有特色,不像其它城镇早早便歇下了,此刻已是酉时,街上还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按照往常,此时该已睡下,我倚着窗,回头看了眼已铺好床裖的百里长华。

  许是感到有人看他,下意识回过头来,想了想走上前道:“若焰绮还有兴志,我们可逛逛夜市。”

  我心中虽喜,但尽量克制了自己的情绪,表面娴静。

  繁华的街道,灯火阑珊,夜空的尽头开出璀璨的烟火。我与他站在桥上,遥望夜空中的五光十色,心旷神宜。

  一阵秋风吹过,我才觉指尖略凉,身子哆嗦了一下,突然我的左手一暖,被一只宽大的手掌整个裹住。

  我下意识抬头看他,百里长华冲我微笑,那模样描绘不出来的俊美无暇。引得许多姑娘悄悄侧目回眸。

  那一刻,我慌乱不安的抽回了手,迎上他如皓月星辰般的双眸,轻声道了句:“我想回去歇息了。”

  他道:“好。”

  回客栈的路上,人潮变得无比拥挤,个个脸上都一片仓惶之色。

  百里长华揪了一青年,问:“前方发生何事了?”

  “妖!有妖怪!有妖怪吃人啊!”

  我用神识搜寻了这妖的情况,只是一只低级妖兽,不足以为惧。

  “焰绮,你先回客栈,我去去便回来。”

  “嗯。”

  我点头,目送着百里长华离开,独自回了客栈。才刚推开房间的门,我便感到了一股强大的能量在浮动。

  将门严实锁上,我沉声喝道:“出来罢!”

  梵落凭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如往常般,总透着让人不可亲近的冷傲。

  “魔尊这么晚了,还亲临此地,不知有何重要的事?”

  他也未跟我废话:“迷情草!拿来!!”

  我怒视了他一眼:“我不会再给他服下迷情草!”

  梵落嗤笑,那双幽魅的双眼意味深长的瞧了我一眼,冷嘲热讽:“看来这迷情草,没有对百里长华起作用,倒是对你起了作用。”

  “你胡说八道些甚么?本神尊怎么可能对百里长华有心思?倒是你,市集出现的低级妖兽,跟你有没有关系?!”

  “没有!!”梵落咬牙怒道。

  “你敢发誓,真的不是你?”

  “不是!蠢神仙,你把本尊当成甚么人了?!”

  我撇开脸,掏了掏耳窝子,道:“不是就不是,你这么大声作甚?本神尊方圆百里都听得到。”

  “哼!”梵落甩袖,愤愤的背过了身去。我与他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在背后白了梵落一眼,岁数这般大了,半分修身养性都未习得,动不动就仿佛要跟人拼命。

  “看来你是不想见临渊上仙了。”

  “甚么意思?”

  梵落的火气消了下去,语气也平缓不少:“你可知为何本尊只与你订下一年之期?”

  “哦?为何?”

  “从我们立下神契的那一天开始,一年之期,不多一天也不能少一天,那一天,正是临渊上仙应劫之日!”

  我心口一窒:“你说的可当真?”

  “信不信随你!百里长华快要回来了,剩下的迷情草用不用,你自个儿看着办罢!”说罢,梵落化成一团黑雾消失在半空不见。

  我能感应到百里长华已走到了客栈前,茶壶就在触手可及之处,没有太多时间让我踌躇不前,我终是下定决心,揭开了壶盖,倒了比第一次份量多一倍的迷情草进去。

  划开指尖滴了滴血,我已经不能回头了,为了临渊上仙,我所犯下的罪孽,都甘愿承受。

  百里长华回来的时候,带回了一个男人。

  那男人跟他一般数岁,一身正气,英姿飒爽。墨发干净利落的扎成了一个马尾,一身浅灰色劲装,左肩衣襟绣着精美图案。

  双腕戴着的金色护腕很是显眼,我似乎曾在哪里见过,虽暂时说不出名字,但只怕是件了不得的神器。

  他双手环胸,抱着三尺长剑,剑上坠着明珠剑穗,眉宇间不怒而威,可偏偏薄唇嘴角天生上扬,总感觉带了几分笑意。

  百里长华十分郑重的介绍道:“焰绮,我向你介绍一下,他是幻凌门少主寻千络。今夜不想这般巧,一同被妖兽引去,这才久别重逢了。”

  寻千络的眼神,并没有那么友善,端祥了会儿,眼中竟透着几分敌意。

  “你便是逐门云千金,长华的妻子,孟芷兰?”

  我微微颔首,福了下身:“小女子正是。”

  他冷嗤了声:“可为何长华叫你焰绮?”

  未等我出声,百里长华答道:“焰绮是她闺中小名。”

  “是么?”寻千络扬着下颌,低垂着眸子盯着我,那傲漫的姿态无端生出了种蔑视:“你可还记得五年前我们见过一面?”

  我心头一颤,他说这番话来,只怕已瞧出我是假的逐云门千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鲤惊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鲤惊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