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种因
繁华纵我2018-10-25 01:262,168

  他笑了笑,一脸讳莫如深,神秘道:“前人种下因,才有今生果,来去随缘,神尊又何必过问?”

  我素来深居简出,不愿参和天界太多是非,会是谁为我种下了因?

  “真的……不能说么?”

  他若有所思,最终摇了摇头:“那人曾说,若有缘,终有一天神尊自会知道一切。”

  “那好罢,我便不再过问。那人说得对,若有缘,就总有一天会相见。到时,我再当面好好谢谢他便是。”

  “神尊说得极是。”

  我也不再墨迹下去,开门见山道:“此次我随这小狐狸闯进地府,皆是为了一个叫萧伦的男子,小狐狸执念太深,他们苦恋无法结果,所以我想让他们再见一面,为此段孽缘画上一个句点。”

  祁若弼点头应了下来,邀月升起了无尽希望。放下了邪傲的性子,跪下朝我嗑了几个头:“神尊对邀月的大恩大德,邀月没齿难忘。”

  我冗长的叹了口气,道:“你报不报恩,对本尊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化去一身戾气,好好修炼,成就正果。”

  鬼差将她带去见萧伦,我与祁若弼对饮相谈,发现此人并不像传说中那般铁面绝情。

  我道:“三百年前,你刚任职阎君,恰好也是我被贬下凡之时。早知你这人这般有趣,我三百年前便来找你玩儿了。”

  他失笑:“神尊可知,若弼并非对所有人都如此宽容体谅?所以有关于若弼的传说,也并非是假。”

  “哦?”我半眯着眸子,轻轻放下茶盏,试探的问他:“莫非又是与那‘前人’有关?”

  “也并非全是因为那人,而是我对神尊也有所听闻了解。”

  我笑得无奈:“只怕都是一些不好的传闻,我这个神尊说到底都是得世尊庇护,浪得虚名啊!”

  祁若弼笑着摇了摇头:“焰绮神尊断不可妄自菲薄,三界千千万万的生灵,佛祖肯这般庇护您,自有他的道理。天界几位神尊大都是端着架子,初听闻焰绮神尊平易近人,我还不信。直到有人天天给我念着您的好,我才肯相信。”

  “看来,又是那位好心的‘前人’。不行了不行了,你若再念着他对我曾经的好,我都不知该如何报答他。”

  他眸光沉着,微垂着眉眼,掬袖替我再斟了盏茶。

  见我沉默下来,他怕我多想,便说:“那人不肯告诉你,想必他便是不想让神尊觉得欠了他的,但事实上,你和他彼此也从未相欠。”

  正在这时,鬼差来报:“阎君,人间太子萧伦时辰到了,可那狐妖不肯放他过奈何桥。”

  我与祁若弼相视一眼,赶到了奈何桥前。

  萧伦轻抚着邀月的银发,满目柔情:“送君千里,终需一别。这奈何桥我使终是要独自一人过,能再见你这最后一面,我已无任何遗憾。”

  “可我舍不得你,我怕你就此把我忘了,不来找我。”

  “我不是答应了你,不会忘了么?就算喝了孟婆汤,过了奈何桥,来生我也会第一眼就认出你。”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我看到了萧伦眼中的无奈,也有无法捍动的坚定。

  他忍着沉痛,生生拉开了她的手,闭目转身。喝下孟婆汤,走向奈何桥。

  我上前拉住邀月,命运从不会因心中的留恋而变得仁慈,除非我们能胜过命运的强大,才能抵过这世界最刻骨铭心的沉痛与残酷。

  我们看着萧伦走过奈何桥,入了人道轮回。他此生是功是过,留后世去评说。

  离开地府前,祁若弼递给我一个灵信笺,道:“离开地府找个无人之地打开。”

  我心头一紧,下意识回头看向他:“这是……”

  他笑道:“天机。”

  我心领神会,好生将灵信笺收在腰间,告别了祁若弼。

  缘起缘灭,聚散离别。一切都已尘埃落定,我和邀月分别在即。

  “神尊,我想好了。我定不会让萧伦和神尊失望,以后便在这深林中不再出世,潜心好好修炼,直到修成正果。”

  我释然一笑:“你能如是想,才叫我放心。”

  邀月咬着艳红的唇,狭长点墨的眸中透着悲伤与寂寞。

  “以后,就真的只剩我一个人了,没有人教我黑白善恶,也有人陪我听风雨,看草长莺飞,赏落日星辰。我想那大概会比以往更寂寞。”

  “不要怕。”我拉过她的手,冲她安慰笑了笑:“你还可以等他来生,对于我们来说,人间短短几十载,不过如流水飞逝,转眼之间。”

  “嗯!”她难得显得乖巧听话,默默抬手擦掉了眼角的泪,用力点了点头。经过这次生离死别,小狐狸已快速成长。

  “走罢,不要回头。”

  我推了推她,不让她回头,是因为我怕自己更难过怅然。

  “神尊,邀月拜别了。”

  她向我跪下,连嗑了几个头,化成白狐敏捷的朝深林跑去,半路,她终是顿住了步子,回头看了我一眼,才发现离别感伤的泪是我先行落下。

  真是不像话,我堂堂一介神尊,竟在一个小妖面前落下泪来。若让莲花仙子得知,定要骂我没出息。

  顿觉自己这万年修行,实在对不起世尊谆谆教诲。世尊一身佛性,我却染了这一身凡尘。

  回去前,我打开了祁若弼交给我的灵信笺。掌心托起灵信笺在半空化成两行金色的字,片刻便消失无踪,无迹可寻。

  怔忡了片刻,我笑了笑,心中得到了些许安慰。

  萧伦过奈何桥时,喝下的并非是孟婆汤,他还带着前世的记忆与邀月的爱情,转身再重来一次,这一次,萧伦与邀月可以有很多这辈子不可能的选择。

  这世间最大的恩赐,莫过于失去的最宝贵的东西,还可以重新拥有一次。

  我能成全别人,可是终有一天,又有谁可以成全我?

  带着这几不可见的希望还有担忧,我开始起程,未来或许还有更多挫折与苦难在等着我,只要心中信念不灭,再残酷的命运,又岂能阻挡我要去的浮尘彼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鲤惊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游鲤惊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