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渡我
繁华纵我2018-10-25 01:262,205

  我拂了拂袖,将白玉阶扫去灰尘,悠然的架着腿坐了下来,戏觑的盯着结界外的那只九尾白狐。

  “小狐妖,别口口声声说萧伦是被我们害死的,如若没有你,萧伦也不会走到今天!你连结界都冲破不了,一切都只是妄想。”

  邀月开始用身体去撞击结界,我轻叹了口气看着她,犹如飞蛾扑火,自取其亡。

  起初一下一下,速度不快,到后来她仿佛真的不要命般,快速的如流星般不留余力整个身子朝结界撞去。

  我瞪大了眼睛,缓缓站起身走上前,结界竟是破开了一道裂痕,而她已血迹斑斑,体无完肤。

  这样可怕的执念,似乎让我又再次看到了在梦魇中不愿醒来的萧云织,升起了些许不忍。

  “邀月,你修行千年不易,何苦这般不爱惜自己?你本是妖,就不该与人类生情,趁现在还能回头,本尊不与你计较,你速速回山中潜心修行罢!”

  她赤红的眸子透着深深的绝望,悲凉的怒吼道:“萧伦若死了,我惜命又有何意义!他是人我是妖,那又如何?佛非是我,凭何渡我!天未助我,凭何问我!!”

  我突然意识到,当执念强大到一定承度时,它会化成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冲破一切阻碍。

  邀月撞破结界的那一瞬间,天地仿佛都在晃动,轰的一声巨响,彻底破碎消失。

  她浑身染血,颤抖的喘息声仿佛牵动着我的心,平常那么简单的几步,她已拿出身体里所有的气力。

  赤红的眸子透着坚定与绝决,红唇勾起一抹挑衅的笑意。

  “没有人能抢走萧伦,你们谁也不可以!”

  话音刚落,门被一道重力冲开,伴随着掌风狠狠打在了邀月的胸口,她吐出一口鲜血,已是强弩之末,那双红眸,倔强得让人想哭。

  “哼,小小狐妖,竟敢来这里送死,看来也是活腻了!”梵落语毕,掌中已凝聚了一团黑色能量。

  我心中大惊,冲上前一把抓过他的手:“手下留情!她罪不至死。”

  梵落瞥了我一眼,渐渐将能量收回,道:“一切都很顺利,你自己善后罢,本尊回了。”

  说罢,他冲上九宵,眨眼便消失不见。

  我走上前,掏出一颗救命神丹,递给了她:“服下吧,这样才有命见他最后一眼。”

  她盯着我的手中的丹药良久,身子微微颤抖,刚才的邪傲已不复存在,被满满的挫败所取代。

  最终她听话的服下了丹药,才恢复了些气力,恨声道:“这就是你们神,总是自以为是,唯我独尊,别以为你已掌握我的生杀大权,做梦!”

  我心中颇有感触,道:“你错了,世尊曾曰,众生平等。是神也好,是佛也好,皆无法掌控谁的生杀大权。对错一念之间,就算神免了六道轮回也无法逃脱三界之外。”

  她眼中的恨意与戾气终是消退了几分,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满身狼狈。

  “你去见他罢。”我让开了道,示意她进去。

  她咬了咬唇,走了两步,突然又回头,道:“我错怪你了,你是好神仙。”

  我笑了笑,道:“我唯有一个条件。”

  “你说。”

  “不要告诉里面的那个男人,我真实的身份。”

  她点头答应了我,我随她一同走进了天合殿内。只见萧云织与萧伦双双躺在地上,还在昏迷不醒。

  而百里长华自然不似梵落,有那般深厚的修为,只怕消耗了不少真气,正在闭目盘膝调息着。

  他的感应极其敏锐,中断了调息抬眸看向走进来的邀月,满是警惕之色。

  我道:“她并无恶意,只是来见萧伦。”

  百里长华轻应了声,起身走到了我跟前,似乎并无大碍,只是脸色略显苍白。

  “她可有伤害你,为难你?”

  一介小小狐妖,哪能伤害到本神尊?不过对于百里长华的关心,我颇为意外,心底莫明的感到一阵暖流流过。

  看他一脸认真,我起了坏心思:“你为何这般关心我?”

  他从容道:“你是我娘子,我自然是关心你的。”

  我去拉他的手,他没有躲开,只是苍白的脸似乎泛起了一丝红润,眸光烁烁。

  我又问他:“如若我今日不是你娘子呢?你也会这般关心我么?”

  “这……”他陷入了一场从所未有的纠结之中,斟酌再三,才道:“你便是你,是我甚么人并无关紧要。”

  我的心脏猛然一窒,说不清此时此刻是什么心情,只是有些慌乱的不敢再抬头看他。

  我道:“你先送三公主回去,这里我会看着。”

  “可是……”他放不下心看了眼抱着萧伦的邀月。

  “她刚才已被梵落中伤,不是我的对手,不必过于担忧。”

  许是他也见邀月浑身是血,十分虚弱的模样,这才妥协了下来,道:“好,我先送云织回长乐宫,便尽快赶来找你。”

  他打横抱起萧云织,离开了天合殿。没多久,萧伦竟是醒了过来。

  邀月喜极而泣,那么邪傲的小狐狸,在萧伦面前哭得像个孩子。

  萧伦满眼疼惜与不舍,费力的抬手为她擦眼泪,安慰着:“莫哭……乖……不哭了。”

  没有山盟海誓,没有甜言蜜语,情到深处其实根本不需要这些,他们更多的时候,只是紧紧相拥,默默凝视。

  邀月终于不再哭泣,只是带着无尽的祈求着:“萧伦,不要死。”

  萧伦满是无奈,却很平静,道:“邀月,人总逃不过一死,能与你曾有过那些美好,我很满足了。”

  邀月听罢情绪变得异常激动,像个耍赖的孩子,拼命的索要着:“不够!不够!!我要你的一辈子,你说好陪我的,你教过我,人活着不能言而无信。”

  “对不起,能不能愿谅我这一次?无法再陪你走完一辈子。”

  “不愿谅,你说好的就一定要做到!”

  萧伦无奈的笑了,带着无尽的苦涩:“可我也愿谅了你这么多次……”

  邀月瘪起小嘴,满是委屈:“偷吃糕点,掏鸟窝,捉弄小宫女,烧你父皇的头发……那些小事都是可以原谅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鲤惊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鲤惊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